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3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杀很对皇上胃口,毫无意外的,聂将军因伤不治去世事,我当上了大将军。嘉麟王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大将军,甚至比当年王家的先祖王衍文还年轻。我该自豪吧,可是我仍然不开心。我撕心裂肺的想她,她这会儿在干什么?有没有想起我?后来我通过暗部去搜集消息,得到的资料让我心如刀割。她早已将我忘了,整天跟着王飞鸿风花雪月的闹着玩,甜蜜得让整个嘉麟王朝的女人都眼红。

          我回到家,第yi时间就休了那个女人,她要死要活的不走。派人把她绑起,丢在她那个已经被我整得只能住民房的娘家,顺便把休书也丢给她。你不是很有本事吗?整天想报复这个报复那个,用阴谋诡计左右别人的幸福。我现在也挺有本事的,我也来左右yi下你的幸福,你好好感受yi下吧。

          我开始写信给她,其实是写给王飞鸿,我知道这些信到不了她手里,可我还是得写。偶尔中间错开几个号码,让他心中疑忌,只要他有yi丝猜忌,我就有希望。

          yi切都按照我所希望的方向在发展,只是她这个傻瓜还蒙在鼓里,自得其乐的沉浸在虚假的幸福里。

          这个肉弹是王飞鸿偷的第十yi个女人了,他几乎每个月都要换yi个,不过他非常谨慎,每次都要查清对方的底细,以防她们是会上门闹事的人。只是这个女人,他应该查不到,因为我动过了手脚。我可等不及了,像你这么谨慎,说不定还要过很多年,那个傻乎乎的家伙才能察觉。我咋能让你继续这样“幸福”下去?要知道我已经苦熬了七年,这七年的每yi个夜晚,我都在苦苦的煎熬,每晚都幻想她躺在我身边缠着我,要我。等我梦醒后,床边总是空的,然后我就会想到,她正在跟另yi个男人欢爱,她在欢爱的时候应该很媚,很美吧?我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撕碎了多少枕头才熬到现在,我yi天都不要等了!于是,行动开始。yi切都暴露在阳光下。她伤心了,难过了。可是她还是不想回到我身边,她说她爱上了她丈夫,她要挽救婚姻。女人都这么水性杨花吗?她明明爱的是我,现在却爱上另yi个男人!

          我yi点也不心软的在她的伤口上撒盐,不停的制造机会让王甜心能上妓院,王甜心的家人是派了人拦着他的,但那些人总是会需要偶尔走开yi下,于是王甜心总能顺利的去嫖。他早就嫖习惯了,亏她这个傻瓜还以为他只是偶尔犯下yi个错,会改正。我犯的错才是偶尔犯下的yi次错,你不原谅我,毫不犹豫的嫁给别人。现在你嫁的这个人是惯犯,你却要给他机会,你这个傻女人!

          可是,不管我怎么恨她,当看到她奔忙着在大街上当小贩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很难过。我希望她过得好,见不得她受苦,可是她如果不受点苦,又怎么知道幸福的来之不易?我让她太容易就过上好日子,她肯定不会感激我,反而要继续恨我破坏了她的婚姻。

          知道她不能生孩子的时候,我心里好失落,因为我计划的未来里,有我c有她c有范粟,还有我跟她生的无数个漂亮的孩子。可是现在,美好的生活里缺了yi个角。

          只是再美好的未来也需要我继续努力去争取,所以我无赖的死磨硬泡,总算如愿的脱光光跟她抱在yi起了。她身体好敏感,我感觉到她的挣扎,心都兴奋得快跳出来了,可是我必须沉住气,她现在需要的是安慰,不是双重的伤害。抱着她的,却不得其门而入,这种煎熬比独自yi人还难熬,要不是我这么多年在战场上熬出来的忍耐力,可能早就熬得吐血身亡。好在,最终我还是攻下了。我们的结合果然跟我想像中yi样的美好。她永远都知道自己要什么,对我要求多多,让我忙得团团转。可是我忙得很开心,我感觉到她是如此的需要我,如此的爱我。我为自己能满足她而非常自豪,生活真是幸福啊。

          当然,有时候她也会无理取闹,我就会想狠狠的揍她屁股,可是最终都舍不得,就算是她的错,最终因为不忍心她难过,还是我先去道歉。

          “唉,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这也没什么好丢脸的。”面对范溯鄙视的眼神,我如是回答他。这小子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中了,改天yi定要胖揍他yi顿!

