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清晨一个新的开始,花瓣随风而动飞往天空。时而变幻成美丽的图案,时而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字词。

          萨利变身长大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站在屋檐的最顶端,双手像是附了魔法一般一点一下的指挥着花瓣的舞动和变化。

          银灰色的短调皮的在他的脸上跳动,墨色的双眼在清晨的骄阳下慢慢变得绯红,直到完全变成了血红色。

          一身黑色的长袍披在身上,此刻的萨利就像暗夜的暗杀者,冷酷、绝情。任清风将长袍吹起,萨利面无表情的俯视这世间的一切。

          墨子夜起来看到萨利独自一人,站在屋檐上玩弄他的魔法。轻笑一声然后拿着两瓶芬达轻轻一跃来到他的身边;感觉身后有人偷袭,萨利的头向左偏,右手微微一动花瓣随他的挥动朝身后飞去。

          “嗖——”的一声,右手接过‘暗器’看到是一瓶芬达之后向后转头看去。见墨子夜对自己招手,萨利轻轻点头。

          两人没有说话。打开盖子,仰头喝下,统一的动作会让人误以为他们是亲兄弟。

          “伊莉芙呢?”萨利先打破沉默的寂静。

          墨子夜的脸有些微红,右手的食指不停的绞着丝,“她。。。。。。累坏了。”

          萨利向墨子夜投出去一个杀人的眼光,墨子夜毫不畏惧的对上说:“萨利,我明白你们对流莹的爱护相信我,我会好好待她的!”

          “要不是看在伊莉芙的面子上,我一定会把你这个臭小子好好的教训一顿!”萨利看着墨子夜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嫉妒我们?”说完,墨子夜又喝了一口芬达。

          “嫉妒没有,我只是渴望能有一个小外甥或者小外甥女。”

          话音刚落只见墨子夜不雅的将刚喝下的芬达全部喷了出来,咳嗽的声音不断,涨红了他的脸颊。

          真看不出他的大舅子居然也有开玩笑的一面,一直以来他见到的都是冷冷的,毫不关己的姿态看待世界上的事物。就连对待亲人也是冰冰冷冷的样子。整一个贵公子的形象。

          墨子夜上下打量眼前的这位大舅子,不可思议的说:“萨利原来你也会说这种话啊。”

          萨利怒瞪他一眼,什么叫‘原来你也会说这种话’?他这句好像是认为自己不像是说这种话的人呢!

          其实,他不是不会说这些只是习惯了隐藏,习惯了将所有的事背负而已。如果他不够强大谁来保护他的家人?指望那个抛妻弃子的迹部景吾吗?那还是算了吧!

          萨利收回目光,平淡的看向远方,指着他脚下的大地对墨子夜说:“这里,这里,还有哪里将是我们的城堡!我会让埃德瑞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城堡!”

          墨子夜看向萨利指到的地方,那里是一片乐土,是繁华的街市,他的雄心,他的壮志将会不负他的所作所为。因为他们都是一类人。

          萨利能为伊莉芙盖一座城堡,那么,他就为伊莉芙建一座的宫殿!

          伊莉芙披着外套,仰头看向两人所站的方向心中一暖,露出幸福的微笑。那是她最爱的两个人,是她这一生都无法舍弃的两人。

          不,不对!还有妈咪、龙马舅舅、莫奈姨姨、伦子奶奶、南次郎爷爷、乾叔叔、晴子姐姐。。。。。。还有很多很多人都是很重要的,对了,还有一个忘记了的,景吾爸爸。

          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萨利那么的厌恶景吾爸爸,但是在她的心里景吾爸爸会好好的爱妈咪的。他会替龙雅爹地好好的疼她、好好的爱她的。

          又是一阵清风吹过,早晨的风有些微冷,伊莉芙拉紧外套,但是还是咳出了声,惊动了上面的两人。

          墨子夜很担忧从屋檐上下来,将自己的衣服搭在伊莉芙的身上然后抱紧她,轻声的责备说:“你怎么就起来了?而且还穿的那么少?走走走,我们先屋去!”不顾伊莉芙愿不愿意,墨子夜强行将伊莉芙带回屋里。

          伊莉芙的心里被幸福满满包围,她将头依靠在墨子夜的肩上。

          没有了不死的身体,现在的她和平凡人一样,生老病死,会感到生病带来的不适,会感动墨子夜给的幸福。还好当初没有将你放弃!还好当初选择的是与你携手走完这一生。

          伊莉芙侧头看向屋檐上的萨利,幸福的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看见萨利露出真心笑容。

          只要你幸福就好。。。。。。

          里奈坐在办公椅上头疼的看着眼前的这份报纸,她忘记了迹部景吾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迹部少爷解除与中村家的婚约’,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里奈头疼的扶着额头,“叩叩——”

          “进来!”

          “你看了吗?今天的报纸。”

          “这里,贞治,你说景吾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将迹部集团放在风口浪尖上很好玩吗?”

          乾贞治推推下滑的眼镜,一本正经的说:“百分之八十是为了你,百分之二十是为了帮你,总之,迹部君这么做还是为了你。”

          里奈垂下头,眼神暗上几分。

          她心里一直都明白,也知道景吾这么做的原因,可是她却自欺欺人的不愿相信。宁愿幻想成这是一个圈套,是将自己推向深渊的计谋也不愿相信他对自己的这份情。

          是她小人了,对吧。

          “呐,贞治。你说是得到之后又将失去的好,还是从来都没有得到好呢?”

          “我认为是——”

          乾贞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里奈打断:“是从未拥有最好是吧。这样就不会伤心也不会难过,然后就没有接下来的这些纠纠缠缠,没有纷纷扰扰。幸福也不会离我而去。是吧?贞治。”

          “没有去争取才是最可悲的幸福。”乾贞治看着陷入迷茫的里奈冷静的说道,“如果你害怕了那就最好别去招惹它,既然招惹了幸福而又不去争取,到最后受伤的不止是你藤原里奈一个!”

          里奈睁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望向乾贞治的方向。

          “怎么,不相信吗?幸福不是一个人的事,如果没有两个人创造怎么会有幸福的降临?曾经他忘你于尘埃,如今他爱你至灵魂。而你却将他的爱示若埃尘。这样的幸福怎么会长久?里奈,请你记住幸福应该是两个人的同时付出。”

          乾贞治深深地看了里奈一眼然后离开办公室,走出办公室对站在办公室外的男人微微一笑,然后朝着自家夫人的方向走去。

          迹部景吾握住办公室房门的手柄,下定决心之后将门打开。

          作者有话说:净网行动很严格,所以给大家带来不便还请见谅,梓陌决定还是在周末更文吧!因为在上课期间没有时间,所以周末更三章来补偿。七十六章一更,七十七章二更,七十八章明天再更。就这样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