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1章 蚂蚁港再互追几次(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神秘的,戏剧化的情节看多了,也就和生活没什么两样了。这世上有些人往往就是这样,活着活着,一不小心就活成了故事。

          旁观者看来,姜伊伊是痛并快乐着的,而唐宿夜,则是一个人活出两个人的人生。

          音乐突然响起!

          当然不是婚礼进行曲,实际上没人听过,却让准新娘泪盈于睫——这是唐宿夜在蚂蚁港受伤时为她做的曲,专为她作的。

          “不是说,只给我一个人听吗?”姜伊伊真心知道,被唐宿夜宠爱惯了,她也变得和绝大多数女人一样爱矫情了。并且,木桦和木燕也听过。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不错,真心不错!

          “如果能让所有人知道这是我独为你创作的,你还是骄傲的吧?”唐宿夜莞尔,眼里闪烁着狡黠,说得漫不经心。

          姜伊伊闻言,耸耸肩,淡笑,“不起来?膝盖受得了么?”

          “还以为你想多虐我一会儿了。”唐宿夜就势站起来,高大挺拔的伫立在精美的幕布前,那后面好象还隐藏着什么东西,姜伊伊看不真切。

          “看什么呢?看我!”唐宿夜极尽所能的展现霸道和**,手捏着姜伊伊的下巴,迫使她面对自己,“求婚现场你还东张西望?虽然我先站起来了,戒指不许不要!”

          姜伊伊哈哈大笑,被蔡素青捅了后背一下,克制地敛起表情,堆起满面温柔,把手伸向唐宿夜。

          现在的他们,互相疼爱,相互模仿。唐宿夜的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现在只对她,而她也绝不再像那个趴在车门上赖皮的女汉子了。

          只是下一秒,手被打掉了。

          “咦?”

          “伸什么手,戒指是要在婚礼当天戴的。”唐宿夜边说边把戒指盒扣好,塞到她手里,“拿好,在这里等着!”

          “咦?”

          莫非还有惊喜?姜伊伊如此想着,也基本料定了。唉,没办法,她太了解他了。

          姜伊伊如此骄傲着,而唐宿夜则走到台上,背影写满杂情,令她期待着惊喜——其实事实往往都是这样,预先想到的结果,怎么能算是惊喜呢?

          然而,十几分钟后,姜伊伊面对唐宿夜的真诚,为自己的自以为是羞愧。

          此时,整个宴会厅八面墙壁上的厚重窗帘,皆被缓缓拉起光线渐暗,正当人声窃窃私语此起彼伏之时,各处的灯一齐灭了,甚至包括顶上的水晶大吊灯,整个会场顿时一片黑暗,人们也因突如其来的改变而鸦雀无声。

          旋即,一束追光打亮。

          大厅中央的舞台上,唐宿夜坐在一架钢琴前,似远,若近。

          唐宿夜侧颜线条刚毅,如大理石般雕刻而成;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唇紧抿着,好象有点紧张;他回头看了一眼,定睛在姜伊伊脸上,目光由淡然变得温柔,令姜伊伊一时浮想联翩。

          当——!

          钢琴声骤起,唐宿夜的肩线性感有力,手臂几乎纹丝不动,但修长的手指搭在琴键上,流畅地演奏出动人的一曲,听得醉心。

          这首曲子一样没有人听过。只有姜伊伊知道,这是继上首之后的延续,也是全新的开篇。是圣地亚哥的浪漫幸福延续了蚂蚁港的激情和癫狂。

          他们的生活已经步入正轨,他们可以享受正常的生活,可以创造更多的美好的生活,如一台戏,供人欣赏,不拒点评。

          下一秒,当所有人都为琴声而沉醉其中之时,灯突地全部亮起,大厅里顿时灯火辉煌。

          xx的!眼睛要不得了!

          姜伊伊心里暗自咒骂,和大家一样,眼睛猛地被刺激,闭上还流泪,手一边挡,一边擦。这是惊喜吗?难道不是恶作剧?!

          “……伊伊!”蔡素青比她先睁开眼睛,拼命拉着她的胳膊。

          “咦?”姜伊伊还在担心睫毛膏是不是脱妆了,拿手当扇子努力呼扇着,然而,当她从指缝里看到眼前的情景之时,真正呆立在当场,不知说什么好了。

          随着灯光一灭一亮,布幕背景也随之改变了——原先艾柯唱片公司亮闪闪的logo挂在那里,在灯光的映衬下,泛着银色的光芒,衬着黑丝绒布幕,好象暗夜的银河。而此刻,这条银河仿佛被施了魔法,缓缓发生着变化,银色的光芒川流着,涌动着。

          原本经典的aike四个英文曾经无数次扎着姜伊伊充满高傲和妒嫉的心。如今,它由尖刻的想要刺穿真相变得谦卑地想要温柔岁月一般。

          它随着舒缓和谐的流动,终于改变成了它应该有的形状。是的,这该是它应有的形状,原本就应有的——elaine!

          “对不起,我早该把它改成你的名字。”唐宿夜举着话筒,站在钢琴旁,一如蚂蚁港的样子,只是眉宇干净舒朗,“伊,我不否认,li……她的名字是因她而取的,像个符号一样摆在那里,因为习惯,反而没多去注意它的存在,我才忘了它太刺你的眼,现在已经换作你的了,是擅用你的英文名字,你不会告我吧?”

          姜伊伊简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这么一个温柔

          了岁月的男人默默为你做了多少事,都还在小心翼翼体恤着你的情绪。姜伊伊知道他在开玩笑,告了他,要拿一辈子来赔偿么?她觉得好象也不错。

          嘭!

          又一轮开香槟庆祝声此起彼伏,人们都喝得不亦乐乎,刚刚醉了的人现在已经有几个趴桌上睡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