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5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没有人知道,为了总结出这招,刘仁已经经历了十几次失败和···死亡。

          的确相比起赛琳娜远攻有火法,进攻使用双匕,弗里德里希手持骑士枪,驾驭各种神奇的召唤兽。刘仁的预知能力在实战中,有些近乎鸡肋。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刘仁的能力无用。

          进步的最佳方式就是生死交战,这是东西方通用的至理。问题是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次,只要失败次,切都会烟消云散。刘仁不样,他可以失败很多次,然后从失败中总结经验,不断的大步前进。

          时间仿佛在刘仁这里被拉长了,短短的数秒钟,在他身上却仿佛半天样漫长。刘仁的战斗能力,在与月兽的搏斗之中,飞速的进步着。

          进步是显著的,十分钟以前,刘仁对付三天月兽的围攻,都显得狼狈,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重复多次使用预知能力。而现在即便是陷入了五头月兽的围攻,刘仁也是如此的不慌不忙,甚至显得有些闲庭信步。

          柄合金大剑在他的手中越玩越转,夺目的剑花不断的闪烁,每次出击,都会有头月兽呜咽着倒下。

          战场的另端,火焰正在逐渐的消失,火魉三兄弟显然是已经命丧于月兽之口。

          没有了火魉三兄弟的牵制,更多的月兽,开始朝着刘仁奔来。

          腰间的腰包内已经收集了十几根月兽的独角,颜è最深的已经到了蓝中带青。而地上还躺着七八具月兽的尸体没有料理。

          面对杀过来的月兽大军,刘仁顾不得收集这些,剑逼退纠缠自己的月兽,采用倒退的方式撤离。

          刘仁早就观察好了地形,借助着地形的优势,月兽无法对他形成合围,只要月兽们无法围困住刘仁,那么刘仁的大剑,就能准确的封住月兽群的进攻。

          最基本的剑术,开始在刘仁的手中绽放出种华丽的光彩,剑锋撩动着喷è过来的寒气,然后借助着寒气的击打之力,将剑刃击入月兽的身体。

          借力打力!这似乎是每个中国人融入骨子里的智慧。

          “嗷···呶呶!”

          声长鸣,原本围攻刘仁的月兽群开始向后撤退。

          刘仁的脸上没有丝喜è,反而布满了凝重。

          头浑身披着深蓝è冰甲,裸露着银白è鬃毛,额头生长着米长深青è独角的月兽越众而出,它那比寻常月兽更加矫健庞大的身躯,无不向人昭示着它的身份。

          这是头月兽统领,英级别的月兽,每头月兽统领都可以管辖上百头月兽。

          如果按照人类的等级换算,这头月兽相当于青铜低阶。这个阶位算不上高,对付刘仁却绰绰有余。

          月兽统领微张着血盆大口,晶莹的涎水从它的嘴角滴落,然后落在地上碎裂成冰渣。残暴的双瞳,凶狠的注视着刘仁。

          刘仁看着眼前的月兽统领,脑海中不断挤压着信仰源的力量,未来的迷障次次的被拨开,而刘仁的脸è却越来越苍白。

          十九次!

          刘仁瞬间看到了十九个不同的未来,但是每个未来,他都被月兽统领那鲜红的大口咬死,连死法都没有任何的差别。

          绝望的让人看不到丝生机。

          等级上的差距,无法用能力来弥补。这句话的含义,刘仁现在总算是真正明白过来,却已经为时已晚。

          如果是般人,到这个时候,也该放弃了。

          而刘仁的选择是···疯狂!

          是的!无论结局如何,都要绽放最后的光彩。这就是骨子里都已经被打上疯狂烙印的刘仁,所做出的选择。

          手持大剑,刘仁选择了正面相撞的方式,也是最愚蠢的方式对抗月兽统领。

          大剑狠狠的挥下。而月兽统领却只是轻轻的挥动自己的前爪。

          啪!

          刘仁就这样被爪子拍飞了出去,对付刘仁,这头月兽统领甚至不屑于动用它的天赋能力。

          尽管浑身酸痛,好像已经有几根骨头错位,刘仁却挣扎着站起来,紧握着手中的长剑。那天ā场对战之后,刘仁就在疯狂中起誓,再也不会放下自己手中的武器。

          剑锋对准了月兽统领,刘仁再次无谋的朝着它冲刺过去。

          啪!

          依旧是没有悬念的拍飞,月兽统领轻佻的迈着威武的步伐,朝着瘫软在地的刘仁走来,血口微张,眼神残忍。

          四周的月兽们兴奋的咆哮着,为它们的统领的强大而欢呼。

          紧握着大剑,疯狂占据了刘仁的全部神经,压制住了痛苦。

          意念空间内那黑è的信仰源似乎震动了下,爆发出股强大的力量。

          “战斗!战斗!我还能战斗!”

          在这股意念的支撑下,刘仁站了起来,再度挥出手中的剑。

          这次,月兽统领的爪子稍微被阻挡了瞬。虽然依旧是被拍飞,刘仁脸上却有了笑意。这笑容,是如此的疯狂。

          于是,再次挥剑。

          信仰源不断的震动着,每次震动,都有丝黑è从信仰源上被剥落。露出里面那青铜è泽的光辉。

          而剥落的黑è也会化为刘仁的力量,不断强化着他的。

          力量正在膨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