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血脉与蓝银皇右腿骨的共同作用。只不过当时地他yi心只想救下小舞。所以并未在意,此时想起来,终于明白了蓝银皇右腿骨地第二技能究竟是什么。

  作为蓝银皇血脉的继承人,拥有了蓝银皇右腿骨之后,对于唐三本身来说,这块十万年魂骨的效果本就应比小舞产生的十万年魂骨效果更强。直到此刻,唐三才终于明白了它强在什么地方。

  马红俊背后的凤凰羽翼依旧伸展着,此时他已经落在了天涯和不乐身前,胖脸上流露出yi丝笑容,“真没想到。你们看上去这么猥琐。倒是还有几分兄弟之情。”

  天涯嘴上地大雪茄早就不见了,用沙哑的声音道:“为什么不杀我们?”

  马红俊撇了撇嘴。“你很想死么?我和不乐地事当初就已经解决了。他打了我,我也烧了他那里。我对他早就没仇了。我为什么要杀他?你们在这里打家劫舍的又和我有什么关系。老子不高兴杀人,行不行?还不快滚,让开道路让我们过去。”

  不乐有些呆滞的看着马红俊,显然,他没想到马红俊会说出这样的话,yi时间,眼中的仇恨光芒虽然并未减少,但也不像先前那么怨毒了。看着胖子背后那炫丽的凤凰羽翼,眼中甚至还多了些什么。

  鹅考快速走到两人身边,拉了拉他们的衣服,不乐和天涯同时会意。都没有再说什么。不乐朝着远处的士兵们摆摆手,“让他们过去。”

  士兵哪敢怠慢,他们之前敢于那么嚣张,就是因为有不乐他们这三名魂师在这里撑腰,眼看自己的依仗都挡不住,赶忙将路障搬开,让出了通路。

  唐三走到马红俊身边,没有再说什么,力之yi族的四名族人虽然有些不满,但在泰坦地眼神示意下也回了马车。

  马红俊向不乐嘿嘿yi笑,道:“以后要找我就来天斗城。随时奉陪。”

  不乐和天涯对视yi眼,突然向马红俊道:“小胖子,我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马红俊愣了yi下,“还有什么好说地。”

  不乐叹息yi声,突然伸手搂住身边天涯的手臂,“其实,我也并不是那么恨你。你刚烧掉我那宝贝地时候,我简直是痛不欲生。可后来,当我的伤口好了。我突然发现,做女人挺好。”yi边说着,他还故意将头靠上了天涯的肩膀。yi脸妩媚的样子。

  当然,像他这么长相猥琐的人,流露出妩媚的感觉,可以想象那是yi种怎样的感觉。

  尤其是,不乐的眼神还不时的瞄向马红俊下身,自己的屁股扭动了几下。舌头舔舔嘴唇,似乎有点馋涎欲滴似的。

  哇——,胖子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吐了出来,唐三虽然忍耐力强点,但也立刻展开瞬间移动回了马车。

  马红俊几乎是落荒而逃,yi边跑向马车还yi边高喊着,“快,快走,我受不了了。”

  看着两辆马车飞驰而去,不乐这才松开搂着天涯的手臂,哼了yi声,“死胖子,老子打不过你。恶心死你。哼哼,你还是嫩了点。”

  天涯嘴角抽搐了yi下,“问题是,你不仅恶心到了他。也同样恶心到了我。”

  “呃”

  马车yi直跑出十来公里,马红俊都没有缓过来,不时趴在车窗上向外狂吐,他发誓,自己这yi辈子再也不想见到那三个人。

  唐三还好yi些,他与泰坦又开始讨论上了暗器以后,肠胃翻涌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了。

  龙兴城,位于星罗帝国北方。与两大帝国交界处只有不足两百里的距离。是真正的边境城市。

  龙兴城本身并不属于星罗帝国皇室直接管辖,而是下属yi个王国境内地领地。因为贸易的缘故,这座不大的城市极为繁华。过往客商络绎不绝。

  王国c公国,这些表面隶属于两大帝国的势力,事实上早已经不受帝国控制。而且还控制了不少经济重镇,背后又有武魂殿暗中支持。与帝国分庭抗礼。虽然冲突出现地并不多。但随着帝国势力被渐渐架空。尤其是最近七宝琉璃和蓝电霸王龙两大宗门被毁之后。王国c公国们的表现也越发嚣张起来。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扩张自己的领地。虽然幅度并不大。但已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可出奇的是,两大帝国对于他们的蠢蠢欲动却是置之不理,yi切都显得很平静。甚至没有任何军事调动的迹象。不知道那些王国和公国们是否自己心虚,两大帝国极有默契地默不作声反而吓住了他们,yi时间到不敢做地太过份。

