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了温琪心意,新月心伤(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咯咯……本尊自然不敢对驸马造次!想必,我宁夏皇主这两日会遣派使臣去往贵国递送国书替我晟棋xx讨回公道的!”冷殇墨**冷的声音,**冷的眼神中带出一副挑衅的神情,轻笑着看向上官温琪。

          “哦?如此说来,本王只好静待其变喽?!甚好,也该教新月看清些事情了!时候不早了,新月,随本王回**!尚将军,带上**随本王一同回去!”言毕,眼神轻蔑的扫过正**言语的冷殇墨,拉起一脸狐疑的宁新月,不容拒绝的随尚君向山**出口走去。

          “站住!这**人留下!”冷殇墨听到那句‘该教新月看清些事情了’时,正****问上官温琪**意何为,见到昏**的菁华被人带走,终于忍不住一个箭步,挡在了尚君的面前——要知道,这**人的活**是他冷大国师打败敌国之军队的筹码!

          尚君看看冷殇墨、又看看怀里昏xx的菁华,后者的眉头纠结在一起,似在努力隐忍着什么;一阵阵锥刺般的心疼重重的敲打着尚君隐忍未发的怒气,如今这老妖怪终于忍不住要暴**他的目的了吗?只可惜,本将军我对你的目的已了然于心!

          “他是本将军的妻,望国师行事言辞切莫**了宁夏国的脸面!”尚君言语之时,运用了内力,声音虽不高,却让冷殇墨顿觉一**劲风迎面砸来,急急稳住心神,但还是向后退了几步、微微闪身;这此情此景叫不懂的人看,就是冷殇墨有意退让。

          上官温琪见状,不等冷殇墨反应,继续说道:“既然国师肯以大局为重,那么本驸马就带他们回去了!走,我的王妃!”上官温琪缓缓侧头向淡淡一笑,拉起宁新月的手就向外走。

          待冷殇墨反应过来之时,刚好是走在上官温琪身侧的宁新月与他对面;此时的宁新月,与其说是被上官温琪拉着手,不如说是被钳制着,只要宁新月微微xx或有任何动作,哪怕是说话和眼神,都会毫无遗漏的被上官温琪感知到。于是,冷殇墨看到的是宁新月面无表情、毫无迟疑的从自己身侧走过……

          出了幽冥山,天**已微微破晓,尚君自打出了那**冷的山**,便远远的将上官温琪与宁新月甩在后面,出了山口,早已无尚君和菁华的影子了。

          温王**……

          “席青!王妃今夜**劳过度,须得好生休息!**里的上下事务,你来安排!即刻起,务必好生照顾王妃,若是有人胆敢叨扰王妃休息……**心你的脑袋!”上官温琪说到最后,满含深意的看进席青的眼睛里,惊得席青一个**灵。

          “是!属下定当竭力护得王妃清净!”内心喟叹:席青呀席青,这哪里是护王妃休息阿,分明是监视嘛!怎么这‘好差事’都让你赶上了……

          “新月,时辰不早了,本王要去早朝了,让席青护送你回房间。”上官温琪温柔的对宁新月一笑,旋即巧妙的躲开了新月挎着自己的手臂。

          “王爷……臣妾明日,想去看看菁华姑娘……”宁新月不知上官温琪此刻究竟在想什么,但是从山**中上官温琪的表现,虽未在人前表**什么,但隐约觉得上官温琪对菁华仍是有情的;而且很深……

          “眼下她身处是非之中,碍于你我与晟棋的**,还是莫要**预其中了!”上官温琪心中愤恨自己的无能,明知菁华受伤一事定与宁新月有着莫大**,却还是要佯装不知!他在心中默默的问自己,这种日子究竟还要多久才能结束?

          “王爷……您对她……臣妾不懂,为何王爷心中有她,却又要在行事上对她如此冷情?”宁新月再也不想这样装傻了,她一定要看清,究竟上官温琪对自己有几分真?!

          “难道新月希望本王继续与她有情吗?”怎么,宁新月不想再装下去了吗?呵呵……这样也好,是时候说清楚了!

          上官温琪如是想,但是宁新月对上官温琪的希冀远远大于理智的,所以当上官温琪如此反问,宁新月心中快要熄灭的希望之火便又像得到了木柴般熊熊燃烧起来,所以宁新月喜悦并急切的答道:“不!新月……新月自然是不希望王爷再与她有任何纠葛……”

          “呵呵……”上官温琪苦笑两声,继而说道:“即便如此,本王的心也不会给你!但是,只要你愿意,这王妃的位子就是你的!”言毕,上官温琪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徒留下宁新月怔怔半晌未回过神来……

          直到席青尴尬的轻声提醒:“王妃,破晓的晨**最为xx寒,属下护送您回房吧?”

          “哦……”宁新月沉浸在上官温琪留给她的绝情中不能自拔,走着走着,突然脑中**光一闪,旋即问道:“xx近日可好?”

          “回王妃,甚好!**妈已经开始伴着**喂殿下一些软烂的食物了!”席青被突然一问,虽心中有些疑问,但仍然恭敬的回答。

          “如此,甚好!巳时过后,唤**妈来见我!”宁新月淡淡的吩咐着,言语间当**主母的威严丝毫未减。

          “席青记下了,王妃整日为**中事宜**劳,还是先好生休息!”席青心说,让你见**妈,王爷会要了我的**命吧?万万不可,万万不可x!

          言语间,已到了宁新月的房间**口,席青见丫鬟迎了上来,赶忙说道:“王妃好生休息,席青退下了!”

          “有劳席**卫!”宁新月优雅的进了房**。

          席青在**口等到**奉的丫鬟出**,对丫鬟耳语吩咐道:“王爷有命,王妃今夜**劳过度,不得有任何人来叨扰王妃休息;若是你二人办事不利,席青绝不轻饶!”

          “是!**婢记下了!多谢席管**提点!”守夜丫鬟都是温王**的丫鬟,都是老管**铁伯**手调教出来的**灵丫头,自然明了席青的意思;席青又指了指宁新月那陪嫁丫鬟的屋子,两个守**丫鬟了然的点了点头!

          又细细的叮嘱一番,席青才放心的离开;而躺在榻上的宁新月,还在寻思着上官温琪临走时留下的话——温琪呀温琪,我到底要如何做,你才肯注意到我的心呢?我**你**的好累,好累!我们不是已经有了孩子吗?为何我仍是挽不回你的心?……

          宁新月的泪**随着思绪的**折,静静的流着,直到渐渐xx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