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结爱曾伤晚端忧复至今(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欧阳觅剑愤愤道:”父亲,可是林落他们暗害你?”

          欧阳轩不答,抬头望着不远处一面石壁。小谢好奇,用火折子照了照--原来石壁上插了一把剑。当初不知何人有这样大的力道,竟然使大半个剑身都没入石中。年深日久,地气操湿,整个剑都锈蚀了,清冷的露水从边儿上滴下来。

          “我此番过来,很想把这柄剑拔出来,无奈年老体衰,竟是半分都撼动不得。”欧阳轩淡淡道,”觅剑,你来试试。”欧阳觅剑走过去握住了剑柄,方要运力,却又回头狐疑地望望父亲。

          “拔不出来,什么也不必说了,知道那些也对你无益。若拔得出来,我便可放心把一切都告诉你。”欧阳轩话音未落,锈剑已经到了欧阳觅剑的手中。

          欧阳轩见状,不由得眼睛一亮:”好!”却没有接剑。欧阳觅剑急急问道:”您说了要把一切都告诉我。母亲,唐家…”

          “唐家?原来你已有耳闻,”欧阳轩长叹一声,”二十年前的优昙唐氏,还是江湖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唐家的祖上,本来以蝶舞妖风的剑术见长,传到后来反而弃了剑术,尽走歪门邪道,把暗器一门做得淋漓尽致。他们的族长唐零,身兼暗器和毒药两门绝学,手段狠辣,人称‘毒魔’。本来优昙唐氏自唐朝末年退出中原,隐居于闽西的冠豸山,几十年在江湖上默默无闻。可唐零是个有本事的人,也是个有野心的人,自从他接手唐家,一连做了好几件惊动武林的大事,大有当年优昙山庄崛起于塞外时的势头。唐家厉害,不仅在于他们使毒,更在于他们出售独门秘药。他们可不讲什么江湖道义,不管白道黑道,正派邪派,谁给的价钱高就卖给谁。”

          “爹,听起来那唐家不是什么好人家。跟我们圆天阁是仇敌吧?”

          “那时也说不上是仇敌。觅剑,要知道圆天阁在江湖上立足,不能够随便得罪旁的帮派,尤其是这种行事诡秘的帮派。哪怕他们再怎么十恶不赦,如果没有触及到我们的切身利益,按兵不动、静观其变方为上策。可惜,那时候我年少气盛,不听你爷爷的话。

          “优昙唐家在江湖上做了几件骇人听闻的大案子,引起了武林公愤。不过,他们的毒药实在太过厉害,而且每一次出手,都有新的毒药品种出现,简直防不胜防。除了我们圆天阁,其他一两家武林中的名门世家,几乎都有好手折在唐零手里。你爷爷说看看形势再说,我却忍不住了。因为当时我得到确切的消息,说优昙唐家的下一个目标,是庐陵半山堂。庐陵是我们欧阳家祖坟所在,半山堂又与我们家世代交好。爹爹不管,恐怕他们难逃大劫。于是五月里我瞒了爹爹,一人一剑顺江而下,来到了福建连城的冠豸山。”

          “爹是想去盗取唐家用来对付半山堂的毒药秘方么?”

          “不错。冠豸山深处的唐家祖宅,样式十分奇特。一座土楼围成圆形,好像地底下生出的蘑菇。我因不会说当地土话,就装成一个哑吧,又贴上白胡子、白头发,在他家找了一个挑水劈柴的活儿,一边在暗地里打探唐零配药的秘密。其间也见过唐零几次,看起来完全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汉子,和周围那些乡间士绅们比,也没什么特别的。他的妻子蔡夫人是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为人很是和善。我原以为在这个大土楼里必有一间密室是唐零用来炼药的。于是趁着给各房送水的机会细细观察,却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白天唐零带着徒弟们习武,料理家中的各种闲事,到了晚上就回房休息,安安稳稳,并未见一点异动。只是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见唐零问一个徒弟说百尺楼送东西来没有。这一带的土楼虽高,可也没有任何一间高可百尺。难道说另有人在别处替他炼药?那又是谁?这想来是唐家最大的秘密。

