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99(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96章

          漆黑的夜晚,博驲办完事情,独自回家……

          忽然他看到一个女子被几个人劫持,他定睛一瞧,一下子就认出了着是青族的诺玛,她比在青山那时白净了,身上也穿着汉人服饰,而异族女子独有的五官轮廓,使她又有别于其他人。

          博驲身手不若,救下诺玛不过就是眨眼功夫,相对于博驲认出诺玛,诺玛就没有那么快认出博驲了,因为当时诺玛一眼就在商队的人中喜欢上了宋四郎,哪里有有旁的心思看别人。

          经过博驲经他反复提醒,诺玛才依稀想起是个这么个人,常在青山出现,也曾跟父亲在庭院里赏月饮酒。

          “诺玛姑娘怎么来了这里?又是这般时候出门?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博驲很是不解。

          诺玛想了想生气的说道,“宋家都是坏人,特别是宋四郎,他是混蛋!”说道这里,眼泪涟涟,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博驲大惊,略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想必是在宋府受了委屈,想也知道宋四郎不喜欢……她在府是多么尴尬就不必说了。

          “四郎兄弟是个好样的,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了吧?你这是拿着包裹去哪里?”

          “要你管,反正我死在外头也没人关心!”说道这里诺玛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似乎想要哭尽所有的委屈。

          博驲叹了一口气,“你要不想回宋府,就先到俺家里去吧。”

          他们二人回到博府,博驲命下人清理出客房,又准备了宵夜送到她房里,安慰说暂时歇下,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折腾了大半夜的诺玛又累又饿,几样致的清粥小菜下肚,慌乱的心也渐渐稳定下来,那糟糕到极点的额心情也稍微的平复了一些,博府不象宋家那般热闹,听伺候的丫头说,府里只有老爷和女儿两人。

          “你家夫人呢?”诺玛好奇的问道。

          伺候她的丫头说:“我家夫人两年前过世了。”

          诺玛点点头,“那就是说我明天不用去拜见谁?”她不适应汉人那么多的礼节,觉得太过麻烦。

          经过一夜好眠,第二天的诺玛恢复了神,再见到博驲,没了昨天的狼狈,用早饭时,她见到了他女儿博博小玉,一个小姑娘,眨着机灵的眼睛,死命盯着自己。

          博驲笑着为女儿引见,“博小玉,这是青山的诺玛姐姐,来我们家暂住几日。”

          博小玉上下打量了她,看出她是异族人,好奇地问:“你的鼻子为什么这么高?”

          “不能无礼。”博驲小声喝住女儿,转而对诺玛说:“今天我差人给你家里送信,告知你的状况,让他们安心。等我忙过这阵,送你回青山。”

          “我不回。”诺玛想起宋四郎的狠心,心里难受的厉害,头摇得象拨浪鼓。

          “可你一个女子,孤身在外?”

          “女子怎么了?谁还敢欺负我不成?”

          博驲无奈的看着她,不好点破昨天晚上她就差点没人欺负了。江湖上的险恶,哪是她这小姑娘能了解的。

          “诺玛姑娘,我与你父亲关系匪浅,理应照顾你……”

          “我就是不回去。”她执拗地打断他。

          诺玛知道,只要她回了青山,恐怕难有机会再出来,她其实对宋四郎并未真正死心,心里还是想着也许他发现自己不见了能一路追到博府来。

          博驲看她咬紧下唇,眼角飞过一抹难过的情绪,“既然这样,我给宋家稍个信,告诉他们你在这里,也省得他们担心。”

          诺玛看他一眼,大声嚷嚷道,:“谁让你告诉他们了,我偏要让他们担心。”

          博驲没继续追问,饭后马上派人去宋家告知了诺玛的消息。

          宋家正是焦急万分,大清早发现诺玛不见,寻了府里上下,问遍了佣人们,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宋四郎冷哼道:“不安生的东西,一天到晚给人添乱。随她吧,爱去哪我不管了。”

          王二妮如今身子已经大好,每日里几个兄弟轮番的照顾着,倒也过的逍遥,听了博驲的回信心里也放心了些,想着博驲子沉稳,又是和青族族长相识,总是不会亏待于她,也好……让诺玛在哪里住几天吧。

          宋四郎见二妮注视着自己,似乎有话要说,闷声问道:“媳妇,你不会是想让俺去探望她吧?”

          王二妮温柔的一笑,“她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这样,我正好想吃酸的东西,等会你出门见到酸杏、酸梅子了,帮我买些,顺便她,好吗?”

          宋四郎哪里能拒绝得了王二妮子,虽然知道这是哄着自己,也无可奈何,“好吧,媳妇,还想吃什么一起说了,俺马上去买。”

          排开对宋四郎的怨恨和四娘,诺玛在薄府的日子还是很是舒服的,博驲家人口少,只有父女俩,下人们照料得也仔细,不像在宋家,那些仆妇们似乎都看出她不受待见,总是对她指指点点的,多有敷衍。

          博驲虽然是个温厚有礼的人,但他极有规矩,仆妇们虽是感觉老爷待人和气,若是犯了错处置起来也不手软。所以,博府的有条有理让诺玛非常欣赏。

          伺候她的丫头叫兰香,不单上下照顾得妥帖,没事陪着她聊天说话,讲讲这里的风俗习惯,街上的新鲜趣事,哄得诺玛暂时忘记了那些伤痛。

          博驲每天回府,也来诺玛这里坐上片刻,有时带回几样讨喜的玩意,有时提了一把时令鲜果。他并不多话,只面容温润地听诺玛说,偶尔也会跟她说起,在青山时与他父亲把酒言欢的事。诺玛离家这段时间,不是不想念,可没人能跟她聊这些,说起青山的一草一木,她很是激动,缠着博驲说想吃青山独有的青米团了。

          那青米团在她家乡是最寻常不过的吃食,只是汉人这里就很难寻到了,更不要说这米团是将米捣碎,做成米糕这么复杂的食物了。

          诺玛孩子心情也不过那么一说,没有想到第二天中午,厨房端了一碟状似青米团的东西上来,回复说是老爷交代的,因为没有做过,请诺玛姑娘尝尝,是不是这个味道。

          博博小玉看了,撇着嘴说:“什么绿团子,跟一堆烂树叶似的。”她一直都不是很喜欢眼前的姐姐,霸道自私,从来都我行我素,一点也不像王二妮那么温柔……

          诺玛哼了一声,白了她一眼,夹起一口尝了,“嗯,味道有几分相似,只是这颜色跟我家乡的不一样。”

          厨房的人躬身答:“老爷说要找一种叫什么……”他实在重复不出,“大约是绿色的叶子,挤出汁水来。咱们这里实在找不出,就用另外一种清香的叶子代替了。”

          诺玛明白了,做青米团的叶子她家乡漫山遍野都是,来了这里连个影也没见,只能将就了。她又夹起一块,吃得津津有味。

          博博小玉最是嘴馋的,见她吃的津津有味,忍不住问道:“好吃吗?不苦?”

          诺玛哼了一声,“又香又甜,你们汉人一辈子也吃不上的美味哦。”

          博博小玉说道,“让我尝一口。”

          “不给。”她将整盘青米团都端到自己跟前,“我那日让你分我一些,你都不肯,今天想要我的,不行!”

          博府的饮食跟宋家也是不同。宋家人口众多,兄弟几个正当壮年胃口大,分量比较足,从来没有说少过什么菜,但是博府人口少,佣人们预备的食材少,做的方式也是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