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今天是叶雪桐的生日,在她的热情邀约下,裴语岚陪她去好好吃了顿她垂涎已久的义大利菜。

          回家时,她们一起穿过一条狭长而人烟罕至的巷道,正准备走到对街时,两个戴着墨镜、体格相当魁梧的男子,就这样一前一后的挡住她们的去路。

          裴语岚和叶雪桐起先微微一愣,而后心头开始被一股不祥的预感所笼罩,她们心底都清楚的知道,这两个人是来者不善。

          “请问,那一位是裴小姐?”站在裴语岚面前的那个彪形大汉向前跨了一步。

          裴语岚的心头掠过一凛,她知道不能连累叶雪桐。

          “我就是,请问你们是──”

          眼前这名彪形大汉皮笑肉不笑的掀掀嘴角“裴小姐,不瞒你说,我们老板有事想要和你详谈,所以特意派我们来请你去作个客,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裴语岚的脸色整个刷白了,她强迫自己深吸一口气“你们老板是谁?如果我根本没有意愿到他那边去做客呢?”

          那名彪形大汉摇摇头道:“裴小姐,请你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是受人之托,更何况我们老板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不是普通人能得罪的。”

          站在一旁的叶雪桐听得心惊胆颤,仿佛多年前的梦魇又回来了“你们老板是谁?他应该明白台湾治安再怎么混乱,起码还是个有法治的地方,他怎么还敢要你们出来做这种绑架的勾当?”

          那名彪形大汉这才注意到叶雪桐的存在,他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你倒是蛮咄咄逼人的嘛,可惜我们老板请去做客的对象不是你,要不然你铁定很合他的胃口。或许──”他的嘴边泛出了一抹嘲弄的微笑“你也想跟着裴小姐一起来?”

          “不!请你们不要这样,这不关她的事。”裴语岚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叶雪桐惨遭池鱼之殃“我跟你们走就是了,你们放过她,好不好?”

          那名彪形大汉忍不住又是讥讽的一笑“裴小姐,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们家老板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通缉要犯,更不可能对你造成任何伤害。至于你的朋友,我们当然不会强行带走她,不过前提是你必须乖乖跟我们合作。”

          裴语岚在一阵胆颤心寒后,勉强露出一个从容不迫的神情“好,我乖乖跟你们走,请你们也不要为难我的朋友。”

          “当然,如果裴小姐不为难我们,我们自然也不会为难你的朋友。”那名彪形大汉做了个手势“请!”

          于是,裴语岚镇静自若的深吸一口气,以着格外忧心忡忡的眼神回望着叶雪桐一眼后,终于在那两名彪形大汉的带领下,坐上了那辆名贵的教人咋舌的白色凯迪拉克轿车。

          叶雪桐只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裴语岚被他们带走,直到那辆白色凯迪拉克从她眼前疾驰而去后,她才大梦初醒般的往前狂奔。

          她浑身发颤、虚软的双腿,几乎支撑不住她方寸大乱的身躯,而后在她狂奔了一大段路,叶雪桐终于在路边找到公用电话,于是,她以着最快的速度拨通了冷毅淮的行动电话。

          裴语岚被带进了盛阳企业集团的办公大楼,一路带进了凌仲威的办公室。

          凌仲威好整以暇的坐在他的办公桌前,他轻轻一扬眉,那两名奉命行事的下属,立刻退出了办公室。

          裴语岚看着眼前这个全身充满阳刚与乖戾之气的男人时,整个人震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他正以一种充满邪气的眼神逼视着她,那眼神中似乎有着探索…与妒恨的意味存在?!

          裴语岚被他那森冷阴沉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她仍然强迫自己无所畏惧的迎视着凌仲威,清丽秀气的小脸上写满不愿妥协的高昂情绪。

          凌仲威对于裴语岚的反应,只是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低沉而有力的开口说道:“裴小姐,我很抱歉用这种粗鲁无礼的方式将你请来,只是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这个天大的秘密就会被一直隐瞒下去,全世界不会有任何人愿意告诉你。”

          裴语岚用着一种戒守防备的眼神盯着他。

          “我不知道你是谁,对于你刚才所谓的‘天大的秘密’,更是没有兴趣知道,或许你只是一个被毅淮不小心拒绝或打输了官司,却又无处泄愤的偏激分子,所以认为绑架了他的未婚妻,可以稍稍泄你心头之恨,是不是?”

