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章 【轻易放火20】片尾彩蛋(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已经是四年以后,穆穆和夜凉从意大利搬到了加拿大去,相对于意大利的环境,加拿大那边要单纯很多,对孩子的成长也好,但是……真的就好嘛?

          某一天,穆穆从音乐学校回来,她现在是一所音乐学校的老师,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喜欢就上。

          家里依旧是没有佣人,夜凉不喜欢家里有外人。

          但是平时这个时候穆穆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夜凉应该在客厅里面陪着夜穆玩游戏或者写作业,但是今天客厅里面很安静,完全看不到这两父子的身影。

          “老公?小穆?”穆穆换好鞋子走进去,对着房子里面唤了一声,并未听到任何的回应。

          其实对于夜穆的这个名字,穆穆最开始是不接受的,夜凉起名字实在是太不走心了,就把他们两个的名字结合在一起,当成了孩子的名字,导致穆穆现在叫夜穆,只能叫他“小穆”。

          要是叫穆穆,她会以为在叫自己。

          她往楼上走去,到了二楼,听到了书房里面有轻声的交谈声音,应该就是夜凉和夜穆了,越走进,两父子的对话就从没有关严的书房门传来。

          “……把保险拉上,扣动扳机,瞄准,发射!”

          “对不准。”夜穆的声音有些懊恼。

          “你闭上一只眼,像这样。”

          “……哦。”

          什么奇怪的对话,穆穆走过去,从门缝中看到了……夜凉在教夜穆用枪!

          夜凉在教一个四岁的孩子用枪!

          他是不是疯了!

          “砰——”穆穆一下子就推开了门,怒气冲冲的样子让书房里面的两父子都吓了一跳。

          不过显然,夜穆完全没有夜凉的担心,他兴冲冲地对穆穆说:“妈妈,你看,我会用枪哦!”

          夜凉额前三条黑线飘过,夜穆这是专业坑爹一百年,因为四年前的事情之后,穆穆就坚决反对夜凉再参与任何有危险的事情,过去他可以不顾一切的,为了完成他父亲的遗愿水里来火里走,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一把骨灰撒到海里。

          但是现在,他是有家庭有老婆孩子的!

          “老婆,你听我解释……”夜凉赶紧放下了枪,双手背在后面,一副良好认错的态度。

          穆穆冷哼一声,走过去,将枪从夜穆的手中拿了过来,除了枪里没有子弹以外,其它都是真的。

          夜穆好像感觉到了妈妈生气了,他抬着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爸,又看看他妈。

          “老婆,是阿标,他今天来了,带了一本军事杂志,然后夜穆就缠着我,他还把藏在书房的枪找了出来,你说现在的孩子比谁都要精明……”夜凉解释,将错都推到了阿标和夜穆的身上。

          因为要是他告诉穆穆,是他又手痒将枪拿出来擦拭的时候,被他儿子看到了,他遥想当年,满月抓阄的时候,在一堆物品当中就选了枪,后来他的枪法也真的是准到无人能够超越。

          虽然,没办法让自己儿子也有自己那样的技能,但是让他玩玩也是可以的。

          只是这么不巧,被穆穆撞见了。

          “再编,再编啊!”穆穆将枪啪的一声放在了书桌上,“我要是信你,我名字就倒过来写。”

          “倒过来写还是穆穆呀!”夜穆特别没有眼力价地说道。

          穆穆简直要被这两父子给气死了!

          眼见着穆穆要生气了,夜凉赶紧一手放在夜穆的脑袋上,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熊孩子给摁到自己的身后,不让穆穆看到他。

          “我马上就把这些东西收起来,以后你绝对看不见它们,我发誓。”夜凉特别认真的说道,如同他在婚礼时候的宣誓一样。

          可是呢,婚后夜凉还是时不时就气一下她,她生下孩子的时候,本来francis说好了要给孩子当干爹的,但是他说夜穆已经有干爹了,要那么多干爹做什么?

          后来他们搬到了加拿大,每次她和francis打电话的时候,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来打断。而他和朴恩善打电话都打一个小时好吗!他们有什么话需要说一个小时?光是聊他的脸能聊一个小时?

          “要是相信男人的誓言,母猪都能上树了。”穆穆收起了桌面上的两把枪,“我不知道你还有多少存货,以后看到一支收一支!”

          夜凉心在滴血,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把枪,他现在真想将身后那小子给扔到楼下去。

          “另外,今天晚上你睡书房,谁让你喜欢书房呢!”穆穆揣着两把枪,准备出了书房,也没去看夜凉已经石化的脸。

          因为夜凉脑子里面全部被睡书房给占据。

          睡书房,睡书房……脑子里面单曲循环这三个字。

          现在他不知道他是谁,他要干什么,他要去哪里,他接下来要做什么,站在他身后的熊孩子又是谁?

          “爸爸,为什么妈妈要让你睡书房呢?书房都没有床,要不你和我一起睡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