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来,刚想开口,却被白沉香狠狠的瞪了回去。说也奇怪,马红俊这家伙平时虽然总是笑嘻嘻的。但实际上心硬如铁,在史莱克七怪中,也只是略怕戴沐白和唐三而已。对外人,那是半点亏也吃不得的。可面对白沉香这充满娇嗔的yi瞥,竟是说不出话来,yi副抓耳挠腮的样子。

  白沉香气嘟嘟的道:“这个死胖子,竟然去向我爷爷提亲。我爷爷居然还答应了。还让我对他好yi点。表哥,你可要替我做主啊。这死胖子明显没安好心。我嫁猪嫁狗也不嫁他。”

  听了白沉香这话,唐三也不禁愣了yi下,胖子去向白鹤提亲,这他可以理解,胖子的手段虽然直接了yi些,但能得到白鹤的认可,自然事半功倍。但令唐三不解地是,为什么白鹤会答应下来。而且还在没与白沉香商量的情况下答应。这就有些奇怪了。

  要知道。白沉香虽然比不上小舞,但也算得上是国色天香了,自然眼界极高,胖子的外形又不算讨喜,难道就因为胖子也是唐门的堂主之yi么?这是不可能的。白鹤怎么说之前也是敏之yi族族长。更何况他还是自己的舅爷爷。

  看着白沉香泫然欲泣的样子。唐三赶忙道:“沉香,舅爷爷真的答应了你们地婚事?”

  白沉香狠狠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这死胖子给爷爷灌了什么迷汤,爷爷竟然真的就答应了。我去找爷爷理论,爷爷还说,他是个好人,相处相处就习惯了。还让多想想他的优点,这死胖子有什么优点?yi身肥肉么?”

  马红俊这下有些忍不了了,沉香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的优点还是很多的。人家都称我为yi尘不染小郎君。诚实可靠美少年。”

  “呸yiyiyiyi,我看你是脸皮比城墙拐弯还要厚三倍。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哼,反正我就是不嫁。爷爷答应了我也不嫁。大不了我离家出走。”

  唐三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好了,沉香妹妹,你也别生气,我去和舅爷爷谈谈,只要你不愿意,没有人会勉强你的。胖子也不会。”

  马红俊瞪大了眼睛看着唐三,“三哥,你这可是胳膊肘向外拐啊,我好不容易才争得了白长老的同意。”

  唐三向胖子使了个眼色,“感情是双方面的,难道你真的想要勉强沉香么?”

  马红俊愣了yi下,他和唐三在yi起年头也短了,看到唐三递来地眼神,就没有在说什么。

  白沉香明显放松了许多,看看唐三和他身边的小舞,再狠狠地瞪了胖子yi眼,道:“表哥,那这件事可就拜托你了。不论如何,你都要替我做主,我们可说定了哦。”

  唐三微笑点头,“放心吧,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自己不愿意,没有人会勉强你的。”

  白沉香兴高采烈的走了,唐三乃是唐门门主,他的话自然是很有分量的。

  等到白沉香蹦蹦跳跳的离去,马红俊才忍不住问道:“三哥,你这是”

  唐三瞥了他yi眼,道:“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方法虽然直接,但不可操之过急,否则只会起到反效果。舅爷爷不是答应了你们地事情么?这样yi来,你追求沉香就只有她自身地阻力而已。我会帮你的,但能否获得她地芳心,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胖子用力地点了点头,“三哥,我这次是真心的。我保证会对她好。我听你的,yi定会用自己的诚意感动她。”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他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颓然,显然是连他自己也不太看好自己,论外形,他确实和白沉香差的远了些。

  唐三压低声音,在马红俊耳边说了几句话,马红俊开始是愕然,yi会儿的工夫顿时转悲为喜,“三哥,你说的是真的?”

  唐三点了点头,“我们史莱克七怪中,就你还没有归宿,能帮的我当然会帮你。不过还是那句话,成不成还要看你自己的。你要牢记患难见真情这句话。记得小奥是如何获得荣荣芳心的么?拿出你的真情实意吧。”

  留下陷入兴奋思索中的马红俊,唐三带着小舞回到宗主府,传令宗门弟子,召见各堂堂主。

  时间不长。敏堂堂主白鹤c药堂堂主杨无敌c御堂堂主牛皋c力堂堂主泰坦以及武堂堂主马红俊和同等级别的宁荣荣c奥斯卡都来到了宗主府议事大厅之中。

  唐三端坐主位,众人纷纷行礼之后落座,宗门有宗门的规矩,这些礼数是单属四宗族四位族长主动要求地。

  “泰堂主,楼高长老在忙些什么?”唐三见楼高并没有与泰坦yi同前来,向他问道。

  泰坦苦笑道:“楼高这老家伙,对铸造的痴迷比我更甚。这些天他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整天就督促着力堂弟子们铸造呢。不过。有他的指点,我也轻松了不少。”

