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一夜 最华丽的复仇(1/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奥丁

          在医院的深切治疗病房之中,我冷冷地坐在床边,望着眼前那意识不明的植物人,缓缓道:

          “陈兄,你知道吗?君怡终于都怀孕了。不过孩子的爸爸当然不会是你这活死人。你猜猜会是谁?不错,你真聪明,孩子的爸爸正是我,君怡跟了我也好一段日子了,也不枉我晚晚操她,才一个月不到就已经中奖了。

          不过你放心,在她见肚前的这段日子我仍会晚晚卖力地干她,绝不会将她冷落闺房,因为……她毕竟本是我的女人。

          还有一点……你妹妹雅婷她又怀孕了,才生完个多月,真快……不过我会小心看着她,你不用挂心。”

          我的名字叫张百圣。不认识我…?!没关系,因为我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就如你们一样,标准的身高加标准的体重再加上比标准稍为好一点的五官,实在是一个地道的标准人。直至……那改变我一生的一天。

          我是一个大学研究生,所修的课目是生物行为学。是一个颇为冷门的学科,而研究的主题,则是‘信息蒙对人类的影响’。很深奥吧…?其实不然,信息蒙其实是存在于生物界的一种特质,简单来说是一种具诱发性的气味,每当生物处于发情期,雄性的生物便会自然的发出这种信息蒙,吸引雌性的同类前来交配。

          而我所研究的主题,就正是如何将这种信息蒙,成功为人所应用。很厉害是吧?其实不然,简单来解说只不过是新品种的男用香水罢了。

          很烂?!对吧?!当然,如此烂的研发主题,当然不会是由我提出的,那其实是由比我早两届的一位学长所提出,不过游说手段高明的他,却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成功骗了学院三年的研发经费。所以这种烂研究才能一直维持到如今,不过我这一届亦已经是最后的一届了。

          研究成功与否…?

          前两年的研究,学长们经过多番试验,最后发现到,蝴蝶其实是世上拥有最强劲信息蒙的生物,于是设法研究如何从蝴蝶的身上提取信息蒙。

          经过三番四次的研究,浪费了整整一年的光yin,信息蒙的提取总算完成。

          第一次的实验结果:猴子一号因沾上实验香水而染上皮肤病。

          又花了半年的时间,用来抽出信息蒙中对灵长类生物有害的杂质。

          第二次的实验结果:猴子二号成功的招惹来一群狂风浪蝶。

          又花了半年,学长们终于研究出,原来问题,出于信息蒙的导向性。于是,尝试改造信息蒙里的dna组,希望实验有所成功。

          第三次的实验结果:猴子三号被放回郊外,并成功召来了另一群猴子交配,不过实验结果仍是失败,因为被召来的一群猴子,竟全部都是雄性的。猴子三号更被奸致死。

          跟着由我开始接手研究,尝试调整信息蒙的排序,同时研究猴子的性取向,以解开猴子搅基之谜,终于又花了半年时间,才清楚了解到原来要吸引异性,信息蒙里的dna组别原来要以相反的方式排列才成。

          第四次的实验结果:猴子四号成功召来了近百只的雌猴,不过结果牠亦被那群母猴轮奸至体无完肤,尸骨无存。

          信息蒙的药效之强,实在远超出我的估计之外,不过可惜的是,大学所限定的研发时间已将近结束,所以我只好死马当活马医的,下了一个改变我一生的决定。

          事急马行田,我无视方程式的不完整,强行将信息蒙内的猴子dna更改为人类的dna,希望在短时间内,开发出以人类女性为吸引目标的信息蒙。

          也不知是幸与不幸,实验品终于在限期前的三天开发完成,不过如何试验倒真是大伤脑根,尤其是信息蒙的威力与副作用等--都是一个谜,学院是绝不会批准找人体来当实验对象。

          再加上我手上的信息蒙就只有手头上那一千零一支,用来做实验?!到时如何交差;用来交差?!难道实验结果全是作出来的吗?倒真令我不知如何处置。

          最后,经我一轮天人交战,我决定留起那瓶信息蒙,草草的填写好报告,说一切实验结果全面失败,当发了一场恶梦算了。

          之后的汇报会可真是难捱,足足三十分钟的会议,我被炮轰了廿五分钟,说我浪费了学院的资源,到最后竟一点成绩也弄不出来。天啊~!我也是受害者,难道当初是我提议这项目的吗?

          不过总算也给我捱完了,同时了结手头上的工作,大学最后一年的生涯,只余下支援低年级的学弟妹一项任务。

          “学长,汇报会辛苦了。”

          “啊!原来是惠盈,辛苦是辛苦了一点,不过事情总算是有个交代。”

          眼前是低我一届的学妹--李惠盈,正浅笑着拉开实验室的门欢迎我。我们的交情很好?

          未必!

          其实惠盈那绝对是笑里藏刀式的笑容,平心而论,她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一头爽朗的短发,配上健康的肤色,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材,令她一直不缺裙下之臣。而且不公平的上天除了赐给她优秀的外在美之外,竟同时生就了她一副聪明的脑袋,所以她才只不过是一年级的“低龄”,就已是校内的风头人物,同时更是生物系的系花。

          如此名花,尤其是惠盈这无主之花,只要是正常男仕都会对她爱护有加,老实说就连我初见她亦对她有所心动,偏偏她却硬要将我放在敌对的位置,倒真令我不是味儿。

          何解?

          就是因为一日有我的存在,惠盈也不能升上系内的领导位置嘛!所以惠盈一直将我视为眼中钉,更恨不得我这“老鬼”早点消失。

          如今,她可说是得尝所愿。所以她今天倒真是笑得特别开怀,不过我倒想看看,当她知道她的一切研发项目,都需要我这刚升的系顾问点头同意,她的反应又会如何?

          “对了,学长!来年要拜讬你多多提点。”

          惠盈说着同时递给我一杯尾酒,她身旁的同学们亦一同起哄,见证着这世代交换的场面。

          惠盈可不是笨人,看来她亦知道,需要好好巴结我这顾问。

          飘飘然的我不禁想着,如今我们的关系改变,不知近水楼台的我,有没有把她的机会?

          我豪气地一口喝掉手中的酒液,才刚放下酒杯,已看到惠盈狡黠的目光。难道她在杯中做了手脚?不过我随即释然,谅她也没有下毒的胆子,充其量只不过是换来一杯烈酒,想灌醉我令我当场出丑,老子可是有名的千杯湿碎。

          注:湿碎一字是指小儿科。

          不过我实在是太少看惠盈的破坏性了。细心回味,怎么杯中物竟全无酒味?

          而且那阵气味,竟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

          “学长你真要不得,竟在实验室里藏了一支好酒。”惠盈狡笑着道。

          天啊!我饮下的,竟然是那唯一的一支信息蒙,惠盈你实在是太狠毒了。

          我没有骂她的时间,只飞快地冲入洗手间,以扣喉的方式,希望吐出肚里面的液体。

          惠盈这一着实在是太狠毒了。误服实验品的情况虽然不多,但绝不是没有,加上惠盈对我的实验根本不了解,事后定有办法推过一干二净;说不定到时更反咬我一口,让我落得个将实验品乱放的罪名。

          不行,吐不出~~

          恐惧感慢慢袭上心头,误服实验品的后果可大可小,我会像荷里活的科幻电影一样,慢慢变成一只不知名的生物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