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60 部分阅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从心底往外冒着寒气,听到夏天的命令后,连忙把车下的众人拉了上来,东方可和任长风早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浑身已经被砍刀砍的都是道道的伤痕众兄弟累得几尽虚脱了看到还有两三个人就全部都登上车了,战斧中领头的那个人再次大喊,兄弟们给我杀,不要被他吓弧话音刚落,群人呼啦下又把夏天团团围赚和夏天战到了起

          就在这个时候,夏天从车前挥舞着军刀来到车尾,喘着粗气怒视战斧后面即将扑上来的人,上来的战斧子弟似乎很不愿意直接和夏天对抗,纷纷调转方向攻击车上的谢天恨众人,时间夏天这边压力大减这个时候车下就只剩下夏天个人孤军奋斗了,车上的兄弟看到这种情况都大声喊到让夏天上车

          但是夏天只是看了眼他们,大声朝驾驶室中的东方可喊道,快开车!说完,立刻朝个就要扑上车去的战斧打手扑去,扯住后背把把他给拉了下来,趁其刚下车站立不稳的时候,体内劲气飞速流转的夏天猛挥手中的军刀就朝他的脑袋抡去,只听见“喀嚓”声,紧接着就是金属的刀片砍到骨头上发出涩涩的那种声音,听得人阵心烦意乱

          随着军刀划出的个漂亮弧度,就听见咕噜声个脑袋活生生地被军刀割下,滚落到战斧的人群中就看见被砍掉脑袋的躯体在经过短暂的站立之后,从脖颈间立时喷涌出大量的鲜血,激射而出的血柱在明亮的月光下发出殷红的光芒

          夏天冷眼望着那些被这突发情景震得呆立在马路上的战斧弟子,全然无视喷而出的鲜血射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而在车的那边有几个刚爬到卡车半的战斧弟子吓得立刻从轮胎上跳了下来,生怕自己是第二个被砍下脑袋的人

          东京的午夜,城市郊外应该是微风徐徐,草香四溢的时候然后在今天晚上城市北郊的条马路上却演绎着场现代版的腥风血雨,上百人围着辆卡车和车上车下的人对峙着在两拨人马中间躺着具无头的男尸如果有人经过这里,定会被生生的吓死,因为在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早已经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着

          这虽然是次根本不成比例的厮杀,但是势弱的那方却屡屡带给势众的方无限的“惊喜”,只是这多重的“惊喜”都被牢牢地刻上血的印记,披上冷血的外衣

          看到这番情景又有部分战斧的人扔下手中的武器调头跑了,远离这个残酷的现实是这部分人的选择现在围着卡车的战斧弟子大约只有二百人左右了

          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五百战斧弟子竟然有三百人战死或者逃跑,虽然夏天这些兄弟现在已经大部分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但是眼前的这个凶神似乎是不死之身,丝毫没有支撑不住的意思,仍然顽强地抵抗着

          当生存成为人的第需要时,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这个人脚步前进的方向

          凝固的血液早已经把夏天的手和军刀牢牢地粘在起,整个右手臂青筋暴露,血管中跳动是血液也是力量,随时可以给来犯的人致命的击

          快开车,夏天命令道随即卡车渐渐地发动起来,卡车肆无忌惮地朝前开去,也不顾前面冲上来的战斧弟子,前进的中的卡车虽然只开出了十几米,却颠簸异常就好象在铺满石头的路上行走样,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轮胎下面死去战斧弟子的尸体

          望着卡车的开动,夏天突然咧嘴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终于放下颗高悬的心,这笑不要紧,可把围着他的战斧弟子给吓坏了

          午夜在惨淡的月光下,个满脸血圬,浑身上下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血人突然间笑了下,那恐怖的表情绝对和从地狱上来要取人性命的恶鬼别无二致

          很多战斧弟子的喉结都自然不自然地动了下,脚步似乎不受控制地都往后退了步,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掉头就跑的话,相信定会有多半人选择逃跑

          突然间听夏天下令开车的命令,螳螂想也没想脚猛踩油门就窜了出去,下意识里认为夏天也定上了车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疯狂地敲着驾驶室的顶盖,大声地喊道,老大还没上车呢听到这里螳螂心里陡然惊,猛地踩刹车,调转车头疯狂地朝夏天所在的位置开去,至于被撞死撞伤的战斧弟子无以计数,只看见不时有战斧弟子撞在车头上,飞溅的鲜血朝挡风钵上喷去,害得螳螂不得不打开车的雨刷清除血渍,这个时候她就好象疯了样,大声地呼喊老大,我们来救你了