  力之yi族的两辆马车在经过城门处简单的盘查后进入龙兴城。当然,外地客商入城的城门税是必不可少的。按人头算,最奇葩地是,连马也算人头。每人yi个金魂币,马车三个金魂币,再加上八匹健马。足足被收了几十个金魂币之多。

  众人虽然都是魂师。但却都不是隶属于武魂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索性就将钱交了。顺利入城。

  “长老。我们怎么安排?”唐三向泰坦问道。这些天他和泰坦yi直在讨论暗器地事,甚至连单属四宗族的聚会都没什么心思多想。

  泰坦小心翼翼的将马车内的图纸整理好收到自己的魂导器之中,“我们直接去御之yi族的宗门。既然是他们主持,自然也就是他们来安排了。其实,每次聚会也只不过是大家久别重逢,聊聊最近yi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守望相助。并没有什么固定的程序。”

  唐三闻言颔首,轻轻的抚摸着小舞柔软的皮毛,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地神色。已经来到龙兴城,他也该开始考虑考虑如何来面对单属性四宗族了。

  泰坦也不去打扰他,自己坐在车厢里闭目养神。经过这yi路上地交流,如果他以前对唐三只是欣赏的话,那么,现在却已经多了几分钦佩。

  泰坦自问在铸造界自己已经是巅峰级地人物,可是和唐三交流起来却每每因为他的奇思妙想还有那些精巧的暗器设计而赞叹。从他的角度来看,唐三不只是记忆了暗器图纸,而且对那些暗器极有见解。当两人遇到分歧的时候,在仔细分析之后,妥协的往往是泰坦,而不是这个年轻人。

  有了这段时间的交流,泰坦越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明白,昊天宗恐怕又出了yi个惊才绝艳的奇才。甚至还要比当初那被称为大陆最年轻封号斗罗的唐昊更有天赋。

  泰坦虽然外表粗犷,但心思却并不缺乏细腻之处,否则他也不能将自己的铸造技艺领悟的那样深刻。唐三此行跟来的目的他当然能够猜到。原本他是yi点也不看好的,但通过与唐三的交流,他却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有yi股特殊的魅力。就像他是yi名控制系魂师yi样,往往能够很轻松的控制全局。根本不像yi名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

  越磨砺,越锋芒,或许,这与他的经历有关吧。承受过无数次痛苦和付出无数努力之后,他才有今天,那绝不是仅仅凭借天赋就能达到的。

  龙兴城远比天斗城小的多,两辆马车在八匹骏马的牵引下很快就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地地。

  两辆马车在yi座大宅院外停了下来,当唐三走下马车看向这座院落的大门时。脸上不禁流露出yi丝笑容。这宅院看上去竟然和力之yi族的府邸极为相像,只不过门楼上悬挂的匾额是yi个御字。

  泰坦微笑道:“我们四族地建筑设计都是御之yi族弄的。所以很像。虽然整体建筑看上去很粗犷,但实际上内部却隐含了许多适合防御的机关。御之yi族在建筑方面的才能yi点也不比我们力之yi族在铸造界差。据说,这座龙兴城的城主府也经过他们改造的。也正是因为那次工程。他们才能在这里扎下根基。”

  两辆马车停下的时候,对面大门中已经跑出两名壮汉。与力之yi族的族人相比,他们看上去身材要矮yi些,可却给人yi种更加厚重地感觉。

  yi名壮汉赶忙上前恭敬行礼,“您好,尊敬地泰坦族长,欢迎力之yi族莅临我族。”

  泰坦挥挥手,哈哈yi笑。“不用客气。老犀牛在没在宗门啊?”

  负责迎接的两名御之yi族壮汉相视苦笑。心中暗道,恐怕也只有你敢叫我们宗主老犀牛这绰号了。

  心中虽在腹诽,但表面上可不敢流露出来,其中yi人道:“宗主在,正等待各位前辈莅临呢。看到力之yi族的马车。我们已经有人去回禀了。”

  话音未落,就听yi个浑厚的声音从御之yi族的府邸内传来。“好你个老猩猩,我人还没走出宗门呢,就听到你那大嗓门了。居然敢叫我外号,哼哼。”

  泰坦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开怀大笑起来,“不服气啊,有本事我们比比力气。你赢了我以后我就不叫你老犀牛,怎么样?”

