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7章给出你的条件(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最快更新!

          前往中央广场的路上,已经是人『潮』汹涌,今天是公布第二轮赛事的日子,也是第二轮第一场开始的日子,谁不想一睹为快。

          莫小凡今天十分的低调,一个人单独的对着人流慢慢的前进,但他低估了自己的耀眼程度,他的存在,压根就不能低调,他还是被人拦下。

          当看见拦路者何人之后,莫小凡下意识的便后退一大步,警惕的望着这个不速之客“我说出门时树上乌鸦叫的欢,原来是要遇贵人了,怎么梁宗主有什么要赐教的吗?”

          拦路者,赫然就是无情宗宗主梁宝仪,此时她的装扮和寻常大为不同,一身黑衣,撑得丰满的身材毕『露』,面罩寒霜,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我有事问你。”梁宝仪说完,便向着旁边的屋子走去。

          莫小凡呆了一下,心道谁怕谁啊,不过为了尊重他人,他还是回头多嘴的说了句:“古老,有危险么?”

          贴身保镖古阳闻言,微微摇头不语,莫小凡这才放心下来,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子,梁宝仪静静的站着,看见莫小凡和古阳并排而入,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贪生怕死。”

          “这是尊老让贤!”莫小凡虎目一瞪,毫不客气的反击。

          “不就是怕我再次偷袭你。”

          “我怕你不来。”

          莫小凡毫不示弱,心中却叫骂道,老子还真的就怕你闹这样。

          话不投机,才没两句,两人便算是撕破脸皮了,梁宝仪修炼无情之道,脸皮也颇为无耻,一点没有为偷袭一个后辈而脸红的觉悟。

          “梁宗主,还有事没有,没的话,我要去拿第一了。”莫小凡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挑梁宝仪的痛脚踩。

          “你和洛凝说过什么了?”梁宝仪问了一个有点出人意料的问题。

          “什么意思?”莫小凡不解道。

          “别装蒜,那日她从听松山回来之后,便有些神不守舍,还说不是你施展的卑鄙手段,影响她情绪!”梁宝仪愤怒道。

          莫小凡当即冷笑“卑鄙手段哪及得上梁宗主的多,你可是前辈呢!”

          他自问没有对洛凝施展过任何的卑鄙手段,但就是不爽梁宝仪这种居高临下的口气,所以他也就懒得去辩解,就让这老婆娘着急去!

          “你~”被人一直踩痛脚,梁宝仪脸『色』也挂不住,当即脸『色』一变,莫小凡直觉的一股强大的气势压了过来,呼吸都有些困难。

          渡劫期高手一怒之威,竟恐怖如斯。

          莫小凡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背后的绝仙,但最后关头还是被他忍了下来,这玩意要是现在就暴『露』在梁宝仪面前,恐怕后续的麻烦就大了。

          “梁宗主,对待一个后辈,值得如此吗?”古阳不咸不淡的声音响起,只见他袖子微微一甩,莫小凡周边的压力便瞬间消失。

          整个人一松,莫小凡当即就叫骂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般恶毒?我视洛凝为朋友,我莫小凡哪怕没命,也不会陷害朋友!”

          “说明你幼稚。”梁宝仪恢复了原先冰冷的表情。

          “嘿嘿,这是原则,算了,和你这种没下限的人说这些,无异对牛弹琴,古前辈,我们走吧。”莫小凡冷笑一声,就要离开,他才没空搭理这个疯婆子。

          “慢着。”

          莫小凡停住步伐,头也不回道:“怎样?”

          “给出你的条件,放弃第一。”梁宝仪一字一顿道,只是嘴里有求于人,面上却依旧孤傲。

          “求人得有求人的姿态,你尽管出手偷袭吧,第一我是拿定了。”留下一句,莫小凡大步流星离开。

          后面,梁宝仪眼中寒气闪过,但最后还是一甩袖子离开,第一次主动偷袭都无法得手,再出手也是徒劳,这一点她还是清楚的。

          一老一少随着人流来到中央广场,刚走进只有内部人才能进的区域,多日不见的练清南兄妹已经迎面而来,一见面练清南便抓了莫小凡过去,狠狠的拍了一下肩膀,只把后者拍的一阵难受。

          “你小子行啊,一声不吭就把林姑娘给娶了。”练清南面『色』阴沉,显然对莫小凡这件事十分的不满:“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妹妹的感受。”

          “难道我吭声了就会改变什么?”莫小凡耸耸肩膀,脱离开练清南的控制。

          练清南余怒未消,瞪眼道:“但也不能当着面伤清尘啊!”

          “我说练宗主,这是咱们年轻人的事,你老人家就别『操』心了。”

          莫小凡扭过头,正好看见练清尘和林小怜有说有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但他心底还是明白的,这小女人心底怕是怨死自己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