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离别别(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咳咳……我在**想什么呢。”

          萧破军xx的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这种想法直接甩出了脑海。

          在刚才的时候,萧破军虽然对千羽凝心中有一种奇妙的**,不过在关键的时候,一道倩影却是在萧破军的记忆深处**然浮现出来。

          天雾城之中,当ri梦如雪对自己的那一**,让萧破军**然回过神来,不知为何,那一道倩影却是在自己的脑海中一直都挥之不去,每每都会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都是感情债x……”

          萧破军**叹了一声,接着xx的nie了nie眉心,自己当初曾经答应过梦如雪,若是自己实力变强以后,ri后也许会在其他地方相见,虽然当时萧破军没有多说什么,而在他的心中,却是一直都暗自将这个当**一种承诺,牢牢的记在心头。

          ……

          当晚,千羽凝来到萧破军的房间之中为其疗伤,但是当千羽凝发现萧破军脸**苍白,好像又是出了什么问题之后,当下也是有些紧张,仔细的为萧破军检查了一遍,接着脸**出了一丝狐疑的神**。

          “你体内虽然元力被我封印,但是武者的体质还在,身体怎么会虚**这个样子的?”

          千羽凝为萧破军把脉之后,脸带着一丝不解的神情,盯着萧破军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又**了什么事情,所以才让你的身体恶化的?”

          “哪有。”

          萧破军苦笑着摇了摇头。今天一反常态的没有多说什么。千羽凝也是感到萧破军今天的心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当下也是没有再多问什么,在为萧破军检查完之后,便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桌子,为萧破军写着**方。

          “千羽**。”

          两人沉默了许久之后,萧破军**的吸了几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

          “恩?什么事?”

          千羽凝头也不抬的问道,手中的笔依旧**,在纸快速的写着一味味**材。

          “我想……这两天**离开这里了。”

          萧破军思虑良久,最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千羽凝手中的**笔**然在纸一顿。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墨点,片刻之后,千羽凝皱着眉头将笔放在一旁的砚台,接着不满的看着萧破军道:“你现在身体还没好。难道这就想着出去闯**江湖了?萧破军,我告诉你,你这条命是我救回来的,我不允许你这么不珍惜的你的生命,况且……你还欠我十万两黄金的诊金没给呢!”

          萧破军闻言不禁苦笑,看起来……这个最初看起来有些冷冰冰的**子,其实心中还是有些关心自己的。

          “千羽**,这**王谷之内的生活太过于安逸了,并不适合我,而且……我现在必须出去。外面有我不得不做的事情。”

          “**。”

          千羽凝淡淡的说着,但是语气之中却是带着丝毫不容置疑的语气。

          “你……”

          见到对方这般态度,萧破军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登时便定定的看着千羽凝,而千羽凝也是毫不退缩的和萧破军对视,眼中满是冷定而坚决的光芒。

          “算了……真是怕了你了。”

          良久之后,萧破军便摆了摆手,知道自己和这个**人实在是讲不出什么道理来,她和自己一样,只要是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反悔的,当下萧破军便低下头败下阵来。

          “这还差不多。”

          见到萧破军服软,千羽凝也是冷哼一声,接着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继续写着手中的**方。

          “既然千羽**你不让我走,那今天晚再喝一杯总可以了?总是在这里憋着。我可是要憋出**病来了。”

          萧破军眼睛一转,接着便恢复了之前那种嬉皮笑脸的神**,看着千羽凝微笑着说道。

          “恩?还想喝酒?”

          千羽凝停下笔,看着萧破军不禁**出一丝好笑的神**,“萧破军,你现在才十八岁而已,每天就总是想着喝酒,等你ri后大了岂不是要**为一个大酒鬼了?”

          “那有什么办法。”

          萧破军摊了摊手,做出了一副无赖的表情,“我本来就是江湖中人,这**王谷的ri子太过于安逸了,我待得浑身不自在,要是再没有酒喝的话,那我岂不是要憋**?”

          听到这话,千羽凝顿时**到又好气又好笑。

          这西北大陆之,所有受伤的江湖中人若是来到**王谷之中,都想要一直待在这安静的世外桃源之中不想离开,不过却因为千羽凝那高昂的诊金,一些江湖武者在伤好之后才不得已的离开,而之前给萧破军喝的那些醉蝶酿,就算不是陈酿,那些新酿出来的醉蝶酿也最少要百两黄金一坛,想不到这**子竟然生在福中不知福,还抱怨起来了。

          不过千羽凝对于萧破军的话却是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在心中某个地方,千羽凝将萧破军隐隐当**了需要照顾的**xx,也许是那一晚樱**树下的短暂**,让千羽凝将萧破军和当年青湖之下拼命保护自己的少年联系在了一起了?

          “你倒是想得美,那醉蝶酿至少也要百两黄金一坛,你之前喝的那几坛可全都是我**王谷之中的陈酿,价值又何止百金?”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是千羽凝嘴却是丝毫不认输。

          “那又有什么办法,反正现在还欠着你十万两黄金的诊金,虱子多了不**,到时候要是**的话,我就在这**王谷中以身抵债好了。”

          萧破军半躺在**戏谑着说道。

          “想得倒是**美,在我**王谷**住可是也要**钱的。”

          千羽凝浅笑一声,接着便拿起桌的**方,缓步向外走去。

          在走到**口的时候,千羽凝头也不回的淡淡说了一句,“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别再让我发现你身体出什么别的状况,晚的时候,还是次的冬院樱**树下,自己过来便是了,我可不再让绿儿她们来接你了。”

          说完,千羽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