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十年后

          台北

          “不!不!朗烈,相信我,你千万别上铁达尼…千万不要啊!”睡梦中的于崴蕨梦呓般地惊呼一声,眼角还挂着一串泪水,就自绒质座椅上跳了起来。

          顿时!电影院里的观众全被她的叫声和奇怪的举动吓到了,无不对她投以疑惑的眼光。

          “怎么了吗?”于葳葳揉揉睡眼,不明所以地望着转头看着她的其它观众,似乎还没自睡梦中清醒。

          坐在她身边的李子蓉连忙拉拉她的衣袖,并以眼神示意她看向前方的电影屏幕,这才让于葳葳注意到自己是在电影院里!难怪在场的观众会用奇怪的眼神望向她呵!

          实在太丢脸了!于葳葳羞红着脸想。

          “小姐,你竟然在电影正好播放到铁达尼号沉没时说梦话,还把我们所有人吓一大跳!”坐在前排的其中一名男观众站起来,对着她怒吼。“你…”岂知,话才说到一半,随着屏幕上出现剧终的字幕后,四周的灯光就亮了起来。

          “耶!谢天谢地!”于葳葳开心地合掌默念,然后对着那名观众说:“先生,如果你错过了电影结尾,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算算,这部『铁达尼』我也看了七遍了,内容一定毫无遗漏。”

          说完,她挤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你…”电影院里突然绽放的灯光,让这名男观众看清了她绝美的容颜,不禁吞下了怨气,痴迷地对着她笑问:“小姐,我真的有这个荣幸,可以请你告诉我『铁达尼号』的结局吗?”

          “当然。”她爽快地回答“不过,我实在没有太多时间,不如这样好了,我赔你一张电影票,你重看一次好了!”

          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她中奖得来的电影优待票,放入他的手里。

          “小姐,你…”不等那人借故缠着她,她立刻拉起身边的李子蓉,奔出了电影院。在确定那名无聊男子没有追过来后,她们才停下脚步,在电影街边的巷子里倚着墙喘气。

          “好险喔!”李子蓉气喘吁吁地拍着胸口“葳葳,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跟那个无聊男子解说电影剧情哩,你有没有看到他看你时那副色迷迷的样子?”

          “放心,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让那个家伙得逞。”于葳葳眨了眨慧黠的双眸,自信满满地说。

          “是啊!若是真的被那家伙缠上了,我们的暑假恐怕就要泡汤了,更别说去英国了。”李子蓉凑向她,警告似地低声说。

          “去英国?”她圆睁着一双晶莹美丽的黑眸,满是疑惑地凝视着李子蓉。

          李子蓉点点头“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到北大西洋,寻找当年铁达尼沉船的地点吗?”

          笑了笑,她又说:“现在终于有机会!”

          “你的意思是,我们有机会到当年铁达尼失事的地点一游?”

          于葳葳的唇边漾起了开心的甜笑。

          “没错,记不记得我以前曾经跟你提过,我有个叔叔因担任采访记者的缘故,申请在今年的暑假,和一群来自世界各国的科学家到北大西洋探访,为探寻铁达尼沉船的经过做独家报导?”

          “当然记得了。”于葳葳笑着点头“结果呢?”

          “当然是获准!”李子蓉抓着她的双肩,猛力地点头“而且,现在他们已经纷纷赶到英国去准备了,大概下星期就会启程。”

          “这么说来,我们必须赶紧跟上你叔叔,拜托他带我们上船了。”

          “没错!我相信只要拜托一下我叔叔,他一定会带我们上去的,况且到时候我们人都在英国了,他也拿我们没辙。”

          “太好了,我终于有机会到北大西洋!”顿了顿,于葳葳感伤地对天空远远喊去“蓓丝奶奶,我一定会完成你的遗愿,您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

          想到蓓丝奶奶,于葳葳就有说不尽的怀念和伤感。

          “你又在想你的曾祖母了?”李子蓉也感受到她瞬间低落的心情。

          点点头,于葳葳轻抚她戴在中指的银戒,叹气说:“她想了这个男人一辈子,最后还带着无尽的思念抑郁而终,虽然我知道这对我的曾祖父来说的确不公平,可若有机会,我真的希望我能为她争取到本应属于她的幸福。”

          “你要怎么争取?难道要回到过去、改变不成?!”李子蓉拍拍她的肩,笑着说:“葳葳,别傻了,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该知道就算科技再发达,也无法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

          是吗?难道蓓丝奶奶就真的注定要思念朗烈一辈子?而朗烈难道也就注定得搭上铁达尼,为另一个女人而死吗?更令人痛心的是,当时在铁达尼号上的一千多名乘客,真的得和铁达尼一起永沉海底吗?于葳葳感慨地想。

          “子蓉,我的钱也存了这么久,这趟英国之行我非去不可!”于葳葳坚定地说“我想过了,就算不能回到过去、不能改变历史,也要让我好好地怀念我的曾祖母,并且依她的遗嘱,带着她的骨灰去北大西洋啊!”“既然你已经决定好了,那就由我陪你一起去吧!”李子蓉也爽快地说。

          “哇!太好了。”于葳葳开心极了,美丽的容颜瞬间开朗了起来“你能陪我去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们是好朋友,我当然陪你了,况且,你还得靠我才能和我的叔叔一起上搜巡舰到北大西洋去啊!”她得意地笑说。

          “说的没错。”于葳葳猛力地点头,然后拍拍胸口笑着说:“那么在英国的吃住,就包在我身上,至于能不能上搜巡舰到北大西洋去,就靠你的!”

          “没问题!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到英国?”

          “准备好立刻就走!”为了曾祖母的遗愿,于葳葳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飞到英国去了呢!?坐了数小时的飞机,于葳葳和李子蓉终于来到了英国。

          传统而又摩登的英国伦敦,和于葳葳小时候的印象一样,充满了绅士名媛般的高贵风情,浓厚的学术气息。

          来不及欣赏伦敦的美景,于葳葳先到教堂拿回了曾祖母的骨灰盅,然后才和李子蓉依照父亲所给的地址,来到曾祖母去逝前居住的房子。

          “还好当初我曾祖母舍不得将这幢小公寓卖掉,正好可以省去我们昂贵的饭店住宿费呵!”于葳葳走进公寓里,往公寓的最高一层走去。

          推开了房门,李子蓉忍不住赞叹“哇!房子虽然有些灰尘,不过大小家具一应俱全耶!”

          “我曾祖母很喜欢这幢房子,所有的东西她都小心地保留着,甚至我父母还继续托付这里的邻居帮忙打扫和定期缴水电费,一如以往,就好象我曾祖母还活在这里似的。”

          于葳葳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曾祖母的卧房里“我小时候来过两三回,而我最后一次见她,也就是在这儿了。我想,那晚应该是我和她说最多话的一次吧!”

          对于这幢座落在伦敦市郊的小公寓,于葳葳仍有几分印象,小时候的她常常可见曾祖母坐在窗边的摇椅上,遥望着窗外的海顿园沉思。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