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463、备份(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把命留下?

          这话乍一听好像是在生死决斗前的开场白,不过小艾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真的要杀我,而且我也想不出他有杀我的理由。

          果然,小艾不等我提问就立刻解释道:“这次要对付的东西真的很危险。我知道跟地狱那边打交道的流程,所以也知道危险性,我自己倒没什么,毕竟就算去了那边,我也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但是你不一样,所以我想给你留一个备份。”

          “备份?你是说克隆一个我?”我问。

          “差不多,但不是克隆,那个技术是有缺陷的。谁都没办法很完美地复制出一模一样的肉体,那就算那个光头老妖怪也阻止不了肉身的迅速衰老。其实你也从我身上发现问题了,只是你没有说出来而已。”小艾平静地解释道。

          “那……那我就直接问了,你还有多少寿命?”

          “按照我的寿命是80年来推算的话。我大概还能活22年,也就是说,22年之后你会变成一个中年大叔,而我已经变成80岁的爷爷了。”小艾的语气轻描淡写,但话的内容却让我感觉有些伤感。

          “别露出那种表情嘛,我其实看得很开,22年的寿命对我来说并不算短了,而且只要活得够精彩够充实就可以了,反正我肯定不会周而复始地重复过同一天,我希望可以像你一样。”小艾笑着说。

          “像我一样?”我诧异地指着我自己问,虽然当初光头老妖把小艾交给我的时候说是让小艾从我身上学一些缺点,好让他变得更有“人味”,但实际上小艾的作用是帮助艾生平实施计划。以确保我可以在最后时刻终结一切。

          小艾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他冲我点了点头说:“对的,虽然他把我安排在你身边是另有目的,不过我也确实从你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比如怎么样把生活过得更加丰富多彩,难道你从没想到你过的几个月都快跟别人一辈子一样丰富了吗?有很多人周而复始地重复着完全相同的每一天,但你的每一天几乎都不一样。在你身边总有各种各样的怪事出现,你总能从中找到乐趣,我觉得这很好,这也是我在这里开起乐易堂分号的原因。”

          “是乐快乐的乐!”我强调了一下。

          “好吧,乐!如果你不介意我跟你的风水堂用同样的名字,那我也很愿意将名字改过来。”小艾道。

          “实际上我并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多一个比我聪明又比我能干的徒弟,另外,这地方确实不错,我那边现在被兄弟会盯上了,回去的话总觉得不太保险,我琢磨着干脆就整个搬过来在你这边再开张,反正你也不差钱,开这个店就为了找乐,不如就成全了你师傅我吧。”我提议道。

          “好啊!这真的很好!”小艾立刻点头道:“反正我这里这么大,你想怎么利用都可以,钱的方面不需要担心。”

          “既然说到钱了,艾生平到底给你留了多少钱啊?方便告诉我个数字吗?”我试探着问了一下。

          小艾笑了下,然后冲我张开了两个手,伸展开了十根手指。

          “十位数?”

          “嗯。”小艾点了点头。

          “我靠,他到底从哪骗来这么多钱啊?”我不禁惊叹道,乐易堂在业内也算是收费很高的了,即便如此,按照我的赚钱速度估计猛干个几百年都不可能赚到9个零,我觉得我似乎应该怀疑一下艾生平是不是打劫过银行。

          “他挖空了两个财团,毕竟有些仪式需要相当多的硬件支持,没有足够的资金是肯定不行的,另外他需要把自己藏起来,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疏通,有时候靠鬼神不如靠钱来得更容易。”

          小艾这话说得对,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叫“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看来艾生平真是把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也难怪我费尽心力到处去找他却始终找不到半点线索,大隐隐于市,我完全找错了方向。

          不过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我也没必要再想了,现在我更应该关注的还是那个与地狱相连的神秘发仙,而在去找那发仙之前,我还需要按照小艾所说的留一个备份在这里。

          小艾告诉我,他没有办法将一个完整的我留下来,只能从我的灵魂中分离出来一些无关痛痒的部分,一些我几乎用不到的情感,这部分灵魂会拥有我所有的记忆,就像小艾与艾生平一样,但分离的比例会比他们少得多。

          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或许并不算是件坏事,留一个备胎在家里,万一我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备胎还可以帮我完成留后的大任,只是到底将我灵魂中的哪部分情感分离出来,这是个关键了。冬长私号。

