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该支持鬼斗罗,可yi想到要对付的是唐银地宗门,她心中就不自觉的有些顾虑,“鬼爷爷,昊天宗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大概位置。只是因为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才没能动手。又何必非要多他这个人呢?以他的年纪。最多也只不过是个三代弟子而已,对昊天宗内部的秘密不可能了解太多的。”

  鬼魅笑了,“傻丫头。你果然是关心则乱啊!昊天宗的事,只是我留下他的yi个原因。另外就是为了你了。看得出。你已经喜欢上了那小子。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很出色,绝不逊色于邪月和焱。也算是配得上你了。更和你yi样拥有杀神领域。无疑是个出色的人才。”

  “可是,你要想和他在yi起,他地身份就是大问题。要是他能加入武魂殿。并且为武魂殿立下些功劳,得到提升。那么。教皇陛下应该也更容易接受他yi些。”

  “这不可能。”尽管脸上有些羞红,但胡列娜还是立刻否定了鬼斗罗的说法,“鬼爷爷,我怎么可能说服的了他去对付自己地宗门。其实,昊天宗已经隐居了,我们非要斩尽杀绝不可么?”

  鬼斗罗沉声道:“娜娜,这话你在陛下面前可不要提起。陛下对于昊天宗的恨意极深。如果三选yi地话,上三门被选中毁灭的,肯定就是昊天宗。当初,唐昊击杀先皇。令陛下痛不欲生。我们与昊天宗水火不容。而且。留下这曾经的天下第yi宗门在,随时都有可能是定时炸弹。因此。昊天宗必须要毁灭。”

  胡列娜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鬼斗罗抬手止住了,“如果你为了他好,那就劝说他加入武魂殿吧。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至少我们的猎魂行动yi直都是保密地。至于最后决定如何,不是你我所能作主,yi切还要看陛下的决定。不过,你和他站在yi起,到真是很般配。这个年轻人地心性也很不错。当初从杀戮之都出来的时候,那种情况下他也没有占你便宜,难能可贵。”

  胡列娜是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营地的,因为她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唐三。武魂殿的事并不是她所能决定,而不论怎么看,哪怕是唐三真的已经脱离了昊天宗,自己与他也是站在对立的yi面。

  胡列娜曾经不只yi次想要将唐三的影子从自己脑海中抹去,可是,她做不到。刚才相见时那yi瞬间的兴奋几乎比她这yi年来所有开心的事相加还要多。

  唐三跟随邪月走入武魂殿营地之中,之前他已经凭借着精神力扫描过这里,目光流转,简单地观察了yi下四周地情况。此时,除了巡逻的人员以外,其他人都已经各自回帐篷中休息了。而那个焱却正站在帐篷门口。

  眼看邪月将唐三带了回来,不禁愣了yi下,向邪月递出询问地目光。

  邪月向他微微摇头,带着唐三走了过去。将鬼斗罗之前的话简单的说了yi遍。

  “什么?他要yi直和我们在yi起直到行动结束?”焱后悔了,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那么冲动。如果那时候让这个叫唐银的家伙走了,也要比跟随着队伍强。至少他离开就不能见到胡列娜。

  邪月的语气加重几分,“这是鬼长老的命令。焱,你不要想的太多。”

  焱狠狠的瞪了唐三yi眼,“小子,你给我记住。要是你敢接近娜娜,我会立刻杀了你。”

  唐三微微yi笑,他那种平淡的语气最具有挑衅味道,“你有那个能力么?”

  “你”焱压制的怒火几乎yi下子就冲了起来,正在他要不顾yi切的和唐三拼个死活时,yi个阴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夜了,都早点休息吧。”

  听到这个声音,焱机灵灵打了个寒战,他当然知道声音的来源是谁。强忍怒火,转身就走进了帐篷。

  此时。胡列娜与鬼斗罗同时归来,胡列娜的目光看向唐三,唐三也正好回头看向她,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接触,胡列娜眼神中充满了歉意。而唐三却只是微微yi笑,令她再次看到了那份完美的优雅。

  钻入帐篷,唐三并没有再向坐在角落中闭合双目地焱挑衅,也找了个角落坐下。盘膝开始修炼。当然,他时刻保持着警惕。不只是对焱,还有邪月。

  yi夜无话。第二天清晨,当唐三结束修炼的时候。帐篷内已经没人了,邪月和焱都在不久前先后离去。

  唐三整理了yi下自己的计划和思路,这才走出帐篷。

  “吃点东西。”yi只白嫩的小手伸到面前,递来yi块腊肉和yi块干粮。正是胡列娜。

  接过食物,唐三向胡列娜点了点头。

  胡列娜低声道:“昨天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不过鬼爷爷对你也没有恶意。我们这次任务目标的位置基本已经找到了。等完成了任务之后。你随时可以离开。”

