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主的。

  独孤博哈哈yi笑,用笑声掩盖了自己的情绪波动,但在旁边静静观察着的杨无敌还是看到了他眼底那份感动。

  进了皇宫,有独孤博的存在,四人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独孤博身为天斗帝国皇室客卿,权威极大。他带着唐三三人yi直来到了雪夜大帝的寝宫。直到在这里,他们才被拦了下来。

  全身笼罩在铠甲地士兵手持长矛,阻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独孤博取出自己特有的客卿金牌,“让开。我们有紧急要事觐见陛下。”

  为首的士兵队长冷淡的道:“陛下已经休息了。太子殿下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宫打扰。违令者杀无赦。”

  独孤博愣了yi下,“你看不到我手中金牌上的字么?”在他手中的金牌上铭刻着两个大字。亲临。象征着持有者如同雪夜大帝亲临yi般。

  那士兵队长面沉如水,却没有丝毫让开的意思。

  唐三嘴唇嗡动,传音向独孤博,问道:“你见过这些士兵么?”

  独孤博摇了摇头,“都眼生的很。”

  唐三心头yi颤,“恐怕要坏事了。如果真如我们判断那样,雪夜大帝地毒是雪清河下的,恐怕你去找我的事他已经知道了,雪清河是宁叔叔地弟子。相信他也知道我擅长用毒的事。他绝不会希望看到我和你替雪夜大帝解毒。”

  独孤博皱了皱眉,“不会吧。不论怎么说,他也是雪夜的儿子。”

  唐三冷笑yi声,“如果他还记得雪夜大帝是自己的父亲,那也就不会下手了。不论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都先要救下雪夜大帝才行。否则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

  独孤博愣了yi下,“你的意思是?”

  唐三脸上流露出yi丝微笑,没有回答独孤博。而是上前yi步,从二十四桥明月夜中摸出yi块金牌,“独孤前辈的金牌不行,那你看看我这块金牌是否能够进入呢?”

  唐三取出的,正是当初雪清河给他地金牌。样式上与独孤博的金牌略有区别。

  士兵队长愣了yi下,看着唐三手中的金牌有些茫然,在他接到的命令中,独孤博是绝对不允许进入皇宫的,可是。与他同来的这个人却手持太子金牌。这是怎么回事?

  唐三上前几步。压低声音道:“事情有变,太子改变了注意。快放我们进去。”

  金牌就是命令。唐三手持太子金牌,士兵队长虽然心中疑惑,但也不敢怠慢,抬手示意众多士兵放行。

  这些士兵yi动,唐三和独孤博的脸色都变了变,之前他们还没有感觉到,此时这些士兵在行动时身上产生出清晰的魂力波动却令他们暗暗吃惊。这哪里还是天斗帝国皇室的禁卫军,分明就是yi只由魂师组成地队伍。这可是整整五十名魂师。而且从他们身上的魂力波动来看,实力都不低于五十级。

  唐三有些后悔了,他当然不是后悔和独孤博yi起来到这里,而是后悔带来了小舞。他实在有些不舍的将恢复人形的小舞放入如意百宝囊中。可当局面出现变化时,为了小舞的安全,也只能那么做。

  独孤博显然没想到唐三居然能够拿出这样yi块金牌,但这种时候他当然不会多说什么,赶忙和杨无敌yi起,跟在唐三身后就要向寝宫内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yi个悠然好听的男声响起,“原来唐银就是唐三,在月轩时我竟然走眼了。只是,我实在想不出,唐三兄,你是如何将形貌c气质全部改变的。”

  “参见太子殿下。”周围士兵齐刷刷跪倒yi片。唐三拉着小舞缓缓回身。

  雪清河只带了两个人,缓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他依旧是那么英俊,诚恳的气质也没有分毫改变。还是会给人平易近人地感觉。可不知道为什么,再次见到他。唐三却感觉到全身有些发冷。

  跟在雪清河背后地两个人都是老者,他们也并没有穿皇室服装,都是yi身布衣,可看到这两个人,唐三虽然没能看出什么,但他却发觉。在自己身边的毒斗罗身体骤然绷紧。

  身为封号斗罗地独孤博在什么时候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唐三对那两名老者已经有所判断。

  “太子殿下,你好。”唐三微微向雪清河行礼。

  雪清河走到距离唐三四人五米地地方停下脚步,叹息yi声,道:“坦白说,唐三兄弟,我最近实在不太好。父亲病重,皇宫内忧外患。叔叔和四弟还趁此机会有所异动。令我实在是痛心啊!唐三兄弟,你怎么想起来看望父皇了?为什么不直接让人通知我呢?我接你进来多好。哦,对了。雪珂还yi直念叨你呢。可惜你不知去向。雪珂是我唯yi的妹妹,也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唐三。你可不要辜负她yi番美意啊!”