          米饭夫妻浅纹杏仁v番外:王甜心v——

          小时候,我们住在农村。爹和娘都很年轻,他们俩整天只顾着自己玩,把我丢给二叔带。在我的感情世界里“二叔”这个称呼是世界上最神圣的称呼,因为它代表着爱和宽容。

          二叔是个很细致的人,说他对生活的要求不高也对,因为他对吃穿从来不挑剔,有什么就吃什么。只是他吃得特别文雅,好吃的也不会吃太多,不好吃的也不会吃太少,实在不吃的,就直接忽略。从不会指责别人不该把他不喜欢的东西拿到他面前。直到长很大后,我才知道,这就是高贵典雅。真正高贵的人是不会高高在上的,他们会平等的对待这世间的yi切,而不是以自己的好恶为标准去评叛世界。但说他对生活要求非常高也对,因为他对自己要求非常高。他在医术上应该已经超越了他的师傅,但他还在孜孜不倦的追求。他在感情上也是如此,yi直都追求完美,从来不将就。他把他的细致传给了我,但我不会像他那样淡漠的对待yi切,我对事对物都很挑剔。

          回到清平山后,世界开始跟以前不yi样,以前大家住在yi起那单纯而美好的生活因为弟弟妹妹们不断的出生而开始偏离轨道。

          母亲yi直在怀孕,在生孩子。父亲也很忙,他要去全国各地考察水利,在家的时候就会把所有的时间都拿来陪伴母亲和刚出世的小孩子。我的整个少年时期几乎都是和二叔泡在yi起的,我第yi次梦遗时陪在我身边的也是二叔。

          “二叔,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裤子里会有这么多粘粘的东西?”

          “你长大了。”

          “哦。”

          过了几天,二叔跟我说,有些事情他教不了我,因为他自己也很无知。所以他打算把我交给大伯,让他带我去了解yi下这个世界。

          于是,大伯问我,是想要yi个有经验的侍女还是直接上妓院?

          我不想要侍女,因为娘说如果当初爹爹有了通房,她就不会嫁给他。这事我印象很深刻,如果娘没嫁给爹,我就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所以在成亲之前,我yi定不能有通房。于是,我跟着大伯上了妓院。

          我从这里看到了另yi个世界,女人的世界。

          这里有五花八门的女人,大伯包了整个院的女人,让我挑。我yi个个的看,看中了yi个看起来很清纯,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的姑娘。于是,她成了我的第yi个女人。她虽然看起来很纯洁,但从她对男人身体的了解程度我就知道她纯洁的只是外表。也对,妓院里哪里有纯洁的女人哪。在跟她开心了半个月后,我就厌倦了她。毕竟表里不yi的女人对着久了也挺乏味。

          老鸨知道我想要表里如yi的女人,就给我找了yi个清倌。她倒也愿意让我开苞,我便依了她。结果,我又觉得她不如有经验的女人有味道,很快又厌倦了她。

          后来,我找了yi个非常风马蚤放浪的美人,她床上功夫yi流,让我欲仙欲死。我很是迷恋了她yi阵,应该有yi个半月吧,然后我就发现,她可能是纵欲过度,皮肤不是很好。特别是脸上的皮肤,颜色发黯,发现这yi点后,我越看她越觉得她丑。于是,我又厌倦了。后来又换了yi个皮肤非常好,长相yi般的,然后过yi阵我又觉得对着她这样长相平淡的实在无趣。于是妓院的老鸨直接把花魁指给了我。我想,这次我应该会满足了。可是,她居然爱上了我,整天想着独占我。只要我yi看其它女人,她就吃醋撒泼。这样她就不可爱了,不可爱的女人自然就会丑陋。于是,我去了其它妓院。

          当把整个庆都的妓院都逛遍后,我对女人已经可以说了如指掌。包括她们的身体,还有她们心里的想法。只要她们眉梢眼角yi动,我就知道她们是想要钱,还是想要我的身体。对她们了解后,我就觉得没意思了,毕竟她们都是不用征服的,可以任我予取予求。我开始举行各种各样的诗会,邀请庆都的各个官家的小姐来参加,从她们中间挑选合适的交往。

          她们果然和妓女是不yi样的,不管是从气质还是打扮上,都要强很多。有时候我会因为某个小姐长了yi张漂亮的小嘴,就特别想亲近,于是便经常送点小礼物给她,哄她开心,看到她的小嘴弯弯翘起时候的模样,我就会心花怒放。有时又会为另yi个小姐的细腰而着迷,看到她从我面前柳腰款摆的扭过时,我又会忍不住过去恭维yi翻,有时候甚至送yi些赞美的小诗给她们。当然,那些才华横溢的,更是让我赞叹不已。从小母亲就说,人嘴甜yi点总不会有错,所以我的嘴yi向很甜,从不吝啬赞美之词。这些美人被我赞得非常开心,从此我成了她们最欢迎的人。我很喜欢她们,但也不喜欢她们,我喜欢的只是她们身上拥有的某yi样东西。比如赵小姐灵动的长发,钱小姐款摆的柳腰,孙小姐甜美的酒窝,李小姐高耸的胸部等等。当然除了身体上的特征,我还喜欢周小姐的诗,吴小姐的词,郑小姐的厨艺,王小姐的绣工,等等等等,不yi而足。

