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册母为后】(24-25)(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雨夜独醉。

          2017年7月23日首发于本站。

          字数:25499。

          第二十四章。

          十几日后的京城是一派普天同庆的热闹景象,正因迎来了皇帝李宿的五十岁生日。皇帝宣布大赦天下,举国欢腾。前来京都朝贺的士商贵族接踵而至,以致于京城的大门前连着排了好几日的长队。

          生日当天白天,李宿骑着神骏的御马在百官的簇拥之下于京城之内巡视了一圈。一路上百姓们伏地跪迎,四处磕头祝贺皇上洪福齐天,寿比南山。随行的太监侍女则一脸和善地向民众们分发宫里御厨精心准备的各式糕点,对于穷人们来说,这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享用到的美味。因此领到食物的百姓们无不喜笑颜开,对着李宿的御驾感恩戴德。

          李宿在骏马之上享受着四周潮水一般涌来的贺词和鞭炮锣鼓齐鸣的庆祝之声,竟感觉这短时间以来的烦闷都一扫而空了。大梁国暂时四海升平,国富民强,而李宿虽算不上什么千古一帝,但在位期间也算得上兢兢业业,表现可圈可点,如今又收拾掉了想要篡位的太子,他又还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呢?李宿这样说服着自己,感觉心情舒畅了不少。

          游行了一天以后,夜幕降临了,而晚上的节目则更加精彩。

          今夜的宫城灯火通明,皇帝在未央宫大宴群臣。从令天门一直到徂天门,一路上张灯结彩,各地官员搭建起了为李宿祝贺的寿棚,个个五彩斑斓,用名贵的绸缎和宝石装饰。宫城内部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寿幅,上面上各地官员变着花样的赞颂之语。

          寿宴即将开始了,养心殿前已经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中央要员,封疆大吏、王侯将相在这里随处可见,有交情的、相识的不免在殿门口打个招呼、客套一番,于是一时间喧闹不已,热闹非凡。

          “哎呀,这不是丞相大人嘛!”

          “德勤公,您老来啦!”

          忽然之间,殿门口掀起了一番小小的骚动,原来是重量级人物——德勤公董修竹的到场。这位老丞相近来已经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也只有在这种难得的盛会才能见到他一面。

          而在董修竹身边,美艳的丞相夫人也是颇为抢眼。董丽华今日一身象牙白妆花散花裙,身披蝴蝶纹蝉翼纱,那高挺肥大的乳房直撑得胸前鼓鼓的,好像随时要爆裂开来。头上挽了一个最显熟妇魅力的望仙九鬟髻,耳边挂着一对玉柳叶耳环,把她本就俏丽迷人的脸蛋装扮得更加精致绝伦。整个人犹如春半桃花,洋溢着浓浓的徐娘风韵。她立在丈夫德勤公身边,巧笑嫣然,时不时向来打招呼的宾客盈盈行礼,常常使得周围人被扑鼻而来的熟妇风情弄得有些呆愣入迷。

          而与她一对比,丞相德勤公就不免有些老态龙钟了。董修竹穿着一件中规中矩藏青色五蟒袍,头发斑白,脸上沟壑纵横,看上去完全不像是身边娇媚丽人的丈夫,而像是一对父女。虽然外人看起来位高权重的丞相娶一个比自己年轻得多的美丽妻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只有董修竹自己明白,处在虎狼之年的妻子百般索取,而自己又无能为力是一种怎样的痛苦。

          董修竹正在胡思乱想间,前面的人群又是一阵小小的骚动。

          “太子殿下也来了!”

          原本挤在丞相夫妇二人前的人们纷纷让出一条道,恭恭敬敬地弯腰向李阙行礼。要知道这些人在这宫外头可个个都是顶天大的人物,在如今的大梁朝,能有这番威势的除了皇帝之外也就只有李阙这个新上位的太子了。

          “哎呀,老丞相,想见到您一面可真是难呐!”李阙满面春风,快趋几步上前,握住董修竹的手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呵呵,太子殿下抬举了,抬举了!”董修竹脸上的笑容把皱纹都快挤没了,李阙在众人面前对他给足面子,不由得使他满心欢喜。

          此时他在心里已经在暗暗佩服妻子的英明。他在关键时刻对李阙的帮助几乎使得他立刻坐稳了自己的政治地位,无论是在本朝还是将来的新皇登基,他德勤公都将永远屹立不倒,安然自得地过完余生。这对一个政治家来说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多日未见,丞相夫人还是艳光照人,宛如画中仙子啊!”与德勤公寒暄几句,李阙又立刻转头面向董丽华,亲切地握住她的玉手。

          “妾身见过太子殿下。”董丽华见李阙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肆无忌惮,不由得霞飞双颊。但是又欢喜李阙事成之后没有忘记自己,于是媚眼儿眼波流转,施施然行了一礼,声音软软糯糯地向李阙打招呼。二人眼神相交,已流露出一种暧昧的意味。

          这大梁国礼教森严,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深入人心,贸然去抓别人女眷的手本是无礼之举。可这周围的众人却好像全都没看见一般,纷纷识趣地把视线从这边转移开来。

          正常情况下,即使贵为太子,当众猥亵丞相之妻,也绝对是自毁前程之举。

          大臣们是绝对不会容许他为所欲为的。可关键在于,如今李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太子,他是刚刚平息了一场叛乱,手握重兵的太子。这样一来,情况就很耐人寻味了。

          可以说如今的李阙才是京城内的主心骨,如果他想篡位,简直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但目前来看,李阙的心思谁也猜不到。从他热心地为父皇张罗寿宴这件事看,他好像并不急于一时之快而让自己背负骂名,而想安安稳稳地摄政几年等待父亲的老去。

