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秘百一十二章 隐秘的心疾(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莲刚上炕时,还是满腹心事,自己原本一心撮合他与**雨,不想**错阳差,反倒让**雨不得不为此远走他乡。自己却又无从与晓华说起。

          晓华虽说表面看起来满不在乎,可**莲知道,其实他什么都放在心里。与**雨之间若即若离,并非是不**,而是太在乎,是生怕自己承受不起**雨未来。

          如果让他知道,**雨因为怀了他的孩子,不得不独自离去,那恐怕晓华就不再是现在的晓华了。虽说眼下因**雨的离去,让他难以掩饰自己的失落,但失落终归要比失**好些。

          为宽慰晓华,**莲收拾起自己挂念**雨的心情,开始时,还是刻意迎奉。可被晓华揽在怀里,乘着酒兴将她**前那一对气球一般柔**,好一番****。直**得她气球上的那两颗鲜红的**荔枝,**地**立。

          如果说刚才是为了迎合晓华欢心,那么此刻的**莲却已是**情弥漫。她眼含****地看了眼晓华,酥软地媚笑道:“嘿嘿、俊书生喝了酒才像真男人!别跟婶斯文,婶**让你可劲折腾,手越重婶越开心”

          **莲说完,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脸埋进了晓华怀里。任凭晓华的一双妙手,忽轻忽重地在全身上下游走。

          晓华嘿嘿一笑,抬手放下酒杯,翻手直入而下xx进**莲松松垮垮的**内,在她**腻腻的shuo**上,重重揪了一把。一双醉意**离的眼睛,带着点调皮,透着些许酒后**邪,看着**莲笑问道:“够不够重?”

          其实晓华内心,也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洒*。对于沐雨的一去不回,**心里像堵了块石头。尽管理智**宽慰自己,沐雨的选择,对大**未尝不是一个轻松的结果。可偏偏心里的石头,却将自己越堵越慌。

          尤其是几杯酒下肚,这堵心的憋屈,**更甚。仿佛有一团浓浓的雾霾,在**口累积,一时无从化解。

          “o!”**莲被揪得一声惊唤,脸上却是立现**之**。靠在晓华怀里,扭了扭腰,反将自己丰厚的****侧挪向晓华手边,欢声道:“嘻嘻、还要!”

          叶晓华也不答话,什手就抓着她的已经松开**腰往下一拉,一团雪**的shuo**便亮在眼前。

          “啪!”晓华抬手就是一掌,拍得这**的如xx面般晃**。

          “嗬!**!”**莲一声快活的叹息,**脆趴过身,将器形shuo大的白**拱在了晓华面前,一个浅红的掌印如胎记一般,尤为醒目。

          晓华此前,一直隐隐约约觉得,**莲有受**倾向。此刻看来,必然无疑。这是一种非常隐秘的心疾,也有将之归纳至怪癖范畴。据说受**者的**痛楚,往往可触发心中说不出的愉悦。

          晓华此前虽听说过此症,但了解不多。也从未当真,总觉得受**者太过离奇,应该只是文学作品中的存在,是现实中的一个有趣的传说罢了。不想竟然真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而且是自己最**近的**人。

          好在此症,既不影响身体健康,一般也难为人所知。只是快乐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想到这些,晓华哑然失笑,面对**莲美**般的雪**,举在半空中的手,竟一时难以落下。

          **他**上,等待着享受的**莲,见一掌过后,晓华迟迟没有下文,刚刚被吊起的胃口,又悬在了半空。扭头催促道:“**坏蛋!想什么呢?婶的****已经****得难受**,快**地打几下,别叫婶等得心慌。”

          晓华挥手,在两团高高隆起的丰**上左右开弓,“噼噼**”一阵**响。**莲一边舒坦的申银,一边晃**着面团般的****,嚷嚷着要晓华再**狠一点。

          晓华眼看着这两瓣磨盘般雪**丰**,在自己手下,渐渐泛起**,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又轻缓了起来。心想**莲只知被打得**,又怎会知道,自己是一个受**症者。

          **莲哼哼唧唧中,**晓华下手又轻了许多,知道定是晓华见****通红,舍不得下手。她转头xx一笑,张了张嘴,却又转过头去独自轻笑。

          晓华见她**言又止,什手在她****上**一拍,调笑道:“****都打得通红,还没过瘾x?再打我的手可就先要败下阵来了。”

          说完,**心顿起,从**炕桌上拿了杯酒,随手倒在了**莲****的丰**之上。接着俯身低头,口舌俱用,又将丰**上的酒吸进**,就连流入**槽中的,都被他用****得****净净。

          **莲身心正**人旺盛之年,且不说平时想一想男人,都得回房换上条xx。何况又才被打得,浑身每个细胞都处在**之中。如何还经得起这般撩拨。

          晓华的嘴刚一触其****,**莲浑身就是一个冷颤,随之一身绷紧,牙关紧锁,屏住呼吸。调动全身,来压制心中澎湃而起的**,不敢有丝毫松懈。

          可当晓华那**的**,挤入**槽,来**回打扫槽内残酒时。**莲暗叫不好,却是再也挡不住,心中铺天盖地滚滚而来的******。**莲嗓子里“呜央”一声,紧接在便是大声申银,将整个身体拱得如虾米一般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