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三、三小姐,有什么等回家再说吧!这大街上的……”钟王氏假装不好意思的左右望望,路过的人们纷纷向他们侧目。

          “也是呢!那……我们就去那边的巷子吧!”钟佳诺左右看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安静的巷子,不管钟王氏她们同不同意就直接过去了,钟斯淳当然立即跟上,钟王氏母女先是不满的皱眉,随即一甩帕子也跟上了。

          到了巷子,钟佳诺立刻开门见山:“王姨、佳琪,我希望你们能离开这里呢!”

          “什么?”钟王氏看她一直不愿意提回家的事就猜到她可能是不想带自己娘俩回去,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身之处,有了一个依靠的人,怎么能轻易离开呢!她绝不会同意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钟佳诺冷哼一声,对她的疑问有点好笑,“你说为什么?你们俩无缘无故跑来,又在我们那闹得那么一出,现在我们家为了替你们还债已经是负责累累了,如果是你,你还会愿意接受这样的人做家人吗?还愿意白养着他们吗?还愿意接受以后更大的磨难吗?”

          如果她是接受的一方当然不愿意,不过现在她是被接受的一方,那么不管怎样都要赖着他们的,钟王氏心里略一计较,立刻放下姿态,改为请求:“三小姐、三小姐,求求你千万不要赶我们走啊!只要你收留我们,我们一定会认真干活的,绝不会白吃白喝。”

          “既然这样,那你们离开后也可以自己去外干活养活自己啊!没必要跟着我们受累!”这次钟佳诺是绝不会再答应她了。

          看钟佳诺是铁了心不肯答应,钟王氏就拿出她的杀手锏,一把把女儿拖到钟佳诺面前:“三小姐,你看看,你看看,这可是你的亲妹妹啊!你即使不管我,也不能不管她吧!要是你连毫无依靠未及庰的妹妹都赶出去的话,一定会招人话柄的。”

          钟王氏虽是恳求,语气却满是威胁,钟佳诺却一点不恼,反而问了她一个不相干的问题:“王姨对我朝的律法了解多少啊!”

          律法?钟王氏又疑惑了,她在青楼时虽然也是读过书、识过字的,但除了知道杀人放火、作奸犯科是犯法外,其余的还真不了解,钟佳诺突然这么问什么意思。

          钟佳诺看钟王氏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懂了,她也猜到她会不知道,就连她自己本来也是不知道的,还是昨天去村长家听村长说的,这个架空朝代竟然还有这样一条律法,看来连老天都在帮她呢!

          “王姨,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罪诛九族’是什么意思吗?”

          罪诛九族?这谁不知道啊!就是指一个人犯了十分严重的罪要砍头,他的九族之内都和他同罪,这个朝代最著名的诛九族事件就是当年卫王和献王夺位,卫王夺位失败,他的九族都被诛杀的事。

          “看来王姨是知道了啊!”钟王氏铁青的脸色告诉了她答案,钟佳诺接着说:“诛九族真是残酷的事呢!明明一个人或者一家人没有犯任何的错,就仅仅因为犯罪那人是自己的亲人,自己一家就要被砍头,实在是太不值了,太冤枉了!”说着,她想到先祖母羊皮纸上的内容,当初就因为先祖母女儿卫王妃的身份,先祖母一家就要被砍头,好在先祖父救了大家一命,不然现在也不会有她了。

          钟王氏知道钟佳诺说的都没有错,她、包括这个国家的人都觉得这条律法太恐怖了,可是这又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还是不懂!

