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6-238(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0鲜币236哥哥们的回归

          “爸爸,怎麽办呐我闯了大祸了我、我居然糊里糊涂地就怀了孕怀了一个都不知道怎麽来的孩子怎麽办我该怎麽办呐我好怕呜呜呜”没有说出口的是怕你对我冷眼相待,恶语相加,怕你对我不理不睬,任我自身自灭,怕你再也懒得多看我一眼,厌恶和我再多说一句话幸好,都没有,可是

          所以说啊,养成是十分有用滴啊,看谁以後还说甄欣对她这便宜老爸不是真爱危难关头第一个想到的人是爸爸;最担心抛弃自己的人也是爸爸呀,所以才会有这多到像泄了洪的激流般的眼泪呀。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任由眼泪冲刷着男人的膛,甄欣哭的稀里哗啦。

          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儿,就算甄欣再早熟,归到底也才十七岁的年纪,十七岁的人儿到底还算是未成年呢,要是换做成年的姑娘们摊上这一大摊子糟心事儿保不准是个什麽样儿呢,惊慌失措那是必须的,实在是怕得要命呀,该怎麽做,会怎麽样统统不敢去想,越想就越怕,那是一种对未来一片迷茫和不确定的害怕

          前边儿看着貌似很镇定,那是因为之前身边没有人,想哭了都不知道能在谁面前哭,更别提哭诉了,找朋友绝对不靠谱儿,旷晴和梁薇薇自己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呢,都还不及她自己想得深远。找亲人大哥、二哥都还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呢,自己遇到的这糟心事儿要是给他们知道了会弄成什麽样,更没有底

          现在最不能知道的人反而知道了,而这个人是她最最亲近最最心爱的爸爸,其他的顾虑先不说,就比如在大海上沈浮了许久的患难者遇见的救命恩人居然是自己的亲人,被恐惧压迫了这麽久终於有个地儿抒发了。

          甄擎那个心痛哟,真是用言语都道不明。要知道,欣儿从小就是他捧在手心里护着长大的宝贝儿,从来都是喜笑颜开的甜美样儿,哪有像现在这样委屈无助的更可气的是,他居然深切的感受到了欣儿的恐惧是的,恐惧

          甄擎觉得自己失败呀,放羊吃草般长大的两个儿子养成了如今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老子都不怕的混账样子,而一心娇养护在心尖子上的欣儿却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被人欺负了,学会了恐惧。他的欣儿和恐惧应该是完全不相关的,就算宠成了外人眼里的娇纵也没关系,只要她开心快乐就没什麽大不了的,惹了再大的乱子都有他跟在後面拾掇着,只管放开心便好。

          可现在呢,狗娘养的把欣儿弄成什麽样了担惊受怕得哟,这一次流出来的眼泪都盖过了这辈子流的,他的膛口欣儿眼泪紧挨着的地儿都烫的灼人

          ,那个王八羔子动了他的欣儿,绝对是要付出代价的而目前呢,至关重要的是要宽了欣儿的心,要让她知道那小脑袋瓜子里担心的一切都是多余

          甄擎虽然晓得这眼泪都把自己里面的衬衣给浸湿了,欣儿肯定哭得都不成样儿了。可没想到板起不肯抬头的小脑袋一看,心到底还是给刺痛了

          因为大哭大悲情绪过於失控,自然是大汗淋漓的,刘海凌乱地贴在前额,两只眼儿更是被泪水泡成了核桃模样,又红又肿的让人看了都觉得疼,鼻头也是给磨得红通通的,哭的人儿伤心之情自然是溢於言表的,连看她哭的人都不自觉地伤了心,这样的欣儿只能用悲怆来形容

          甄擎这个心疼得呀,看那些不长眼的狗东西把他的至宝都吓成什麽样儿了

          “欣儿不哭了啊,什麽都别担心,用不着害怕的,有爸爸在这儿护着呢,一切都会有办法的。欣儿听话,乖乖地别哭了,哭得这麽厉害,是想折磨死爸爸麽。”眼泪打湿的衬衣贴在口的触感虽然是凉的,却灼的人生疼。

          把心爱的宝贝紧紧地怀抱着,用手指将那些不听话的头发丝儿一一理清,食指麽指并用轻柔地贴在脸颊上顺着泪痕将泪水拭去,刚开始的时候这擦眼泪的频率远赶不上眼泪掉的频率,後来呢,甄擎就改用嘴来擦了,一边把泪含进嘴里一边在她脸上落下一个柔软到极致的亲吻,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她受到惊扰变得极度脆弱的心灵。

          “跟爸爸作对是不是,哭得这麽厉害惹爸爸心痛是不是,在外面忙活这麽久,回来就想让爸爸难受死麽还是欣儿恨极了爸爸,把你一个人晾在这狼窝这麽久,就哭得这麽凶来割爸爸的,让爸爸疼死是不是”

          “呜呜呜不是的不是那样的,爸爸是我,是我自己不好,弄成这样,我、我配不上唔唔唔”甄欣急了,为了爸爸的误解。果然是最了解甄欣的人啊,知道这麽说会让她暂时忘却难过,停止汹涌的泪流。

