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声(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二】

          陈弥生是第二天下午四点才回到青檀巷的,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在苏南家吃了团圆饭。

          叔叔阿姨看起来很高兴,除了眼里偶尔流露出来的寂寞,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和充满希望。

          吃晚饭,方晓捧着一大棒烟花棒,喊其他三个人一起去了游乐园。

          游乐园的木马已经被拆掉了,树木越长越茂盛。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少,只有一些老人偶尔提着鸟笼来遛鸟,晨跑的人会进来跑一圈,孩子们已经很少来这里玩了。

          方晓看了一下手机,快十点了,再过两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了。

          时间总是这样年复一年地过去,可是有些人,有些事,会在回忆里边的越沉重。

          以前的石桌,石凳倒是还在,只是四个人坐上去,总还有一个空位置在哪里,看这便觉得有些难过。

          方晓忽然站起来,对着湖面大喊道:“苏南!我喜欢你!”

          夏栀子也跟着大喊:“苏南,我也喜欢你,你在那边过的好吗?”

          顾浩宇转过头,陈弥生一直坐在一边一言不‘

          他像是比以前更加沉默了,若是没有人找他说话,他就可以一个人带上半天不说话。他喜欢到到处搬家,东西越带越少,只有一张画他一直随身带着。

          那是那一年,少女红着脸放在他写字台上的那幅画。

          火红的云霞漫卷天际,安静绵长的黄昏,站在窗边微微低着头看书的少年,幔纱在他的面前飘起来又落下去。

          她是看了多久,才将那一刻描绘成永恒的画面?

          沉迷生得心里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疼痛,于是他将头埋得更低了、

          方晓叹息一声,想起苏南离开的那一天,小护士是这样描述的——

          当时那个少年风风火火地跑出了病房,后来又匆匆忙忙地回来了,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坐在走廊冰冷的地板上,出的第一声呜咽是悲痛到极点的人才会出的声音。

          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不与人说话,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他开始学着微笑。方晓问过他为什么会自己走出来,他只是淡淡地说:“我答应过他,只会伤心一阵子,不会伤心一辈子。”

          你看,他分明都还记得。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方晓忽然说:“快到十二点了!快快快!把烟花棒拿出来!一会儿每个人对烟花说一句话,烟花飞的那么快,一定会把我们的话带给苏南的。”

          “到了,”夏栀子说着,点燃了一根烟花,烟花冲上天空炸开,一声过后,四面八方都想起噼里啪啦的爆竹声。

          那个女孩曾经说:“以后每年过年,我们都一起来这里守岁好不好?”

          那个女孩曾经说:“我们要一直当朋友好不好?”

          可惜她无法守住约定。

          但是没有关系,他许下的承诺,他们来替她守住,只要还能踏上征程,就一定不会让她那么孤单地留在回忆里。

          时间再往前走,一个年轮扣着一个年轮。青檀巷里的少年们,换了也好,悲伤也好,背负沉重的行囊也好,他们都已经长大了。

          “我想出去走走。”陈弥生站起来,他的手里还捧着一根烟花棒。

          方晓像说些什么,却被顾浩宇拦住了:“让他去吧。”

          陈弥生缓缓走出了他们的视线。

          黑暗的青檀巷里,只有偶尔在空中绽放的烟火照亮天际,忽明忽暗之中,看得到他的脸色很白,他倔强地抿着唇。

          他顺着青石板路往前走,途径一条花店的时候,让店主包了一束花抱在怀中。

          从这里再往前走一段路,拐个弯,就是那个少女长眠的地方。

          那是一片墓地,苏南的墓在第二排第三个,墓碑上贴着一张苏南生前的照片。

          陈弥生弯下腰,将那一大束花放在地上,然后点燃了烟花棒,跳跃的火光硬的四周也亮了一些

          照片上的女孩眉清目秀,嘴角带着一抹烂笑,是那么娇小可爱,明明是那么不堪一击,却偏偏比谁都好动。

          只是少女的笑容永远停留在了那年。

          而当年的少年,早已长成眉目清军的男子。他的肩膀以足够结实,眉宇里的忧郁气质宛如当年

          他沉默地站在她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起雪来。这样的大雪,只在她度过最后的一个冬天不停歇地下过。

          如今隔了这么多年,终究翩然而至。

          “我还喜欢你,你在那边听得到吗?”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