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章:不是人间雪(终)(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为了照顾苏锦本就虚弱因为一个意外的孩子的到来而更是弱的极点的身体,原本准备南下到闽宁隐居修养的计划最后都只能暂时取消,而选择了转去江陵。

          从那日险些出事,之后黎老大夫紧急赶回苏锦身边就再没有离开半步。

          然而即便如此,苏锦的状况也仍然差到难以想象的地步,现在的苏锦身体里承受的不只是虽然极力压制下去但是始终无法根除的甚至一不小心彻底爆就可能直接要了苏锦整条命的寒疾,还有一条每一个月进食都会让她痛不欲生一次的永生蛊,以及现在这个远远出她的身体的承受范围的孩子

          自此苏锦开始了长达半年的昏昏醒醒的日子,一天十二个时辰中加起来能有三个时辰是醒着就算是最久的了。

          她的一切饮食都是普天下最滋补最养生别人千金都买不到的,再吃不下苏锦也会努力一点不剩的将那些东西全部吃下,然而尽管如此,苏锦的身体状况还是一天天的,以着一种可以说可怕的度迅消瘦下去,再怎么养都于事无补。

          其间苏家大小姐苏柔来探望过苏锦一次,看到一年多不见的苏锦,怀着几个月的孩子却竟然枯瘦得整个人都脱了形,第一眼就哭得快晕了去,顿时抓住苏俨就是一阵乱打,骂他照顾苏锦就是这样照顾的,人命都快照顾没有了,苏俨一声不吭,任由苏柔出气出够了才罢手放开了他。

          其实要说看到苏锦现在的样子,心中的煎熬又有谁能比苏俨多,可是那又怎样,这是苏锦自己的选择,哪怕可能哪一天苏锦没能熬得过去,从此罢手离开人世,他也根本无法阻止

          纵然不是血亲妹妹,可也是十多年的一家人,苏柔拼命想要将苏锦带回瀛州苏家照顾,

          黎老大夫虽然嘴上跟所有人说可以保这个孩子生得下来,苏锦也一定不会有事,但是事实上连当年苏锦寒疾频频复之时都不曾让他如此焦头烂额过,而他原本就已经花白的鬓,在守着苏锦母子的半年里更是彻底雪白,再看不见一丝的黑,连灰都没有了。

          从苏锦离开晋陵那日起,苏锦手下的“暗流”就已经算是完成它存在的使命解散了,然而事实上“暗流”上下绝大多数人都并没有离开,尤其很多苏锦之前重用过的那些得力手下,这半年里全部都守在苏锦身边,一个都没有离开。

          到底是老天眷顾,半年之后,苏锦诞下一名虽然早产将近两个月的瘦弱男婴,到底的安然活下来了。

          只是孩子刚一落地啼哭,他的母亲却还来不及抱他一下甚至看到一眼,便又陷入长达整整半个月的完全昏迷。

          以至于连这个他的母亲一度徘徊于生死边缘,几乎是用性命换来,如此来之不易的新生的孩子,却连取名,都迟来了整整半个月。

          当苏锦再次醒来,碧兮泪流满面的将孩子抱到苏锦榻旁的时候,苏锦看着这个瘦小而稚嫩的婴儿,出来流泪,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去摸了摸孩子粉嫩的小脸,却连试图从碧兮手上接过孩子的力气都没有。

          苏俨走进来,笑着说道,“阿锦,我道小侄儿还没有名字呢,快想想,给他取一个什么名字?”

          “谢谢你,大哥。”

          苏俨走到苏锦榻沿坐下,抬手轻轻拭去苏锦已经卸下面具的脸庞上的泪痕,“谢我做什么?这可是我们苏家的第一个孙辈,大姐和父亲听说你们母子平安,他们不知道有多激动,尤其是父亲,一把年纪的老头子都激动的掉眼泪了,要不是大姐陈述利害极力阻拦着,估计早跑这里来看他的外孙了,但是他也说了,等你身子养好些,说什么也得把小侄儿带回去给他看一下!”

          苏锦微笑着点头,“好!”

          “都等了你半个多月了,还不给人家快想想叫什么名字!”

          “我想想,他是男孩儿,那就就叫觅归吧!”

          “觅归?”

          苏锦点头,“寻觅的觅,归来的归,觅归,苏觅归!”

          “好,觅归,苏觅归。”

          觅归,是苏觅归,不是钟觅归。

          寻常人坐月子坐一个月,苏锦这一个月子,却是坐了整整三个月,才终于能下地行走。

          因为理解苏家老爷子迫切想要看到这个突然出现在这个家族中的小生命的心情,三个月后,苏锦带着四个月大的小觅归离开江陵一路慢慢南下,悄悄回到瀛州苏家小住了整整半年。

          半年之后,苏锦母子离开苏家去到闽宁,买下一处与世隔绝山清水秀的桃园山庄正式定居下来。

          尽管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是以苏家和苏锦手上名亡实存的“暗流”的能力,存心想要掩盖苏锦母子的行踪痕迹也并不算什么太难的事。

          还有一件事,尽管苏锦身边的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只字不提,但是她心里却非常清楚,她的时日,不会太久了。

          当初黎老大夫说过,五年,八年,十年甚至十五年都要可能,全凭造化。

          但是前提,是那时候觅归还没有出现,也没有想过会有一个觅归的出现。

          觅归是一个异数,是她这一生里意外

          的收获,是上天给她最大的恩赐。

          但,凡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觅归,又会需要她用多大的代价去补偿,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那一定不会小。

          所以现在的苏锦,每多活一天,她都觉得是奢侈,她不是怕死,她只是舍不得就这样离开她那么漂亮可爱的孩子,她的觅归。

          看着觅归一点点的长大,一岁半的时候学会了走路,一岁零八个月的时候叫出了第一声娘,两岁的时候能叫完整个山庄上下所有人的称呼,三岁的时候可以一个人满山庄上下到处乱跑

          和觅归的茁壮成长形成对比的是,虽然在生下觅归后的第一年苏锦的身体貌似有所起复,但事实上那不过是物极必反的表面假象,之后随即便又开始迅下滑,到第二年,苏锦腿部的筋骨开始僵化,行走艰难,而第三年,苏锦便已经彻底失去行走能力,只能常年坐在轮椅上度日。

          她知道自己陪不了觅归多少年,但是有这几年,她也知足了。

          杨春三月,山庄里的桃花正是盛开的时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