          说到这,她好笑的摇摇头,双眸开始浏览起这间华丽办公室的贵重摆设。

          “照你办公室的气派程度看来,你绝对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再去延聘另一位大牌律师。”

          凌仲威听完她这番话,以着一种审视而鉴赏的眼光看着裴语岚,这个女孩像朵多刺的白玫瑰,清丽秀致、惹人怜爱之余,仍不忘以浑身的寒刺与他针锋相对。

          看来这个裴语岚和慧馨是完全不同典型的女孩。

          凌仲威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下,凝视着她的双眼中净是锋冷锐利的光芒“裴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冷毅淮那些愚蠢,只会对他盲目附和的客户,如果你真的对冷毅淮的过去十分熟悉的话,那么我想你对我妹妹凌慧馨必然不陌生。”

          裴语岚的脸色错愕不已,她万万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邪气陌生的男人,竟然会是凌慧馨的哥哥。

          凌仲威纵横商场十多年,他当然可以轻易就掌握住裴语岚现在的心境反应,于是,他开始在心底缓慢酝酿要让一场浩大的风暴正式上演。

          凌仲威故意眯起眼睛,佯装出全然不知她的反应是为何而来的模样“看来冷毅淮并没有让你知道太多,是不是?你甚至不知道凌慧馨就是盛阳企业集团的独生女,那么我想,你根本也不知道慧馨是被谋杀身亡,而不是意外死亡的喽?”

          “你──”裴语岚仿若青天霹雳,整个人陷入一片昏乱茫然里“你没凭没据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凌慧馨是意外死亡这点没有错,她是和毅淮在一场激烈的争执之后,在暴风雨的夜里开快车,不小心掉下山崖导致死亡的。”

          凌仲威的嘴边漾起一抹讥刺冰冷的微笑,他不动声色的从保险箱里拿出一只箱子,然后将箱子慢慢推到她的眼前,冷冽无情的说道:

          “那全是冷毅淮的说辞,不是吗?毕竟从头到尾你并没有亲眼目睹,如果你想知道冷毅淮是个怎样的人,你可以打开你面前这只箱子,所有的答案都在里面。”

          “不!”裴语岚发出一声激烈的否定声,她高傲的昂起下吧面对着他“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破坏我和毅淮之间的感情?更何况,我怎么能确定这箱子里的东西具有任何的说服力?”

          一抹寒意飞进了凌仲威阴晴不定的眼底,他撇撇唇笑了“裴小姐,如果这箱子里的东西没有任何公信力,我敢拿出来放在你眼前吗?况且,箱子里的东西都是经过证实的,你何不现在就打开来看,何苦折磨自己的好奇心呢?”

          裴语岚禁不起他一再的催促诱惑,终究是伸出颤巍巍的双手打开那只箱子,箱子里放着两种东西,一份书面文件和一只斑驳焦黑的戒指。

          凌仲威的双眼再度触及那两样东西时,一抹熟悉的痛苦又涌上来“那份书面文件是凌慧馨的出事现场的死亡报告,她的车子在她死亡之前,引擎已经被动过手脚,所以车子才会失速导致地冲落山崖造成死亡。”

          他停顿了一下,欣赏着裴语岚惨白而震惊的容颜,才残酷的继续说道。

          “而在死亡报告书旁边的那只焦黑的戒指,是冷毅淮送给凌慧馨的订婚戒指,这是从慧馨手上好不容易取下来的,你可以从戒指上的焦黑色泽看出来,车子坠落山谷引火燃烧时,她被火焚炽的那种痛楚,冷毅淮能想象吗?你能想象吗?”

          “够了!”裴语岚已经被眼前这些“证物”和凌仲威的咄咄逼人给吓得脸色苍白了。

          “为什么要对我说些?这些东西就足以论定毅淮的罪过?”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