          我并不想把恶的部分抽出来,万一这个备份失控了变成一个大魔王那就不好了,所以在考虑了再三之后,我选择了对我来说最不痛不痒的部分,而且我不需要担心这部分情感会演变成什么夸张的人物,最重要的是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这个备份或许真的能体现出最真实的我。

          灵魂抽离的过程并不复杂,只是相当耗费时间,我在小艾准备的意识床上足足躺了4个小时,后半程我甚至睡着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灵魂分离已经完成了。

          小艾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在瓶子里保存着一团闪闪发光的颗粒,他将这个小瓶子拿到了教堂外面的地下密室里,那里并没有任何鬼魂,但却存放了好几个木偶。

          死亡助理做过类似的事情,看样子小艾是准备将我的备份暂时放置在木偶身上,不过我判断错了,小艾只是将灵魂小瓶放在了密室里而已,至于这东西到底要怎么用他并没有告诉我。

          其实我也并不想去问,如果能不用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有谁会那么盼着自己死呢?起码我没有这个兴趣。

          备份弄完了,时间也到了午夜,我和小艾一起去将孙宇熙从睡梦中叫醒,在详细问清楚了他家的地址后我俩立刻出发。

          20分钟后我和小艾到了孙宇熙的家门口,只是站在门口我便能看到那浓浓的阴气,时值初夏,我的全身竟还因为这股阴气而开始发起抖来,我的嘴边甚至呼出了白气。

          在过来的路上小艾已经跟我进行了说明,所以我没有着急进屋,而是向后退开了一些,把现场交给小艾来处理。

          他用孙宇熙那拿来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接着将两个黑色的木雕左右放置在门口,然后又念着了一句樊咒。

          咒语刚过,屋子里弥漫的阴气顿时一股脑地涌向了门口这两个小木雕,并纠缠在木雕的周围,过了十几秒,从这两个木雕上竟生出了好几个模糊的人形!这几个人看轮廓应该是女人,因为她们都有着长长的头发,她们在木雕的周围挣扎着,并发出凄厉的哭声。

          她们看起来是鬼,但又不是一般情况下的鬼,感觉就好像从地狱中挣扎出来的那些受折磨的灵魂。

          这情形也让我想起了艾生平曾经在下水道里弄出来的那个伪黄泉,这些女人的亡魂显然也被困在了一个地方,那里连接着地狱。

          看明白了眼前的形势,我自然也不敢靠近门口了,接下来的一切全都交给小艾来处理。

          小艾继续念着樊咒,然后每隔十米放一个小木雕在地上,这样一点点地向屋子里面走,每一个木雕都好像拥有特别的磁力一样将屋子里的阴气全都聚拢了过去,随后从阴气之中都会生出好几个挣扎着的鬼魂,而且是女人的鬼魂。

          孙宇熙说过,他亲眼看到了袁玫将一个女人带回家里杀掉,而且剥掉了那女人的头皮,可是那尸体随后却不翼而飞,不论他怎么找都没有找到那具女尸,之后袁玫时常变换发型,孙宇熙可以确定那就是袁玫从其他女人的头上剥下来的头皮,可是警察却说市内根本没有发生剥皮命案。

          我当时在听他说这些的时候也在想袁玫如果真的杀人了,那她又是怎么处理尸体的,而当我发现那全身漆黑的发仙可以抽取实物的生命力时,我便知道了一切,袁玫抽走了那些死者的尸体“时间”,让它们超速腐化,最后连灰都不剩一点,而这些被杀者的亡魂则全都被拘禁在这个屋子里。

          “黑又黑,长又长……”

          突然,在房子里面的卧室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悠然地念着童谣诗,显然那个说话的人就是袁玫。

          虎爷需要休息,我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作战能力了,而小艾似乎也不打算轻易冒险,他示意我稍微向后退一些,接着便拿出两根法锥用力戳在地上,随着几句樊咒,整个房间的地面都开始摇动起来,接着一个半米高的小石头人竟从地板下面钻了出来,估计小艾是在房子的地面抽取了一层混凝土,并将它们“捏”成了一个傀儡。

          这小石头人哒哒哒地快速迈步跑到卧室门前,然后用力将房门推开。

          我的手电立刻照到了卧室里面,在卧室的床上盘腿坐着一个光头女人,在她的手里拿着一个有着柔顺长发的头皮,她的另一只手里正拿着梳子梳理着长发,一边梳她还一边念叨着那首童谣诗。

          就在这女人光秃秃的头顶还站着一个黑色的小人,那个人正随着女人摇动着身体,就像在随歌起舞。百度一下 '我在地狱等你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手机用户登陆 m.zhuaji.org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