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厮弊俗约旱囊窬ィ拖袷且徽判∽旖艚舻?夹着它。小雪把肥臀微微上挺,好让干爸的荫茎连根都进入了她的荫部。

          干爸的阴囊贴在姑娘的肛门上,小雪双手搂干爸的屁股,王正平开始抽动慢慢加速,越来越猛,他长长地抽出来,然后再深深地插进去,小雪浪浪地呻吟着,娇美宛转,她长长的睫毛微闭,粉嫩的双颊晕红,可爱的小嘴微微翕动,伴随着干爸的抽动,动情地宛转地呻吟着,面对着这么性感漂亮的大姑娘,王正平被刺激得迷迷呼呼的,王正平尽情地手搂着小雪纤细的柳腰,手捧住她肥美白嫩的屁股并用力摇摆着臀部,让荫茎在干女儿的美|岤里摩擦。小雪媚眼如丝的眼光看着干爸,轻轻地叫着:“好干爸,我不行了,女儿要泄出来了,快”小雪也伸出香舌让干爸吸吮,胸前那对因兴奋而膨胀白嫩的大r房,紧紧抵在干爸的胸口,白皙修长的大腿交缠住干爸的臀部。

          王正平问小雪,“好女儿,我操得你舒服吗?”小雪娇羞地回答:“干爸,你操得我好舒服啊,弄得人家下面流出大堆那湿粘粘的东西。”王正平边干边看着干女儿的表情,此时的小雪被操得全身酥麻,小脸儿泛起片桃红,感受到两人交合处的水越来越多,两人都低头看着私|处,那粗大的荫茎在肥嫩的肉|岤中出入,黏液粘到他们的荫毛和大腿上,“咕唧咕唧咕唧”小雪的几柳长发挡住了她的眼光,姑娘把秀发向后拨了拨,用手托着干爸的阴囊,下边的小|岤吞吐地吞食着粗大的r棒。

          “啊啊啊啊嗯嗯喔啊”干女儿叫床的声音刺激着王正平,更让他的荫茎胀到爆炸似的,“啊干爸啊用力啊啊用力啊”王正平用力地刺,用力地插,“啊啊我我要泄了要泄了不行不行啊啊我要泄了”

          “要出来了”两人都到了高嘲,他滚烫的液喷进小雪的花芯。

          姑娘疲倦地把身子靠在干爸的身上,王正平的荫茎还插在姑娘的阴|岤里。这次经历使得他们今后的故事还很多。大会的日期到了,在会场他们认识了很多全国的同行,也交了不少的朋友。他们行五人又回到南方,并把会议的精神传达了下去。小雪去干爸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王正平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他老是不太相信人过四十的自己还能和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有爱,每次他都能从小雪身上尝到不同的新鲜刺激,两人的花样也越来越多。

          大学女生宿舍的春情八

          这天王雪在办公室值夜班,正在审看自己刚刚录制完的期节目,墙上的挂钟“铛铛铛”地响了起来。姑娘看了看表,哦都12点了,怪不得自己感到有点累。她伸了个懒腰,收拾了下东西正准备回家,自己的手机响了。

          现在小雪用的是个新手机,是干爸才给她买的厦新彩屏,来电显示出是干爸的电话号码。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呢?她接了电话。

          “喂爸!”现在小雪直呼他为爸了,对面的王正平听到干女儿温柔甜美的声音后很是激动,眼前又浮现出小雪和他爱时的情景,那滛荡的呻吟,大胆夸张的动作,火辣辣的媚眼,还有姑娘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修长白嫩的双腿,浑圆的臀部,小山似的r房。

          “喂喂”干女儿在叫他。“哦小雪,我想你了。”

          “真的?”话筒那边传来姑娘激动的声音,“咱们到我的家去。”

          “不行”,王正平:“太晚了,我今天还要值班,再说到你那去不太方便,白天还行,现在晚了,公安局宿舍院谁不认识我呀!”

          “可是?爸我的好爸爸,我想让你用大r棒操我的小肉|岤,我现在正用手揉我的r房,你不想和我操?”话筒对面的姑娘有些喘息。

          自从北京回来后,王正平当然太想尝尝干女儿白嫩肉体的滋味,“那我们去电影院,那里安全。”

          “好去那家?”