  唐三淡然道:“我以为你会想要说服我加入武魂殿呢。”

  胡列娜展颜yi笑,顿时令周围花草为之失色。“我可不愿自讨没趣。那样的话我又不是没对你说过。”

  唐三看着她,“你是yi个聪明地女孩子。”

  胡列娜叹息yi声,“我是武魂殿的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这次的事以后有机会我会补偿你地。”

  唐三摇摇头,“你不是说我们是朋友么?那就不要提补偿二字。yi位封号斗罗肯帮我抓只第六魂兽,对我本身就有好处。不过,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目标能让你们武魂殿出动这么多高手?”

  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尽可能地让自己恬淡自若,但心中多少还有些紧张。胡列娜是否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就能让唐三判断出她对自己的态度。

  胡列娜抬头看了看周围。这才压低声音道:“我们要捕捉yi头强大的魂兽。有可能会遇到麻烦。为了保险起见,才来了这么多人。到时候要真的遇上目标你注意自保。至于我们要捕捉地是什么。以你的聪明,不用我说你也猜到了吧。”

  出动封号斗罗和这么多高手,也只有十万年魂兽了。胡列娜地回答令唐三很满意,脸上流露出惊讶之色,但又很快恢复了正常,神色间没有流露出任何破绽。

  胡列娜转移开话题,“yi年前我们分开的时候,你和现在有很大不同。虽然昨天见面时你还是那么冷冽,但性情却变了许多。似乎更加沉稳了,也没有了以前那股血腥气息。”

  唐三微笑道:“你不也是yi样么?别忘了,我们都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胡列娜叹息yi声,“老师为了让我消除身上的血腥气息,耗费了大量精力,经过多方面调养才算是恢复成了正常人的样子。可是,我感觉你似乎比我回复的更好似的。你家里的事我不问,不过,如果你真的没有合适去处,就和我回武魂殿吧。老师yi定会赏识你的。”

  唐三嘴角处流露出yi丝冷意,“算了吧。你们武魂殿和昊天宗势同水火。肯收留我yi个出自昊天宗地人?”

  胡列娜展颜yi笑,“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打动我地老师了。要上路了,你要做好准备,待会儿和我走在yi起。我们马上要进入星斗大森林最深处,随时都有可能面临强大魂兽的攻击。”

  唐三心中yi动,“你们地目标在星斗大森林深处?”

  胡列娜点了点头,“我们来这里已经有yi段不短的时间了,从种种迹象来看,目标就应该在星斗大森林中心位置。”她之所以说出这些,除了对唐三的信任之外,也是因为没有怀疑唐三的理由。武魂殿此次派出的强大势力,别说是yi个唐三,就算是几个他,也无法产生影响。对她来说,只是带着唐三走个过场而已。她也更愿意和现在的唐三走在yi起,不自觉的想要去接近他的世界。

  简单的几句交流,唐三就已经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小舞在星斗大森林中心位置。这也是他地判断。

  这时,鬼斗罗的声音响起,“出发。”

  就在唐三与胡列娜交谈的这会儿工夫,包括他之前住的那个营帐在内,营地已经全部整理完毕。

  胡列娜扯了yi下唐三的袖子,这才快步跟上。唐三跟在她身边,yi脸不善的焱以及表情平淡的邪月也已经跟了上来。两位封号斗罗依旧是yi前yi后,只不过此时队伍中心处的三人变成了四人而已。

  焱走在唐三身后。他那咄咄逼人地目光带给唐三yi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但唐三也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个焱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

  经过yi晚的沉思。此时地焱已经恢复了清醒,他知道。当着胡列娜的面,自己怎么也无法动唐三。否则只会让自己与胡列娜之间地关系破裂。虽然表面看去唐三和胡列娜也没什么,但他对胡列娜的眼神实在太熟悉了,这还是他第yi次看到胡列娜用那样温柔的眼神去看yi个男人。

  都说女人是敏感的,男人其实也有同样的敏感。尤其是焱地心yi直都在胡列娜身上,这种感觉就格外敏锐。焱已经想好了。这星斗大森林内危机四伏,不能直接动手,难道还不能利用周围的yi切么?

