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伶淫戏(03)(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三)。

          如果我现在正处在一部电影里,我想这部电影的分类应该是“黑色幽默荒诞色情喜剧”。

          我扭了扭腰,试图让自己能坐的舒服一点,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表。面前的中年人似乎发现了我的小动作,想要停止夸夸其谈。

          “啊,别介意,我最近有点腰疼。请继续,刚才说到您高分考入大学,然后怎么了?”我赶忙催促对方继续自吹自擂。

          “对对对,自打我进了大学……”中年人喝了一口水,继续讲述他那已经持续了二十分钟的传奇故事。

          没错,我确实已经烦躁不堪了,极为后悔没第一时间让这位先生滚蛋。但现况决定我必须稳住他,至少不要让他回头看到那个玩自己玩到兴起的小女孩。

          容我介绍一下,这位中年人是来面试家庭教师的,而学生就是那个正在预备老师身后手淫的小女孩——谢小伶。

          丫头穿着上下两件的粉紫色短袖衣裙,样式简单,只有白色的襟线作为装饰。

          裙子下麵是件白色连裤袜,淡淡的肉色从袜子里透出。一如以往,女孩今天又没有穿上内裤。

          现在小伶已经把裙子翻到了腰间,坐在一张长条沙发上。沙发前的茶几正好让她张开的两腿落脚,裤袜被脱到膝盖之间。女孩嘴里叼着自己的食指,两腮泛着红云,眼神涣散,看起来已经快要高潮了。

          正在作恶的是小伶的另一只手。她手掌摩擦着小穴上方,同时三指并拢深深插入自己的小穴里。手指每次抽离都令幼嫩的小穴外翻,涌出一股透明液体。而手指再次插入的时候,女孩的双腿就会抖动一下,害的我一直担心茶几上的杯具发出响声。

          小伶的手上动作越来越快,淫液播撒出来,溅射到茶几和地面上。为了忍住不发出呻吟,女孩的脸蛋都被憋得通红。又抽插了十几下后,女孩猛地抬起屁股,将细腰弯成一个反折的弓形。她几乎把整个手掌都塞到自己的小穴里,下体快速的抽搐着,仿佛还要把侵入的异物吞得更深。

          女孩双眼失神,瘫软在沙发上,嘴巴张的大大的,正在无声的喘息着。好在这丫头还知道该怎么收场,缓解了几秒后,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又用纸巾擦乾净茶几。女孩低头乖乖坐好,双手抓着衣角,小脸微微泛红,俨然一副怕生的小女孩模样。

          “啊,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后面还有几个人需要面试”。我赶紧趁机对中年人下了逐客令,要不然谁知道丫头会不会再来一次。

          中年人点头哈腰,边起身边说:“啊,都这个时间了。好的,您忙,您忙”。

          这人转身走向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偷瞄了小伶好几眼。我假意客气道:“小伶,送送先生”。

          中年人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小伶真是乖啊。我很希望能担当她的老师”。

          送走中年人,我转身关好房门。回头踩到了一只紫色小皮鞋,我才发现女孩居然光着双脚,大概是之前爽到不能自已的时候踢飞到一边去了。幸亏之前我们的角度看不到,才没被那个中年人发现。

          我长籲出一口气,开始头疼怎么收拾这小姑娘了。虽然她是老闆的女儿,但这并不妨碍我下狠手。真正的问题是小伶巴不得我打她屁股,最好是能把她弄得满脸泪花。

          “叔叔生气了?”女孩一边穿鞋,一边歪头问我。

          “刚才太危险了,万一那个……那个……我忘了他名字的,转头看见你怎么办?”我故作凶相,质问女孩。

          小伶嘻嘻一笑,说:“叔叔,我对男人看得可清楚啦,刚才那个大叔肯定是个变态恋童癖。他要是发现的话,一定会非常兴奋”。

          这点倒不用丫头说,我也能从那个男人眼睛里看到情欲。他刚进门就盯着女孩的幼细双腿,几乎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就沖着这点,我也肯定不会选这个傢伙当小伶的家庭教师。可是这算什么理由,难道对方是个变态,自己就可以变态了吗?