          不管李阙的想法怎样,大臣们对他的态度注定不会是对一位皇子的态度,而会是对待一个真正统治者的态度。那么在君主专断独裁的大梁朝,普通的礼法又怎么会对一个统治者生效呢?这位太子喜好熟妇人妻的事情,如今已渐渐成为公开的秘密。太子想怎么玩自然是无人敢干涉的,即使是丞相大人,也无力去反抗。

          甚至夸张点说,若是太子提出要求,还会有无数的官员忙不迭地主动把自己老婆奉上呢!这就是政客们的作风罢了。

          至于董修竹呢,他也对眼前的一幕震惊不已。一开始,无边的愤怒已经充斥了他的胸膛,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用他苍老的手抓着太子的衣领质问他此举是何用意,破口大骂他怎能这样对待一个于他有功之臣。但是周围人的反应犹如冷水一盆当头浇下,最初的震怒过后他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绝对不能冲动行事。

          然后人的本性使他开始为自己找借口:兴许太子殿下只是想要对丽华表现得亲切一点,以此来拉拢我呢?我怎能随意去质问他?况且丽华的年纪都够做太子殿下的母亲了,太子又怎会对她有什么男女之意。一定是我想多了!

          可怜的老丞相,近来身体常常抱恙的他已错过许多京城内最新的消息,以致于他对李阙的爱好毫不知情。有了这些解释以后,董修竹虽然内心仍然海浪汹涌,表面上还是挤出了笑容,乐呵呵地看着李阙对董丽华“嘘寒问暖”。

          这边李阙与董丽华眉来眼去,就差把手放到丞相夫人腰上了,眼睛瞟了下董修竹的反应,这才收回了手,装模作样地对董修竹说道:“哎呀,看我,又是冒失了。实在是丞相夫人太像我的乳母了,每次见到都倍感亲近,一时之间都有些失态了。丞相大人您不会介意吧?”

          要说李阙这么讲倒也不算纯粹胡说八道。董丽华一对豪乳李阙爱不释手,当然希望把她当作乳母,天天吃她的奶了。不过这层深意董修竹自然听不出来。他又怎会知道,别说乳母了,就算是义母、生母都已经被这小子搞上了床!

          李阙说完这段明显诚意不足的话,眼睛盯着董修竹,观察他的反应。

          “呃……竟是如此……”董修竹磕磕巴巴道,直觉告诉他刚才李阙说的并不是真话,可是这番解释又着实符合情理。他本能地希望这是真的,这要他就不需要有什么苦恼了,“太子殿下情难自禁,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贱内向来少出府邸,没见过什么市面,恐怕难免冒犯您,还请您莫见怪。”

          说完,董修竹眼巴巴地望向了妻子。出于男人的本性,他自然还是觉得妻子和李阙少接触为好,他说这番话也是在暗示董丽华找个借口脱身。

          可谁知董丽华好像完全没有理解丈夫的意思一般,而是更加热情地拉住了李阙的手:“是啊,我见到太子殿下,也好像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放佛见到我家那几个小子似的!”

          于是李阙打蛇随棍上道:“既然我与夫人如此投缘,不知丞相大人可否愿意让我与夫人一同进殿,我近来也正好有些家务之事想要请教夫人。”

          这又是一番什么鬼话!怎会有夫妇二人赴宴,而让夫人与别的男子同行之理?

          再说李阙一个大男人,又怎会有什么家务事去请教一个女子!

          到了这一步,董修竹就算是个傻子,也彻底明白李阙确实对妻子心怀不轨了。

          但到了此时,他想要拒绝,又感觉好像无力发声一般,不敢出一言以复,只好求情似的继续望向妻子。在他眼里董丽华一向端庄懂事,颇知进退,想必此时应该断然拒绝吧。

          但现实是无情的,董丽华高高兴兴地走上前与李阙并排,李阙于是很随意地朝董修竹打个揖,便与董丽华一道朝殿门口走去了。

          董修竹如遭雷击,浑身颤抖地看着妻子离去的背影。没走两步路,李阙就已经自然而然地把一只手挂在了董丽华的纤腰上,而董丽华也顺势如同小鸟依人般脑袋半靠在李阙胸前。二人时不时唇耳相贴地热烈交谈着,神态亲密至极。

          老丞相还能看见李阙的大手已经在悄然下移,时不时在董丽华那波浪摇曳的肥臀上狠狠地捏一把,立刻又会激起自己夫人一阵咯咯的铃铛一样的娇笑声,传到他耳朵里却像把把利剑直穿透他的耳膜。这哪是什么对乳母的态度,分明已经是在当众调戏人妻。

          妻子当面和别的男人调情,这种奇耻大辱已经快要让董修竹崩溃了。他一眼望向了旁边一个宫廷守卫腰间的长剑,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将其拔出掷向这对狗男女的场景。而就在这时,一只手摁在了他的肩膀上,瞬间使他的冲动暂时破灭掉。

          “丞相大人为官多年,我想应该对隐忍之道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吧。”

          董修竹回惊愕地回头一看,竟然是太子面前的红人——陈颖。陈颖任的执金吾在这高官遍地走的京城实在不算是什么要角,但如今的他凭借与李阙的关系,早已成了人人都巴结的对象。原本太子一党的太尉已经锒铛入狱,据传说这个职位已经内定给陈颖。可以说这段时间这个年轻人已经成为了京城内炙手可热的人物。

          董修竹看着这个原本自己都看不上眼的后辈,不知该怎么回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