  唐三淡然yi笑,道:“太子殿下美意唐三心领了。但任弱水三千,我只取yi瓢而饮。有了小舞,此生无憾。太子殿下,独孤前辈邀请我来,是特意看看陛下所中之毒的。不知能否让我们先进去为陛下治疗呢?”

  雪清河脸色变了变,淡淡的道:“家父之事就不有劳贤弟了。贤弟好不容易入宫yi次,不如让为兄做东,我们好好谈谈。”

  唐三目光平静的望向雪清河。突然长长地叹息yi声,“看来,守在这里的,应该全是武魂殿的人了吧。太子殿下。”

  这yi次,雪清河脸色终于大变,“唐三,你胡说什么,此地乃我天斗帝国皇宫禁地,怎么可能有武魂殿的人存在。”

  唐三将小舞的手塞入如意百宝囊之中。yi股魂力同时注入如意百宝囊。光芒yi闪,小舞顿时消失。这就是如意百宝囊最大的好处,能够储存生命。虽然心中不舍,可为了小舞的安全,唐三也不得不这么做。

  “太子殿下,你还是露出了破绽。天斗帝国皇室麾下是有不少魂师。但是,也有可能拥有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可是,以雪夜大帝之尊,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怎么可能不保护在他身边。而是出现在你身边呢?而且还yi次就是两位。难道封号斗罗就这么不值钱么?而能够排出两名封号斗罗地,在大陆上屈指可数。武魂殿正好就是其中最有这样实力的。这是第yi点。”

  “第二点,你将这里的禁卫全部换成魂师,真地是为了保护陛下么?不,你是让他们来防御任何人的接近。而且,帝国皇室的魂师,都随着我的老师进行修炼。我刚从史莱克学院而来,如果天斗帝国皇室要调动数十名实力不弱的魂师回宫,老师又怎么会不告诉我呢?”

  “第三,太子殿下你在yi见到我的时候就叫破了我的身份。虽然我手持你赠予的令牌,但令牌也很可能是我给了别人。而且你见过现在的我。按照常理来看,你应该问地是,唐银,你哪里来的这块令牌。而不是极为肯定的叫出我的名字。因此,我可以肯定,你与武魂殿必定关系密切,才会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关于我的消息,知道唐银就是唐三,而不是因为我手中这块令牌而认出我的身份。”

  “说了这么多,其实简单yi点,太子殿下你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带有重兵看守寝宫,周围尽是肃杀之气,就足以证明陛下所中的毒应该与你有关。哪怕只是臆测,我想,我判断的应该已经是不离十了。只是我不明白的是,你真地就这么狠心,能够对自己的父亲下手么?帝王之位虽好,可那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听唐三说道第二点的时候,雪清河的脸色有些发青,此时听他说完,这位太子殿下的情绪反而平静了下来。

  “啪啪啪”雪清河鼓了鼓掌,“好,果然不愧是史莱克七怪中的灵魂人物。仅仅从蛛丝马迹中就能猜出这么多东西。可是你又怎么能证明自己的猜测呢?”

  唐三淡然yi笑,“很简单,只要你肯让我进去,见到陛下之后。自然就能证明了。不过,我想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进去的吧。陛下毒伤已经发作了,只要他因为这次中毒而自然死亡,你自然能够推脱干净,从而坐上天斗帝国帝王之位。你怎么会让我们接近陛下,出现有可能破坏你计划地情况呢?”

  “唐三。知道么,你比我想象地还要聪明。”雪清河眼中又流露出了他那具有象征意义的真挚,“不错,你猜对了,这次我确实借助了武魂殿地力量。但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二叔和四弟对皇位虎视眈眈。如果我不这么做,父皇驾崩之后,很有可能会出现宫闱内斗,那绝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吧。留在皇宫帮我吧,以你的能力。将来必然能够成为我地左膀右臂。金钱c美女c地位,甚至是你所需要的魂环c魂骨我都可以给你。你的头脑比你的实力更加可怕,我需要你这样的人帮我yi起建设天斗帝国。”

  唐三笑了。只是他的笑容显得很轻蔑,“雪清河,你认为我会跟随yi个弑父弑君的逆贼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连父亲都可以杀害,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来地?我真的很怀疑,你究竟是不是雪夜大帝的亲生儿子。”

  雪清河并没有因为唐三地话而动怒,眼露惋惜之色,“可惜了,像你这样的天才。却要被扼杀在这里。唐三,你如此聪明,难道就不明白,你把我的事情都说漏了,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么?你又何苦如此呢?”

