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节(1/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大家庭内,家事永远那么多,烦恼之事也特别多,因为艾莉骂过高夫人,而且,又被高夫人亲耳听见,她对艾莉的恶感又加深一层,那自然是不用说的了,从此艾莉在高家,更不受欢迎,张宝珠更加看不起她了。

          另一个高家之人,也有烦恼,那就是安娜,因为,她自从和佐治做了一对偷偷摸摸的情人之后,这半个月来,她总是觉得身体不大对劲。过去,她的身体很好,冷热天都没有病,可是近来,她老是觉得疲倦,最初,她还觉得睡眠不足,于是,她曾经一睡两天,连饭也不吃,结果呢,睡饱了依然疲倦,并且不时呕吐,胃口也不大好,看见饭菜就皱眉头。

          安娜以为自己有病,但是又不像有病,因为,有时候她又是十分有精神的,所以,她也不想去找医生,不过由于胃口不大好,她的体重已减轻了。

          史佐治天天对安娜延迟结婚日期,一直拖到现在,又快两个多月了。安娜当然不能不心急,因为,万一有什么意外,可就麻烦了,而且,近来情形不对劲,安娜虽然天真,但是,她也听人家说过怀孕的情形,这种情形和她近来发生的现象几乎是一模一样,因此,安娜又怀疑自己有了孩子。

          这天,她看见史佐治的时候,立刻迫史佐治陪她去看医生。史佐治听了她的话,有点不愿意。他说:“近来天气不好,很容易会令人感到疲倦,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有这种感觉,你并非患病,又何必要看医生?”

          “你是个男人,你懂得些什么?”安娜瞟了他一眼:“万一我有了孩子,你就要立刻和我结婚,不然的话,叫我有什么颜面去见家人?不过,就算我并非有了孩子,去见一见医生,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有很多人,身体健康,但是也会作全身检查,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我要你陪我去看医生你都不肯,你也真是……”

          史佐治无可奈何,只有陪安娜去看医生。其实,佐治并非全无见识,他早就知道,安娜是有了孩子。就因为这个缘故,他希望把安娜拖住,极力制止她去见医生。如果安娜见了医生,证明有了孩子,她一定会迫佐治立刻和她结婚。如果佐治准备结婚,他早就会向高家提亲,又何必推三推四,一直要等到今日呢?

          不过,安娜迫上门来,他想逃避也逃不开,只有硬着头皮,陪安娜去见医生。现在科学发达,只要稍作一个实验,五分钟之内,就可以知道妇人是否怀孕。安娜的心情十分复杂,一方面,她希望自己真的怀孕,因为快要做妈妈了,那是令人兴奋的消息,而另一方面,她又有点忧虑,万一佐治不肯和她结婚,她岂不是要做一个未婚的妈妈?而且,高夫人也不会放过她。

          检验得到结果,证明安娜的确有了孩子。佐治听了,立刻变了脸色,而安娜,心情更加紧张。离开医生医务所,她立刻对佐治说:“现在我已有了你的骨肉了,你要尽快和我结婚,一个星期之内,你就要去见我的妈妈,孩子是不能等的,你一定要照顾我。”

          “我当然会照顾你,等我打一个长途电话,告诉爸爸,我很快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消息。”

          “你一天到晚提你爸爸,我是和你结婚,又不是和你的爸爸。而且,要是你的爸爸不同意我们的婚事,那怎么办?你可以不理我,但是孩子你非理不可。”安娜说:“我这一次再也不管你的爸爸答应不答应,我们已经有了孩子,就非要结婚不可。如果你的爸爸不答应,那么,你脱离家庭好了,我们有手有脚,是饿不死的!”

          “你放心吧!我的父母,只有我一个儿子,他们不会令我为难,我一定可以说服两位老人家。”佐治千百个保证:“你有了孩子,千万要保重身体,回家吃了药,好好休息,知道吗?”

          安娜本来仍然不想放过他,可是,她也实在太疲倦了,很想回家睡一觉。因此,她只好放过史佐治,不过,临走时,她还是千般叮咛,叫佐治立刻打电话回来。

          回到家里,安娜吃了药,睡了一觉,醒来时,她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想心事。她想:史佐治向来不大愿意和我结婚,如果他真心想娶我,他早就和我结婚了,也不会等到今天。现在我有了孩子,要是他爱我,他应该感到很兴奋,可是,他的反应很冷淡呀!一点热情也没有,真担心他会赖账。以前,她还可以不打紧,但是,现在就不同了,我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孩子呀?我怎可以让孩子没有父亲呢?我的两个姐姐,都有了好归宿,我的条件比她们好,照道理,我的命运应该比她们更好才对……

          安娜越想越多,她脑子乱了,仍然想不到一个好方法。她从床上爬起来,到处去找天德,因为,她认识史佐治,是天德介绍的,现在发生了这件事,她除了向天德倾诉,就投诉无门了。幸而天德在家,他看见安娜就问:“咦!今天没有和佐治拍拖,这么早就回来了?”

