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互谋13(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怀孕的纳西莎

          时间回到小包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同样华丽的大庄园中,一个有着一头金色发丝的女子慢慢的走在小路上,短短的几步路程却让女子走了几分钟。前面的亭子里面有一套白色的精致桌椅。女子稍稍有些摇摇晃晃的走上亭子,然后坐在椅子上。不长的道路已经让她满脸是汗,一滴滴的汗顺着精致的脸上慢慢的滑落,耳边的金色发丝也被汗水沾湿。

          坐在精致椅子上的女人并没有对自己施展魔法,而是静静的坐着,喝着一杯温热的清水,等着微微的凉风带走她身上的燥热。苍白的脸色渐渐的好转,靠在椅子上的女人低头温柔的抚摸过自己的肚子,宽松的巫师袍随着他的动作贴上了腰身,微微突起的腹部昭显着女人已经怀孕的事实。漂亮的金发女人纳西莎苍白的脸上挂着柔美的笑容,怀孕不但没有让她变的丰满,反而变的更加的细瘦不健康的细瘦。

          几乎可以看见根根细骨的手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那一瞬间,这个因为消瘦而黯然失色了不少的女人变的无比的美丽。母爱,无论何时都是最美丽的。“宝贝,我的宝贝”呢喃的声音响起,仿佛怕吓到肚子里的珍宝一样的轻声细语中蕴含的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满满的爱以及淡淡的伤悲。“你是母亲的宝贝,是马尔福家的宝贝,是布莱克家的宝贝这个巫师界,还有谁会比你的身份更加尊贵?我的宝贝,宝贝。妈妈会保护你,会保护你,任何人都不要妄想伤害你即使有一天妈妈不能”

          “亲爱的茜茜。”低沉的男声以华丽丽的咏叹调打断了她的话,细瘦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却仿若无事一样抬起头对着走向她的男子微笑。铂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修长的身形一举一动都是优雅,银灰色的眼中反射着阳光是最美丽的景色。这个男人,没有人能比他更加耀眼,更加有魅力,如果说那个红眸的王者是诱惑的代表,那么马尔福家族的大家长卢修斯马尔福就是纯粹美丽的代表。

          “卢修斯。”纳西莎恬静的微笑着,她真的就像是一朵静静开放的水仙,只可惜,这朵水仙花似乎被烈日夺去了太多的活力。卢修斯皱眉,纳西莎的样子看上去比自己早上离开时更加的虚弱,银灰色的眸子不找痕迹的扫过纳西莎的腹部,那里是孕育着马尔福家下一代继承人的地方,可是,当母体如此虚弱的时候银灰色的双眼猛地黯了下,然后恢复了原有的耀眼璀璨。

          他张开双臂向着纳西莎迎过去,亲密的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让纳西莎靠在自己的肩上,语气中带着一些担忧与责备的问道:“茜茜,亲爱的,你忘记了我们今天约了圣芒戈的唐尼夫人前来为你检查么?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累?”纳西莎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中年医师,笑著点点头,然后温顺的靠在卢修斯的肩膀上。多美的一副画面?俊美的马尔福家族族长还有美丽的“永远纯粹”的布莱克家的小公主,两者的结合足以让不了解他们之间关系的任何人羡慕非常。

          卢修斯马尔福,耀眼的铂金色长发还有银灰色的双眼中蕴含着月光的所有美好,俊美苍白的脸上永远是一副高傲的冰冷的表情。身为一名纯血贵族的家主,他将马尔福家族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峰,黑魔王的强大让他毫不犹豫的参加了食死徒,流传千年的家族让他对黑魔法也非常擅长。而卢修斯在操纵利用别人这方面也是能手,他把自己的财富和家世作为武器,灵巧地来利用威胁不仅仅是钱财和压力,他本身的容貌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使其他巫师顺从他的命令。

          卢修斯不会否认他自己的傲慢自大,身为一个贵族,家族给了他这样的权利。有心计,善于主导一切这则是他回报给他的家族的。千年的积累让马尔福家的财富累积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看看卢修斯为了自己的铂金色长发永远闪耀而特别定制的魔药吧,每月一瓶这样的魔药,一年下来,足以让一个小贵族破产更不要说他们那些华丽的长袍,配饰马尔福他们的奢侈足以养活半个巫师界

          纳西莎布莱克,金色的发色以及那双蔚蓝色的双眼蕴含着阳光和蓝天的美丽,一样美丽而苍白的脸在金色长发的衬托下显得总有一些楚楚可怜。但是如果有人小看了这位金发美人,出身于斯莱特林的这位美女蛇绝对会出其不意让你去和梅林喝下午茶。同样是传承千年之久的布莱克家族家的小公主,她绝对有着和自己的柔弱外表不相似的力量。她的姐姐贝拉就是食死徒中最受黑魔王器重的宠臣之一,而相比之贝拉,纳西莎则更多了一份理智,这点让她的危险性成倍的提升。

