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沉睡的魔王苏醒了(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清明。这种时节的天气往往不太好,几乎每年不是阴雨就是沙尘暴,仿佛是迎接灾难的到来。我从床上爬起来裹着被子朝窗外看,天空飘着小雨,空气也有些压抑。

          “老爸,今天还要去吗?”我咬着牙刷跑去厨房,只见老妈一个人忙碌的身影“爸呢?”

          “阳台上呢。你这孩子!赶紧梳洗一下准备吃早饭了。”

          雷厉风行可是我的一贯作风。洗把脸外加换套衣服也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等再回到客厅的时候老爸已经拿着花洒从阳台上走过来了。

          “还是风雨不变雷打不动?”我问老爸。

          “那当然。”爸叹气“八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每年清明的时候心里都会难受,如果你柯叔叔还活着泯文也不会孤单一个人这么可怜了。”

          “老爸你就别伤心了。”我爬上他的背“那个‘白面书生’一定会吉人天相的!俗话说的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希望如此。咏儿,你今天就别去了,一会儿到医院去陪泯文吧。”

          我点点头,伸手拿过面包片大口咬下去,心里居然莫名其妙失落了起来。唉!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变得多愁善感了?这可不是我欧阳大小姐的作风啊!

          其实这么多年了,能够让老爸一直耿耿于怀挂念不下的无非是柯家的三口人。说起柯叔叔我对他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儿时只记得他是位戴着眼镜风度翩翩的叔叔。如果不是八年前的那场车祸,现在他也该人近中年了吧?当年就是他慧眼识英雄让老爸进入他的公司,并且重用之下连连高升,两个人很快成了好朋友。可是两年之后因为一次大的投资失误而导致了公司损失惨重,柯氏企业也一蹶不振。柯叔叔只好放弃国内的事业打算一家人迁居澳洲重新开始。谁知道在去机场的途中发生了意外,只有他们十岁的儿子幸存了下来。

          怎么又想起这些来了?我收起伞走进医院,电梯上突然想起了我和柯泯文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八岁那年爸爸带我去参加公司里举办的酒会,才到会场没一会他就被柯叔叔拉去应酬了。我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无聊地摆弄着裙角,就在这时一个漂亮的水晶杯出现在我眼前,里面装着淡蓝色的好看液体。拿着杯子的男孩有白皙的皮肤、清澈的眼睛。在他的眼中我能闻到梨花绽放后的淡淡清香。他对我扬起嘴角微笑,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给你喝。”

          我问:“是什么?”

          “很好喝的饮料。你一个人很闷是不是?”

          我点点头。

          他眯起眼睛打量四周,然后牵起我的手:“我也很闷。不如我带你去玩吧。酒店后面有个很大的花园,里面还有秋千呢。”

          “真的?”我像发现新大陆一般面露喜色。

          那晚的花园就像童话世界城堡里的魔法花园。在温柔的彩灯下男孩推着秋千,我像公主一样被他捧上了星空。一浪高过一浪的眩目、一浪高过一浪的阵阵花香、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快笑声。当他温湿的手掌轻轻触碰我的背时,我看到一颗流星在夜幕中坠落。在那转瞬即逝的美丽消失之前我许下自己八岁以来的第一个愿望。

          这就是柯泯文,柯叔叔唯一的儿子。一个皮肤细腻得可以让女孩子嫉妒到死的家伙!所以一直到现在我都喜欢叫他“白面书生”

          推开病房的门,护士小姐正在给柯泯文打营养针。一见我进来,她赶紧收起色迷迷的眼神以及暧昧的笑容。是啊,八年了。当年那个既可爱又温柔的小男孩已经在沉睡中长成了英俊的十八岁大男孩。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快?八年好像一转眼就飞驰而过。我把伞放在窗台边,然后坐下端详泯文安静的脸。除了白皙的皮肤之外,其他地方好像都变了。那双眼睛里还有梨花绽放后的清香吗?还有一度让我觉得心旷神怡的清澈吗?我用手指点着他的鼻尖警告道:“快点给我醒过来!睡这么久你以为自己是睡美人吗?难不成真的要我亲你一下你才能睁开眼睛?”

          那个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眼,花丛里偶尔有蝴蝶飞过。清香扑鼻,阳光洒在花瓣上晶亮晶亮闪着诱人的色彩。泯文把橙汁递到我的嘴边,白皙的手近在咫尺。

          “咏儿别生气了,我来陪你过生日好不好?”他笑嘻嘻地从口袋里掏出钱“你看!一会我们去买蛋糕。买个大个儿的!”

          我继续噘着嘴抱怨:“爸爸妈妈居然全部忘记了!”

          “可我记得啊。”泯文索性拉我坐在有些操湿的泥土上“你和我说过的事情我全部都记得。你说过想来看花,看!这里有这么多的花,漂亮吗?是我向开车的周叔叔打听的,以后你想什么时候来了我就带你来。”

          “泯文你真好。”我接过橙汁灌了好几口,嘴角和裙子上洒了好几滴。泯文赶紧掏出手帕帮我擦干净。这个温柔的男孩子简直比女生还要细心!

