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梦中梦(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单位的早上还是老样子,由于还不到上班的时间,一帮人看新闻的看新闻,打水的打水,吃饭的吃饭,间或有来得晚的打卡…我们用得是卡片式的纸质打卡机,每次把卡放下午,都会有“咔塔”一声,然后记录下当时的时间。8:30上班的音乐铃声一过,办公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一帮人又开始一天的工作。由于现在的写字间都有隔断,一个人便有了自己独立的小空间,隔断并不高,如果站起来是完全可以和邻座的人讲话,而坐下就只能看到和自己的隔断开口相望的人。我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许云的位子。许云是一个文静、清秀的女孩,老家是秦皇岛的,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北京打工,在我们单位做测试工作,测试这活,的确需要耐心、细致的人来做,才能发现问题,减低产品的不良问题。“咔塔”打卡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巨大,许云一脸疲惫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看一下电脑的时间,9:20分,她又迟到了50分钟。她已经好几次迟到了。但她以前是非常守时的。她脸色很苍白,又是一脸疲惫,与前两天相比,简直判若两人。可能,感情问题?我摇摇头,继续做自己的工作。中午有一个小时的吃饭和休息时间,我吃完饭回来,见许云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可能她午饭都没吃。唉,爱是天堂,但爱也可能是地狱,如果一段不好的恋情,对人的摧残是无比的巨大。…下班的铃声响过之后,同事们都收拾东西回家。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许云。我是因为要等着赴一个6:30得约会,所以,去早了也没用。而许云是因为要补班,我们单位有一项非常人性化的政策就是如果早上迟到了,晚上下班后可以补回来。我看着许云对着电脑的显示器发呆,实在忍不住了,我走过去问:“许云,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你先走吧,等会我帮你打卡”“不用了,晚回去更好”许云叹了一口气“我都害怕回去了”“怎么回事?”我奇道:“你不是刚乔迁新居吗?”我想起她上周找我们同事帮她搬家来着。“嗯,对了,你是不是对鬼神真的有研究?”许云眨了一下她美丽的大眼睛。我笑了笑“你怎么问这个问题?”“唉,我觉得我新租的房子有古怪”“我是上周搬到小西天的,那是个2居室的老楼,房东只租给我一间,另一间锁着,据说是杂物间,关键是价格便宜,才800月,而且等于说我一个人住了个一居的房子。”按那边的房间,即便与人合租,每间房子价格也应该不低于900元,所以许云租这个房子还真是便宜。“可是,”许云喝了口水,继续说:“我从搬进去之后就开始做噩梦”“噩梦?”我惊诧了一下“什么样的噩梦?”怪不得许云脸色不好,我还以为她感情问题呢。“是的,最可怕的是梦境跟真的一样,”许云脸上涌上了很惊恐的表情“一开始,我晚上睡觉,做梦也是我在睡觉,而在梦里却又不知道怎么醒了,每次醒来就看到床边坐着一个女人,很模糊的样子,但从身形打扮上感觉是个女人,梦中的我醒来之后想看仔细,结果梦中醒来之后却什么又看不见,而真实的我,就好像我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在看电影一样,看着那个梦中的我醒来,找我梦中的我所梦见的那个人,而旁边的我看见那个女人钻到了床下,而梦中的我却看不到,然后梦中的我就又睡着了,之后我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只是每天早上醒来后非常疲惫”我一听,当即明白这是一个“梦中梦”一般一个人做梦,一种情况可以说是大脑对白天所见事物的一种杂乱无章的反应,这种梦被称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另一种情况则是天马行空,梦中的事物可能你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但在梦里却非常清晰,甚至醒来后还会记得一些,当然大部分人会对这种荒诞不羁的梦嗤之一笑。我问:“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大或者是跟男朋友闹别扭了?”“没有啊,我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呢?”许云脸一红“一开始我只是觉得这个梦很奇怪,可是现在,我不断重复着这个梦,而且,梦中的那个女人也越来越清晰了”做噩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反复做一个噩梦。有些人会在很多天里反复做同一个噩梦,梦见的事物十分可怕,使得他们常常在睡梦中惊醒,甚至发出尖叫。“我以前从来不相信有什么鬼神的事情,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严重影响了我正常的生活,我知道你喜欢研究什么鬼神风水的,所以我想你能不能帮我一下?”许云眼里满含了期待。其实鬼神风水之说,虚无缥缈,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原本也不信此类事情,但是后来看别人讲《圣经》传道的时候,说如果你没有亲自验证过的事情就不能说绝对没有。而不能仅凭借自己的老师所讲,自己所学以及周围人的主观影响就来断定自己的结论,这是非常不科学和非常武断的。所以,闲暇之余,我就看一些传奇类的书,越发得有兴趣了。其实就风水来说,古人的阴阳五行并非空穴来风,世间万物必有其相生相克之处,很多地方,从科学上来讲也是讲得通的。比如,风水中卧室不宜带阳台或落地窗,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卧室如果带有阳台或落地窗,同样增加睡眠过程中的能量消耗,人容易疲劳、失眠,因为玻璃结构无法保存人体热能。这和露天睡觉易生病是一个道理。科学家通过特殊摄影方法拍摄下人体能量场光谱后也发现,睡在带有阳台的卧室能量场也弱于睡在不带阳台的卧室。我是喜欢看这些东西,但又没有真正对此了解的人指点,仅仅从一些散失不全的资料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但人最讲究的是一种精神力量或者就是古代所谓的“精气”也就是信念、精神力量。心理学中曾有一个实验:对象是一名死刑囚犯。实验的主试者对他说:“我们将通过放血的方式对你执行死刑,这是你死前能对人类做的唯一的一点有益的事情。”死刑犯表示同意后被带到一间小房间里,犯人躺在床上,一只手伸向另一个大间,他听到隔壁的护士和医生在忙碌着做准备。护士问医生:“准备6个放血瓶够吗?”医生答:“恐怕不够,这个人个头挺大,你先准备8个吧。”接下来,护士在他的手臂上用刀尖点了一下,并在他的手臂上方用一根细管子放热水,然后热水顺着犯人的手臂一滴一滴地滴进瓶子里,犯人只觉得自己的血在一滴一滴被放掉,热水滴了3瓶,犯人已经休克了,滴了5瓶,犯人已经死亡,而且死亡的症状与放血死亡症状一模一样。但事实上犯人一滴血也没有放出,他为什么会死?答案是暗示的作用。暗示现象在日常生活中比比皆是,它对人们的影响也很奇妙;负面暗示,通常会给人带来负面影响,而正面暗示,也有可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心下拿定主意,我对许云说:“我教你两个方法,应该可以奏效”许云一脸虔诚地听着。“一,你回家之后,把扫地的扫帚倒过来放在卧室的墙脚;二,在床的四角各放四瓣大蒜,一定要切开了的大蒜,我保证你能安稳睡觉。”“好的,我回去试试”许云嘘了一口气,凝在眉头的愁云散了开来。其实我说的这两种方法并不是我自己胡编的“倒帚驱鬼”乃是流行于江浙民间的传说,而大蒜则是辟邪良品,《神农本草经》中记载大蒜“开窍,去湿寒,辟邪。”至于功用我自然没有试过,不过此时给许云讲来,虽是有心理暗示之用,但也怕万一瞎说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