          她们如yi个大花园里的花儿yi般美丽而娇艳,牡丹有牡丹的富贵,芝兰有芝兰的淡雅,各胜所长。我如同站在花园里赏花的人,看到了所有花的美丽之处,并加以赞美。我赏得开心,她们被我赞得开心。大家都很开心,但这种开心不能长久的维持。因为她们总想我眼里只有yi朵花,当她们使尽手段,真的让我只看某yi个人的时候,我又会看出她的缺点,比如桂花香是很香,但花太小,太平凡了。牡丹贵是贵气,但太娇弱,不好打理。总之,只要跟yi个女人在yi起时间yi长,我就会忽略了她最初吸引我的优点,而看到她藏在花叶下面的缺点。最后总是觉得不合适,只好合了分,分了合,不断的重复着在花丛中流连。于是,我得了yi个花花公子的别称。我也不想做花花公子啊,只要能给我yi朵花,她能同时拥有百花的特点就成了。这样我yi定会幸福的捧着她,整天用琼浆玉露去浇灌她,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花儿,而我则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赏花人。

          我跟二叔说了这个奇怪的想法,二叔笑着说:“你母亲就是啊。”

          我很小的时候就感觉二叔是喜欢我娘的,但我知道yi女不能嫁二夫,所以二叔注定得不到她。但二叔心里很苦,我心疼他,于是心里对母亲有些埋怨。你不爱二叔,就不要去勾搭他,我不相信你如果什么都不做,二叔也会爱你爱得这么深。所以二叔现在心里的苦,纠其原因都是她做得不够好。

          二叔的去世对我来说简直像天塌了yi样。他在我眼里既是父亲也是母亲,反而我自己的父母,我把他们看得很淡,感觉他们只是弟c妹的父母亲,并不是我的。我好像是从小就过继给二叔了yi样,所以二叔的去世让我对母亲的恨升级到yi个非常可怕的高度。

          我干脆在外面重造了yi间小屋,自己住了出去,天天呼朋唤友的狎妓玩乐。但这种日子仍然无法排解我对二叔的思念。最后我选择了去小时候yi起生活的那个小村——牛家村,缅怀我们过去那段幸福的时光。

          在这里,我遇到那个奇怪的女人。她是那么的邋遢,不修边幅,可是我仍然觉得她很纯净,因为她有yi双很亮很纯净的眼。她又是那么的刻薄又善良,她可以用各种伤人的话去骂人,可是她对身边的亲人是如此的友善关爱。她好黑,可是却仍然给人美丽的感觉。她很悍,但她的悍仍然藏不住她的媚。难道就是她?那朵把yi切花的特点都奇妙的融合在yi起的女人?二叔不是说,娘也是这种女人吗?那们她们是yi类人?我突然产生yi个非常奇妙的想法。我现在已经不去想自己需要什么样的女人了,毕竟什么时候想要什么样的,去找就行了,不喜欢的时候随时换其它类型。女人的事早已不再困扰我,但她的出现是yi个意外,如果我不恨我娘,我可能会追求她,然后娶她为妻。但现在不同了,我想追求她,但并不想娶她,只是想玩玩,然后把对我娘的恨报复在她身上。

          我开始追求她,可是她明显的对我的追求不感兴趣。不管我是用珠宝还是用甜言蜜语,她都无动于衷。这是我感情经历中第yi次受挫,我向大伯求助。他说,想追求yi个人,必须要有足够多相处的机会,人和人在yi起时间越长,戒心就越低。

          于是,我让大伯帮忙把范家调回了庆都,又借了房子给他们住,再隔三差五的去了解她的生活喜好,以便投其所好的送礼物哄她。

          这些方法用在其它女人身上可谓所向披糜,可用在她身上完全是对牛弹琴。她眼里心里全是那个范老二,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这让我yi度的怀疑自己的魅力。

          对她的追求还是没有结果,却出了另yi件意外之事,二叔居然没有死!

          二叔的还魂,让我放下了对母亲的恨,同时也放下了对她的恨。这样yi来,我就迷茫了,我到底要不要继续追求她?我考虑了很久,在yi边观察她和范老二的互动。我觉得他们非常幸福,范老二非常幸福。她那么可爱,那么会讨男人欢心,如果她这样讨好我,我yi定也非常幸福吧。于是,追求继续。我要把她从范老二那里抢过来。毕竟这个世界上能把所有花的特质揉合在yi起的女人并不多。

          我几乎用尽了yi切追女的密法,可是仍然打动不了她,她还是yi如既往的只看得到范老二。我开始着急,连无赖的招术都用上了,她终于开始无奈的看我yi眼。这让我很开心,看来好女还是怕人磨,不管好招还是烂招,只要她中招就成。

          我对她的追求刺痛了某些人的眼,那个刁蛮的五公主开始对付她。开始时还只是言语上的攻击,我以为等我们之间的亲事定下后,公主也就没办法了。可是她手脚太快,居然很快就将她掳了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