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冷月,你确定完成这次的任务后,就要金盆洗手,不再担任杀手?”

          昏暗不明的密室中,一个低沉、磁性、带有浓厚香港口音的男声回荡在闷热的空气里。男人说话时的严肃语气,就好似夏日的烈阳般,令人感到燥热不安,汗水直流,有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嗯,这些年来我所完成的任务不计其数,而被我暗杀死亡的人命也够多了。对于杀人,我已心生倦意,不想继续涉人江湖了。”

          回他话的女人声音出乎意料的年轻,她那毫无高低起伏的冷淡语调,仿佛让郁热的密室空气瞬时结冰。

          “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我就不再强留你。不过,我真的感到相当惋惜,集团失去了一位像你如此优秀的老手,实在是一大损失。

          黯淡的灯光令人看不清这男人的面孔。

          “老总,别这么说。集团内人才济济,新手辈出,不差我一人为你效命的。”

          冷月淡然地看着这位被她称为老总的中年男子,神情十分冷然。

          “啧!他们那些人个个趾高气扬、走路有风,不遵守道上规矩,就算真有两把刷子,也不配被称为杀手。哪像你,不但冷静内敛且又谦虚,完全得到你养父冷孤独的真传。冷月,你是我所见过的女杀手中最克尽职守,同时也是最懂得进退的一位,老实说,你走了,我还真觉得有点舍不得。”老总随手拍了一根烟,语重心长地看着她。

          每当他和旗下的杀手面对面谈论任务内容,几乎每个杀手都免除不了好奇心,极力想从昏暗的灯光中一窥他的真面目。毕竟向来不露脸,身分成谜的他总是非常惹人好奇。

          但是在他和冷月面谈时,这位令他一直打从心底喜爱的大将从不曾有一丝一毫的逾矩行为,她总是非常冷然,不会花费精神去理会身旁任何的人事物,猫儿般的好奇心绝不可能在她身上出现。笑看红尘,是她的尽态度;无情无义,成了她身为优秀杀手的最佳写照。

          “老总,我不会因为你这些谄媚的话语而留下来。更何况,你真正舍不得的是我为集团所赚取的庞大佣金,而不是我本身的去留死活,这点你我心知肚明。”

          冷月并不因老总的夸奖而有丝毫喜悦。一如往昔,她只是淡然处之。

          “哈哈,你这张锋利的小嘴还是这么不留情面,老总的心底事可全被你看透了。冷月,你的最后一次任务不同于以往,这次你所暗杀的对象在欧洲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素有沉默狂狮之称。千万别因为他是生意人就小看他,这家伙相当难缠,他的义父是当今意大利黑手党的龙头老大,而自小在义父的熏陶下,使他拥有一身不凡的身手,所以他的射击技术及拳脚功夫绝不输给你。记得,万一任务失败,你必须当下自我毁灭,不能让那些人抓到你及组织的把柄,知道吗?”老总一如往常的叮咛着。

          “老总,这些你碌幕埃?憔”芰糇湃ソ淮?切┎簧系赖暮蟊裁牵?槐匕芽谒?朔言谖疑砩稀h绻?挥衅渌?虑椋?易吡恕!?

          冷月话一说完,随即准备离开。

          “等等,冷月。”老总叫住她。“还是问你一句老话,若你因任务意外丧生,你希望老总如何处理你的尸首?”他问着被唤回头的冷月。

          “老总,你就把我的尸体当地火化,然后将我的骨灰洒于爱琴海中,这就够了。”

          像是交代着毫不相干的事情般,冷月面无表情的回答复,便头也不回的走出密室,飘然而去。

          第一章

          在飞往意大利首都罗马的客机上,豪华舒适的头等舱内旅客寥寥无几,冷冷清清。

          冷月神情专注地坐在舱内最后一排的靠窗座位上,翻阅有关这次任务的相关资料。

          雷德.欧纳多

          1、出生于台湾,姓名不详。

          2、六岁时与父母同游羲大利,却于一次车祸中惨遭丧亲之痛,成为举目无亲的孤儿。

          3、七岁时,在某个偶然的机会下,被塞顿.欧纳多收养,成马当今黑手党领袖的义子。

          4、现年龄二十五,已婚,育有一女,其妻于雨年前因病死亡,未再娶。

          5、为人精明干线、冷酷少言,人称“沉默狂狮”椽闲,此人发起脾气来有如发狂中的狮子,故有此外貌。

          6、目前担任欧洲最大船运公司——欧联航运总裁的职位,有“轮船钜子”之称,不论黑白雨道都对他敬畏三分,是黑手党内部最被看好的下任继承人。

          .s.穗说雷德是欧洲女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也是目前欧洲最有偿值的年轻总裁,所到之处皆受人瞩目,魅力十足…

          “哼!这种男人,祸水。”

          冷月不屑地看着资料上的档案照片。照片中的男人拥有一头浓密的黑色短发,充满刚毅的脸庞上,有着一苹炯炯有神的棕色眼眸及高挺的鼻梁。他那几乎成直线的薄唇,有着不可一世的自信。

          从他身上隐隐透露着一股王者之风,可以看得出他的确不是个简单人物。他的气势、他的眼神、他的穿着,在在都颢示出此人的与军不同及尊贵气派,像极了整日周旋于宴会与女人间的欧洲贵族,典型的公子哥儿。

          “如果他真有老总所说的那么厉害,我倒想见识一下他的身手。”

          她闷哼一声,将手中所拿的三张照片撕毁,转头望向机窗外的蓝天白云,任由思绪逐渐飘远…

          她,人称冷月,自出生时即被狼心狗肺的狠心父母抛弃,丢弃在臭气冲天的垃圾堆中,准备让她活活饿死。

          很幸运的,她命不该绝,被一位好心的清洁队员麦现后,送往一家孤儿院中,度过一段惨淡凄凉的童年岁月。

          六岁时,她被她的养父冷孤独收养后,生活总算才安定下来,渐有起色。也由于被冷孤独收善,她才因此开始了她的杀手生涯,踏入这条永远无法回头的不归路。

          冷孤独是她养父在江湖上所使用的名号,当时年仅三十岁的他是个名号响遍海内外的红牌职业杀手,拥有接不完的委托、杀不完的人,以及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

          自从自已被他收养后,她每天跟着他过着刀光剑影、惊险万分的杀手生涯,并且在他刻意的培植下,学习了一名杰出杀手所该具备的各项技能及枪法。

          冷孤独虽然外表狰狞,为人残忍无情,但他对待冷月有如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她疼爱有加,让从小精受欺陵的她首次尝到被人关爱的亲情滋味。

          只不过疼爱归疼爱,冷孤独却也有异常严肃的一面。他为了让冷月能够独立自主,成为一名出色的职业杀手,对她的日常训练异常严格,经常令当时年幼的她受不了的抱头痛哭,跪地求饶。

          由于自小受到养父的严格调教,她的身手自然不同凡响,日益精进,小小年纪就拥有职业级的做人水准。

          但是,她该学的全都学了,不该学的也学了。长年的杀手生涯让她拥有一颗如钻石般坚硬的心,以及超乎实际年纪的成熟及沉稳,对于杀人,她已毫无感觉,更不会对被杀者产生任何的愧疚及良心不安。

          她的冷漠、她的无情、她的残忍,以及笑看人间的消极态度,显然已不知不觉地成为她待人处世的惯用方法,使她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绝情杀手。

          自从两年前冷孤独因癌症病逝后,她便加人了由老总所主持的暗杀集团,成为他旗下的一名职业杀手。

          她之所以愿意加入暗杀集团的原因有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