          我的九岁生日只有泯文一个人陪在身边,他真的给我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草莓蛋糕。我们俩坐在空空房间里分吃蛋糕,相互唱着生日歌。最后我累了、倦了,昏昏沉沉地躺在泯文的腿上闭起眼睛嘟囔:“泯文,我还没有收到礼物呢。”他修长的手指划过我的额头,然后是嘴唇带有温热的短暂接触。

          泯文说:“从前有一个美丽的公主,她出生的时候国王请了很多女巫来城堡里祝福她。但是有一个没有接到请帖的狠毒女巫却对公主下了毒咒。于是公主终于在长大后的一次意外中永远地沉睡了。能解救她的只有英俊的王子…”

          我的九岁生日结束在泯文的故事中,而那个《睡美人》的故事我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在脑海里。

          一阵响雷。淅沥沥的小雨顿时变得倾盆连绵。又是清明了,泯文,你在想念自己的父母是不是?你一定害怕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陌生世界。你这个小家伙已经变成男子汉了,难道不该拿出点勇气来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吗?

          我的视线变得迷蒙。躺在病床上的英俊男孩是泯文吧?早在八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他我就知道,这个皮肤白皙得过分的家伙将来一定可以打动很多女孩子。尽管那时候我还不清楚“英俊”两个字的真正含义,可我异常迷恋《美少女战士》里的夜礼服假面。泯文和夜礼服假面真的很像。我一直固执地这样认为。而他的性格就像动画片里一直照顾小兔的元吉哥哥,温柔善良体贴。这是当年那个八岁小女孩幼稚的想法。

          “小傻瓜,你该醒了。”我凑近那张安静的脸,那轻微的呼吸让我忍不住心跳加快。泯文的眼睛紧闭着,漆黑浓密的睫毛覆盖着眼帘。唇色好看并且湿润。微微上扬的嘴角勾勒出优美的弧线。他真的沉睡了八年吗?我的唇终于附了上去,那一刻我在心底呼唤着:醒来吧,泯文。如果你是沉睡的王子,那么我祈祷自己是唤醒你的公主。

          温热的掌心渐渐操湿。我离开泯文的脸。谁还会相信什么奇迹!全部都是骗人的!我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可笑。如果刚才有人突然推门进来,一定以为我疯了,居然非礼一个根本没有感觉的人。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还在如此剧烈地跳动着,并且脸上飞满了红霞?一定是因为天气,这样沉闷的天气难免会让人胡思乱想。我赶紧拿起窗台边的伞逃跑似的朝外走。

          “你想就这样离开吗?”

          什么声音?我愣住了,可是却没有勇气回过头。

          “喂!就这么走了?刚才的事难道就算了吗?”

          泯…泯文?!“啪”的一声伞掉落在了地上。我捂着嘴吧回头,生怕自己因为太惊讶而倒下。是的,在这个房间除了我还有谁可以发出声音呢?是泯文!柯泯文沉睡了八年终于在他十八岁的时候苏醒了!是奇迹吗?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奇迹吗?不,医生早就说过,他的脑袋受到了猛烈的撞击,也许很快醒来也许永远都无法睁开眼睛。然而现在…

          “你愣着干嘛?快说句话!刚才的事情要怎么办?你居然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吻了我。”泯文支撑起身子坐起来,明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坏坏的东西。他扬着下吧看我,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

          “泯文?”

          “快说!要怎么办?”他继续发难。

          我呆住了。眼前的人真的是我认识的柯泯文吗?真的是他吗?那个小时候带我去荡秋千,一直把我推向离星空最近的地方的人;那个牵着我的手在花丛中一路奔跑帮我擦掉嘴边橙汁的人;那个和我一起吃蛋糕附耳给我讲故事的人…真的是他吗?为什么那桀骜不逊的眼神会如此的陌生?为什么那冷漠的话语如此让人伤心?为什么他醒过来了却成了另外一个人?

          “医…医生!”等我回过神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大喊了起来。

          一大群人挤进病房,狭小的空间顿时像个实验室。泯文被按在床上,不时冒出几句不耐烦的话:“我已经没事了,你们还唠叨个什么劲?别碰我!我真的没事了!”窗外的雨渐渐小了起来,天也越发的放晴。手机振动,我颤抖着手去接。

          “咏儿,你说的是真的?!”电话那头是老爸焦躁不安的声音。

          我透过缝隙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泯文,刚好他也侧头看向这边。四目相对,他的目光里满是挑衅。我的心一阵疼痛。

          “是,他真的醒过来了。”

          “我和你妈妈现在就过去,你在那等着。”

          电话挂断,我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仿佛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我一直紧紧抓住不放的手。那只手温暖并且白皙。他曾经离我那么近,咫尺之间就能闻到淡淡的清香。可他却突然用力推了一下,我顿时失去了重心应声倒地。冰冷的感觉直攻心底,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撕痛、钝痛、透骨的痛,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掉。

          “嗯,算是个奇迹吧。”最后泯文的主治医生走到我跟前问“他是怎么醒过来的?”

          我摇头。好像这个问题应该他来给我答案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