  唐三与胡列娜并肩前行,同时在默默地观察着队伍行进和周围的yi切。他有些惊讶的发现,鬼斗罗与菊斗罗两人yi前yi后相互呼应,在这椭圆的阵型之中,外界似乎因为两位封号斗罗的气息隔绝了。

  唐三不敢使用蓝银领域,他此时身在其中,yi旦领域产生的能量波动与两名封号斗罗那类似于结界的防御气息接触,他们立刻就会对自己产生警惕。

  走在最前面的鬼斗罗开始加速。整个队伍如同风驰电掣yi般在树林中钻行着。令唐三意外的是,这yi路上就算遇到yi些强大的魂兽。这些魂兽也并没有发动攻击,只是远远地看着队伍前进而已。

  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因为那两名封号斗罗地威势与气息。那围绕在队伍周围如同结界yi般的能量正是对外界魂兽地威慑。两名封号斗罗走在yi起,又有多少魂兽敢于触犯呢?因此,这支来自武魂殿的队伍也节省了大量时间。

  可是,随着脚步的不断前进,唐三心中开始逐渐焦急起来,因为现在的他根本无法留下记号给小舞。就算留下了,如果小舞真的在森林中心,也不可能看得到。

  没有人能事事如意,在初期的成功加入之后,唐三也遇到了难题。

  “原地休息。”足足急赶了两个时辰,最前面的鬼斗罗才停了下来,示意休息。

  武魂殿高手们立刻围成yi个圆圈,分出几人负责巡逻,其他的人立刻进入休息状态,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开口。

  胡列娜看了唐三yi眼,指了指自己身边,示意他坐过来。可还没等唐三坐下,邪月和焱已经yi左yi右坐在了胡列娜两旁。

  胡列娜眉头微皱,想要发作时,却看到唐三很自然的走到自己对面坐了下来,双眼闭合,yi脸的恬淡优雅c云淡风轻。似乎周围发生的yi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胡列娜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看不透这个男人了。

  当鬼斗罗宣布休息的时候,唐三就已经发现周围的结界消失了。随着深入星斗大森林,他已经看到了不少极其强大的魂兽,自然明白距离森林中心已是越来越近,而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自己不多的机会。他的yi颗心早已经飞到了小舞身边,对于焱的挑衅没有在意的心思。

  蓝银领域悄然从身下散发,唐三做的极为隐秘,凭借着过人的精神力以及周围蓝银草的掩护,他的思感随着与蓝银草结合快速的扩展开来。

  这yi次,他并不是要去看清什么,思感尽可能的向远处延伸,感受着周围所有能够感受到的气息。

  如果此时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地面上的蓝银草都在有节奏的轻轻摆动着,各种信息如同雪片yi般在唐三大脑中集中。尽管每yi条信息都是模糊不清的,但就是凭借这些。他将自己地脑力运转到极限,飞快的寻找着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

  yi股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蓝银领域探查的范围之中,那显然是星斗大森林中的yi只只强大魂兽。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没有低于三万年修为的魂兽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位封号斗罗也不得不集中精神,小心地感受着周围的变化。如果是在外面森林,就算赶路四个时辰,他们也不会休息的。而在这里。却必须要保持最佳状态。

  yi个接yi个强大地气息在唐三脑海中掠过,这些属于万年以上魂兽修为的气息虽然不弱,但却都不是他要找地。他要寻找的是属于小舞的气息。与自己魂力应该相差不多的熟悉气息。

  思感延伸,突然。当唐三的精神力即将延伸到边缘地时候,两股极其狂霸的气息出现在他地蓝银领域感受范围之内。

  这两股气息出现的瞬间,唐三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被重锤砸了yi下似的,整个人剧烈的颤抖了yi下,双眼睁开。哇的yi声,喷出yi口鲜血。脸色变得yi片苍白。委顿在地。

  “怎么回事?”胡列娜是第yi个反应过来的,在唐三即将跌倒的时候飞快的扶住了他。

  之前还生龙活虎,怎么yi瞬间就突然像是受到了重创yi般?胡列娜大惊之下,赶忙将自己的魂力尽量以柔和地方式输入唐三体内。

  但她却发现,唐三体内地魂力十分充盈,并没有消耗。可他的气息却十分微弱,倒在胡列娜柔软地怀中气若游丝。

  身影yi闪,鬼斗罗和菊斗罗几乎同时来到了胡列娜身边,邪月也同样惊讶,只有焱流露出几分幸灾乐祸。

  鬼斗罗深出yi根手指点在唐三的眉心处。yi股冰冷的气流顿时涌入唐三大脑之中。令他机灵灵打了个寒战,气息这才恢复了几分。但却显得十分粗重。就像yi个溺水的人刚刚爬上岸,正在大口大口的贪婪呼吸。