          丫头本来还在上小学的年纪,却因为种种意外离开了学校。我这人不太喜欢小孩,可是真有孩子要我照顾,又完全放不下,一定要方方面面尽量做好,也包括让她好好读书。於是我想找个家庭教师,在家给她补补课。

          至於为什么不回学校,一方面是丫头自己并不想回学校,因为“陪小毛孩玩太无聊啦~”。另一方面,我总觉得这个小妖精进了学校肯定会折腾出什么大事件。

          没错,我的儿子也必须彻底隔离,绝对不能被小伶污染。

          刚刚的几个面试者都不太让我满意,但这种事情急不得,只能慢慢来。眼下真正着急的另有一事——我刚刚被丫头撩拨到分身挺直,迫切需要发泄一下。

          咚咚咚——。

          没想到敲门声这么快又响了起来。

          无奈之下,我让小伶乖乖坐好,走过去打开房门。这次的应聘者是位漂亮的女士,一身ol服装显得非常俐落。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状态,我只能略微弯腰,倒是显得自己太过殷勤。

          简单寒暄过后,我想要让对方先看看小伶,结果丫头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没办法,我打算先应付了这个美女再说,於是招呼她坐到办公桌对面。

          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小伶立刻显了形。这个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我的桌子底下,跪在我的身下,用眼神警告我不得泄密。

          我坐正了身子,先细细阅读起应聘者的简历。读到一半,我感到高高支起的帐篷被人解开了拉炼。

          “嗯,能简单介绍一下你擅长的科目和经验吗?呃!”我的下体突然被温热潮湿包裹起来,没忍住发出了声音,赶紧解释了一下:“抱歉,有点打嗝,请不要介意”。

          好在应聘的女士善解人意,没有过多纠结,轻言轻语的做起来自我介绍。

          我边听着对方的说明,边感受着下体的服务。两只小手攀上了我的肉棒,一会儿上下套动着肉棒,一会儿去揉捏睾丸。

          女孩灵活的舌头也绕了上来,在肉棒的周边旋转几圈后,又沿着输精管一路舔舐到龟头。小伶一开始只让我的肉棒进入一半,反复挑逗之下,我的分身反而又涨粗了一圈。

          丫头的温润口腔实在是销魂,弄得我不断假装咳嗽,才避免自己发出吸气的声音。

          我的肉棒只要稍微深入一点,就足够塞满小伶的嘴巴。龟头从女孩的上颚滑过后,就会挤开她的小舌头,转而沿着腔穴下转。这时丫头会不由自主的开始吞咽,包围我肉棒的黏膜全都蠕动起来,带来至高的按摩爽感。

          小伶慢慢将我的肉棒吞到根部,狭小的喉咙被异物撑开,然后又紧紧纠缠住。

          我的整个肉棒都浸润在女孩的口穴之中,又受到一重重的吸引,立刻启动到随时都可发射的状态。然而过分紧致的咽喉和灵巧的舌头又在压制我的输精管,令我只能不断堆积弹药,却始终没有爆发。

          我几次都想要用手按住女孩的头颅,总算勉强忍住了。我将一套找来的试卷交给应聘者,从而找到空隙,可以低头看一眼情况。

          小伶一边在用嘴巴服务我,一边用手刺激自己。虽然我看不清她下体的样子,但地上的大滩水迹足以说明女孩非常享受。但是她的表情却不只是愉悦,而是带有一丝痛苦。丫头双眼有些翻白,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大概是桌子下的空间太小,小伶没法像平时一样轻松用嘴巴服务男人。但女孩并没有停止动作,反而开始加大幅度和频率。我的分身被整个吐出,然后猛地插进女孩咽喉深处,剧烈的动作持续了没多久,我终於忍不住在小伶嘴里射精了。

          女孩的嘴角溢出了白色浊液,同时身体也颤抖起来,似乎达到了高潮。她发出非常轻微的咳嗽声,鼻腔中都呛出了精液,瘫倒在地上。

          我赶忙看了眼桌边的女士,幸亏刚刚的声响没有引起对方注意。我抽空找了张纸巾胡乱擦抹了一下下体,穿好裤子。

          面试的过程到这时也差不多结束了。这个新的应聘者不但相貌优秀,学识和态度也都让我颇为满意。送走对方后,我将其他人的简历都扔到垃圾桶里,只留下了这一份。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