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第一百四十六章 吊尸(二)(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难道凶手真的在灵归寺内的僧人之中?”方正始终不愿相信,虔诚诵经的弟子会双手染血txt下载。

          秦锦绣语调坚定地说:“不管是谁,如今有令狐秋做后盾,我们暂时还算安宁,不如逐一排查每个人。我想,一定会找出线索的。”

          “对。”方正引着秦锦绣缓缓从佛像身后出来,惊呼道:“那我们如何处置曹将军的尸体?”

          “放心吧,我会整理好尸体,用最大的限度将其拼凑完整。”秦锦绣胸有成竹地拍拍高耸的胸脯,“一定会让尊贵的贵妃娘娘满意,到时候,令狐秋脸上也有光。”

          “我信你。”方正溺爱地看向秦锦绣,眼里装满爱意。

          秦锦绣羞赧地低下了头。

          “锦绣……”方正犹豫地唤道。

          “嗯。”秦锦绣拧动着衣裙,细声呢喃。

          “锦绣。”方正沉稳地拉住秦锦绣的手,坦言:“当日,你说喜欢令狐秋,我并没有多言,毕竟是我对不住你,但如今他身份显赫,绝非是你的良人,你和他是不会幸福的嘀嗒推荐小说。”

          方正的眸光中透出丝丝忧色,“所以,你最好……”

          方正断断续续,没有将话挑明,害怕说深了,会伤到秦锦绣,说浅了,又怕秦锦绣执迷不悔,猜不透自己的心思。

          一句话,就是担心秦锦绣离开自己。

          方正左思右想,真是相当地为难。

          聪慧的秦锦绣自然知晓方正的心意,忙摆手回绝,“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令狐秋了?”

          “你……”方正迟疑地看向秦锦绣。

          秦锦绣想到两个人之间颠倒的轮回命运,也陷入了淡淡的忧伤中。

          正殿内,静寂无声。

          秦锦绣和方正就静静地伫立,彼此深情地凝望,看不穿是是非非的哀怨,理不顺纠缠不清的情感。

          这便是缠绵悱恻的旷世之恋。

          忽然,一声沉闷的钟声传入耳内。

          秦锦绣终于鼓起勇气,不再压抑内心的冲动,一个箭步迈了出去,扑倒方正怀里,眼角微微湿润。

          方正双手颤动地环抱住秦锦绣,喉间哽咽道:“锦绣……”

          “傻瓜,你好笨。”秦锦绣任性地挥起小拳头,打在方正肩膀上,“你真是个傻瓜。”

          “傻?”方正不知如何是好,“对,我就是个傻瓜。”

          “方正。”秦锦绣扬起秀丽地小脸,认真地说:“我可以把自己的心交给你,但你一定要珍惜,不许弄丢了全文阅读。”

          “好,好,我一定将你捧在手心,时时刻刻守护你,不让你受到一丝丝伤害。”方正开心的像个孩子,笑容阳光灿烂。

          “你别高兴的太早,若是有一天,我突然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怎么办?”心底依然压着块大石头的秦锦绣试探地问道。

          “我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方正满不在乎,“若是真的发生了,哪怕找遍天涯海角,寻到天边,我也要追回来,总之,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方正紧紧握住秦锦绣的手。

          秦锦绣微微垂眸,目光迷离,心底隐隐作痛,若是那一天真的来了,岂止是追到天涯海角那么简单?

          哎!佛祖啊,自己还会穿越回去吗?请指点迷津,秦锦绣在心底一遍遍地重复着:阿弥陀佛!

          方正一直沉静在

          “呃,呃。”沉寂在幸福中两人,被前来的令狐秋所打断。

          真煞风景,方正暗自嘀咕,却高傲地抓住秦锦绣的小手,故意露在明处。

          令狐秋眼神里流露出丝丝落寞,愤慨地咬着牙说:“喂,你们约我到佛堂一聚,自己却在这里腻歪。真是太过分了。我饭都用过了,你们还没有离开正殿,简直是……是……”

          令狐秋顿了顿,止住内心的怒火,但结实的胸脯起伏不平。

          “是什么?”一副破罐破摔模样的秦锦绣压根儿没把令狐秋当外人,还歪着顽劣的小脑袋,悄悄地问道:“你话怎么没说完呀?到底是什么?”

          “你真有心呀最新章节。”令狐秋噘起了嘴,“我想说的就是:你们不要饱汉子挡着饿汉子端碗吃饭,这样做非常不好!”

          “哈哈,哈哈”秦锦绣忍俊不禁。

          方正的嘴角也出现一道笑弧度。

          “天呀,堂堂小王爷竟然会说如此接地气儿的话,真是厉害。”秦锦绣还不忘夸奖失落的令狐秋。

          “你懂什么?”令狐秋低沉地回应,“我十岁时,就被父王送到山上,整日与师傅独处,学习武艺,时间长了,自然有了师傅的性情。”

          “这话是你师傅教你的?”方正瞬间对令狐秋的师傅较为感兴趣。

          “是啊,是我师傅。”令狐秋挠了挠头,兴奋地说:“我师傅只长我几岁,却是一身好本领,他还教会我好多东西呢。”

          “卖弄。”秦锦绣白了令狐秋一眼,开始默默的埋头整理半截尸体。

          “我来吧。”方正温润如玉。

          “好。”秦锦绣用小手臂微微擦了擦冒着畏寒的鼻子,“将尸体送往存放刘巡防尸体的冰窖,待我们一一盘问所有人后,再行送走。”

          “哎,我说你们把我当透明人吗?”令狐秋的嘴越撅越高。

          “钦差大人请息怒,小秦子立刻送您去佛堂。”秦锦绣拿捏着腔调,殷切地弯下了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