          他根本不知道在车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在别人认为他赶过来好象不是救了夏天,而是救了战斧的弟子

          由于开出没有多远,所以返回的很快夏天看卡车掉转车头疯狂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奔了过来,知道兄弟们是放心不下自己,心头不仅涌出阵感动就看见围着夏天的战斧弟子被冲得七零八落,有的甚至干脆就跑得远远的,生怕活生生地被车撞死卡车在夏天身旁稳稳地同螳螂立刻冲下车来,看夏天的样子突然大骇,以为夏天被砍死了,而且浑身是血不仅阵大嚎,老大,呼喊着就朝夏天扑来

          “站住”夏天命令道

          “呃你还没死啊我以为死了!白哭了!”说完紧紧抓夏天的手腕,把他送上车,飞快的返回驾驶室,开着汽车,扬长而去!

          日本东京这个城市彻底乱了,世界黑道各大组织也全都轰动了,真的没想到,仅凭三个年轻人就把日本黑社会和日本政府弄的狼狈不堪,甚至日本的经济要直接倒退二十年!

          第四十二章轰动世界

          瞬间,战斧所有的人都退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所有人的脑海中似乎都有股要下地狱的感觉,丝凉意直冲脑际

          战斧,你们惹了个你们不该惹的人,等待你们的只有死,谢天恨心里在替眼前所有的战斧弟子悼念着,似乎现在剩下的这不到三百人的战斧弟子在夏天的眼中只是任我生杀予夺的可怜虫而已

          所有的战斧弟子也包括除夏天以外的兄弟都有种腊月严冬即将到来的感觉,好冷啊

          愤怒是什么?有人说愤怒是情绪激动时怨气的散发,也有人说郁结于胸的怒气的集中释放,但是现在对于夏天来说愤怒则是活水的源头,力量的源泉,愤怒是怒火燃烧的催生剂此时的夏天被愤怒的火焰包围了,兄弟流淌的血是助燃的汽油,兄弟身上累累的刀伤是捆捆的干柴,深刻的怒火从深邃的双眸中迸发出来,所有战斧的人点都不怀疑这足可以杀人的目光

          冷,除了冷还是冷,尽管早已经是酷暑难当,但是在场所有望着夏天的战斧弟子从心底感觉就是寒冷是夏天的目光,还是从夏天身上散发浓浓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总之谁都没有动,几百人的对峙不是来自势均力敌的抵抗,而只是来自夏天人的威慑

          整条马路上静悄悄的,皎洁的月光象水银样铺洒在地面上,夏天手持军刀站立在卡车头前,低着头,仿佛尊雕像样,动不动,唯知道他还活着的就是碰碰的心跳声不会啊个人怎么会凭空听见另个人的心跳声,所有人几乎都发现了个事实,在他们的耳鼓边同时听见怦怦的心跳声传来,如果那不是眼前这个男子的,那么这心跳声就是自己的所有战斧的人都禁不住咽了口吐沫,来压制住自己的惊慌,来掩饰自己的快要蹦跳出来的心脏

          个人只是静静地站立就有这样的威慑,如果这不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任别人说破天也不会相信几百人的战斧狙杀行动竟然会被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给生生打断,并且被震慑得动都不敢动

          谢天恨,带所有人上车,夏天用没有丝毫情感的语气命令道

          谢天恨眼神滞,稍微迟疑了下,随后反应了过来,几个箭步翻身上了卡车正要拉车下面的任长风上来的时候,突然战斧中领头的人大喊声,不能让他们走,给我杀!

          声断喝立时打破了短暂的沉寂,从某种意义上也增强了战斧弟子定的信心声声呼喊声由远而近传来,所有人又挥舞着砍刀冲了上来

          你们找死!夏天狂喊声迎着第个冲上来的个战斧打手,闪身让过砍过来的刀,举刺就朝来人腹部捅去,“翱?啊”就见夏天阵持续暴喝,左右扶住来人的肩膀阵狂捅,下,两下也不知道到底捅了多少下,那名惨死的战斧弟子后面的人和卡车边上的人立时怔住了,就见夏天的右手不断地挥舞着,那个人的头趴在夏天的肩膀随着军刀的捅进拔出轻轻地颤动着拔出的军刀不时地带出那个人身体内的些的脏器,而更多的则是掺着血水的肠子,看到这个情景,战斧中立时有人放下手中的砍刀跑到路边干呕起来

