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出卖罂粟瑾鸯

          手持《火舞》的各位读者们,别怀疑,这本是罂小粟的新作,我只是被她拗着代写一篇序而已。

          话说约三个月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藉由袁姊的一通电话,我认识了这个疯颠、爱耍宝、多话的罂小粟,本来只是想拜托她帮我找房子,没想到最后演变成跟她同住一室的景况,真搞不清楚这究竟是孽缘还是良缘。

          这家伙有张娃娃脸和娇小的身材,个性迷糊且不服输,网站没做到尽善尽美绝不罢休,常常看她为了个小问题定在计算机前,边念念有词边工作,这番执着想来似乎值得称许,但我却想敲她脑袋,因为她刺激到懒惰成性的我。

          她常会说一些感想之类的话,但当我埋首工作时,多半是采耳朵听、嘴不应的态度,她虽事先声明我可以不必理她,然而一旦我真的没有响应,她却又撒娇说我都不理她,那到底要我怎么样嘛?婴小粟!

          人们多半会被他稚嫩如小学生的外表给骗了,其实她是个博学多闻的小不点,因丰富的想象力写出《云之国度之幻灭狐仙︶,我还真佩服她能架构这么大的故事,同我们解说时还能有条不紊的逐项列出故事人物及背景,换做是我,脑筋早已打结。

          我们既足同行也足室友,不过地还是我们家的“台佣”喔!她会烧一手好菜,江流水、季啬、弱水和五月诗都普是受惠者,害我都不敢把自己会的简便菜色秀出来,干脆假装自已只会煮泡面加蛋。

          她的-刃功在我们家算是一绝,直到我认识了玫瑰,才发现原来罂小粟是坐二望一,但之于我而言已快吃不消,我每天都得与鸡皮疙瘩奋战,不过我想最辛苦的莫过于袁姊,毕竟地面对的足第一名的玫瑰呀!︵这样好象连玫瑰都出卖了…︶well,该出卖的都出卖了,还有什么可写呢?写罂小粟直到撕了前一天的日历才知那天是她农历生日吗?还是写罂小粟在松山车站错把两位年轻俊朗的霹雳小组成员错认为某保全公司员工,而且还在人家旁边说:“这家保全公司的制服满好看的。”

          或写罂小粟喜欢咬人、捏人、搔人庠︵这我好象在网站上披露过︶,还有她喜欢睡棉被、抱枕头,而且是以无尾熊抱树的姿势搂着她的心爱枕头,另外每天都得喊一句:“我是没人要的小孩。”以示耍赖。

          啊!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当然,内幕尚有许多,欲知详情者请详阅:呃,不闹了,不然她又想虐待我。每天生活在她的淫威之下,我没精神分裂实属神迹,我还要在台北待三个月左右呢!让我能平安回乡与家人团聚吧!

          anyway,希望大家都能支持这个认真的大小孩,她在今年的八月十九日满二十岁,祝她生日快乐,记得多上她的网站,上面有许多《禾马出版社》与旗下作者的信息喔!

          请体谅并肯定她致力于将网站做到尽善尽美的辛劳吧!她在忙碌之余还能一个月交一本稿子呢!她只差没抱着计算机入睡。

          就说到这啦!后记是罂小粟要抗辩的空间,但罂小粟你可别想装傻加耍赖,其它姊姊们正看着呢!哈哈哈哈…后会有期。

          楔子

          樱盟是个与霁月盟一样处于黑暗里的神秘组织,十年前从美国崛起时,就以斩杀恶人为目标,连霁月盟也无法得知他们人员的组成,除了已往生的恶人外谁也没见过他们。

          据说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分部--璃居,却从没有人敢靠近,曾有许多人想闯入,可是都在隔天被发现丢在樱盟的门外。

          后来人们才知道,整个樱盟里布满了麻醉剂,受过樱盟特殊的麻醉剂训练才能拿麻醉剂当氧气用,因此大家都对璃居敬而远之。

          樱盟的人只要抓到罪犯的蛛丝马迹就可以推理出整个犯罪过程,通常他们都会在现场留下犯罪证据和狙人者的代号。

          冰璃,这个带领樱盟的人,传说她十年来出任务从没有失败的纪录,还有人曾说过,能死在她一手研发的冰璃子弹下,算是上天多给的福气。因为被冰璃子弹打到的人往往立即死亡,没有鲜血、疼痛,直至害怕。

          除了冰璃,其它的红樱主事也是个个令人闻风丧胆,却只有那些死者见过他们的模样,听说他们各有自已的身分,或许某日在街上与他们擦身而过都有可能,可是人们永远只能知道,那留在命案现场的狙杀证明海棠、白荷、罂粟、风信子、金雀、火鹤。

          当见到这几朵花时,就表示有人遭到狙杀了,至于为什么?

          去看看留在现场的犯罪资料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