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如果我们从不曾相识,是否今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我们真的能克制住当初两人相见时的狂热,是否此刻我的心就不会这么痛;如果我们之间的爱能够割舍掉一点点,是否痛就会少点?”

          在万花齐放的山丘上,一抹白色身影驻足在一个雕刻精美的坟前,对着静静躺在里头的人说。

          那个男人看着墓碑上的名字,露出一抹微笑,冷冷的嘲讽过去的一切:“我想说的话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可是看到现在的你,我反而说不出任何一句伤害你的话。

          我该为你哭吗?我该伤心吗?当你任性地做出决定,却得到这种结果,我该嘲笑你活该吗?谁教你当初不听我的话、不相信我呢?”

          他抬眼看着远方,眼眶已泛红。

          “我该为你哭吗?毕竟我们也曾拥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你曾经带给我无数的欢乐,我至少也该为你难过、流一滴眼泪吧!可是为什么此刻的我却是无比冷静的看着已无生命的你呢?

          别怪我太冷血无情,曾经爱到无可救药的两人,你竟可以无情的对我如此,我为何要原谅你所做的一切呢?你以为死就可以补偿我多年来的伤痛吗?就可以把这一切爱恨情仇一笔勾销了吗?!如果死可以为自己所犯下的错赎罪的话,那这世间怎还会有恨呢?”

          “别说了、别说了!”一位穿着酒红色风衣的女子,跟随男人而来,在听到他的话后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

          “小遥,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要你待在天上吗?”男人转过头,看着哭泣的小遥。

          “你呢?你私自下凡间又是为了何事?”

          “我只是来看一个可怜人的下场罢了。”他是鬼迷心窍,一时脑筋秀逗才会兴起这个念头来到凡间。

          “不是,你只是不敢相信他真的离你而去、不敢相信他竟会抛下你走了的事实,所以你才会下凡来面对你心中一直不敢相信的事!”小遥粉嫩的小脸因太过激动,两颊呈现苹果般的红润。

          那男人也不反驳,视线再度回到墓碑上。“或许你说得对,在我心中或许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对我做了那么残酷的事后,怎么可以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离去,留下这一切呢?”

          小遥听到他的话,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掉落。

          “小遥,怎么哭得更厉害了呢?”男人不解的问着直揪着他的衣裳、头埋在他怀中哭泣的娃儿。

          “我是帮你哭,这眼泪是我代替你哭的。”小遥哽咽的说。她知道为什么他哭不出来,因为他的灵魂早已跟随着那人离去了,剩下的只是一具躯壳,一具没有七情六欲的躯壳,他当然会哭不出来。

          他悲伤到连泪都流不出来,镇静得异于常人;就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才教人感到心酸。

          “帮我?”他不懂,真的不懂。

          这时,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男人抬头便看到两个人,有着太阳般金发的两人。“律。”

          “律?”在他怀中的小遥听到这名字,马上抬起头来。

          “怎么了?你为什么哭成这样,是哪个不知好歹的人敢伤害你?”律弯下腰伸手捏着那粉嫩的小脸,马上手背就被打了一记。

          “讨厌鬼!”小遥这才破涕为笑。“魔王!”她看到律身旁的男子,眼睛不禁瞠大。

          “我不当魔王已经很久了。”在一旁全身罩住斗篷的高大男子说。

          “对不起。”

          “没关系。”

          律越过男人走到墓前,看了一会儿之后,头也不回的问:“你想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呢?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男人知道他问的是往后,过去一直支撑他活着的是对那个人的爱与恨,现在那个人已经走了,他日后该如何?

          “后悔当初不见他一面吗?”律问他。

          那个人的灵魂是他亲自去迎接的,是他完成那个人最后的心愿,带他去见他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可是偏偏他就是不瞧他一眼,一看见他就转身离去。

          “你没跟我说那是最后一面。”男人这时倒有点责怪的意味。

          “如果我说了,你是否就会再见他一面,原谅他呢?”律反问。

          “我…”老实说,他也没有把握当时自己是否就会见他。

          “所以说,你们两个都是在事后才会后悔自责的人,只是他付出的代价比你所付出的大多了。如果说这一切能重来,是否你们就会有不同的发展,不致落到今日这种两败俱伤的下场?”律间接道出他今日出现的目的,否则要找到他们可不是件容易之事。

          “律!”一直在一旁陪伴律的男子,当然知道律的打算,他不同意律的作法,那太危险了。

          律转过头对他的同伴——路西华笑了笑“没办法,我答应过他的,对不起?!”

          话一说完,律马上对着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的两人施起法咒来,只见一道金光笼罩在男人的身上。

          “律!”男人带着不解,困惑的看着他。

          “抱歉,这是我跟他订下的约定,他要这一切重新再来过。”当律解释完他理由后,那男人马上消失在那道金光中。

          “小心!”路西华赶紧接住律不支倒地的身躯。

          “谢谢你,路西华。”律面无血色,虚弱的笑了笑。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这么做。”路西华心疼的看着他,话中却带着极大的怒气。

          “对不起嘛!我知道这样做很任性,可是我答应过他了啊!”律抓着路西华的衣服,小心翼翼的陪不是。

          “算了,事情都发生了,好好休息吧!”路西华把他抱了起来,转过身对着不远处叫道:“你该出来了,接下来的事你总可以接手了吧!”

          小遥才在纳闷他到底是在跟谁说话,耳边马上就听到一阵笑声。

          “天使总长!”小遥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吧。

          “好久不见了,小遥。”天使总长笑笑的打招呼,走到路西华面前看着累得睡着的律“真是辛苦他了。”

          路西华狠狠瞪他一眼“他早就跟你们天界无关,以后别再找他办一些杂事。”

          “别说得这么绝情嘛!是律跟神商量好这一切的,大家都不愿看到那两人有这种结局,才会请律帮忙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