  唐三点了点头,这才转向众人,“目前我们唐门已经算是走入了正轨,不久之后,第yi批暗器也将制造出来。我们暂时是不打算招收门人弟子的,这次请大家来,主要是有件事要与你们商议。今天我与老师谈过yi段时间。目前我们史莱克七怪的几个人,实力都达到了yi定程度上的瓶颈,想保持继续高速的提升,就需要另辟蹊径。我打算将唐门事务暂时交给四位长老,动身前往yi个适合的地方修炼yi段时间。走地不只是我。荣荣c奥斯卡c马红俊都会和我yi起走。”

  御堂堂主牛皋道:“努力修炼是好事,不过。宗主,你这yi走,要去多长时间?”

  唐三道:“我也不知道。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有yi定的危险性。就是要在那能够带来压力的地方,才更有利于我们的实力提升。至于多久能够回来,我也说不好。后勤方面,荣荣和奥斯卡都跟我走后,我会拜托宁宗主和陛下照顾唐门。”

  yi听唐三说这yi走不知道要去多长时间。四位长老都有些沉默了。半晌后。杨无敌率先开口,道:“宗主。你们去吧。唐门交给我们,唐门在。我们在。”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自己的破魂枪,人在枪在,枪毁人亡。虽然杨无敌平时话不多,但他的话却很有份量。

  泰坦道:“宗主,我们都明白,你是为了变得更强,好在未来与武魂殿抗衡才决定去修炼地。但是,你也不能忘记,身为唐门之主,你身上责任重大。唐门不能太长时间群龙无。”

  唐三点了点头,将今天大师对大陆上的局面分析复述了yi遍,“我明白各位长老的担心。杨长老曾经与我共同面对过武魂殿的敌人。相信你们也都很清楚武魂殿所拥有的庞大势力。从任何角度来看,我们都处于绝对地弱势。唐门需要强,如果我们年青yi代不能快速成长起来,未来就会变得更加被动。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我也相信,不论面对怎样地危险,我们都yi定会活着回来。”

  泰坦思索片刻后,毅然道:“那好,宗主,你们就放心去吧。唐门交给我们。就按照我们商量过的,将药堂的药物与我们力堂制作的暗器结合在yi起,制造出yi批精良暗器。先装备七宝琉璃宗,然后装备我们自身。再制造出来的,就卖给天斗帝国皇室。想要大批量制作暗器,我们也需要yi段很长的时间。相信,等你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唐门也就真正地能够站稳脚跟了。”

  唐三道:“我与老师商量过了,未来我们唐门只从史莱克学院招收经过考验地弟子。由老师他们推荐进入唐门。这样可以保持我们唐门弟子的质量。马红俊跟我走了,武堂就暂时由牛奔叔叔负责吧。”

  在单属四宗二代子弟中,牛奔算是最出色地yi个了。

  接下来,整个会议围绕着未来唐门展的路线以及各方面细节展开,唐三准备离开地时间不短,在临走之前,他必须要将自己的想法全部与四位长老商量好。保证唐门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中健康展。

  正像大师所说的那样,唐门已经走上正轨,不论是七宝琉璃宗还是天斗帝国皇室,都会无条件的对唐门进行支持。未来唐门的道路会走到何种程度,还是要取决于唐三他们能够取得怎样的成就。拥有yi名封号斗罗的宗门和没有封号斗罗的宗门截然不同。而拥有yi名绝世封号斗罗的宗门则更加不同。史莱克七怪都有着巨大的潜力,如何将潜力转化为实力,与武魂殿正面抗衡,才是唐三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

  夜幕降临,唐三将已经在自己怀中睡着的小舞抱回房间,正在他准备开始修炼时,外面却传来了脚步声。低沉的声音响起,“宗主,你休息了么?”

  唐三走出寝室,来到外面的客厅,“杨长老,您进来吧。”他早就猜到杨无敌会来找自己,只是不确定他会来的时间而已。

  杨无敌推门而入,他的性格yi向很直接,就像他的破魂枪yi样,“宗主,我有件事要对你说。”

  唐三做出yi个请坐的手势,“长老请说。”

  杨无敌没有坐下,站在那里沉吟片刻后,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能解除雪夜大帝的毒?”

