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9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粹想向自己展示下她的女仆装还是要勾引自己呢?看看草菅菜子脸上春意盎然。吴寒就觉得后种地可能性比较大。突然有点头晕。会房间休息去了。”吴寒说完落荒而逃。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借口很烂。但绝对很实用。看吴寒逃回房间。草菅菜子脸上现出丝苦笑。

          吴寒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深吸了几口气。总算是渐渐平静下来。他对草菅菜子不是完全没有感觉。但是女人已经不少的他可不能因为时的冲动就和草菅菜子发生点什么。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吴寒哀叹声。刚才草菅菜子那副清纯娇羞而又任人摆弄的样子让吴寒实在邪火大冒。不过不想惹麻烦所以只能克制着。但是有些东西不是想克制就能克制住的。吴寒不得不强迫自己去想些别的什么事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要去想象些诱人的画面。但是总有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不时会在吴寒脑海里闪现。

          吴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时候时近中午。草菅菜子准备好午餐。来敲门叫吴寒吃饭。

          吴寒肚子也饿了。想想估计从刚才自己的态度。草菅菜子也应该知道自己的意思了。应该不会再那样了。这才有些尴尬的开门出来吃饭。吃饭的时候草菅菜子神色如常。似乎丝毫不受刚才的事的影响。吴寒也放心了许多。不过草菅菜子的手艺确实不算好。吴不时盐放得多了就是老大股酱油味。不过吴寒也不想让草菅菜子难堪。所以装出副很喜欢吃的样子。拼命的夹菜扒

          吃过饭后吴寒又躲回自己的房间。这次他躺到床上没多久就感觉自己的眼皮沉重起来。虽然有些讶异自己刚才死活睡不着。现在却那么快就有了睡意。但吴寒还是闭上眼。很快就进入睡梦中。

          迷迷糊糊中。吴寒似乎听到有人轻手轻脚的走进自己房间。爬到自己的床上。自己的衣服也被人褪去。吴寒很惊讶。但是却有种无力的感觉。吴寒睁开眼睛。看到身女仆装的草菅菜子就跪在自己两腿之间。她的双小手上已经戴上层薄纱手套。正握住自己的要害。

          “你干什么!”吴寒吓了跳。其实现在他全身衣服被脱得光光的。再看看草菅菜子这架势。只要不是弱智。都能想出来草菅菜子要干什么。

          吴寒想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练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心里大为惊骇。“吴大哥。很抱歉。我在午餐的菜里放了药。”草菅菜子也看出吴寒的疑惑。小声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吴寒很是郁闷。难怪那些菜的味道那么怪。估计是草菅菜子为了掩饰药味故意放多了配料的缘故。但是她为什么要这别有所图?吴寒时间倒难以确定。因为自己现在中了迷|药。根本使不出丝力气。草菅菜子要弄什么手段。自己根本无力拦阻的。她要是想对自己不利。估计早就动手了。也不用这样做。因为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要是这样拖拖拉拉拖延时间。自己很可能恢复过来。到时候她就很难能控制住自己了。

          草菅菜子直接无视吴寒脸上疑惑的神情。也不回答。小手动了几下。就低下头去。“呲”吴寒深吸了口冷气。虽然作为种手段。吴寒也多次在自己的几个女人那里享受过这样用小嘴的服侍。不过吴寒还是感觉到阵强烈的刺激。

          草菅菜子抬起头媚媚的看了吴寒眼。又低下头继续服侍他。吴寒爽得不行的时候也有些无奈。草菅菜子实在是太强悍。不仅敢于明目张胆的来勾引自己。还敢给自己下药。然后这样对待自己。吴寒时无语。心想是不是自己平时对她太好了。助长了她的胆量。让她现在简直是无法无天。看来以后自己要多用家法惩罚她。免得她觉得自己好欺负。

          不过不管吴寒心里怎么想的。但是这时候他完全动不了。也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也只能任由草菅菜子“欺负”了。

          既然无力反抗。那就只有好在。这样香艳的事。对于很多男人来说。都不是难以忍受的

          草菅菜子服侍了吴寒会。感觉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当下停了下来。她爬到床上的时候。脚上的小黑色高跟鞋也没脱。这时候跨坐在吴寒身上。也不脱衣服。只是把白色的小裤裤拉到边。握住吴寒的要害就缓缓坐了下来。

          “哎呀!”两人都同时痛呼出声

          “你还是那个?”风止雨停后。吴寒依然无力动弹。小声的问累得趴在他身上的草菅菜子。

          “什么?”草菅菜子刚从短暂的失神状态中恢复过来。显然时间没听明白吴寒的意思。但她又不笨。很快就想到吴寒指的是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难怪”吴寒虽然觉得草菅菜子有些动作算是相当熟练的样子。不过想想她本来就接受过媚术的训练。对于些事的了解自然不少。不过吴寒也挺意外。毕竟草菅菜子在樱花忍生活了十几年竟然还能保留处子之身。实在难得。

          吴寒并没有责备草菅菜子。她当初和自己订下契约的时候就曾经表示。她从那以后就完全是吴寒的了。吴寒虽然出于形势的考虑和她订下契约。但直没把她当成自己的仆人和玩物。也正因为这样。草菅菜子在吴寒家的身份地位从名义上来说。她其实算是吴寒的女人。但是从事实上来说。她只能算是个寄居在吴寒家里的女人。大家都会对她很客气。但草菅菜子却感觉自己难以融入这个大家庭。她之所以要这样做。只是想和吴寒有了这层关系后。自己跟着他也就有了个名分。虽然不奢望能和叶灵燕她们平起平坐。但至少在这个家庭里。自己不再像个外人。

          这些想法都是刚才亲热的时候。草菅菜子失神之间说的。

          吴寒本来还有些不太满意她的做法。但听她这么说。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草菅菜子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自己好歹给她个交代。个合理的身份。像以前那样半是朋友半是下人的身份实在显得有点冷落她了。

          “既然已经这样了。菜子。晚上我会和叶姐姐她们说下我们的关系的。”吴寒有些无奈的说。“这样会不会让叶姐姐她们不高兴?”草菅菜子有些担心的说。

          “不高兴?应该不会”吴寒安慰她说。但吴寒自己心里其实也没有底。自己女人太多了。在外面还有三个是叶灵燕她们不知道的。天知道她们在了解了这些事后会不会集体发飙

          第三百十八章大结局!