          因为自己的两个弟弟,为了家族的传承还有血脉的纯粹,她没有丝毫犹豫的与卢修斯订婚,成为了一个成功的马尔福夫人,利用奢华骄纵的外表掩饰自己,并且成功的怀有了马尔福家的下任继承人。在这个被黑与白之间的争斗而格外混乱的时候,纳西莎,这朵柔弱的水仙花,用自己单薄的身躯孕育着一个两个家族的希望

          俊美的铂金贵族带着浓浓珍惜的拥抱,金发的美丽女子柔弱温顺的靠在他的怀中,还有那个被孕育着的小小生命。在那位中年治疗师的眼中,这就像是麻瓜传说中的最美丽的童话一样,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华美的城堡当中,幸福快乐的孕育着他们的下一代治疗师有些不自在的转移了视线,面对这样的一对儿,有多少人会不羡慕?距离太远的治疗师没有看见卢修斯抱住纳西莎的时候,面对着瘦弱的身躯时银灰色的双眼中狠狠的闪过了冷凝的光芒。马尔福家的继承人就孕育在这么瘦弱的身体当中?之前的黑魔法伤害对纳西莎造成了太大的影响了

          是的,很多人都觉得这位年轻的马尔福夫人是因为第一次孕育一个生命或者是身体本身的脆弱所以才把自己弄得如此的瘦弱。但是马尔福家的两个主人自己清楚根本不是如此,黑魔王现在变的一天比一天更疯狂,每次食死徒和fènghuáng社的战争发起的时候,看着那个出现在敌对阵营里面的布莱克,贝拉都会变的更加的疯狂。当年在学校当中的“劫盗者”现在是fènghuáng社的接班人一样的存在,每次被他们破坏了什么任务,卢修斯,纳西莎还有贝拉永远是最容易被疯狂的魔王迁怒的几个人。

          卢修斯毕竟是阿布拉萨克斯的儿子,或许是因为黑魔王对早逝好友有着一些怀念的心情,又或者是他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成功马尔福家族的财富是他不可缺少的存在,所以卢修斯即使是自己本人犯错,黑魔王都很少惩罚他。而贝拉本身有着对黑魔王的疯狂迷恋,她是黑魔王手中锋利的刀,是他最忠实的宠臣,惩罚贝拉对黑魔王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让身边那些热衷与杀戮的蠢东西们蠢蠢欲动,杀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并不是黑魔王的追求。所以,只有纳西莎是最好的迁怒对象,可以警告马尔福也可以表现出对布莱克家的愤怒,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当时纳西莎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马尔福家族的下一代继承人

          不知道是不是黑魔王本身分裂了自己的灵魂的原因,他在惩罚别人的时候也喜欢针对别人的灵魂。纳西莎毕竟是一个成熟的而且可以称得上强大的巫师,而且身为一个传承千年的家族的成员,几个钻心剜骨对纳西莎来说仅仅是让她虚弱几天。但是,当时她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虽然不过2个月大,但是当孩子在她的肚子里面开始成形的那一个瞬间开始,世界就已经为那个孩子选择了一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灵魂来搭配这个美好的被梅林宠爱的孩子。如此脆弱而且纯洁的灵魂,当代表了污秽的黑色力量冲击到他的时候,如果不是母体自动的保护,恐怕纳西莎根本不能坚持到治疗师到来的瞬间,这个纯洁的灵魂就已经重新回到了梅林的怀抱。

          情景回放的分割线

          “钻心剜骨”低沉而且嘶哑的声音响起,早已经不复当年的绝代风华的伏地魔坐在马尔福家华丽的大厅主位上,干枯的手指当中的魔杖里,不详的血色闪出金发的柔弱花朵几乎连抵挡都没有办法,单膝跪地的身躯几乎是立刻瘫软了下去。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甚至开始变的微微发青,淡色的嘴唇被牙齿咬的出了血。卢修斯低头跪在纳西莎的旁边,在伏地魔看不见的角度上,修剪的光滑圆润的指甲刺进了掌心。

          纳西莎在地上抽搐着,压制不住的呻1吟从嘴边溢出,痛苦至极,但是蓝色的双眼当中清明一片。突然,一种不明所以的悲伤就那么直直的冲进了纳西莎的心里,即使是痛苦也没有办法阻挡那种即将失去自己最宝贵的珍宝的悲哀。纳西莎的双眼猛地睁大,她的嘴角扭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满头大汗的脸上又像在笑,也像是在哭。全身的力量都开始放松了,所有的魔力自动的奔向了珍宝的所在。钻心剜骨的痛苦在没有全身的魔力的控制下绝对不是一个身体本就虚弱的巫师可以承受的,更别说一个贵族小姐。

          纳西莎的身体开始猛烈的颤抖,她甚至已经没有办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呼吸因为痛苦而分泌出的唾液被阻塞在了喉咙里,纳西莎的脸开始变的通红,然后逐渐青紫,额角的青筋逐渐冒了出来。扭曲的身体再也没办法支撑,平日里高傲的马尔福夫人开始在地上抽动,甚至打滚。即使身体痛苦的扭曲,她也依旧牢牢的护着自己的小腹,就连人在痛苦时条件反射的蜷缩身体也没有出现。年轻的马尔福夫人翻滚着背对着伏地魔,浑身上下的动作只剩下了剧烈的抖动。

