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淞沪会战第204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而如果把这笔巨款交给了军统,天知道他们会拿去于什么?

          既便军统真的买回了武器弹药,也未必能落到皖南抗ri救的手里,说到底,丝绸之路掌握在军统手里,军统要把这批武器弹药中途转交给第三战区,叶茹雪一个小小的龙口站站长,只怕也是阻止不了,到时皖南抗ri救就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是,也不知道叶茹雪跟徐十九说了些什么,徐十九最后竟然同意了。

          当下高慎行看着叶茹雪,说道:“叶处长,我不知道你具体跟老徐说了什么,但是既然老徐选择了信任你,那么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不想也不会否定老徐的选择,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善待这笔巨款,更希望你能对得起老徐对你的信任。”

          “高长官放心,我心里有数。”叶茹雪微微一笑,并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悦

          对于高慎行和皖南抗ri救第5大队大多数官兵的担心,叶茹雪其实也能理解,在抗战爆之前,军统也就是蓝衣社的名声一直很差,也很做了一些天怒人怨的龌龊事,所以,要想这些刀尖舔血的官兵信任军统,的确是非常难

          徐十九其实也不信任军统,也同样担心好不容易到手的巨款交给了军统,会打水漂。

          不过叶茹雪说服了徐十九,叶茹雪跟徐十九仔细分析过,以戴笠的秉xing,叶茹雪真要用这笔巨款从上海买回了武器装备,军统不可能不想着分一杯羹,甚至于脆独吞不过,无论是军统想要分一杯羹还是于脆独吞,都必须先把这批武器装备运回国统区

          而要把这批武器装备从上海运回国统区,交通线就只有一条,那就是丝绸之路

          而龙口,又是整条丝绸之路的关键节点,换句话说,皖南抗ri救只要扼住龙口,军统就根本别想把这批武器装备顺利运回国统区

          所以说,无论戴笠和军统打的什么主意,至少在叶茹雪从上海买回来武器装备之前,军统跟皖南抗ri救之间的合作是绝对可靠的,至于这批武器装备运到池州甚至龙口之后,究竟花落谁家那就要看双方本事了。

          只不过,高慎行和第5大队的官兵却不知道这件事,毕竟丝绸之路的存在是高度机密,所以他们就难免会担心,既担心军统会贪墨了这一笔巨款,更担心叶茹雪就买了武器装备也不会运回龙给皖南抗ri救。

          “行,只要你心里有数就好,多余的话我就不多了,我在这里预祝叶处长您一路顺风。”高慎行点点头,拎起分出来的那口箱子,然后吩咐李牧,“小牧,你带着弟兄们把叶处长和款项护送到地头,然后直接回龙口。”

          李牧点了点头,又问高慎行:“老高你呢?”

          高慎行道:“我就不跟你一块去了,老徐那还等钱买粮食呢,我得把这二十万送回去。”

          李牧又道:“老高你一个人会不会太危险?我让老四带着第二战队跟你一块回龙口吧?”

          “用不着。”高慎行摆手道,“人多了目标反而大,我一个人反倒更容易穿越封锁线。”

          李牧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当下说道:“那行,老高你小心些。”

          分割线

          羽田带着宪兵队、便衣队几乎把唐家村还有唐家村周围的荒山野地搜了个遍,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现,最后,只能两手空空回了池州城。

          羽田刚回宪兵队,渡边淳就带着一位不之客前来拜访。

          “羽田桑,追查结果怎么样,找到被劫的那笔巨款没有?”渡边淳见面就问。

          羽田神情尴尬地摇摇头,说:“渡边桑,很遗憾,没能找回被劫的那笔巨款。”

          让羽田意外的是,渡边淳竟然没有生气,而是把目光转向了那一位不之客。

          不之客笑着说:“军统有着极严格的组织架构,以及完善的联络掩护机制,所以,宪兵队没能够追查到被劫的巨款,其实并不意外。”

          羽田微皱了皱眉,问道:“渡边桑,这位是……”

          渡边淳笑着介绍:“羽田桑,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极司菲尔76号的高级顾问。”

          不等渡边淳介绍姓名、职务,那位不之客便脱下宽檐礼帽,笑着说:“保密需要,姓名就不必说了吧,羽田桑叫我‘老猫,就可以了。”

          “老猫?”羽田的浓眉越蹙紧,问道,“渡边桑,这是什么意思?”