          “就去郊区的大华影院,那里偏僻,又有通宵电影,乖女儿你在路口等我,我开另辆车去接你。”约好后小雪竞自向楼下跑去,王雪也想,想父女乱囵时带给她的刺激,何况又是在影院,她还是头回在影院和男人亲热。当她到路口的时候,干爸已在等她了。今晚他开了辆吉普,没开那辆平时老坐的本田。上车后小雪问:“爸您怎么没开你的那车?”

          “这辆车是治安处的,我那辆车很多人认识,我毕竟是领导嘛,你要体谅我哦?”姑娘在王正平的脸上吻了下后,娇滴滴地说:“女儿理解你,咱们走。”大华影院在市区的南郊,在外环的边上,去那看电影的大部分是情侣,当然也有去偷情的。今天演的是成龙的几部影片。

          他们被让进靠后边的包厢里,黑暗使他们感到兴奋和自在。电影院里面人也不少,有个几十对恋人,耳边尽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孩们轻微的呻吟哼叫声,这切都深深地刺激着他们的感官。

          王雪像只乖乖的小绵羊轻轻地靠在干爸的肩上,股少女特有的体香传了过来,王正平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肩头,她把头埋在干爸的怀里享受着着十足的安全,她的样子真的好看极了。王正平开始用嘴亲吻小雪黑亮的长发,好漂亮的长发,有着性感的幽香,他又低下头亲她的脸颊,他吻干女儿嘴时她开始轻哼,开始回吻干爸,他们的舌头缠在起,王正平欲火中烧,荫茎也慢慢地葧起。

          王雪拉着干爸的大手隔着衣服开始摸自己的r房,又坚挺又柔软,感觉好极了,王正平手从衣服下面伸进去摸到干女儿了胸罩,手很顺利的伸了进去,在她暖暖的丰||乳|上揉搓了起来。不会儿,小雪的呼吸沉重了起来,还带着不停的哼叫:“好爸爸用力好舒服哦哦哦”王正平已经受不了了,他的荫茎已经膨胀了!她靠在包厢的座椅上,王正平则蹲在女儿的胯间,他撩起小雪黑色红格的呢子短裙,姑娘把大腿大大地分开,她穿着短统黑皮靴的双脚翘了起来,抬起圆滚滚的肥臀让王正平脱下她裙子里面的内裤。

          小雪的阴|岤早已经湿了,连内裤都湿了大片,王正平开始舔女儿的阴沪,好湿呀,滑腻腻的,由于影院太黑了,他只有凭着感觉找到了位置。他边舔,边用手去摸小雪的r房,那大大的||乳|头已经葧起,谗得他口水直流,混着她的水开始模糊在她的荫部。

          王正平用舌头调弄着她的荫唇,好肥厚呀!别看她身材苗条,这个地方可是很肥的哦,加上水横溢,可能已经流到座椅上了。听着亲爱的女儿开始小声哼哼,他继续发动攻势,顺着大荫唇,然后小荫唇,慢慢向那个可爱的小东西舔过去。

          “啊啊到了,好爸爸,就是这。”鼓鼓的小肉瘤,是女孩最敏感的地方,当他舔到小雪阴的时候,姑娘突然“啊!”的大叫了声,浑身抖,随即姑娘抓住干爸的手指放到她暖滑的小嘴中,她定是怕被别人听到。

          王正平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姑娘含着,又吸又舔十分地舒服,王正平继续用他的长舌舔她的荫部,从小细缝的下面开始,混着口水和水,下下地舔到小小的硬硬的阴。小雪水股股地流出,她开始用双手紧紧地抓着干爸的头发,身子开始扭动,突然浑身抽了下,伴随着好像压抑的的哼声,她的白嫩双腿夹在了起,圆鼓的大屁股向上挺动着,他的嘴也被小雪的肉缝里喷出的水沾满了。

          “好爸爸,我到高嘲了。”

          “这次为什么这么快?”

          “在电影院里太刺激了,我实在忍不住了。”王正平用粘满小雪水和自己口水的嘴亲了亲她性感的嘴唇,粘满水的舌在她的小口里使劲地交缠着,小雪紧紧地抱着干爸回吻着他,慢慢地用手隔着裤子摸弄着干爸的荫茎。

          摸到他的皮带上,她用细嫩的光滑的小手替干爸揭开了腰带,当她的小手摸到王正平的r棒时,她兴奋地呼吸急促,“啊”他很激动,姑娘开始轻轻地套弄着干爸的大荫茎,上下,很有节奏。王正平感到r棒在女儿纤细滑软的小手中舒服极了,手中的r棒也开始青筋暴起,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在往荫茎那里冲击,浑身发软,只有那硬硬的。

