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品小太监》BL_分节阅读_11(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但声音越来越弱,几乎他都要忍不住喊停了,

          可是眼前一片模糊,喉咙嘶哑让他发不出一丝声音,急得冷汗渗透了衣衫,这一刻他没有怨恨,只是想着不愿意看到他受伤!

          粗钢打造带着钢刺的铁棍被三四个侍卫拿着,按照千羽的指示准备狠狠的把西门决往死里打。

          “你们给我听着,务必要把他全身的骨头全部打碎,让他也尝尝这种滋味!”看着手脚都固定着的千山雪,千羽狠狠地命令道。

          “是,二皇子!”三四个侍卫齐声喝道。

          这时千山雪费力的睁开了眼睛,他张了张嘴,情急之下嘶哑着嗓子道:“住手!”

          虽然声音很低,但在千羽和西门决听来却如鸣雷一般,两人齐齐地望着他,眼中闪动着惊喜:“哥,雪,你醒了!”

          千羽看他冷汗直流,急忙扶起他起身道:“哥,快喝点水,你昏迷三天了,我真怕你醒不过来……”说着说着千羽的眼泪便滴了下来。

          千山雪喝了口水对他虚弱地笑了笑,然后艰难的转头看着全身是血的西门决,西门决深情地望着他,一行清泪缓缓流下,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

          千羽咬牙道:“哥,我已经帮你把他捉来了,你看要怎么处置他?”

          千山雪歇了口气,努力地说:“放,放了他!”

          千羽如一只倒了毛的小猫一般噌地跳了起来:“哥,你说什么?你烧糊涂了?”

          西门决想微笑便牵动了脸上的伤口,让他做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他虽然不能肯定千山雪的意思,但至少,他在他眼中没有看到对自己的仇恨。

          第五卷结局卷第一百一十一章大结局

          西门决想微笑便牵动了脸上的伤口,让他做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他虽然不能肯定千山雪的意思,但至少,他在他眼中没有看到对自己的仇恨。

          千山雪费力地说:“他关系……重大,听我说,羽儿……咳咳……不要任性!”

          千山雪一说话就咳个不停,脸色泛起了异样的红晕,西门决忍不住道:“雪,你怎么样?”

          千羽怒视了他一眼:“闭嘴!”

          千山雪勉力坐好,不带任何表情地说:“他是良国的太子,现在,良国被灭,民心动荡,万一杀了他有人借机生事,琉国鞭长莫及,所以,不能杀他,而且还要他回良国封侯,管理好良国,为我琉国称臣纳贡就好……”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几乎要了千山雪的命,但是这是唯一能保住西门决的方法,他不得不拼尽全力去劝这个脾气火爆的弟弟。

          千羽气哼哼地说:“他把你打成这样,哥你还帮他?”

          西门决默然无语,无论何时,雪总是为他考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更没有粗暴的对待过他,即使与亲人反目,也要帮着自己,让他怎么不感动?

          千山雪平和地看着千羽,那眼神温柔如丝绸,一点一点化掉他的怒火,然后慢慢地说:“羽儿,作一个好皇帝,不是要凭个人喜好来行事的,要为天下苍生考虑,你明白吗?”

          千羽茫茫然的摇头,他不明白什么天下苍生,他只知道这个人伤了他最心爱的哥哥,所以他一定要他死,但是哥哥的语气那么温柔,眼光那么宠溺,他几乎要掉进去再也走不出来了,下意识的他如往常一样听哥哥的话,不自觉地说:“哥,我听你的!”

          西门决木然地听着,原来那份喜悦已经转变为惊心,因为他发现千山雪的眼里再也没有他,只是像说一个闲人一样说着他的作用,从始自终都没有抬头看过他一眼,这份悄然转变的细微让他的心揪了起来,简直比狠狠的打他一鞭还要难过,以至于没有任何反应。

          千羽揪起他的头发冷冷地说:“回去以后好好管理自己的属下,不要再让他们出卖你了,没用的东西!”