  敞开地大门内,yi根身高只比泰坦矮半个头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此人面如重枣。yi头宛如钢针般地短发已是花白之色。脸色红润,yi双铜铃大眼炯炯有神。肩膀极宽,穿在外面的长袍虽然很宽大,但在行动之间还是能看出他那雄壮无比的身材。如果说泰坦像是巍峨的山岳,那么他就像是宽阔坚实的堡垒。

  两个老者yi见面,几乎同时张开了双臂,坚实的胸膛重重的撞在yi起,发出砰的yi声巨响,那响声之大,下了唐三yi跳。可见他们是多么用力了。

  泰坦站在唐三身边低声道:“习惯就好。单属性四宗族中,我们与御之yi族的关系最好。爷爷和牛爷爷是铁哥们。从小yi起长大的。每次他们见面都这样。”

  果然,两位老人在大力碰撞之后已经是紧紧地拥抱在yi起,同时大笑起来。从泰坦手臂上纹起地恐怖肌肉就能看的出,他们这yi抱可不是那么简单。

  “好你个老猩猩,力量又有所长进啊!不过,老子虽然没你力气大,但你也别想勒断我这身老骨头。”

  泰坦没好气地道:“谁不知道你皮厚啊。泰隆,过来。给你牛皋爷爷见礼。”

  泰隆赶忙大步上前,恭敬的向那御之yi族的族长行礼,“您好,牛爷爷牛皋yi把拉住泰坦的手臂,“见什么礼,都是yi家人,哪有那么多俗套。恩,泰坦,你小子很壮啊,有你爷爷当年的风采。上次聚会还是你爸爸和你爷爷yi起来的。我看,将来你的成就yi定会超过你爸爸。泰诺那小子还是瘦小了点。”

  yi听这话,唐三不禁暗暗抹了把汗,泰诺那样的身材还算是瘦小?有没有天理啊!

  泰坦并没有向牛皋介绍唐三,这是唐三自己要求的,他出身于昊天宗的身份很容易带来麻烦,他需要先观察yi下情况,再决定自己要如何面对另外三个单属宗族。

  泰坦道:“走吧。还不带我们进去。难道就让我们在这里喝风啊!”

  牛皋嘿嘿yi笑,“这不是见到你兴奋的忘了么?走,进去吧。你最喜欢的烈酒我可给你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咱们兄弟可要不醉不归,你要是不敢,你就是软蛋。”

  “狗屁,哪次不是你喝的爬回去。来啊,我还怕你不成。哦,对了,老犀牛,那两个老家伙来了没有?”

  牛皋道:“还没,你是第yi个。每次都是你那么积极。距离聚会还有两天的时间呢。”

  泰坦哈哈yi笑,道:“不管了,先喝个痛快再说。最好是在他们来之前把你的酒都喝光。让他们喝凉水。”

  唐三yi直在冷眼观察,与泰坦c马红俊跟在两位族长身后,四名力之yi族弟子以及两名充当车夫的弟子则跟在他们后面。

  通过观察,唐三发现,这御之yi族族长牛皋与泰坦的关系确实很好。如果通过这层关系来与之接近的话,应该会容易yi些。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打动这位老人。

  正像泰坦所说的那样,御之yi族的建筑风格与力之yi族几乎yi样,yi进门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泰坦c牛皋这老兄弟俩把臂而行,开朗的笑声几乎就没停下过。yi直来到了大厅之中,这才分宾主落座。当然,泰坦与牛皋都是坐在上首位的。

  泰隆没有坐在客席首位,而是将这个位置让给了唐三,自己与马红俊坐在下首。他这yi行动,顿时引起了牛皋的注意。能够成为族长的人,绝不只是拥有强横的实力就行。牛皋的性格与泰坦有些相像,看到泰隆的动作,忍不住向泰坦问道:“老猩猩,你还没给我介绍呢,这漂亮的像个大姑娘似的小伙子是谁啊?哦,还有那个胖子。这可不像是你们力之yi族的风格啊!”

  听到牛皋的疑问,泰坦忍不住向唐三看去,心中略微思索了yi下,才道:“这两个都是我孙子的好友,yi个学院出来的。这次我带他们出来看看。”

  “嗯?”yi听这话,牛皋眼中的疑问反而更多了。要知道,单属性四宗族的聚会是十分秘密的事情,怎么能让外人随便参与呢?从泰隆看唐三的眼神中,他清楚的看到了尊重的情绪。同年龄的年轻人,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牛皋是个肚子里藏不住话的人,没好气的道:“老猩猩,跟兄弟我难道你还要藏着掖着的?这小子到底是谁?你怎么会带他来参加聚会了?”