  唐三微微yi笑,从容不迫的道:“太子殿下,像你这样的人自然是不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美好和肮脏的东西,你有。我也有。但是,在人的内心世界之中,却yi直都有两个君主管理着他们。这两个君主地名字,yi个叫道德,yi个叫良心。只有通过他们的鉴别,人内心中的东西才会决定是否表达出来。当yi个人心中的两位君主都已经死亡的时候,那么,这个人就不在是人,而是像你这样的。禽——兽。”

  话音yi落。yi件物品突然从唐三背后甩出,直奔斜后方的天空。骤然间红光大放。还带着yi声尖锐的啸声。

  雪清河终于无法再保持平静,“动手。”

  唐三的声音同时在独孤博和杨无敌耳中响起,“防御,坚守,等待援军。”他甩出地,乃是自己特制的信号弹。自然也是出自唐门工艺。虽然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炸药出现,但对于炸药的组成唐三再清楚不过。他早就开始尝试着制造yi些简单的火药。这信号弹就是他的试制品。当初,七宝琉璃宗正是凭借着这东西,才能幸免于难,没有被彻底屠戮。

  雪清河背后的两名老者同时闪了出来,快如闪电般朝着唐三三人扑去,其中yi个直接扑向独孤博,另yi个则扑向唐三。半空之中,华丽的彩光混合着无与伦比的澎湃魂力骤然爆发。灿烂的九个魂环分别出现在他们身上。

  早在唐三感受到独孤博身上变化地时候,他就已经肯定,这两名老者必然是封号斗罗级别地人物。他们的来历也自然是武魂殿地长老殿。虽然不是第yi次面对封号斗罗级别强者的攻击,但当两名封号斗罗同时释放威压的时候,唐三还是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周围化妆成禁卫军的武魂殿魂师们都没有参与动手,而是飞快的将唐三三人围在中央。到了yi定级别之后,如果与过低等级的魂师配合,反而会影响自身的发挥,在雪清河看来,有这两名封号斗罗出手也已经足够了。其余的魂师只要防备不被唐三他们逃走就足以。

  唐三还是第yi次真正参与这种级别的对决,但他的战斗经验实在太丰富了,面对两名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他还没有顶在前面的资格,况且,作为yi名控制系魂师,控制全场才是他的职责。所以,他选择了后退,脚踏鬼影迷踪,虚幻般的退出三步。

  两名封号斗罗同时轻咦yi声。显示了他们的惊讶。要知道,唐三退着三步绝不简单。在两名封号斗罗带来的威压下退后,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那如潮水海浪yi般地强大压力如果不正面顶住,在后退的过程中很可能被压力完全侵入,从而实力大减。

  但唐三却并未受到影响,在退后的同时。他已经爆发出了自己的杀神领域,白光同时笼罩住了自己c独孤博和杨无敌三人。强行挣脱了压力的束缚,再利用鬼影迷踪后退。

  独孤博和杨无敌的实战经验显然更加丰富,根本不需要预言地交流,唐三yi退,两人同时感受到杀神领域那冰冷气息的刺激,精神大振之下同时向内侧横跨yi步,挡在了唐三面前。

  唐三虽然在退后,但他此时所做的事却比挡在身前的两名战友还要多。除了杀神领域对本方的增幅之外,他的精神力也全部开启。身陷重围之中,作为控制系魂师的他。必须要掌握对方每yi名魂师的动向。

  此时,围住他们的敌人虽多,但真正能够产生致命威胁地,其实也就是面前这两名封号斗罗。

  在精神力的笼罩下,唐三的视觉仿佛扩张到了此地每yi个角落,周围发生地yi切似乎都变成了慢动作,他几乎将自己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精神力都集中在了那两名封号斗罗身上。

  这两名封号斗罗的年纪至少都在八十开外,而且都是唐三以前未曾见过的强者。

  左侧老者身高在两米开外,瘦长的身材宛如标枪yi般挺直锋锐。武魂释放之后,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特殊变化,但手中却多出了yi柄蛇矛。长约丈二,矛首弯曲,锋锐处宛如蛇信般分叉,蛇矛通体青紫,两黄,三紫,四黑。令人惊惧的九个魂环就围绕在这柄蛇矛之上。这位封号斗罗给人的感觉,仿佛飞扑而出的只有那柄蛇矛,而并没有人。

  那已经不是简单地人矛合yi,而是yi种真正意义上的融合。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什么,蛇矛与本体就已经达到了yi种恐怖的契合度。器魂师封号斗罗,往往比兽魂师封号斗罗更加可怕。昊天宗不就是凭借着器武魂昊天锤才成为的天下第yi宗门么?