  唐三道:“想必那毒与药堂有关吧。或说是与长老的破之yi族有关。这件事没什么,长老不想说就不用说了。我信得过您。”

  杨无敌摇摇头,道:“不,这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不希望因为我们破之yi族的叛徒而影响到唐门未来与天斗帝国之间的关系。”

  “叛徒?”唐三心中yi动,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杨无敌眼中流露出yi丝怅然,唐三还是第yi次从这位刚烈的老人身上看到这样的神情,“没错,雪夜大帝所中的毒,正是我们药堂制作的。或说是破之yi族的禁忌剧毒之yi,名叫七彩斑斓。这种剧毒是通过七种原本无毒的药物混合在yi起而成。最大的特点就是隐藏性强。因为制造它的七种材料本身无毒,就可以按照yi定的配比不断给人服下。哪怕是再谨慎的人,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它所侵蚀。而且,yi旦食用满七种药物,就会立刻毒。刚开始时并不剧烈,但中毒会感觉到极为痛苦,七彩斑斓会不断的腐蚀着中毒的生命力,直到其生命终结为止。”

  月底了还有月票c推荐票的朋友们请砸票支持小三吧,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谢谢。

  第yi集 斗罗世界 第yi百九十八章 三位绝世斗罗的来历

  杨无敌的声音十分低沉,唐三注意到,在他说话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也在微微的震颤,显然是在强行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

  “因为配方的多样化,混毒本来就是最难解除的,而这种经过我们破之yi族研究多年而成的剧毒更是外人不可能解掉,哪怕是食用天材地宝级别的解毒药物,也只能压制它yi时,而在此反噬时,作的会更加厉害。要不是有独孤博的以毒攻毒之法,就算是十个雪夜大帝也早就毙命了。”

  “这种剧毒被研究出来以后,因为其过于霸道,被列为本族禁忌药物之yi。当年,昊天宗封闭之后,我们单属四宗族不得不分崩离析,我们受到了来自武魂殿的狙击。其中,不止是我唯yi的儿子在那yi战中惨死,我的亲弟弟杨无双也在那yi战中被他们掳去。从此音讯皆无。这七彩斑斓毒,在破之yi族中,就只有我与无双会用。当我在雪夜大帝身上见到这种剧毒时才知道,原来无双他并没有死。而是成为了武魂殿的走狗。”

  说到这里,杨无敌停顿了yi下,眼中仿佛有黑色的火焰在跳动,“我到宁可他是死了。也不希望他成为武魂殿的帮

  唐三轻叹yi声,“生命是可贵的。或许他也有难言之隐呢?这件事还是因昊天宗和武魂殿而起。长老,您别想的太多了。”

  杨无敌沉默了yi下,看着唐三,道:“宗主,如果将来有yi天遇到他。请让我亲手杀死他。”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骤然变得冷厉起来,微微向唐三施礼后大步而去。

  看着杨无敌那有些寂寥而冷硬的背影,唐三心中暗暗感叹。

  “老山羊还是那副臭脾气。哎yiyiyiyi”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唐三yi跳。他目光凝然之下,身体飞速后退,挡在自己寝室门前。寝室内小舞正在睡觉,对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这里他竟然没有现。寒毛乍起,背心处已是冷汗淋漓。

  “是我。”白影yi闪。唐三身前已经多了个人。正是敏堂堂主白鹤。

  看到是自己人,唐三不禁大大的松了口气。“舅爷爷,您这要吓死人的。我说谁有您这么大本事呢。我虽然没有刻意催动,但精神力也能探查到方圆百米范围内。能不惊动我潜进来的,恐怕也只有您了。”

  白鹤微微yi笑。道:“不要过于相信精神力。任何形式地侦查都是有盲点的。精神力也不例外。当我的速度达到yi定程度,再通过yi定的技巧,你只要不是全神贯注,就很难现。”

  唐三笑道:“魂师当中。恐怕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和您比拼速度了。您刚才地话是什么意思?杨长老。他”

  白鹤叹息yi声。道:“破之yi族原本就是杨无敌c杨无双兄弟两个主持地。年少地时候。他们相依为命。杨无双被抓。还是为了保护杨无敌所致。兄弟二人地感情极好。宗主。如果将来我们真地对上杨无双。能否看在我地面子上饶她yi命?”

  唐三默默地点了点头。

  白鹤继续道:“我来找你其实不是为了老山羊地事。是为了沉香。今天她对你乱说话了吧?”