  胡列娜不解的看向两位封号斗罗,鬼斗罗的形貌虽然看不见,但yi旁的菊斗罗却是满脸惊愕之色。

  “这小子很不错啊!他应该是施展了类似于精神探查之类的能力去探查周围未知的事物。而他的精神力释放后,连我和鬼魅竟然都没有发现。”

  胡列娜急道:“那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鬼斗罗沉声道:“应该是在他精神力探查的时候遇到了远远无法抵御的强者,并且感受到了他的精神力存在,强行将他的精神力反弹而回,这才令他受到了重创。他马上就会清醒过来,听听他怎么说吧。”

  唐三神志渐渐复苏,头痛欲裂的感觉险些令他呻吟出声。自从蓝银皇二次觉醒之后,他还是第yi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而且还是在自己相当擅长的精神领域上。要知道,蓝银领域最大的特点就是秘密,润物细无声,而那两个突然出现的强大气息显然是察觉了他的存在才释放了精神力冲撞,令自己被反噬。

  虽然被重创,但在反噬那yi瞬间的时候,唐三精神力感受的却格外清明。除了那两个极其恐怖的强大气息之外,还有yi个微弱的气息。从实力上判断,这个气息应该与自己不相上下。

  可惜,唐三没能更多时间的去感受,但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想要找的目标找到了。此时他虽然承受着剧烈的痛苦,可却是宽心大放,因为那两个令他精神力反噬的气息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已经凌驾于身边两名封号斗罗之上的级别。

  心中的紧张逐渐放松,唐三意识渐渐恢复过来,感受着外界的yi切,脑后枕着的柔软以及那淡淡的芬芳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但是,胡列娜的身体虽然能够对他产生诱惑力,却永远也不可能诱惑他的心。

  挣扎了yi下,在胡列娜的帮助下,唐三坐直身体,此时他的双眼之中光芒黯淡,粗重的喘息令他看上去有些狼狈。

  “唐银,发生了什么事?”胡列娜见唐三恢复过来,心头也算放松了。

  唐三勉强看看身前的两位封号斗罗,苦笑道:“我本来想查看yi下周围的情况,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魂兽。可谁知道,却遇到了yi个特别强大的存在。它居然能够捕捉到我的精神力,而且还向我发出了精神冲撞。如果不是我反应快,刚才那yi下就没命了。”

  菊斗罗眼睛yi亮,用他那特有的阴柔声音问道:“特别强大的存在?有多强?在什么方向?”

  唐三肯定的道:“至少有魂斗罗的级别。我的精神力在同级别魂师中算是不错的,想要远距离伤到我,至少也要是魂斗罗才做得到。就在那边。”说着,他指了指自己蓝银领域探测到的方向,对于这yi点,他并没有隐瞒。

  听到魂斗罗三个字,菊斗罗不禁眉头微皱,“只有魂斗罗的级别么?那似乎并不是我们要找的目标。你会不会感觉错了?”

  唐三说的当然是谎话,两个说成yi个,强大说成弱小,闻言苦笑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因为那yi瞬间我的精神力就已经被反噬了。”嘴上虽然这么说这,心中却暗暗冷笑,你们真的找去,恐怕不会好过。

  如果非要让唐三形容yi下那两股气息的强大,那么,在他认识的人中,就只有当初未曾自废的父亲才带给他这种恐怖的压迫感。而这显然是眼前两名封号斗罗做不到的。更重要的是,唐三之前的精神探测就相当于提醒了那两个强大的存在,他们会没有yi点准备么?

  菊斗罗和鬼斗罗对视yi眼,鬼斗罗道:“不论如何,我们都要。目标应该就在附近了。宁可错杀,绝不能放过。出发。”

  二十名武魂殿高手弹身而起,胡列娜刚准备扛起唐三的手臂帮他起身,yi旁的邪月却已经拉起了唐三,让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同时用眼神止住了想做同样事的焱。焱对唐三有敌意,胡列娜是绝不会允许他来保护着唐三的。邪月就不同了,那毕竟是她的亲哥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