          “六哥,我们到花园去,我有话对你说。”安娜牵着天德便往外走,天德感到莫名其妙。他一面走,一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这样紧张?”

          走到花园,安娜吐了一口气,她说:“六哥,这一次,我被你害死了,你一定得为我解决问题。”

          “我害了你,这话是怎样说的?”天德瞪了瞪眼:“我对你总算不坏了,如果你仍然觉得我不好,我也无话可说。”

          “史佐治是你的朋友,他是好是坏,你自己应该知道。如果他不好,你不应该介绍给我,因为我信任你,以为他是一个好人,所以,我完全信任了他,可是,可是……”安娜说着,便哭了起来:“我现在有了身孕了,但是,史佐治仍然不肯和我结婚,我怎么办?”

          “什么?你竟然和史佐治有了孩子,你为什么会这样?你也真是……”关于史佐治的为人,天德是清楚的,当时他把佐治介绍给安娜,无非是一时贪心,吃了史佐治的东西,拿了史佐治的钱。他怎样也想不到,安娜竟然和史佐治搞出这种事情来,他不由得埋怨安娜。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年轻不懂事,史佐治这个人,很有手段,我当然容易被他骗到,如果他不好,你为什么要介绍给我,而且,事后你也没有提醒我,叫我不要和他接近。”安娜擦着眼泪说:“我怎么办?如果妈咪知道我未嫁先怀孕,她一定会打死我,就连你,也会惹到一身麻烦。”

          其实,天德并不关心安娜,她是否吃了亏,佐治是否负责任,他一概不理。不过,如果高夫人追究起来,一查之下,知道佐治是由他介绍给安娜的,那么,高夫人一定不会放过他,因此,关于这件事,他就不能不理会了。

          天德锁起了眉头说:“就算我不提醒你,你自己也应该用头脑去想,混血儿虽然英俊聪明,但是,品格好的到底有多少?至于史佐治,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我介绍你们认识,也只不过是让你们跳跳舞罢了,并没有要你和他恋爱,如果他是个好人,他也不会花天酒地,而且,他除了你,还有许许多多女朋友,和他要好的女朋友不知道有多少个,如果他要向每个人负责,那么,他每年起码要结十二次婚,所以……”

          “什么?他原来是个风流贼?”安娜惊慌得放声大哭,“他有许多女朋友,你事先为什么不对我说一声,你简直是害死我了,现在我有了身孕,你快替我想办法。”

          “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史佐治,如果我是他,或许我会和你结婚,解决了这件事。但是,一个喜欢逢场作戏的人,是不会轻易接受婚姻束缚的,我看你还是另外想办法吧!为了不让妈妈知道,你最好赶快把孩子打掉,这样,我们双方面都好。”

          天德叫安娜把孩子打掉,本来,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因为,这么一来,天德就可以不用被牵连进去了,而安娜也不用麻烦他。可是,安娜对孩子早就寄予希望,她当然是不肯这样做了。因此她的哭声更大,她叫着说:“什么,你竟然叫我堕胎?我不会这样做,我怎么可以这样做?我要你帮忙,是要你想办法叫佐治和我结婚,并不是要你想办法伤害我。”

          “我哪里是想伤害你?我只不过为了你好,替你解决问题罢了。你要知道,佐治是不会答应和你结婚的。结果,你仍然是一个被遗弃的人。你被遗弃了,我不说,你不说,佐治也不说,那么,就没有人知道。可是,孩子就麻烦了。肚皮一天比一天大,你要保守秘密,也保守不来,况且,孩子是个人,不是一件礼物,你还是要让人家知道的。所以,我劝你还是自我牺牲一次。

          “不,孩子我一定要,佐治和我,已经有了孩子,他就是不愿意,也得和我结婚。如果他一定要赖,那么,我只有让妈咪知道,到时她一定会出面处理这件事。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想把事情弄僵。六哥,你替我找佐治说清楚这件事,希望他放聪明些,立刻和我举行婚礼,那就一切都解决了!”