          “那时我江湖经验尚浅,孤身入虎穴一个月,战战兢兢却一无所获,到头来不免心灰意冷。有一天他家的一个小丫头受管家欺凌,我打抱不平,不小心露了功夫,引起了旁人的疑心。我知道再不能呆下去,便连夜走了。

          “无功而返,终究气闷,我便又想到那什么百尺楼。这冠豸山很大,好些地方我原来还没有去过,便打算走走,说不定还能探听到百尺楼的消息。于是又在山中游荡了几天,越走越深。一路杳无人迹,只有丹崖碧水、鸟语花香,倒也赏心悦目。

          “一日,我蹲在山泉边休息洗脸。这时就听见一个清亮的声音在招呼我。抬头一看,发现不远处的溪流对面,竟然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那女孩儿说的是闽西方言。大概意思是我不该在她的上游洗脸,弄脏了她那边的溪水。那时我真是年轻心浮,见对方不过是个小姑娘,又生得清艳可人,便有意逗她多说了几句话。女孩儿有些急了,收拾起自己的篮子往上游走。我不经意朝她篮子里看了一眼,不由得吃了一惊--那里面全是草药。有一些还算寻常,有一些则连名字都叫不出来。我再留意那女孩儿的装束打扮,素净简单,衣料却都是上好的,可见绝非寻常人家荆钗布裙的女子。我一边装着继续洗脸,一边弹了一颗小石子,把石头上的篮子打翻,草药就都冲到水里。我急忙跳下去,帮她把草药捞了起来。那女孩儿看来真的不懂一点儿武学,反而忙不迭地谢我。我趁机再跟她搭话。那个单纯得毫无戒备的姑娘,三句两句就告诉我,她到山里来是为了找一种花来配药。整个冠豸山,只有一个地方生有那种花树,只是路途遥远,地势险要。我立刻自告奋勇要陪她一起去找。”

          欧阳轩说到这里,不由得怔住了。时隔多年,蒹葭水边,杜鹃花底,少女如花的笑靥依然清晰如同昨日。她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是微微低着头。一绺乌黑的头发垂在雪白的额前。二十出头的欧阳轩当时已是江湖上出名的翩翩佳公子。虽然男儿志在四方,儿女私情从未往心里去,但是女孩儿们钦羡的眼光见得多了,怎会不明白?不知怎么了,他忽然对这个神秘却单纯的女子泛起了一丝歉意和怜惜。后来他们一道往深山里走。女孩儿走不快,他便慢下脚步来等着她,一面跟她讲各种各样的闲话,逗得她咯咯直笑。

          “她不肯告诉我自己的姓名家世,说家里人不让讲。到了这时,我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唐家的人,而且与独门秘药密不可分。我怕打草惊蛇,就不再追问。不知走了多远,女孩儿忽然说到了。顺着她的手指,我看见幽谷深处有一棵高树,树顶开满六瓣的大花,莹白如玉。我认得这是木兰,就攀上树顶,采了一大把下来。那女孩儿小心翼翼地放在篮子里,说这是难得之物。我想起我们的家乡有许多的木兰花树。于是我说倘若她跟我回家去,便有好多好多的木兰花可以采。说着我便装作不小心从树上跌下来,摔伤了腿。女孩果然非常内疚,问我要不要到她家里去包扎一下。”

          小谢闻言,不觉皱了皱眉,心想欧阳老阁主为了窥探别人的秘密,竟然不惜变着法子骗一个小姑娘…

          “于是我终于看见了所谓的百尺楼。原来其名并非指楼高百尺,而是指建在百丈高崖上的一间小茅屋,下面对着一个深潭。我想这唐零真是老谋深算。把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关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为他采集花草,配制独门毒药,想来是任谁也找不到的。那一晚,我终于找到了唐零为袭击半山堂而准备的秘方。她也终于肯说出自己的名字--玄霜。”欧阳轩垂下头。这许多年不敢面对的是,当年自己竟是为了秘药,而欺骗利用了玄霜纯洁如初雪的感情!然则,当真只是欺骗,抑或是当时他自己也感觉到了一份异样的情愫,才会有那一段镜花水月的故事?

