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若欢看见自己坐在一列急驰的火车上,悠闲地欣赏着窗外法国南部恬适的田园风光…突然,一袭白纱飘近窗前,紫菱的脸亦随着出现,她的肤色似雪,眼中的阴郁犹比夜色深沉,嘴角挂着一抹恍惚的微笑,双手像是一对天鹅的翅膀,不断拍击着玻璃窗…妈妈想进来呢!她欲拉开窗户,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开,眼看着白纱愈飘愈远,于是她心慌意乱地奔到最后一节车厢门边,就看见紫菱的白纱渐渐被吸入云里,她大叫:“妈妈,你不要走啊!”随即纵身跳下急驰中的列车…

          若欢醒来的时候,尖叫声刚自唇边逸去。十二年来,她反覆地看见妈妈在梦中出现又消失,她绝望地想从这些梦境中挣脱出来,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够,因为妈妈死得太不甘心。

          就在她感觉到云天出现在房门口时,她的意识已经回到现实之中。

          “于小姐,你还真能叫呢!”云天低沉的嗓音中透露着关心。

          “对不起,把你吵醒了。”她歉然地低下头去,把掌心的冷汗抹在睡衣上。“一个梦…我说过我通常睡得不大安稳,对不起。”

          “你的梦一定很可怕。”

          她转头看他,发现他正用沉思评估的表情打量她。

          “不…它只是一个普通的梦。”她不认为对他说出这件事会是个好主意。

          “愿意谈谈吗?”

          她摇摇头。“我只想把它忘掉。”

          “也好。”他了解地点点头,信步走到她身旁。“可以忘记最好。”

          虽然她不愿意说,但他明白会让她发出如此撼人尖叫声的,必定是极其可怕的梦魇。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往昔呢?竟然让她连在睡眠中也不得安宁?他在心里胡乱揣测着。

          “对不起,吵了你的睡眠。我现在好多了,你可以回去睡觉了。”

          他拍拍她的肩膀。“别说对不起,我听了会浑身不自在。”然后他走到窗前,拉开窗帘。“你看,太阳都爬得那么高了,一个有出息的人是不会在太阳的注视下睡觉的。”

          “这么快就天亮啦?”她杏眼圆睁,一骨碌跳下床,慌慌张张的找鞋穿。

          “哪里有电话?”她急问。

          “什么事这么急?”

          “打电话给唐莉啊!

          “‘哉焉焉’啦,早餐都还没吃咧!”他一派闲然。

          “‘哉焉焉’?”

          “这是泰语‘慢慢来’的意思。”

          “不行啦!不趁现在打,待会儿又被她溜出去怎么办?”她可十分清楚唐莉那超乎寻常的人的“玩心”办完公事一定又去压马路、泡pub、跳disco,不玩得天昏地暗是不肯回饭店的。

          “好吧!你跟我来。”

          他领她到绿意盎然,布置典雅的客厅。

          “电话在这里。”他指着矮几上的电话。

          她坐到沙发上,拿起矮几上的话筒,待要拨号时,突然进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

          “你真是‘叫’不惊人死不休啊!”他连忙走到她身旁。“又怎么啦?”

          只见她抬起那张吓得花容失色的脸,颤抖地吐出两个字:“蜥…蜴…”

          矮几上一只二十公分的长的青皮蜥蜴,正趴在一盆水仙花下吐着细长的红舌纳凉,一派从容闲适。

          “别怕,它是汤尼,不会咬人的。”他说着,把手伸向矮几,让汤尼爬上他的手臂。

          她看得目瞪口呆。

          “来,和于小姐打声招呼。”

          云天把手伸近她,她则本能地往后退。“不要过来!”她大叫。

          “汤尼,看来人家不欢迎你哦!”他用食指轻碰它的头,满脸同情。

          “左先生,你…别开玩笑。”她心有余悸。

          “我没和你开玩笑啊!汤尼它可是诚心诚意的。”他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

          “谢谢它的好意,我心领了。”

          “总有一天,你会爱上它的。”他满怀信心。

          “爱上这只恶心的大蜥蜴?得了吧!”她没呕吐就算给它面子了,要不是看在左云天好心收留自己的份上,她早就破口大骂他是变态狂了--她坚信正常人是不会与这种恶心吧拉的动物为伍的。

          她讨厌所有爬行类动物。

          “你不是要打电话吗?”他提醒她。

          “可是…”她指着汤尼。“可不可以先把它弄走?”

          “它又不会吵到你。”

          “它会妨碍到我的视觉,影响到我的心里,侵害到我说话的‘爽快权’。”

          “好吧,那我带它去晒晒太阳。”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他相信她终究会爱上这只可爱的小东西。

          他依言把它带往庭院做日光浴。

          她坐回沙发上,吁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心无旁鹜地打电唐莉答应两个钟头后来接她。

          “左少爷,外面一位唐莉小姐要找于小姐。”管家进来通报。

          “请她进来。”左云天正躺在庭院的凉椅上和汤尼一起晒太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