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73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当声,在宁静的夜里格外响亮。果然,响声惊动了里屋的爸爸妈妈,随即窗前的灯亮了,接着妈妈披着件棉衣开门走了出来。

          等妈妈走到我的门前,我轻轻的叫声妈妈,就把她抱进屋里,不由分说的狂吻起来。

          妈妈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莫名其妙,待她冷静下,她轻轻推开我的怀抱,轻声说:你不要命了?你爸爸还醒着呢!

          我不管,妈妈,这几天想死我了说着我又把妈妈搂在怀里,此时此刻真有股宁在石榴裙下死,作鬼也风流的气慨。

          铁牛,别这样,听话啊。妈妈喘息着挣拒开我的搂抱,拢了把头发,柔声说: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你爸爸就在里屋,什声音都听的清二楚的,万

          妈妈,想那九千九百九十九吧,怎光想那万?我再次把她抱住:别怕

          不!铁牛,妈妈既然许给你了,妈妈怎会不答应你呢。妈妈看着我说:我们还是小心点才好,你要想个万全之策呀。

          妈妈的话提醒了我,是呀,总不能让妈妈老这样提心吊胆的呀,要有个长久之计。

          妈妈离开后,我搅进脑汁想办法,想了个又个,总是不行。爸爸成了我和妈妈之间的绊脚石,但是也不能把爸爸害死呀。朦胧之中,我忽然想起如果每天晚上给爸爸吃点安眠药,不就可以了吗?对,这个办法好!

          第二天我就跑了好几家诊所,买来两瓶安定片交给了妈妈。妈妈半信半疑的说:这行吗?

          没问题,次不要给爸爸吃的太多,两片就够了。其实医生说让服片的,我担心剂量不够,就让妈妈给他两片。妈妈把药紧紧的攒在手里,看得出妈妈非常的紧张。为了坚定妈妈的信心,我劝慰她说:妈妈,别担心,这药是治疗失眠的,对爸爸有好处的,他可以睡的更好。

          当天晚上,我早早的就把床整理好,等妈妈的到来,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妈妈过来。难道妈妈没有把药给爸爸吃吗?

          我坐卧不安等到夜半时分,再也等不及了。我推推里屋的门,门从里边闩着,我到窗下听听,只听到爸爸呼噜呼噜的鼾声,却听不见妈妈的声息。我想喊妈妈,又担心惊醒了爸爸;我想进里屋去,门又闩着。强烈的欲望使我无法再等下去了,我只有撬们进去了,这是我这几天想到的最后招了。

          为了不使门轴发出声响,我把碗豆油分开涂抹在门轴上,又用把小刀插进门缝里,用刀尖拨动门闩,下二下三下门闩拨开了,我轻轻推,门无声的启开了。我抑制着紧张激动的心情,侧身挤进了屋内。凭着我熟悉的房间摆设,径直走进了爸妈的房间。

          借着窗外的星光,我看到妈妈睡在爸爸的里边。此时爸爸仰面朝天鼾声正浓,他的只胳膊搭在妈妈的腰间。看样子爸爸定是吃了安眠药了,对我的进入没有点觉察。

          我试探着把他的胳膊从妈妈的身上拿下,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的心突突的狂跳着,轻轻的推了妈妈下。

          妈妈似乎已经觉察到了我的到来,把抓住了我的手,我稍用力把妈妈拉了起来,随即把衣服裹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示意我不要说话,我指指爸爸,爸爸象睡死了样昏睡着,隔着爸爸我把妈妈抱在怀里,轻悄悄的返回到了西厢房。

          你怎那胆大呀?竟敢到爸爸的床上把妈妈偷出来。妈妈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娇羞的说。

          我等不及了呀,妈妈。我吻着妈妈粉白的脖颈,揉搓着妈妈的r房。

          妈妈,你为啥不早过来呀?