          卢修斯几乎是惊讶的看着纳西莎的一举一动,或许伏地魔一直不知道,其实将全身的魔力都散开就可以很有效的抵挡这种针对灵魂上的伤害,而且可以隐藏实力。但是纳西莎不该不知道,两个人的距离之近让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纳西莎的魔力波动,一直隐藏实力的纳西莎为什么会突然的将身上的魔力全部集中起来?难道她想攻击黑魔王?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被卢修斯消灭了,纳西莎是一个聪明的女巫,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家族她也不会有这种愚蠢的念头。

          宽敞的大厅里面只留下纳西莎的喉咙里发出的“喀喀”的声响,跪在伏地魔身边的贝拉看向自己的妹妹,纳西莎的脸色因为窒息而几乎变成了紫色。跪在伏地魔脚边的贝拉有些不安的挪动着身子,看向伏地魔的那双充满了狂热的棕色双眼里不时闪过担忧。在贝拉的眼里,她是厌恶卢修斯马尔福这个人的,他推荐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一个肮脏的混血是一个让黑魔王另眼相看的人她真的不明白,她英明的主人究竟是为什么重视这两个人,的确,一个是魔药大师,但是这也不能否定他依旧是一个肮脏的混血甚至这个肮脏的混血居然敢仗着主人的宠爱而对他们这些高傲的纯血贵族们冷言冷语

          而卢修斯马尔福?他对主人根本不够忠诚对贝拉来说,主人就是她存在的价值她对伏地魔的疯狂迷恋是所有食死徒都知道的事实,而她甚至在结婚之后还愿意爬上伏地魔的床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所以,像卢修斯马尔福那样总是对主人的命令永远只完成九成,而且与邓不利多和魔法部的那些蠢货甚至可以相谈甚欢的这些行为,在贝拉看来,这两个混蛋如果不是主人的重视,她自己就会给他们一个阿瓦达索命。但是纳西莎不一样,她在贝拉的眼里,永远是那个柔弱的小妹妹,她的性格偏执而微微有些疯狂,其实从这点上来说,纳西莎反而是最不像布莱克家族的。

          贝拉心中的纳西莎是那么温顺,害羞,腼腆她绝对是布莱克家公认的小公主,她就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一朵娇嫩的水仙花。即使她嫁给了马尔福,成为了马尔福夫人,但是贝拉对这个妹妹的关心也依旧存在。“mylord”贝拉的话还没有说完,伏地魔那双疯狂而且冰冷的红色眼睛就已经扫了过来,那张丑陋的蛇脸上代表鼻子的两条细缝微微张合,没有了嘴唇的嘴巴不悦的抿起,但是尽管如此,那只枯瘦的手指依旧将魔杖收回,停止了对纳西莎的惩罚。

          “卢修斯贝拉我希望你们下一次不会让黑魔王失望记住,黑魔王将会带你们走向巫师界的新高峰低贱的泥巴中将会消失在我们的眼前黑魔王会记住你们的功劳但是黑魔王也绝对不会容忍背叛我rt最终将君临巫师界”伏地魔说话的声音带着人类不会有的嘶嘶声,沙哑的声音配合着那条银白色的大蛇在地坛上爬动的沙沙声,让这个华美的大厅里面弥漫着一种疯狂而且寒冷的气息。

          “黑公爵万岁万岁伟大的黑暗君主伟大的主人您是斯莱特林的荣光”贝拉疯狂的看着那个男人,声音中的狂热与迷恋让伏地魔哈哈大笑起来,他奖赏一样的向贝拉伸出那只枯瘦的手指,贝拉的表情就像是握住了全世界。随着一阵强大的魔力波动,伏地魔疯狂的大笑着带着贝拉还有纳吉妮消失在了马尔福家的大厅里。

          卢修斯终于松了一口气,几乎是在伏地魔的身影刚刚消失的同时,他就飞快的俯身抱起纳西莎。怀里的躯体不停因为剧烈疼痛还在颤抖,华丽的衣裙变的褶皱,并且被浑身上下的冷汗弄得湿漉漉的。那个虚弱的女人无力的开合着嘴唇,他几乎听不见她究竟在说什么。将耳朵靠近纳西莎的嘴边,卢修斯马尔福在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心急如焚的感受。“西弗勒斯孩子孩子”

          “梅林阿”卢修斯没有任何风度的大声惊呼“多利多利”他大声的叫着,一把抱起纳西莎向着卧室跑去,啪的一声,一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卢修斯的眼前,挡住了卢修斯奔上楼梯的道路。他一脚踹开了眼前丑陋的生物,大声斥责“该死的去叫西弗勒斯来快”家养小精灵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尖叫就消失在了庄园里。卢修斯铂金色的长发已经变的凌乱,一向挂着优雅的假笑的俊美面容甚至有些扭曲了,他紧紧的咬住牙,大步且平稳了向着卧室奔跑他第一次如此的痛恨马尔福庄园居然这么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