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4番外(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顾默又做梦了。

          梦里他还在所谓的任务中苦苦挣扎,每次想要靠近所爱的时候,都会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牢牢的锁在原地,无法吐露,无法接近。

          他看到沐三心似乎为了新的“任务”很是头疼,看到那个任务对象对着沐三心的折腾和各种让人无奈的行为,恨不能直接把对方了结了,只要别再让沐三心露出那样为难的样子。

          他用尽办法想让沐三心看到自己,可是无论做什么,得到的只有因为触犯规则二得到的痛苦,自己在这个世界中,只是一个不会被人注意的路人甲。

          然后沐三心完成了任务离开,他则被留了下来。

          他找到曾经为难过沐三心的人,用最折磨的手段让对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在时间的夹缝中等待了太久,哪怕别人不说顾默自己也知道,其实他已经疯了。

          一天找不到沐三心,他会一天比一天疯的厉害。

          “阿默!阿默醒醒啊,你今天睡的好死……”

          一双熟悉的手轻轻的推他的肩膀,呼吸拂在他的脸上,顾默手臂一伸把对方一把拽进自己怀里,死死抱住。

          “喂……”沐三心推推他,现推不开之后闷闷的道“要憋死啦,阿默你怎么了?”

          顾默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平常一样亲了亲沐三心的头,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味道好香,做了什么?”

          沐三心瘫在床上不动弹“你昨天是不是又看文件看到半夜?早上睡得那么死……”

          一般的时候都是顾默早上起得很早给沐三心做早餐,很少有沐三心能早过顾默的时候。

          顾默没有回答,又亲了亲沐三心的嘴角“好了,我现在去洗澡。”

          顾默走进浴室之后,沐三心去厨房把早餐端了出来,这个早上就像是以往的那些早晨一样,祥和温馨——然后,巨大的敲门声吓得沐三心打了个哆嗦。

          沐一然冲进来的时候完全像是从难民营回来的,头凌乱脸色憔悴灰暗,不过表狰狞的像是要一口啃死谁一样。

          “顾!!!默!!!!你给我滚出来!!!”

          沐三心呆在原地,眼看着沐一然跨过他满屋子的找人,这时候顾默已经穿好了衣服皱着眉头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沐一然两步上去就要去抓顾默的领口,被顾默闪开了。

          “大哥来我们家有急事?”

          “去你妹的大哥!谁是你大哥!”沐一然浑身直哆嗦“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让那个人渣把我弄去那个鸡不拉屎鸟不下蛋的鬼地方!那个变态混蛋狗屎!那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过的!”

          顾默把一头雾水的沐三心护在身后,脸色冷淡“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沐一然恨不能上去咬死眼前的人,可是看着自家弟弟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却又不得不忍下来,他本来好好的在公司上班,谁知道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见鬼的私人教练把他硬是弄去了做什么野外生存!还说什么不完成训练任务不可以回家!他就那么啃树皮啃野菜的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呆了一个星期!还是和那个一个痞子人渣!

          可是看着面前淡定而有恃无恐的人,再看看不明所以的弟弟,沐一然也只能是默默的忍了,手指握的咔咔作响,一字一顿道“你行!你给我等着!”

          说完,沐一然又像是来的时候一样风风火火的走了。

          看多了自家哥哥温文尔雅的斯文形象,对于沐一然火各种不适应的沐三心拍拍胸口,心有余悸的问顾默“你怎么我哥了?”

          顾默温柔的一笑“没事,我只是找了一个退伍特种兵给他当健身教练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沐一然并没有像是他说的那样来找顾默麻烦,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没有时间。

          那个十竿子打不出来一个x的所谓教练就像是影子一样跟着他,各种爬山游泳打球的计划让他累得都快要吐血,他甚至打电话报过警,可是第二天对方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骚扰他,不可以熬夜不可以泡吧不可以喝醉酒……电话就像是一个警铃,每次响的时候都能让沐一然一个激灵,拉黑换号都做过,可是对方手段可比他要高超多了,一点用没有。

          沐一然都麻木了,有时候甚至能和这个“教练”开几个玩笑。

          暗地里知道这一切的沐三心悄悄的问顾默“你不是已经解雇了那个教练了吗?”

          顾默“嗯,对方说愿意免费继续教导你哥哥。”

          沐一然则对此一无所觉,直到自己那个不知道失踪了多久的“前男友“出现。

          看到对方那张脸的时候,沐一然真是各种厌恶,“前男友“却一副深款款悔不当初的样子口口声声说要复合,甚至想要上前拉沐一然的手。

          还没等沐一然一脚踢飞对方的,另一个人已经先于他一把抓住了“前男友”的手然后甩了出去。

          “离我爱人远一点,”一向没有什么表的“教练”眼睛里闪着让人心底凉的寒光,语气如刀“否则,就不只是这样了。”

          “前男友”被摔得七晕八素爬不起来,沐一然则被那句“是我爱人”震得头晕目眩。

          “我们……去哪?”

          “今天的安排是蛙跳一百次,步行三千米,一定要完成。”

          “……”

          爱你妹的人!死面瘫!等你以后就算是表白一万次都懒得理你,哼!

          直到不知道多久以后,沐一然某天突然想起来问正在健身的某人“我怎么记得,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表白过?”

          某人“……”

          “喂!我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和你凑一块了呢?我……我怎么想的啊?”太便宜你了有木有!明明要表白一万次的啊!

          某人停下打拳击袋的动作,用毛巾抹了一把汗,走过去把沐一然一把抱起来。

          “喂喂,干嘛?喂……呜呜嗯嗯……”

          家庭内部不稳定什么的,就做到稳定才是硬道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