• 27-尾声(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两周后,周黎轩刚在办公室坐下,新助理就敲门进入:“上午好,周先生,旅途一定很愉快吧?”

          他拿一支笔,在那张纸上三下五除二地划掉,最后只剩了几个电话,他一一拨回去。

          他的主治医生兼朋友在电话那头大笑:“我听说,你前几天做了一件十分浪漫也十分丢脸的事情?而且,据说你是半夜三更地空降到那船上去的?我的天,这完全不像你能做得出来的事,你得回来检查一下,你的大脑看起来恢复得不太好!”

          “连你都知道了?有那么轰动吗?”

          医生继续大笑:“可不是?我还听说,人家政府给了你大大的黄牌警告。”

          “还有一张巨额的罚单。”周黎轩说。

          “不过,一定很值吧?你不会做亏本生意的。”医生见周黎轩不响应,继续问:“你最近头痛还经常发作吗?”

          “没,还好。”

          “你相信了吧?我跟你讲过的,只要你别总是去纠结往事,你的头就没事,让过去都见鬼去,开始新生吧,伙计。”

          另一个电话是丽卡打来的,告诉他,她已经有了新工作,并且马上就要嫁人。

          “恭喜你,丽卡。”

          “我听说你也结婚了,效率真高。看起来那个女人也没多难搞。”

          “你需要什么样的结婚礼物?”

          “不用了,周老夫人给我的补贴很丰厚,你们一家人都很慷慨,包括你很讨厌的周想恩先生……你们也很擅长把人**于股掌之上,无论谁都会被你们交叉利用。你们是不折不扣的一家人。”

          “丽卡,你以后如果需要帮助,记得找我吧。”

          “周黎轩,我不需要你的原谅,也不会祝福你。我绝对不会祝你们幸福,她只是在利用你,她只是把你当做替身而已。你真可怜,你丢掉全天下爱你的女人,偏偏找不爱你的那一个。”

          “谢谢你,丽卡。”

          丽卡大力地挂掉电话。

          周黎轩揉了揉眉头,又拨了几个电话最后从计算机里收到又一个加密的文件,他输入密码,里面是几段模糊不清的音频,但是不难听出是谁的声音。

          “其实我不恨他。……可是人这一世,再长夜不过百年……在这样有限的生命里,我希望我以后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义的。……我可以原谅,但绝不代表我能够遗忘。”

          “他是间接害死我父母与外公的人,他毁掉我的整个世界,无论他做了多少事,这个事实永远改变不了。……有一种生活里最起码的东西……只有他永远给不了……如果跟他在一起,我会夜夜噩梦……我绝不会这样对不起自己。”

          周黎轩戴着耳机,将这两段录音反反复复地听了很多遍后,将它们彻底删除。

          他把最后一个电话拨给他的祖母:“您赢了。”

          “赢了是什么意思?你会放过你二叔,不再试图让他走投无路?你会乖乖地继承家业,不再想着另立门户?还有,你当真把我当成你的亲祖母,而不是你的敌人?”

          “一切都如您所愿。”他的声音有点消沉。

          “小伙子,别装了。你也没输不是?什么时候把我的孙媳带回来给我看?”

          “您又不是没见过。”

          “那怎么能一样?我上回见她时,她还是外人。如今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调教她了。”

          周黎轩忙碌了一整天,接近傍晚时他收到一个快递函件,上面标注着务必他本人亲启的字样。他打开函件,令他讶然的是,里面还有两份函件,自遥远的地方发过来,信封上标注着一家特别机构的名字,收件人都是“陈子柚女士“。两份函件外观一模一样,只是封口处有不同的颜色。函件运送途中的所有印章一应俱全,最后一个章是今天上午,他的家。

          从理论上说,这两份东西早就该到陈子柚的手中了。

          函件里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他思量了片刻,照着那个号码把电话拨过去。

          “我是周黎轩,我收到了你寄的东西。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到了了我这里。”

          电话那头的人停顿了很久:“那是两份基因检测结果。周先生,贴红色标签的那份,结果是完全相同的。贴绿色卷标的那份,则显示有25%的基因排列不同。”他顿了顿又说:“您一定了解这表明了什么。同卵双胞胎,即使刚出生时基因排列是完全相同的,也会随着年纪的增长与生活环境的不同,产生差异,成年的双胞胎,不可能有一样的基因。”

          周黎轩很久都不说话。电话那头又讲:“不过,这份东西,是陈小姐……我是指周夫人,是她一个多月前提供的,中途出了一点意外,所以现在才有了结果。也许她现在已经不太关注这个结果了。”

          “她从哪儿弄到的?有人曾经……”

          “是的,有好几组人,试着找到江离城先生的指纹,头发,或者血液,他们都没有成功,但是陈……周夫人找得到,先生,您不问问我是谁吗?”

          “你帮过我很多次忙,那些连最贵的征信社都找不到的东西,提供者就是你吧?”

          电话那头良久无声。稍后,那人的声音变得有一点奇怪,像在压抑着什么:“以后您不会再需要我做什么,我想这是我能为您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无论怎样,我希望您有一次自己选择的机会,祝您好运,先生,再见。”

          在那人挂电话之前,周黎轩低声地说了一句:“谢谢你,江流。”江流那两个字,他吐得有一点生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