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64完结(1/8)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61、

          61、

          邈邈:

          有些事不知怎么当面跟你说,只好统统写进了这封信里。

          你,我最亲爱的女儿,为了你,我和你妈妈什么都愿意去做。我知道你一直为了爸爸坐牢这件事耿耿于怀,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始终能明白,无论我和你妈妈犯下了什么过错,爱你的心永不会变。

          你还在怪你妈妈吗?怪她弃你而去?我知道你是怪她的,因为你每次和我谈到她时都有意回避。邈邈,不要责备她,原谅她吧,这一切都是有关于我,要怪就怪我。

          为了我的野心,我不慎结交了一些人,这些人可以把你捧到天上,也可以让你深陷地狱。我很不幸,他们咄咄逼人,设了一个又一个圈套让我跌倒,就在我的仕途岌岌可危时,是你妈妈挺身而出。

          她利用和郜旭,也就是郜临远父亲的旧交情来求他帮我,当然当时我是不知道这件事的,我清楚她替我去找郜旭帮忙,我以为仅仅是劝说,却不想是用这样的方式,如果我知道,我宁死也不愿她去委曲求全。

          郜旭自然是没有帮忙,否则我也不会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上这么多年。

          后来,尽管我在监狱里,但我托人替我暗中打听,这才知道原来害我入狱的罪魁祸首是郜旭,是他告发了我并提供了大量的证据!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你妈妈,没想到……她选择了自杀。我甚是痛心,无奈身处牢狱,无力挽救。你妈妈大概是觉得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所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吧。

          所以郜旭是害我以及害了你妈妈的凶手!这就是我虽然从小惯着你宠着你但惟独不许你和郜临远谈恋爱的缘由!

          希望你能明白。

          如今我虽是出狱了,但却仍不自由,监视程度比起在看守所中有过之而不及。自知自己生命只有寥寥几年,老来仍无法安宁,又白白拖累了你,早晚会殃及池鱼,心想何必受这样的苦,不如早些去天堂陪你的妈妈,那样还高兴一点,只是怕你生气怕你落泪怕你一个人不好,但想来自你妈妈去世后你一直是一个人坚强地生活着,心中也安慰了些,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的牵绊唯有徒增你的麻烦而已。

          我走了,带着对未来和对你的希冀,带着对你妈妈的爱。

          勿念。望你能好好生活下去,不负所托。

          爱你的父亲萧柏松

          七月七日留

          郜临远用了一些时间和看护细谈,终于理清了些头绪。老萧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一边推门进来一边急急地叫邈邈,准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一进门就看见邈邈低着头发愣,手里拿着两页纸,不知已经发了多久的呆。

          郜临远走上前去,问:“在看你爸的信?你爸说了什么?”

          邈邈怔怔地瞟了他一眼,猛地朝后退了两步,把攒着信的手放在身后,慌忙地摇头,“没……没什么。”

          郜临远皱了皱眉头,“你爸信里提到什么了?”

          邈邈面上迅速恢复了镇定,殊不知内心早已风起云涌百转千回。她把信折起来塞回了信封放进了一旁的包里,最后抬头问起了另一件事:“刚让你问的……?”

          郜临远想起了正事,说:“看护说前两天你爸说胃里不舒服,是去配了一些胃药。你是不是怀疑你爸故意把药换了?”

          邈邈点点头,说:“不是怀疑,而是事实。”

          郜临远显然有些震惊,一下子联想到那封信,看着邈邈久久无法言语。

          “我没事,你别用那样同情的眼神看我。”最该同情我的人都不同情我,一个个残忍地丢下我离我而去,而你是我最不想示弱的人,我不需要你的一丝怜悯。

          我一直以为是我妈欠了你,没想到是你爸欠了我全家,如果不是你爸,我、我爸、我妈、甚至你的母亲,都不至于到如此地步。

          这其中种种,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一路都在看我的笑话?邈邈特别想问他,可是却鼓不起勇气,因为答案很可能就是她不愿听到的那个。

          “我把我爸的东西清一下,你出去等我,好了去医院。”

          “我来帮你。”

          “不用了。”

          邈邈已经把衣橱里的衣服从衣架上拿下来,想都不想就拒绝了郜临远的帮助。郜临远知道邈邈现在心情不好,也不再强迫,退至门口。

          老萧东西不多,邈邈很快就理好了。

          路上的时候,郜临远问:“你不给你爷爷打个电话吗?”

          “打了有什么用,他们老了,总不能飞过来。等我把我爸火化了,会把我爸和我妈的骨灰拿过去,到时他们自然就知道了。”

          郜临远腾地踩下了刹车,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邈邈,你在说什么?!”

          邈邈看着他,很认真地说:“你没听错,我现在过去就是为了让医生把老萧的维生仪器都撤走。”

          “你在开玩笑吗?!”郜临远激动地喊,“你脑子清醒着吗?!”

          “我很清醒,这是他要求的,他就是要抛下我,去陪我妈!他们两个都不想管我了你懂不懂!他们对我很失望!”

          “他在信里说的?”

          “是,他说他不想在世上活受罪了。”邈邈靠在沙发上,转头看向窗外,不再看郜临远,“其实他现在这样跟死了也差不多,我这样延长他的生命他或许只会恨我,不如痛快点让他离开。”

          “邈邈,我说过那封信有问题的吧?我觉得你爸是被人强迫的!”

          她敢确定那封信不会是假的,至于老萧是不是曾被人强迫过……他难道不知道吗?邈邈又看向他,想寻找他眼中的不自然和漏洞,可他的眼神漆黑一片,如黑洞一般,神秘叵测,她什么都没有找到。

          也许他父亲做过什么他全然不知,只是也许,可就算如此,她又能怎么办呢?她是不可能跟郜临远在一起了。

          她终于能理解老萧不愿让她和郜临远谈恋爱的原因,郜临远的父亲是害他们家破人亡,当然也不可能让她过门,他们两人各自的身份阻碍着他们,就像天和地,鸟和鱼,人和鬼,差距何其大,纵然相恋,却无法相守。

          她垂下眼睑,说:“那封信是真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