          我害怕他醒来呀,万他没有睡着怎办呢?妈妈的身子还在紧张的发抖。

          你给他吃了几片药呀?我也担心起来,不知道妈妈给爸爸的药量够不够。

          三片!妈妈仍然担心着药量不够:我怕两片不够呀,就多加了片。

          够了,足够他睡到明天晌午了。我用力抱紧了妈妈凉凉的身子,把被子紧紧的裹起来

          那夜,真的是小别胜新婚,又是在那样的情景下我把妈妈从爸爸的床上偷了出来,心情格外的兴奋,做起来也特别的刺激。

          我把妈妈轻轻的压在身下,低下头去吸吮妈妈如樱桃般的||乳|头。

          r房对男人来说不论岁数多大,都是充满怀念和甜美的回忆,此时我就是抱这样的情心吸吮着妈妈的r房,用舌尖舔妈妈的||乳|头,用牙轻咬妈妈的||乳|尖,直到我的舌头舔遍妈妈的r房。另边的手掌象揉面团似的揉弄妈妈白嫩坚挺的r房,手指在她的||乳|头上揉揉捏捏,恣意玩弄。

          我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妈妈的||乳|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

          我的吸吮和爱抚,使得妈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荫道里的嫩肉和芓宫又开始流出湿润的水来。

          妈妈像是怕我跑掉似的紧抱着我的头,将我的头往她自己的r房上紧压着,使我的脸埋在妈妈的||乳|沟里。

          这让我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涨,嘴里含着||乳|头吸吮得更起劲,按住r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

          这按吸的挑逗,使得妈妈觉得浑身酸痒难耐,胸前那对r房,似麻非麻,似痒非痒,阵全身酸痒,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着这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陶醉的咬紧牙根,鼻息急喘,让我玩弄她美丽的胴体。

          看着妈妈娇羞的模样,我的欲望象复燃的野火样,腾的下子就点燃起来。我迫不及得的将手掌顺着妈妈的胸部向下抚摸,滑过妈妈的上腹部,肋骨,肚脐,摸到了妈妈的小腹。

          妈妈的小腹部不是那平坦,但非常光滑,微微有些隆起,肚皮上有许多橘皮样的褶皱,那是妈妈怀我们的时候被胎撑开的,柔软的皮下脂肪撑满了我的手掌,手心仿佛有种被吸允的感觉。

          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妈妈的小腹下,手指在阴沪上轻抚着。我的手指分开了妈妈的荫毛,伸进妈妈那两片肥饱的荫唇。

          妈妈啊妈妈

          啊嗯铁牛?喔妈妈的身体阵颤抖,把我搂抱的更紧。

          听着妈妈滛荡的声音,看着妈妈忘情的举动,我那根大荫茎,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青筋暴露,霍霍抖动涨的到了极限,赤红的头如同只小拳头。我跪在妈妈的两腿之间,我抓住硬直坚挺的荫茎去摩擦妈妈那已经湿淋淋的阴。

          妈妈忍住要喊叫的冲动,闭上双眼,那对丰||乳|紧紧贴着我的胸膛磨擦,双腿向两边高高举起,双手主动地伸下来分开荫毛,扒开早已充血肿胀的荫唇,启开了粉红透亮的荫道口,迫切的等待着我的顶入。

          妈妈的动作和脸上所透出来的滛荡表情,使我奋胀难忍;再听她的娇呼声,真是让我难以忍受。我猛的扑下身子,饿狼扑羊似的压在妈妈那丰满胴体上,手持大荫茎在荫唇外面擦弄起来,嘴唇也吻紧她那鲜红的小嘴。

          喔铁牛妈妈不行了快妈妈的声音呜咽不清,身体不安的颤动着。

          我的大头,在妈妈荫唇边拨弄了几下,大头就已整个润湿了。我用手握住荫茎,头顶在阴上,臀部猛的用力向下挺!呲的声,巨大的头推开柔软的荫唇,滑过颤动的阴,撑开荫道口——随着我拧腰纵臀,刹那间灼热的荫茎已经深深的顶入了妈妈那充满水的荫道中了。

          啊!妈妈用很大的声音叫出来,连我都感到惊讶。同时妈妈的脸也红了,妈妈的荫唇早已充血硬涨着,深深的肉缝里不断的流出水来,温温烫烫,湿湿粘粘的。荫茎的突然顶入,再度唤起了妈妈强烈的欲,荫唇乍然紧缩起来,紧紧的吸吮住我的荫茎。

          妈妈,想叫就叫出来吧爸爸听不见的。我为了消除妈妈的害羞心理,悄声的劝她。荫茎更加深入的拨弄妈妈的阴核,使她尽量的放浪形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