          “要是你这张嘴是用来胡说八道的,还是封住的好,尽说些乱七八糟的,你当我真没脾气的嘛──”甄擎一见她这样低到尘埃里的姿态就心酸心疼得没边了,配不配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看她自卑成什麽样了,这样的她甄擎见不得

          “一个年近四十的老男人,带着两个拖油瓶,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手里拽着不知多少条人命,什麽脏的臭的只要能赚钱的都碰过,佛经里说这种人死後的下场十八层地狱都不收,这样的人渣本来是打算一辈子混账到死的,因为他知道从头到尾只有自己一个人──”

          “可是我遇见了你──”两个人额贴额,交换着彼此的呼吸,男人深邃的眼眸映出一张巨大的网将她的心神整个网罗,甄欣清楚地看见那双眼睛同记忆中一样,有放纵的宠爱、有宽厚的包容、有温暖的呵护和无言的祈求。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神秘惊喜出现的分割线

          该死的,为什麽一切会变成这样

          甄帝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依旧理不清纷繁的思绪。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认为自己的作法有错,难道那样不好麽或许以常人的角度来说,瞒着心爱的女人同其他女人有了孩子确实是一件难以饶恕的行为。

          一向理智的自己为了欣儿已经做出了太多不像自己风格的事,自己和欣儿是亲兄妹,虽然自己对於有没有孩子都觉得无所谓,可作为偌大家族的继承人要考虑的就不能只局限於在自己的情感问题上。

          既然已经不计後果地罔顾伦理道德地兄妹相爱,其他方面就必须做出一些让步,比如说下一代继承人的来源。已经决定和欣儿相爱相守,这一生势必就不会和其他女人结婚,如果冒着生出畸形儿的风险让欣儿勉强去尝试,那更是不可能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和阿骋商量过,也问过父亲之後决定采用代孕的方式来繁衍出子嗣。

          天可怜见的,母体的选择也是交给其他人处理,除了按程序贡献出子之外,他绝对没有和孩子所谓的母亲有过任何的交集,甚至连她的样貌家世都一概不知。

          如果说背叛,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上的,他都绝对没有虽然这一切都是隐蔽进行,但他相信经过耐心的解释和说明会得到欣儿的谅解的,毕竟这麽做的原因到底是为了他们能够心安理得的在一起呐。

          可是,他弄不懂,而且也猜错了结局。欣儿居然如此的在意那个孩子的存在,她难道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她怎麽可以如此轻易地否定这背後的用心良苦呢

          这样明明没有参杂任何背叛,最多算的上事先隐瞒的作法为什麽得不到应有的理解,为什麽在她的眼中自己竟是如此的不可原谅,就这样否定他的一切努力,在他被驱逐到这鬼地方之前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不再肯给予,至少让他死得明白一些吧

          甄帝颓然的倒在沙发上,就着开了封的酒罐就往嘴里灌。

          算算时间,原来离开欣儿被流放出来已经差不多三个月了,这八十多天的日子过得可真是漫长,差不多就是煎熬吧,三个月呢,为什麽更是三十年呢

          除了歇斯底里地想她,还是想她。晚上闭上眼睛全都是她的样子,耳朵边一直回荡着她甜美的呼唤声。想着她开心地依偎在自己怀中的情景,越想就越觉得现在自己的经历就好像是一场梦靥。欣儿怎麽可能会恨自己呢,欣儿最善解人意啊回忆了好半会儿,不由地又喝了一大口。

          这种时刻酗酒的祸端就开始显现出来,头痛得象要炸裂一般。越是喝得多,就越忍不住想这一直困扰着自己搅得自己痛苦不堪的事情,越想越想不通,一想,不管是头还是心就疼的要命。

          他不能再去想欣儿,不能再去想她那不得而知的恨意,因为只要一想到她恨自己恨到看都不屑再看一眼,他就觉得脸呼吸都变得困难了,“恨”这个字像是一把看不见的尖刀,死死地钉住他的心脏,一呼吸就痛不可遏

          不行绝对不可以让欣儿恨自己,一定要去跟她说清楚,说清楚以後,欣儿肯定会明白自己的忠诚,明白自己的用心良苦,不然只要一想到自己被她恨着就痛苦得快要死掉。

          “来人啊帮我订机票,我要回去”一秒都不想在浪费了,他要马上飞回去向欣儿解释清楚

          “大少爷,您是要休息了麽”一直守在门外的仆人听见动静推门进来,看见醉醺醺的甄帝面有难色,却仍表关切。

          “我说,替我订返回s市的机票,我要立刻、马上回去”此时的甄帝已经很不耐烦了,要不是这一次被强制派遣到a国,甚至连一些权力都受到限制,他早就乘着私人飞机回去哪里用得着这麽罗嗦地方式,可恶从额头传来的阵阵痛感让他心烦,心里的急切更是让他缺乏耐心。

          “好、好的。马上就照您的吩咐把机票定好──”嘴里应付着,确实已经向候在一旁的另外两个夥计使眼色,好让他们配合着一起把这明显是在发酒疯的少爷抬回床上,这样的行为已经不是头一次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