          “菜子,这么久了我怎么还是没有恢复力气?”吴寒躺了好久,试了几次,都无法动弹,不禁有些郁闷的问。

          “这个”草菅菜子小脸红,“这药的药效本来只是能持续两个小时,让人浑身酸软无力而已。对普通人用那么点就可以了。”草菅菜子说着比划了下,吴寒看她掐了掐自己的指甲,估计有半指甲这样。”但是吴大哥你不是普通人,我怕药效不够,所以多放了点点”

          “点点事多少?”吴寒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就这么点点”草菅菜子心虚的说,半握拳头伸到吴寒眼前。

          “这也叫点点”吴寒翻翻白眼,差点直接晕了过去,普通人放半指甲就够了,结果草菅菜子竟然给自己放了大把,虽然她的小手估计也抓不了那么多,但是也是超出了几十倍了,难怪自己动都动不了

          当叶灵燕她们兴高采烈满载而归的时候,吴寒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在刘蓓的逼问下,草菅菜子只好把事情都说了。众女又好气又好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活该!”只是刘蓓和周雨若对吴寒的评价,叶灵燕和范瑶萧玲玲陈小彤都抿嘴偷笑,让吴寒郁闷不已。不过周雨若虽然嘴上数落吴寒几句,但还是想办法帮他解除草菅菜子下的药的效果。她在众女的帮助下,把吴寒搬到浴室,丢在浴缸里,然后把众女都赶出去,自己去冰箱里拿来几瓶冻得处于半冰半水状态的矿泉水,然后解开吴寒衣服,瓶瓶的往他身上倒。

          吴寒惨嚎几声后,终,于感觉手脚有点力气了,看周雨若还要去拿冰水,赶紧费劲的爬起来。

          吴寒,虽然在众女面前大大的丢脸,但是草菅菜子也就这样被众女接纳了,没人表示异议,其实众女早料到草菅菜子迟早会和吴寒有点什么,都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没什么好惊讶的。

          吃过晚饭后,觉得很尴尬的吴寒躲回自己房间,躺在床上不想动,他今天算是被折腾惨了,本来被草菅菜子下了药,身子就虚弱,结果又被她折腾下午,到了晚上又被周雨若拿冰水狠狠的整了下,吴寒也有点吃不消。

          周雨若拿着碗冒着热气的汤走进吴寒房间,没好气的白了他眼,把汤放在床边的椅子上。“趁热喝了吧,范姐姐特地给你炖的鸡汤。你这么胡闹,换了我我才懒得管你的死活呢!”周雨若气呼呼的说。

          “若若”吴寒拉住周雨若的手,脸讨好。周雨若挣了几下,没能挣脱,也就不再动,任由吴寒拉着自己的手。吴寒轻轻扯,把周雨若扯坐到床上,然后靠了过去,搂住她还没有明显变形的腰,小声对她说:“别生气,气坏了肚子里的宝宝就不好了!”

          “你还好意思说!”周雨若瞪了吴寒眼,不过最后还是任由他把就搂在怀里。

          “我已经把地图拼出来了。”沉默了会,周雨若小声说。

          “什么地图?”吴寒愣了下,随即脸上现出惊喜的神色,“你是说那个地图?”吴寒知道周雨若说的地图就是天璇门那个大秘密有关于建文帝大宝藏的埋藏点的地图。吴寒本来觉得那么多图案,十分繁琐,要拼起来估计没有个几年甚至十几年时间是很难拼凑起来的,没想到那么快周雨若就搞好了。”真的?”吴寒简直有点难以置信。

          “谁稀罕骗你?”周雨若没好气的拉开吴寒环着自己腰身的手臂,先下床去把门反锁好,然后从衣服里拿出块叠起来的布,放在床上,摊开口布上面缀着张张纸页。纸页上的线条和文字构成了副完整的地图。原来周雨若把那本书全拆开,然后在这张布上拼凑好地图。

          “那是,“吴寒笑着说,我家若若最聪明了!”

          “去!这时候知道来讨好人家了,早干嘛去了!”周雨若啐了吴寒口,不过脸上的神情显然对于吴寒的讨好很是受用。”别闹了,看地图。”周雨若推开吴寒凑过来的脸,“有很多地名我并不是很了解。”

          “哦。”吴寒也知道正事要紧,当下不再开玩笑,认真的看起地图。地图上标注着几个地名,但是那些歪歪扭扭比划繁多的古文字却不是吴寒看得懂的,他不禁皱着眉头叹了口气,自己实在是才疏学浅,不知道那些地名指的是哪个地方。要是自己师傅曾三在就好了,他老人家肯定比自己有学问,或许能解读这些地名也不定。

          不过曾三说过段时间来镇南市找吴寒,已经过去好多天了依然没有露面,天知道他要什么时候才能到。

          “别灰心,地图都有了,还怕不知道这几个地方在哪么?”周雨若看吴寒神色间有些沮丧,安慰他说。

          “也是!”吴寒又兴奋起来,“蓓蓓最近写小说的时候因为需要,不是专门研究了段时间古代的文字么?去把她找来看看,说不定她能认出这些地名也说不定。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