          天德最怕提起高夫人,而且,他也了解安娜的性格,她是说到就做到的,为免高夫人查究这件事,他只有勉为其难,去找佐治,力求解决这件事情。

          这些日子,安娜可真难过,尤其听了天德的话,她直到今天,才知道佐治是个坏人,其实,以前她的同学、安琪,都早已劝告过她,并且说明佐治是个随便xx的人,可惜安娜被佐治的花言巧语所骗,她不单只不肯听劝告,而且,她还怪人家好管闲事。

          早点听人家的劝告,也不至于有今天,再想一想高夫人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她就更加恐惧。

          天德第一次找佐治找不到,第二次去找佐治,总算把他找到了,本来天德很久没有找佐治联络,天德突然到来,佐治不免感到有点儿意外:“天德,找我有什么事?”

          “还不是为了你和我的妹妹,史老兄,你也太对不起我了,你玩女人不要紧,为什么竟连我的妹妹也玩上了?”

          “当初你把安娜介绍给我的时候,你说过大家可以一齐玩,你又没有吩咐我不要碰她。其实,你妹妹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大家出来寻开心她为什么要这样认真?”

          “我的妹妹是个淑女,她不惯和人玩,而且,她又是我妈妈的掌上明珠。你和安娜的事,她老人家一定会出面干涉的,到时候,恐怕大家都不好过。因为,我的妈妈,不会像我的妹妹那样容易对付,为了息事宁人,我看你还是和我妹妹结婚比较好些。”

          “天德,别人也许不了解我,但是,你是应该了解我的。我不会随便和别人结婚,哪怕她比天仙还美丽,我喜欢玩,喜欢自由,喜欢每天换一个女朋友,要我为你的妹妹成家立室,我实在办不到。”

          “嗯!佐治,你是要我下不了台?安娜吩咐我来找你,你把责任一推,叫我怎样回去回复她?”天德的声音变了,他非常不高兴,因为,他既然来了,就希望把这件事情解决好,“我的妹妹有了孩子,你总不能不管,就算你不爱她,但是,你也应该看在我的分上!”

          “当然,我仍然会把你当作朋友看待。所以,天德,我劝你不要插手管这件事,还是由我和安娜直接解决好了,她自然会来找我,说不定你的母亲也会来,到时,我也会应付她,你暂时最好不要理,避开一下更好。”

          “避到哪里去?我妈妈会把我找回来的。”

          “我送一千块钱给你,随便你去哪儿,总之,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好了。”佐治十分慷慨,把两张五百元拿出来,交到天德的手上。

          自古道财可通神,更何况天德一向认钱不认人。他问:“要是我妈妈追根究底起来,我怎么办好呢?虽然你给我一千元,可是,妈妈会要我的命,我实在十分担心呢!”

          “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办法对付她们:我不会受牵连,你自然也不会受牵连。总之:你只要依照我的计划行事,自然就会无事。”佐治很有把握地说。

          天德有了钱,佐治又保证不会牵连他,他当然非常高兴。他再也不想管妹妹的事,至于安娜将来的遭遇怎样,他也不会理会,正所谓一切少理,只要自己安全。

          天德一向自私自利,欠缺亲情,他认为最亲的就是金钱。有了钱,他可以为所欲为,他恨高夫人每日给他的零用钱太少,令他十分不满意,依照他的想法,他认为如果全部家财都归他所有,那才最妙。

          当天,他拿了一千元,也没有回家。一方面,他怕安娜追问,难以回答。另一方面,他手上有了钱,就非要想办法把它花出去不可,因此,他又约了一班狐朋狗友,去寻欢作乐去了,根本把安娜忘得一干二净。

          可怜安娜一直等候着他,时间过得快,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天德还是不回来。

          一直到晚上,天德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安娜忍不住打电话找佐治,当然,佐治也出去了。

          安娜叹了一口气,自从她发现自己有了孩子,这些日子以来,她突然之间,好像长大成人了。她后悔,不该不听安妮和安琪的劝告。其实,安娜和安琪,都劝过她不要和佐治来往,她一直以为她们有偏见,不肯听她们的话,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

          对于天德,本来她也没有信心,她一向知道,天德为人自私,而且,又没有责任感。不过,她以为拿高夫人来压他,他或许会有点顾忌,谁知道他一去杳如黄鹤,安娜等到半夜,她终于入睡了。

          第二天,天德并没有回来,安娜自己跑去找佐治。可是,佐治已蓄意避开她,所以,她根本找不到佐治。过去由于安娜漂亮,佐治对她,还算有点留恋,但是,一旦发生了事情,他怕负责任,因此避之则吉。只要佐治不回家,安娜就无法把他找到。因为,佐治又没有工作,想到写字楼找他,也无处可找。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