          看出她的疑问,钟佳诺终于说出了主要目的:“惨无人道的律法,即使不能废除,也要懂得变通,所以后来又出现了另一条律法!”钟佳诺紧紧的望着钟王氏,一字一句的说,“那就是血缘切结书。”

          血缘切结书,它的意思就是切断拥有相同血缘人之间的一切关系,不论一方贫或一方富,穷的都不得以血缘为由要求富的一方资助他们;同样,一方犯罪,另一方无罪,都不能以血缘为由将他们同罪论处,这主要是针对罪诛九族这条律法来的,说一个人犯了罪诛九族的大罪,但如果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人都和他签了血缘切结书,那么那些人可以不用一同获罪,因为法律上已经认证他们是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了,不在九族这列。不过后来这条律法不断演变,就连平常百姓也能适用,不想和与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有任何的牵扯,那么只要一起到衙门签署血缘切结书就行了。

          听钟佳诺说了这么多,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钟王氏终于知道她的目的了:“你想要佳琪和你们签血缘切结书。”

          “没错,王姨果然是聪明人啊!”她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听不懂个才怪吧!

          “休想,我是不会同意的!”钟王氏肯定不会让女儿签的。

          “你同不同意也无所谓啊!反正要签的人是佳琪,只要她同意就行了!”钟佳诺一点不在意钟王氏的话。

          钟王氏冷笑:“我女儿和我有什么区别吗?我说不签,她就一定不签!是吧!佳琪!”钟王氏给了钟佳琪一个眼神,她立马点头。

          钟佳诺竟然还是不急,只是走到钟佳琪的面前,轻轻吐出一句话:“不知道四妹妹可认识一个叫罗树生的人啊!”

          钟佳诺的轻语,钟王氏也听见了,她的反应和钟佳琪一样,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钟佳诺:她怎么知道的。

          要说这罗树生和她们母女俩的渊源也就是在不久之前的事,钟王氏母女俩知道被张媒婆骗婚后,火速的收拾东西逃跑,想去投靠钟佳诺,没想到又在洛城遇到强盗被抢的一干二净,此刻离钟佳诺所在的大山村即使坐马车还有半个月呢!她们俩身无分文,只靠两条腿的话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她们既不愿吃这个苦,也担心钟佳诺他们是否愿意接纳她们,所以干脆就不去了,决定在洛城定居。

          为了生活,母女俩就出去干活,可很快就被辞退,她俩不是干活的料,关键是她们不用心做,这样的人肯定没人要了,迫不得已,钟佳琪只好再次提出要嫁人,只有嫁了人有了依靠才不会吃苦,找了媒婆千挑万选选中了一个叫罗树生的教书先生,她们现在的情况也只能选择这样的人家了,好在这罗树生没有双亲要奉养,也还有点家底,双方一过眼都很快同意了,因为钟佳琪还未及庰,她们生活也艰难,所以就先搬去和罗树生一起住,说是培养感情,其实是想白吃白喝。

          罗树生虽然比钟佳琪大了十三岁,但长得还是不错的,而且读书识字的很有文学气息,对钟佳琪母女也很好,她们俩本想就这样安定下来的,没想到灰衣人却追过来了。

          他们在洛城到处寻找钟王氏母女的下落,钟王氏很担心早晚会被找到,决定想个办法应对,先是编了个理由,让罗树生骗灰衣人去了别的地方,在灰衣人找回来之前又找机会给罗树生灌了加了迷药的酒,收走了他的钱财,租了马车立刻去大山村找钟佳诺他们,没想到母女俩不知节俭,钱在快到大山村的时候用完了,车夫立刻丢下她们不管,离目的地那么近了,没办法最后几天她们真的是一边要饭一边走到大山村的,所以钟佳诺他们见到的时候才没有怀疑,因为她们的狼狈都是真的,可这一切钟佳诺是怎么知道的,她们可从来没有提过罗树生这个人啊!

          看出母女俩的疑惑,钟佳诺很大方的解释给他们听,她凑够500两后就开始考虑钟王氏母女俩的事,她不愿意留下她们,可用什么借口赶走她们呢!又防止她们以后不会再找来呢!去借笔墨那晚正好听了村长说血缘切结书的事,让她灵机一动,可她知道那母女俩是不会签的,那该怎么办?她翻来覆去的想,还是钟斯淳提醒了她,灰衣人怎么会比那母女俩到的晚呢!这一句一下子点醒了钟佳诺。