          渡边淳便从公文包里抽出一纸电报抄纸,说道:“羽田桑,这是中国派谴军总司令部的公文,从现在开始,追查被劫款项的事就交由极司菲尔76号特工总部全权负责了,你的宪兵队还有言桑的便衣队必须无条件配合调查。”

          羽田接过电报抄纸,看到落款果然是中国派谴军总司令部。

          分割线

          皖南事变结束,蒋委员长迫于国际、国内的舆论压力,公开表态不再向八路军、新四军等本国抵抗武装起军事行动,第二次浪cháo便正式结束,而小ri本也在这个时候制定了南下的大战略,作战重心和战略资源开始向海军急剧倾斜,紧锣密鼓准备与美国的决战。

          由是,八路军、新四军迎来了一段非常难得的调整期,这段调整期对于八路军、新四军而言无疑是极重要的。

          自中ri战争全面爆之后,八路军、新四军等领导的抗ri武装的展大致可以划分为两个明显的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抗战爆之后的第一年,这一年,八路军的兵力只有三万余人,新四军更只有不足万人,不过,这四万人全都是从十年内战中打出来的老兵,可谓身经百战,所以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这些老兵甚至敢于跟小ri本拼刺刀并且不落下风。

          第二阶段,便是后续三年,这三年八路军、新四军由于奉行duli抗战的大战略,主动深入沦陷区开展敌后斗争,兵力开始急剧膨胀,既便冈村宁次上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后,对华北的八路军造成极大损失,八路军也仍有二十万人,新四军也展到了十万人之众

          不过,兵力规模急剧扩大的代价就是老兵比例急剧下降,战斗力急剧下降,这也是去年冈村宁次上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之后,八路军遭受极大损失的重要原因,因为新扩充的八路军无论战术素养、训练水平还是战斗意志,都远无法跟老兵相比。

          所以说,皖南事变之后的调整期,对于八路军、新四军来说可谓无比重要,因为借助这段难得的调整期,八路军、新四军可以借助清剿沦陷区的会道门武装来训练部队,这么做,既可以增加部队的战斗经验,又可以补充武器装备,更可以扩充部队规模,可谓是一举三得

          皖南抗ri救也同样迎来了一段相对平稳的时期,小ri本第ll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因为锦江会战惨败,已经遭到解职,新上任的第ll军司令官阿南惟几要比园部和一郎聪明些,他果断放弃对上高侧翼的攻击,重新将进攻重点指向了长沙

          毫无疑问,阿南惟几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上高侧翼早已经被薛岳经营得固若金汤,但是作为防御支撑的长沙以及左翼的常德地区,却相对空虚,阿南惟几将主攻方向转向左翼,就有很大可能将第九战区的jing锐各个击破。

          而事实上,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阿南惟几也的确实现了他的战术意图,包括第74军在内,薛岳第九战区的四个最jing锐的主力军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几乎被ri军全歼,整个第九战区的作战潜力锐减至不足原来的一半,这时候如果不是太平洋战争爆,小ri本将作战重心从中国大陆转向东南亚,第三次长沙会战很难打赢,大西南也多半会沦陷。

          言归正传,由于阿南惟几重新将主攻方向转向了长沙及常德,作为连侧翼的侧翼都算不上的皖南,自然也就被ri军所忽略,所以直到年末太平洋战争爆,皖南抗ri救都没有遭到小ri本的进攻,这给了皖南抗ri救一段宝贵的练兵时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