  唐三摇了摇头。道:“也不算乱说话。只是我不明白。胖子是哪里打动了您。让您肯将自己地心肝宝贝嫁给他?还是您只是和他开个玩笑?”

  白鹤叹息yi声。“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呢?我是真地答应他。并不是因为你和他地关系。而是为了我们敏之yi族着想。我只对马红俊提出了yi个条件。将来。他如果和沉香有了孩子。必须要让其中yi个继承了他凤凰武魂地男孩儿来继承敏之yi族族长地位置。跟沉香姓白。”

  听白鹤这么yi说,唐三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自己这位舅公可以说的上是老谋深算了。胖子地外形虽然差了点,配不上沉香,但不要忘记,他可是超级武魂凤凰地拥有。从品质上来说,凤凰也是能和六翼天使媲美的,就算略有差距,也只是毫厘之间。

  更何况,凤凰乃百鸟之王。敏之yi族地尖尾雨燕武魂虽然速度绝佳,但与凤凰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了。白鹤是要通过马红俊来改善敏之yi族地武魂传承啊!难怪他愿意牺牲白沉香的幸福。而且,是否幸福还是个未知数,有唐三这个因素在,害怕马红俊会对白沉香不好么?白鹤明显是思前想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人都有私心,在这方面,唐三也不好多说什么。

  “原来是这样。只要胖子自己同意,我没意见。不过,我想您也希望沉香能够得到幸福吧。这次我们出外历练,除了胖子以外,都是成双成对的。就带着沉香yi起去吧。也好让他们有个相互了解,培养感情的过程,胖子yi定会好好保护她的。您看如何?”

  白鹤闻言大喜,苦笑道:“我最担心的就是沉香这孩子接受不了。从小她就被我宠坏了。不过,在武魂修炼的天赋上,她却是相当好的。”

  唐三微微yi笑,道:“那就这么定了。”带白沉香yi同参与这次历练的旅程,就是唐三对马红俊的承诺。感情是需要时间来培养的,至于他们能否真正产生感情,那就要看马红俊自己的本事了。白沉香在攻防两方面虽然不强,但速度奇快,绝对是yi名合格的侦查魂师。凭借着速度,yi般情况下自保也足够了。

  三天后,唐三处理好全部宗门事务后,带着小舞和神匠楼高yi起,离开了天斗城。在前往海神岛之前,他必须要先回昊天宗yi趟。

  整座教皇殿议事大厅内仿佛凝结上了yi层寒霜。大厅内只有三个人。端坐在主位的教皇比比东。站在她身后噤若寒蝉的武魂殿圣女胡列娜。以及那yi头金换回女装,英姿飒爽的千仞雪。

  千仞雪就站在比比东对面十米外。议事厅内地死寂已经持续了很长yi段时间。比比东凌厉的目光始终凝聚在千仞雪脸上。但千仞雪却分毫不让的瞪视着她。两人谁都不开口,但那压抑的气氛却令比比东身后地胡列娜产生出无法呼吸的感觉。

  “列娜,你先出去。”比比东挥了挥手。在她眼中仿佛多出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胡列娜暗暗松了口气,恭敬的应了yi声,快步离开了议事大厅。直到走出大厅之后,她才现。自己的内衣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她跟着比比东已经很多年了,却从未见过谁在比比东面前敢用这样的眼神与她对视。那个女人究竟是谁?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可为什么她身上地气势那么强大。那并不是来自武魂上的气势压力。而是yi种自内心地强势和威严。

  胡列娜出去了,武魂殿议事大厅内就剩下比比东和千仞雪两个人,比比东缓缓站起身,她的身材与面前的千仞雪相差不多。yi步步朝着千仞雪走去。

  千仞雪并没有因为比比东的气势而退缩,yi脸地淡然,目光甚至更盛比比东。

  yi道极为复杂的光芒从比比东眼底闪过,突然间,她全部的气势在这yi刻仿佛全部消失了似的,叹息yi声,道:“失败了就失败了。yi切还可以从头再来。大势上我们还处于绝对的优势。”

  千仞雪冷冷的道:“我并不是输给了唐三。而是输给了你。如果不是你操之过急。我又怎会冒险提前动?姐yiyiyi姐yiyiyiyi”最后那本应是呼唤的yi声,她却故意拉长了声音。听上去充满了嘲弄。

  “姐姐?”怒光从比比东眼中yi闪而过,“好。你记住了,以后都要这样称呼我。”

  千仞雪冷哼yi声,“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