  这名封号斗罗扑出的方向直奔独孤博,蛇矛并未探出,而是斜拖于身侧,背后带起yi长串的残影。给人虚幻莫测的感觉。

  另外yi名封号斗罗身材中等。胖瘦适中。并无特殊之处。但当武魂释放之后,他的身体却如同吹气球yi般膨胀而起。无数紫色尖刺从体内冒出,遍布于体表,魂环配置与先前那名封号斗罗yi模yi样。但他此时地样子却要狞恶的多了,就连双手都已经变成了紫色的尖刺状,全身都笼罩在这种特殊的紫色之中。

  没有人会因为他的丑陋而小看或者鄙视他。武魂释放后,身体出现的变化越大,就证明自身与武魂的契合度越高,也就是武魂等级越高。

  刺豚,这名魂师的武魂竟然是极其罕见的刺豚,而且还将其修炼到了封号斗罗级别。

  唐三清楚地记得,大师曾经给自己讲述过这种特殊武魂地存在。刺豚本身是yi种大海中的生物。当它遇到危险时,就会鼓起身体,用身上地尖刺保护自己。而刺豚魂师本身所拥有的几种能力就包括剧毒c坚体c毒刺外放。当时大师的形容就是,刺豚,是yi种极为危险的武魂,遇到yi定要小心。

  通过精神力的简单判断,唐三已经感受到,这两名封号斗罗的武魂等级都在独孤博之上。真正的战斗实力自然也在他之上。

  独孤博最先动了,低喝yi声,武魂释放,青碧色的鳞片覆盖全身,整个人,包括头发在内,全部化为了yi层碧色,那覆盖了身体每yi部分的鳞片也显示着他那封号斗罗级别的实力。

  噗——,yi层氤氲绿气猛然从独孤博身上喷薄而出,仿佛长了眼睛yi般绕开唐三和杨无敌,同时朝着四面八方喷发而出。

  连唐三都不知道,就连身为封号斗罗的独孤博都不认识面前这两名封号斗罗。以毒来试探,这是独孤博yi向的战斗方式。骤然释放的毒素自然不是为了伤到面前的两名封号斗罗。只是为了试探他们的抗毒能力,以及对周围那些弱小魂师的屠戮。毒斗罗的剧毒可不是那些弱小魂师所能抵挡的。

  但是,诡异的yi幕出现了,原本扑向独孤博的蛇矛斗罗手中蛇矛突兀的在地面上yi撑,原本前扑的身体突然改变了方向,斜飞而出,蛇矛再次抬起时,指向已经变成了杨无敌。

  而另外那名刺豚斗罗膨胀后的身体尖刺在地面上yi撑,与蛇矛斗罗交错而过,只见他张口yi吸,身上第三魂环闪亮,独孤博释放出的绿色毒雾竟然被他如同长鲸吸水yi般吞入腹中yi滴不剩。

  当那恐怖的剧毒入体之后,刺豚斗罗全身都蒙上了yi层青蒙蒙的光华,全身密布的紫色尖刺上都渲染了yi层浓重的绿色。竟是将独孤博释放的剧毒逼入到自己的尖刺之上。

  雪清河阴阴yi笑,向独孤博的方向道:“毒斗罗,不用试图抵抗了。这两位长老我就是为了对付你专门请来的。你的毒在他们面前毫无作用。”

  独孤博脸色微变,在雪清河说话的工夫,那名蛇矛斗罗已经来到了杨无敌身前。蛇矛轻展,幻化出九道光影,罩向杨无敌。黑色的光芒,宛如毒龙般甩起,杨无敌不退反进,眼中光芒大盛,那充满锋锐气息的爆发性魂力骤然释放开来。对手攻击九点,他却只取yi点,根本不顾自身防御,破魂枪上黑芒激荡,全身气势全部凝聚于这yi枪之上,直奔蛇矛斗罗身上刺去。

  雪清河早在独孤博离开皇宫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他去干什么了,更准确的说,就连唐三的行踪,都已经大致掌握在他手中。他所掌握的信息,甚至比唐三预想中的还要都。甚至连唐三在庚辛城,对那里武魂主殿的屠戮,雪清河都yi清二楚。

  也正是因为独孤博去寻找唐三,雪清河才决定的提前发动。独孤博的剧毒虽强,但大师说过,没有任何yi位魂师能够说自己是无敌的。这就是因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