          没有人计算到底过了多少时间,夏天伸手推开了趴在自己肩膀上早已经断气多时的战斧弟子,沉声喊道,还有谁?随着这声吼,围住他的战斧立刻不自觉往后退了步,有的甚至被吓得连刀都拿不稳哐啷声掉在马路上

          谢天恨,带所有人上车,夏天再次命令道

          看到浑身染满鲜血已经成血人样的夏天,谢天恨也被深深地撼动了,从心底往外冒着寒气,听到夏天的命令后,连忙把车下的众人拉了上来,东方可和任长风早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浑身已经被砍刀砍的都是道道的伤痕众兄弟累得几尽虚脱了看到还有两三个人就全部都登上车了,战斧中领头的那个人再次大喊,兄弟们给我杀,不要被他吓弧话音刚落,群人呼啦下又把夏天团团围赚和夏天战到了起

          就在这个时候,夏天从车前挥舞着军刀来到车尾,喘着粗气怒视战斧后面即将扑上来的人,上来的战斧子弟似乎很不愿意直接和夏天对抗,纷纷调转方向攻击车上的谢天恨众人,时间夏天这边压力大减这个时候车下就只剩下夏天个人孤军奋斗了,车上的兄弟看到这种情况都大声喊到让夏天上车

          但是夏天只是看了眼他们,大声朝驾驶室中的东方可喊道,快开车!说完,立刻朝个就要扑上车去的战斧打手扑去,扯住后背把把他给拉了下来,趁其刚下车站立不稳的时候,体内劲气飞速流转的夏天猛挥手中的军刀就朝他的脑袋抡去,只听见“喀嚓”声,紧接着就是金属的刀片砍到骨头上发出涩涩的那种声音,听得人阵心烦意乱

          随着军刀划出的个漂亮弧度,就听见咕噜声个脑袋活生生地被军刀割下,滚落到战斧的人群中就看见被砍掉脑袋的躯体在经过短暂的站立之后,从脖颈间立时喷涌出大量的鲜血,激射而出的血柱在明亮的月光下发出殷红的光芒

          夏天冷眼望着那些被这突发情景震得呆立在马路上的战斧弟子,全然无视喷而出的鲜血射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上而在车的那边有几个刚爬到卡车半的战斧弟子吓得立刻从轮胎上跳了下来,生怕自己是第二个被砍下脑袋的人

          东京的午夜,城市郊外应该是微风徐徐,草香四溢的时候然后在今天晚上城市北郊的条马路上却演绎着场现代版的腥风血雨,上百人围着辆卡车和车上车下的人对峙着在两拨人马中间躺着具无头的男尸如果有人经过这里,定会被生生的吓死,因为在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早已经再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着

          这虽然是次根本不成比例的厮杀,但是势弱的那方却屡屡带给势众的方无限的“惊喜”,只是这多重的“惊喜”都被牢牢地刻上血的印记,披上冷血的外衣

          看到这番情景又有部分战斧的人扔下手中的武器调头跑了,远离这个残酷的现实是这部分人的选择现在围着卡车的战斧弟子大约只有二百人左右了

          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五百战斧弟子竟然有三百人战死或者逃跑,虽然夏天这些兄弟现在已经大部分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但是眼前的这个凶神似乎是不死之身,丝毫没有支撑不住的意思,仍然顽强地抵抗着

          当生存成为人的第需要时,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挡这个人脚步前进的方向

          凝固的血液早已经把夏天的手和军刀牢牢地粘在起,整个右手臂青筋暴露,血管中跳动是血液也是力量,随时可以给来犯的人致命的击

          快开车,夏天命令道随即卡车渐渐地发动起来,卡车肆无忌惮地朝前开去,也不顾前面冲上来的战斧弟子,前进的中的卡车虽然只开出了十几米,却颠簸异常就好象在铺满石头的路上行走样,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轮胎下面死去战斧弟子的尸体

          望着卡车的开动,夏天突然咧嘴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终于放下颗高悬的心,这笑不要紧,可把围着他的战斧弟子给吓坏了

          午夜在惨淡的月光下,个满脸血圬,浑身上下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血人突然间笑了下,那恐怖的表情绝对和从地狱上来要取人性命的恶鬼别无二致

          很多战斧弟子的喉结都自然不自然地动了下,脚步似乎不受控制地都往后退了步,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掉头就跑的话,相信定会有多半人选择逃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