          “带我去你们那里看看木兰花树。好不好?”玄霜在耳边柔柔地低语,”我从小就被关在这里,没有见过外面的风光。”欧阳轩心里一震,带她回去看木兰花,原是一句戏言,不料被她放在心上。玄霜一头乌黑如墨的头发散落枕间。欧阳轩轻轻地拨弄着,做出了一个令他自己都吃惊的决定:”我带你回家,去看木兰花。”

          第二天他们趁着晨雾未散,离开了冠豸山。欧阳轩一直担心唐家的人追上来,一路快马加鞭,三日之间,已经到了长江边上。江对面就是庐陵城了。这是玄霜第一次看见大江。她静静地立在凛凛江风中观望风景,神情甚是专注。

          欧阳轩望着她单薄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他真能够把玄霜带回家去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父亲是无论如何不能接纳的。如果知道她是唐家的人,更要视之为仇敌。当然,玄霜为圆天阁带来了优昙唐家的独门秘药。不过这样一来,以父亲的行事,更不可能留下她的性命。

          玄霜美丽,可是江湖上漂亮的名门侠女,欧阳轩也见过不少。武功性情,才艺风度,玄霜都谈不上有什么特别出众的。是什么让他恋恋不舍?也许只是那一点点真,埋藏在冠豸山深处不为人知、尘世未染的真,触动了人心里最柔软的一面。

          “轩--你看!”她甜美的声音在风中响起。欧阳轩顺着她的手指看见一只白纸糊成的风筝,在铅色的天宇中飞扬。他紧紧握住玄霜的手,再不肯放开。

          他们在庐陵停了两天。那天欧阳轩去了一趟半山堂。已经拿到了解药的配方,对付唐家来的杀手就相对容易多了。当时厮杀很惨,事到临头,欧阳轩却放过唐家的杀手,让他们跑了。私下里,他在意着玄霜。战毕之后,他特意换去了血迹斑斑的白衣,才回到隐居的客栈。可玄霜已经不见了。店小二说,几个福建口音的汉子绑走了她。

          一时间,欧阳轩觉得冰冷的操水冲过脑海。玄霜,玄霜,他要救她回来。毒魔唐零若知道她泄露了本门的秘密,她会受到怎样可怖的折磨。欧阳轩疯了似的在庐陵城里乱跑乱撞。没有了玄霜的踪影,庐陵仿佛变成一座空城,淡薄如同废墟的剪影。直到后来他的父亲老阁主欧阳云海出现了,把他强行带回了圆天阁,关在顶楼上,闭关思过三年。

          “父亲,你真的在摘星台囚禁了三年之久么?”

          “没有。我只在那里待了不到两年。”

          一年多以后那个除夕之夜,当时还是小厮的江思源,趁给摘星台送年夜饭的机会,悄悄地给少阁主放了一条生路。欧阳轩骑上江思源偷出来的千里马,直奔冠豸山而去。

          如他所料,百尺楼已经不存在了,崖顶上连一片瓦都不曾剩下,唯有一池春水,空山落木。甚至那一株木兰花树,也被连根挖去。他不甘心,又来到优昙唐家的巨大围屋。圆形的屋宇团团环住,铁桶一般森严。他躲在佣人房的房梁上,希冀能从仆妇们的闲谈中得知玄霜的下落。可唐家的气氛有点儿异样,原来唐零的夫人唐蔡氏怀胎十月,却迟迟不能临盆。郎中看过,说是双胎。

          夜阑人静,欧阳轩隐隐听见深宅大院中似有婴儿在啼哭。他觉得有些蹊跷,难道唐夫人生了?他心中一动,想如果能够夺得唐家的一个婴儿作为要挟,或者可以探知玄霜的下落。循着猫叫一样的哭声找去,却是越来越偏僻,不像夫人的屋子。一盏孤灯未灭。欧阳轩划开窗纸,看见灯下一个形销骨立的女子,一边晃着摇篮,一边昏昏欲睡。摇篮中的孩子也似哭得累了,有一声没一声的。欧阳轩一见之下,几乎痴了。那不就是他朝思暮想的玄霜么?他不假思索地推开窗户翻了进去。