          是啊!按钟王氏的说词,她们在洛城被抢,后来一路讨饭过来的,可洛城离大山村做马车还要半个月呢!她们分无分文只凭两条腿怎么能走的这么快,灰衣人他们可是骑马加日夜兼程赶路的啊!虽然原本就比钟王氏母女迟走几天,中间又走岔了路,可是骑马要追上钟王氏她们还是可以的,怎么反而比母女俩后到几天呢!那就是说钟王氏母女说谎,她们本不是走路过来的。

          今天来赎人,钟佳诺把她的疑惑和灰衣人说了,灰衣人告诉她,他们被罗树生骗了后立刻回头去找他,那时才知道那母女俩竟然给罗树生下药,拿了他的钱逃跑了,灰衣人气的想打罗树生一顿,并且砸了他学堂的时候,他竟然又拿出另一个不可意思的东西,那就是钟佳琪的卖身契。

          这罗树生也是念过几十年书的,怎么会听媒婆三言两语就信了不知不知底的钟王氏母女呢!尤其是她们要他去骗灰衣人的时候,更是警戒,于是偷偷写了一份钟佳琪自愿卖身的卖身契,并趁她睡觉的时候,用她的手指按了手印,卖身契只要有手印就行了,毕竟卖身的都是穷苦人,不识字的更多,那会个个都能写字啊!所以只要有手印就有法律效果了,本以为这样就很保险了,万万没想到这母女俩会做出给他下药,拿钱逃跑这事,这样他有了卖身契也没用!虽然可以去官府报案,可是没有钱财打点,官府很难替他认真寻人的,现在为了免一难,他就把卖身契给了灰衣人,灰衣人本想利用的,可是钟佳诺替他们还钱又用不上了,这次钟佳诺他提出来,他不但把事情经过告诉她,还把卖身契一起给她了,反正有了钱,这卖身契也没什么用,而且他看这对姐弟也是不错的,那母女俩又是那副德行,以后肯定会很辛苦,能帮到他们一点是一点吧!

          就这样,钟佳琪的卖身契到了钟佳诺的手中,她拿出来,展开给母女俩看:“你们都是识字的,这上面写的什么都该知道吧!”

          这张卖身契的确让母女俩脸色难看,钟佳琪更是大喊大叫的不敢相信:“这不是我的手印,我本没有按过!”

          钟佳诺也不在意,慢慢的收起了卖身契:“是不是,等下到衙门就知道了,官老爷会让你再按一次,两次一对比,即使你说不是他也不会信的。”钟佳诺的话里,满是自信。

          钟佳琪颓废的跌倒在地上,钟王氏满脸愤怒:“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们不知道吗?”钟佳诺也不兜圈子,干脆明说,“要么签了血缘切结书,从此一刀两断,要么我就把这张卖身契和佳琪一起交还给罗树生,那时要怎么处置就看他的了,不过你们竟然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欺骗他、给他下药、拿了他的钱,不知道他会不会原谅你们啊!是关在家里毒打发泄呃!还是卖到青楼换钱呢!干脆就会送到官府吧!你们这种情况也是坐牢,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真要怎样还要看他怎么决定了。”

          钟佳诺每说一样,钟佳琪脸色就白一份,听到最后,干脆大哭起来,拉着钟佳诺的手说:“我签、我签、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把我们交给他好不好?”不管哪一种下场都不是她能受得了的,这点钟王氏也清楚,最后的结果就是答应啊!

          答应了之后,钟佳诺怕她们反悔,几人立刻就去了衙门,一路上钟佳诺都在提心吊胆,就怕路上出什么意外,直到到了衙门,两人在官老爷出具的血缘切结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她才放心,这下这两个大麻烦终于甩掉了,虽然自己也付出了不少代价,结果却是不错的。

          签了这份切结书,钟王氏母女也再不能跟钟佳诺他们回家了,要了钟佳琪的卖身契,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连钟佳诺说要送2两银子给她们用都不要,看来还在气着呢!

          这时她才能真的松一口气,猛然间右手被握住,钟佳诺抬头看见的是钟斯淳的笑脸:“姐,我们回家吧!”

          “……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