          出卖?西门决缓缓的转头,瞪大了眼急急地追问道:“你说什么?谁出卖我?”

          千羽鄙夷地说:“原来你这个笨蛋还蒙在鼓中呢,若不是你自己的人私通于我,我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灭掉良国?说起来,你父王的人头也是他亲手呈上来的呢?”

          西门决疯狂地挣着铁链,焦躁地说:“谁?是谁这么大胆子?我不信,我不信!”

          千羽哈哈大笑,看他心痛觉得畅快了许多,得意地说:“那不就是你亲爱的堂兄,安陵王西门豹啦!”

          是他!西门决气血翻滚,差一点背过气去,是的,父王那么厉害,如果不是有内奸,怎么可能会被千羽轻易的制住?

          这一切的巧合和误会,最终酿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让他错失最爱,心痛得无以复加!

          西门决暗暗握拳,他不能死,他还要把真正的凶手抓出来,他还要让雪再爱上他,所以无论千羽怎么侮辱他,他都不可以反抗。

          千山雪的病情自那日以后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虽然身体仍是很差,但气色却好了许多,他的人更沉默了,总是不言不语地坐在花园里,看着叶落花开,一坐就是一个上午。

          他知道西门决求了几次见他,都被千羽骂了回去,他知道家人很关心他,想让他快点好起来,他也知道西门决最后只得回良国,也杀了西门豹,但他总觉得很恍惚,觉得这些事跟他无关,他只想这样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

          但是千羽根本没有能力管理这么打的国家,司渚清对朝政根本一窍不通,赵广不能劳累,他实在没有办法丢下这个国家躲起来逃避一切。

          于是三个月后,他依旧坐在了朝堂之上,人们都说皇上的脸更苍白了,身体更加消瘦了,临风走着时,总让人有一种药随风飘去的感觉,但气质却更加出尘,深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像浸着过度的忧伤,让人看了就忍不住要掉泪,为他心疼。

          千羽使了百般手法来讨他欢心,但千山雪只是温和地笑,然后淡淡的接受着,不是太喜也不是太悲,终于千羽终于忍不住了,再也不理什么顾忌,一把抱住千山雪消瘦的身体哽咽道:“哥,你这是怎么了?我感觉你笑的好假,像个木偶一样机械的处理着国事,你这样我好担心你知不知道?”

          千山雪心中微微刺痛了一下,怎么,还是没有隐藏好吗?

          千羽赌气道:“我不管,如果再这样折磨自己,我就昭告天下,说我喜欢你!”

          千山雪心头跳了一下,淡淡地说:“弟弟喜欢哥哥,很正常的!”

          千羽扫落茶杯,怒气冲冲地说:“不是的,不是的,你明知道我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你还在装傻?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还在想着那个人,是不是?”

          千山雪脸上的表情一凝,垂下眼眸:“没有!”

          千羽跳了起来,晃着他肩膀说:“你别骗我,如果没有想他,为什么你一直不娶亲?还有,他送来的信你都要细心的存着,他送来的礼物也没有扔掉,这说明了什么?”

          千山雪嘴角微动,他以为他不在意西门决了,但是每次看到他熟悉的笔迹总会回忆起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心头就泛起莫名的暖意,好像他就近在身边一样,他送的礼物他不敢拆,他怕看了自己会一点一点的沉沦,但又舍不得扔,于是命人留了下来,不料这些都被弟弟一一看在眼里。

          千山雪叹了口气,扶着千羽的发道:“羽,不要任性,我跟你,是不可能的,跟他,更是不可能,我只是想一个人过日子而已!”

          千羽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都得不到哥哥的心?他默默的站起身,背对着千山雪,郑重地说:“哥,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放手,但是,请你不要再为难自己!”他说完缓缓的走出了千山雪的宫殿,十天后,就离开了琉国,独自一人去抚慰自己受伤的心。

          千山雪自然知道他为什么要走,但他没有阻拦,与其面对受伤,不如放手解脱。

          十年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