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嗯!”我边滛声说着,边扭动着屁股。

          许兵停了下来,长长的出了口气:“呼嘶”

          我回头看看他,只见他的额头上都见了汗,便笑着对许兵说:“公子,太辛苦了?歇会儿?”

          许兵点点头,慢慢的从屁眼儿里拔出鸡芭来。

          ‘扑棱!’的下,挣脱了屁眼儿束缚的大鸡芭马上高高翘到了12点,更让人惊讶的是,顺着粗大的鸡芭头儿从中缝里挺挤挺挤的挤出股子黏水儿,混合着块块淡黄|色的滛液正往下流呢

          我急忙从椅子上下来,让许兵坐了上去。

          许兵看着我,笑眯眯的说:“爽!爽歪了!你可真是个宝贝!”说着话,许兵拽我的手,我已蹲在了他面前。

          我边摸着许兵的两条大腿,边笑着说:“瞧您说的,公子,难得您还能看得上我这身老肉,我哪是什么宝贝啊?”

          许兵笑着说:“谁说你老了?即便你比那些小姑娘们大个几岁,可你比她们可强多了!来,咱们找个乐。”

          说完,许兵按着我的头靠向他的大鸡芭越靠近许兵的大鸡芭我越是闻到了股股的奇臭

          “唔”我边使劲吸吮着许兵的鸡芭,边腾开身子让他的手能捏到奶子,从鸡芭根儿到鸡芭头儿每寸都被柔软的舌头轻轻的爱抚着,许兵得到了最高的享受,他神情激动,两只手微微见汗,屁股虽然坐在椅子上,可仍旧不住的往上顶。

          “嗯嗯嗯啊!啊!啊!”突然,许兵身体绷紧,两条腿微微颤抖,着急的对我说:“舔鸡芭头儿!使劲舔!吸!唆!我这就要”

          眼看着许兵的鸡芭乱挺,粗肿的鸡芭头儿瞬间暴胀许多,因为距离很近,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道裂缝已经张开,眼看着便要喷射出白花花的精子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

          也就在这个时候

          门铃响了!

          入夜以后,门铃的响声听起来格外的清晰,随之而来的还有急促的敲门声:“砰砰砰!”

          刹那,我和许兵都愣住了,也就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许兵突然‘弹’了起来,应该说他是蹦了起来,可是受了惊吓的男人动作都十分的激烈,他这么起来,竟然把我撞翻在地。

          许兵根本顾不得许多了,他下子蹿到沙发旁边快速的穿着裤子,边穿边对我说:“快!嫂子!快,问问是谁?”

          我也惊慌的站起来,刚想迈步,可腿软,竟然坐在了椅子上。

          “砰砰砰!”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我真的有点恼怒了,冲着门口喊道:“谁呀!大半夜的!砸丧那!”

          因为生气,所以声调又尖又锐。

          “啊是我呀,楼长老李。你们家这个月的清洁费交下。”外面个老头的声音。

          我这次可真的急了,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个缝,只见外面站着个小老头,矮个子,带着个小眼镜,满脸的皱纹。

          我心里的无名火下子顶到头上,冲着他喊道:“多少钱!”

          老头听我口气不对,顿时愣,但还是说:“嗯两个月,共六块。”

          我真想骂他两句,甚至想脚把他踹到楼下,可毕竟不能这么做,所以,我狠狠的把门摔了下。

          走到客厅,许兵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点上根烟抽了起来。或许刚才真是把他吓着了。

          我快速的拿了六块钱,走到门口,打开门,把钱塞给老头,老头撕下张收据递给我,说:“嗯这个是收”

          还没等他说完,我早把门摔,关上了。

          我实在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耐心伺候,心里充满无数美好幻想,就在和许兵眼看的关键时刻,被区区六块钱的清洁费和个老得都快死了的糟老头儿搅了好局,顿时我的心里产生了无数的怒火。可面对许兵,我仍旧要哄着他。

          我轻轻的走到许兵旁边紧靠着他坐了下来,轻轻的对他说:“公子,别搅了您的性,刚才那条老狗准是今晚上吃多了,撑得他难受,咱们别理他,您该怎么玩儿还怎么玩儿,该怎么乐还怎么乐。来”说着,我摸进许兵的裤子里,许兵的鸡芭已经全软了。

          我边摆弄着许兵的鸡芭,边小声在他耳边说:“公子,别扫了您的兴,刚才眼看您就泄火了,来,我给您叼得硬硬的,您呢,继续操屁眼儿”我边说着,边掏出许兵的鸡芭,刚要下嘴,许兵却把我拦住了。

          “嫂子,算,算了吧。我心里有点难受,不成了。”许兵的声音有点不对。

          我这时候才注意到,许兵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会儿红会儿白的。

          “呦!公子,您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刚才吓出病来了?”我急忙问。

          “咳!没事儿,嫂子,跟你说吧,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从小就胆小,现在也是如此,说实话,刚才真把我吓了下,其实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别说没人知道我在这里,就算有人来找我,那又怎么样?在这个省里谁敢动我呢?可刚才真是够突然的,我点准备都没有,所以吓了下。”许兵说着,抽了口烟。

          “那当然了!在省里,有谁敢动咱公子!?所以说,公子,您别扫兴,刚才都快冒了,现在要是憋着可对身子不好。”我说。

          许兵脸色好了点,继续说:“小的时候因为胆小,过年的时候外面放炮都不敢让我听,因为我吓还没什么,就是吓完以后就心口疼,什么都干不了。”

          听完许兵的话,我的心也凉了半截,过了会儿,我才说:“那,公子,要不咱们歇着?”

          许兵点点头。

          我站了起来,心里失望的叹了口气,向卧室走去。

          进了卧室,我把老周叫醒,对他说:“老周,今天你到客厅睡沙发,公子要在这里休息。”

          老周的酒也醒了,偷偷的问:“怎么样?刚才我做着梦都听见外面折腾,动静不小啊?”

          我也没心思跟老周说话,对他说:“详细的以后跟你说,现在你出去吧,我给他铺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