          随着小雪快速地套弄,他的快感越来越强,舒服地享受着女儿的爱抚,王正平感觉荫茎的头热,“哦哦哦”他知道小雪在为自己交,快感也随着她的吞吐而浪高过浪,她的口中是那么的温热,既潮湿,又性感,还很光滑,那么让人痴迷,那么的醉人心旋。

          小雪开始有节奏的上下吞吐着干爸的荫茎,唾液顺着他的荫茎上下翻涌,她的口水是热热的,银幕上成龙的打斗声也盖不住小雪吞舔他荫茎的“滋滋”声,王正平受到很大的刺激,他用手摸着小雪的露在外边的r房,那只可爱的坚硬的大r房。

          姑娘越吸越快,他越揉越快,他的荫茎在女儿樱嘴里上下左右套弄,小雪的口水流湿了他的阴囊,流到了包厢座椅上。“好雪雪,别停下来,别停,好舒服哦哦哦我要你!我要出来了,我憋不住了,我的亲爱的雪雪。”姑娘的口水混着他荫茎口分泌的液体,起在他的火热的r棒上混淌,“啊啊”王正平终于爆发了,他把滚烫粘粘的液射到了干女儿的嘴里!没想到姑娘口把它全部吞进腹中。

          父女两人都第次尝试到了在公共场所偷情给他们带来的新鲜和刺激,完事后,王正平开车把小雪送回到宿舍。

          时间天天的过去了,这天王雪接到杭州父母的电话,她哥哥在“五·”结婚,问小雪有没时间回来参加婚礼。小雪很高兴,答应定回去,当晚她就来到干爸家把消息告诉了了他们,并邀请他们起参加。

          “”五·“放长假,我们都有时间,定去。”这几天小雪经常上街去给哥哥买东西,离哥哥结婚的日子还有三天,王雪准备回家了。她来到干爸家与他们商量何时起程,没想到干爸干妈表情很伤心,问才知道干爸的叔叔在乡下的老家去世了。

          干爸从小父母双亡,是叔叔把他抚养大的,后来才当兵进城。他曾想把叔叔接到城里,但叔叔离不开老家,王正平很是孝顺,准备明天去吊孝,小雪很是理解地说:“爸妈,我不去参加哥哥的婚礼了,明天我和你们去老家。”

          “好孩子不用,我们知道你很懂事,让你弟弟和我们去就行了,你还是回去参加你哥哥的婚礼吧!”干妈拿出2000元钱递给小雪说:“我们去不了了,这是点小小的心意,你交给你的父母,代我们问他们好,祝你哥哥新婚快乐。”

          “不不用”

          “孩子,和我们你还客气什么?”小雪只好把钱收下了。第二天小雪登上了去杭州的飞机,1个小时后她见到了来机场迎接她的父母。

          “我哥哥呢?”小雪问。

          “他在忙婚礼的事,我们也帮不上忙。”年多没回杭州了,城市还是那样的漂亮,很快出租车就驶进父母所在中学的宿舍区。小雪的父母都是杭州第中学的数学教师,哥哥在省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毕业后就留在学校当体育老师,父母有两套房子,套是二室厅的房子,另套是居室的,两套房是前后楼。

          哥哥单位没有分房,就住在父母的那套居室。由于结婚,父母把他们住的两居室让给儿子住。他们回到家后哥哥在正和几个朋友同事在忙着后天的婚礼。

          家里都装修了,只是装得很简单,包了包门窗。哥哥的卧室布置地很干净,新买的家具和电器。

          小雪的哥哥今年26岁,叫王凯。长得很英俊,身高1米78,身材很魁梧是练短跑的。

          “小雪你回来了!”

          “哥哥!”兄妹两很是激动,王凯的朋友和同事见到小雪后都惊呆了,没想到王凯的妹妹这么漂亮,尤其身合体的警服更显得妩媚中带有威风,他们都纷纷地和小雪打招呼。王雪回到另间房间陪父母聊天。

          这间房是哥哥的书房,有个长沙发和写字台书架等,也有台电脑。

          很久没见到女儿两位老人很是高兴,聊天中得知未来的嫂子是哥哥的同事,在省师范大学外语系任教。嫂子叫梅小延,家是温州人,和王凯是自由恋爱,听父母说人不错,也很懂事和孝顺,小雪的父母很是喜欢她。小雪把干爸干妈给的2000元钱交给了父母,又拿出万元交给哥哥结婚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