  听牛皋问道这里,唐三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站出来,就算将来挑明身份,也必然会受到牛皋轻视。面对这种性格豪爽的前辈魂师,还是直来直去比较好。

  当下,唐三站起身,向牛皋微微行礼,“牛皋前辈,您好。在下唐三。”

  牛皋yi愣,“你姓唐?”

  唐三也不隐瞒,“家父唐昊。”

  “什么?”yi听这话,牛皋再也坐不住了,猛的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原本带着微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扭头向旁边的泰坦看去,“老猩猩,你这是什么意思?昊天宗难道害我们害得还不够惨么?要不是那唐昊,我们何至于沦落于此。”

  泰坦眉头微皱,“老犀牛,你冷静点。难道没有当初我主人的事,武魂殿就会放过昊天宗么?我也同样恨昊天宗,将我们这些附属宗门当作弃子。但这与唐三有什么关系?你也yi把年纪了,就不能稳重点么?”

  喜欢斗罗就请砸票支持吧,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谢谢。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yi百七十二章 对阵,与板甲巨犀比防御

  牛皋的脸色依旧很难看,瞪了泰坦yi眼,道:“老猩猩,如果换个人带他来,我早就将他赶出去了。你让他赶快离开,我不想看到任何与昊天宗有关的人。否则,别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泰坦也有些怒了,他心中极为看重唐三,甚至有将力之yi族未来交托的打算。猛的站起身,怒道:“那好,我们就yi起走。我们力之yi族也不用参加这次的聚会了。少主,我们走吧。”

  说完,大踏步就向外走去。

  牛皋也没想到泰坦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脸色顿时变了变,他和泰坦是多年的兄弟,自然也知道这老伙计绝不是个会轻易做决定的人。可是,他话已经说出口,身为yi族之长,现在让他改口他是说什么都拉不下面子的。

  “泰坦前辈,等yi下。”唐三yi把拉住泰坦的手臂,如果真的就这么走了,恐怕就yi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当着外人的面,他当然不会叫出泰坦长老二字。

  泰坦看向唐三,唐三向他点了点头。然后面向牛皋,深深的鞠了yi躬,“牛皋前辈,我为当初昊天宗和父亲给单属四宗族带来的麻烦向您道歉。我知道,这样的道歉并不能代表什么。我这次跟随泰坦前辈yi起来,就是希望能找到弥补四宗族的方式。”

  牛皋瞪视着唐三,“你们昊天宗解封了?”

  唐三摇摇头,“我只代表我自己和我父亲,并不代表昊天宗。宗门依旧封闭。”

  牛皋冷哼yi声,“不管昊天宗是解封还是没解封,都与我们御之yi族没有yi个铜魂币的干系。我们过的很好,也用不着你补偿什么。也不是你yi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所能补偿的了的。”

  听了牛皋这句话,唐三不怒反笑,从对方话语中的含义他已经听到了几分转圜的余地,当然,这余地并不是牛皋留给他的。而是留给泰坦的。

  此时,泰坦也已经转过身,站在唐三身边。

  面对牛皋那愤怒地双目。唐三却显得很从容。怀抱小舞。优雅地气质没有丝毫慌乱。要知道。牛皋也是yi名魂斗罗级别地强者。尽管他没有故意释放压力来压制唐三。他自身所释放出地气息和身为族长几十年积蓄地霸气也不是yi般人所能承受地。

  “牛皋前辈。我当然不能向您信誓旦旦地说我能够为四宗族做什么。空口白话。别说您不信。连我自己都会觉得没有说服力。但是。我希望您能给我yi个机会。让我留在这里参加这次聚会。我不希望御之yi族像对待仇敌yi样看我。”

  牛皋突然笑了。只不过他地笑容比刚才那冷冽地表情更令人心寒。yi股强横地压力骤然从他身上释放而出。宛如惊涛骇浪yi般朝着唐三压迫而来。

  “给你yi个机会?当初昊天宗宣布封闭地时候。是否给过我们四宗族机会?当初你父亲在与武魂殿争斗地时候。是否想到过我们地利益?我为什么要给你机会?滚。你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老夫对你不客气了。”

  泰坦眼中怒光yi闪。就要发作。却被唐三强行按住了。“泰坦前辈。让我自己来处理吧。”

  唐三地目标是要建立异界唐门。让唐门在这片斗罗大陆上发扬光大。如果连眼前地事情都处理不了。他将来又如何能驾驭yi个宗门呢?

  面对牛皋身上释放地巨大压力。唐三不退反进,上前yi步。yi层淡淡的白光从他身上浮现而出,但白光却并不外放,只是内蕴于他身体周围,当牛皋释放的强大压力落在他身上时,奇异地y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