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 部分阅读(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不猜了,爷的心思哪里是他们能猜得到的?

          楚雁回远远便看见道黑影往地上栽去,是以脚下的步伐加快,几下便跑到了黑影跟前。

          费力的将他翻了个个儿,楚雁回乍然惊,“呀,是你!醒醒,快醒醒。”

          句清清脆脆的“是你”,贺连决便知道了眼前的女子乃是他的救命恩人,慢悠悠的睁开眼睛,便对上双灿然若星的眸子,黝黑黝黑的像是汪深潭,下子将他的视线给吸引住了。

          见他直直的看着自己,连眼睛都不眨下的,楚雁回顿时觉得小脸发烫1这厮知不知道,任何个女子被他这样的超级大帅哥直勾勾的看着,根本就不能淡定的吗?

          不过她可不认为她美到足以让这么个大帅哥动心的地步,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我脸上有脏东西?”

          “你的眼睛很漂亮。”贺连决感觉到自己失态,连忙回道。

          “谢谢。”楚雁回微微笑,礼貌的道谢后问道:“你怎么样了?伤还没好吗?”

          这浅浅笑,就像是缕阳光注入心间,瞬间温暖了他的心,让贺连决又不淡定了。

          眼前的女子很美,就像是朵芙蓉花般,天然没有雕饰,美的淡然,美的质朴,可是他人生的十九年来,见过的美丽女子何其多,比她美的更是不知凡几,为什么没有个人的笑如她这般让他感到温暖,也没有双眼睛可以深深的吸引住他呢?

          见他傻乎乎的没有回话的打算,楚雁回忙将他扶坐起来,发现他后脑勺的伤口经过仔细的处理,早就结痂了。

          “奇怪了,你的伤口不深,身体也很强健,按说不至于晕厥过去啊。”查看过伤口之后,楚雁回小声的嘟囔道。她此时呈半蹲的姿势,将贺连决的头压在她的胸前,完全没意识到这个动作有多么的令人遐想。

          而贺连决靠在片柔软中,脸血红片,脑子几乎短路。

          063黑心的大夫

          ??

          不远处的轻弦被这幕深深的震惊了,他家爷不是最反感女子的触碰吗?为什么被个乡下丫头抱着头,却是半点反映都没有,更别说拳将那乡下丫头给打飞了!

          楚雁回缓缓将贺连决的头推离自己的怀抱,才恍然发现刚刚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暧昧,小脸霎时嫣红,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旁的人,才故作轻松的看向贺连决,见他张俊脸红得像是熟透的虾子,心中觉得恶寒不已,这丫的要不要这么纯情啊?

          “你没事吧?这些天住哪里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去?”楚雁回问完这话就恨不得抽自己个大嘴巴子。你女孩家家的,要送男人回家,这算什么事啊?

          贺连决终于找回自己的神思,摇摇头,鬼使神差的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知道住哪里,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叫什么。”

          “咳。”轻弦闻言,不留神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

          艾玛,他家爷这是要做啥?泡人家吗?他莫非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喂喂喂,爷,你的婚事根本就由不得你自己做主的啊喂!再说了,这丫头是个乡下妞,跟你的身份不配,王爷和皇上是不会同意的。

          那声音虽然很轻,轻到几不可闻,楚雁回还是听到了,疑惑的皱着眉头向着轻弦藏身的地方望去,轻声问道:“喂,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这丫头的警觉性还挺高嘛!

          贺连决微垂着头,在楚雁回看不见的地方,道冷刀子射过去,吓得轻弦赶紧的换了个地方。贺连决再抬头,双狭长的凤眸中满是清明,“没有,你是不是听错了?”

          “呃,或许吧。”楚雁回心想,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个有内力的高手,他都没听见,那么她听错的可能性是极大的。于是接着刚刚的问题问道:“喂,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要怎么办呢?看你的气质不俗,身份定不简单,你身上应该有银子吧?我送你去镇上住客栈1”

          臭丫头,要不要这么较真啊?

          贺连决赶忙摇头,“我没有银子。”

          “得,那你先和我回家,等我换身衣裳,取了银子送你去镇上客栈吧。”楚雁回无奈的道。反正住客栈也损失不了多少银子,便好事做到底吧。谁叫她就是个热心肠呢?

          贺连决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但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嗯,先跟着去了再说。

          “你还能走吧?”楚雁回又问道。

          “应该能。”贺连决模糊的回。

          这下轮到楚雁回抽抽了,能就能,不能就不能,什么叫应该能?

          “行吧,那你自己走走,不行我再搀着你。”楚雁回说着将贺连决给扶了起来,“咱们走吧。”

          话落她当先往回走去,贺连决紧随其后。

          “对了。”走到半道,楚雁回想到什么,问道:“这些天你住在哪里?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我的记忆只停留在受伤那天,醒了过来后便离开了这里,找了许久才找到个镇子,然后去寻大夫上了药,包扎了下伤口,这两天就宿在了大夫那里,那个黑心大夫把我身上的银子和值钱的东西都诈光了,否则不给我医治。”贺连决想着无伤大雅,便胡诌了通,“我今天到这里来是想看看能不能想起些什么来,哪知到了这里觉得脑子阵晕眩,便倒了下去。”

          换了藏身地方的轻弦又不淡定了,爷,那个是上官三公子吗?他要是知道你这样说他,特定跟你急哇!

          “哦。”这理由倒还说得过去,楚雁回又问,“那两个黑衣死人呢?”

          “我怕留在这里会连累到你,强撑着处理了2”

          楚雁回点点头,心道,算你还有些良心。

          064要卖也找个远点的地方

          ?

          楚雁回的家门虽然改变了方向,但是从鸡公山回去,还是会经过老宅门前的坝子。是以,在她带着贺连决回到新河村的时候,老宅的许多人都看见了。

          “臭不要脸的马蚤蹄子,青天白日居然带个男人回家,你要卖也不晓得找个远点的地方,你不嫌丢人,老娘还要在这新河村生活呢!”明韩氏的话可谓是难听至极。

          “是啊,吴家的婚事还没退呢,她咋能明目张胆的往家带男人呢?”楚雁回的大伯娘李氏亦道。

          贺连决原本是看着楚雁回的,也不屑于与这种妇孺计较或者浪费表情,只是听她们说得难听,又有人说起“吴家的婚事”,不由抬眼瞧过去,顿时惊艳了无数人。

          特别是李氏的女儿明香,这会子正在屋里的窗前梳头,看见楚雁回带回个陌生男人来,眼里满是鄙夷,这会子见到贺连决,双眼睛便死死的黏在他的身上,恁是移不开,连手中的梳子掉地上都不自知。

          艾玛,那个男人咋滴长得这么俊呢?还有那气势,只怕县太爷家的公子也不及他半分!他是什么来头?这样的人会看上楚雁回那个贱丫头吗?

          “回儿。”阮氏许是听见明韩氏的声音,从明玉屋子里的窗户望出来,看见楚雁回身边跟着个男人,亦是吓了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