          “两年不见,你瘦了好些。”玄霜看见他,淡淡道。她没再说什么,低了头,继续哄孩子。欧阳轩心里一沉,人间别久不成悲。两人就这样静静对着,一时无话,直到唐零带着人冲了进来。这间狭小的屋子顿时被刀光剑影填得满满的。欧阳轩没有抵抗,任凭唐家的杀手们把刀架到他的脖子上。

          唐零沉声道:”妹子,你始终不肯说出这孩儿是谁的种。如今抵赖不了了吧?”欧阳轩一惊,却没有想到玄霜竟然是毒魔唐零的亲妹妹。方才唐零想是听见动静,匆匆起身,披了一件半旧的灰色鹤氅,阴鸷的脸在灯下显得有些形容憔悴。

          欧阳轩正待说些什么,忽然玄霜扑通跪下:”玄霜知罪了。爹娘死得早,玄霜全赖兄嫂抚养教导,才长大成人。玄霜勾结外人,泄漏哥哥的秘方,本来罪该万死。只求哥哥处死玄霜之后,放过他们父子两个。一切罪过,全在玄霜一人身上。”欧阳轩忍不住大声道:”唐零!是我引诱你妹子,你要杀就杀我好了。”唐零闻言,倒怒了:”欧阳公子,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这时人群忽然豁开一道口子,却是唐夫人,扶着侍儿过来。

          “你来干什么!”唐零看着夫人挺着肚子、步履蹒跚的模样,心疼道。”我怕你一时动气。”唐夫人婉言相劝,”纵有千般不是,到底是咱们自己的亲妹子。零哥,得放手时且放手。唉,当年若不是你把玄霜一个人撂在深山老林里,怎会闹出这种事情来。”唐零虽然心狠手辣,对自己家里的人却从来不肯用强。听了夫人的话,一时倒没了主意。唐夫人走过去,扶起玄霜,又命人放开欧阳轩。唐零摇摇头,一时众人无语,都等着族长发话。欧阳轩看看玄霜,经年的幽居使得她越发憔悴,苍白的前额在灯下似笼罩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难堪的沉默持续了半炷香的工夫,唐零沉声道:”我就这么一个妹子,竟然给了姓欧阳的。将来欧阳公子,你若不好生照料她,我必然灭了圆天阁!”

          唐零既往不咎之外,竟能慨然允婚。欧阳轩自是喜出望外。他匆忙赶回汉口家里,却又担心起来。

          “优昙唐家那样的江湖名声,即使把妹子送上门来,祖父怕也不肯答应迎娶的吧?”欧阳觅剑冷然道。欧阳轩微微点头:”当时我也正是担心这个,然而大大出乎意料。”

          欧阳轩还没回到圆天阁,父亲欧阳云海已经派人在路上接了。原来唐零的使者比他还快,已经到圆天阁提过亲。接他的人正是放走他的江思源,还带来了老阁主的话:”既然轩儿喜欢唐姑娘,又已经有了儿子,当然应该堂堂正正娶回来才是。”至于他私自逃走的事情,”且先记着,待成亲以后再慢慢算账。”欧阳轩做梦也不曾想到,父亲会如此开通。一时间他欢喜得几乎忘了自己是谁。

          不久,江思源就领了老阁主的命令,带着大队的人马去了冠豸山。欧阳世家的独子娶亲,聘礼不能简陋了。回来的时候队伍更加壮观,结彩的船只铺满了长江的江面。唐零领着妹子玄霜上门来,还带着唐家的几个重要人物。圆天阁主欧阳云海则亲自到渡口迎接,一切都显得隆重而且和睦。江思源没有跟来。他一到福建就病倒了,想是水土不服,如今只好在冠豸山唐家留下来养病。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