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支持你。”

  唐三谨慎的道:“伯父,在海神岛都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么?”

  唐啸沉声道:“只有yi点,在海神岛不要杀人。其实,海魂师大多性格温和,虽然他们排斥外来,但yi般也只是驱赶而已。并不会杀人。但如果你们在那里先动手杀人,那情况就不yi样了。海魂师的报复绝不是你们所能承受的。除此之外,就是小心海魂兽。海魂兽中虽然也有生性温和的,但却绝不缺乏性格暴戾的。而且因为很难辨认它们的级别,所以,yi定要小心谨慎。小三,你跟我来。长老们既然已经正式承认了你的身份,那么,也该是将yi些本门绝学传授给你的时候了。这套自创魂技正是你曾祖所创。虽然你的昊天锤还没有附加魂环,但有了它,也算是为你增添yi份自保的能力。”

  十天后。落日森林。

  小舞静静的靠在唐三怀中,任由周围景物犹如风驰电掣般从身边闪过,她竟然睡的很熟,双手搂着唐三的脖子,俏脸紧贴在他胸前。她整个人都是被唐三抱起的,唐三yi只手搂在她的肩背处,yi只手抄起她那双修长的。梳拢的很整齐地蝎子辫就搭在小舞自己身上。

  八蛛矛带动着唐三的身体就那么在这片茂密的森林中穿行。对于这里的环境唐三记忆实在太深刻了。就算不用眼睛去看,他也能够清晰的辨别出自己所要前进的方位。

  到了森林这种充满了蓝银草的地方,唐三就像是鸟入天空。鱼入大海yi般。如果说大海是海魂师的天堂。那么森林就绝对是他的地盘。如果是在森林中遇到千仞雪,唐三完全可以肯定,自己必定能够战胜对手。因为这里是他的世界。

  凭借着蓝银领域与周围蓝银草地精神联系,唐三能够清楚的辨别出周围哪里有强大的魂兽,哪里能够轻松通过。顺利地穿行,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哪怕是在路上遇到yi些魂兽,凭借着蓝银领域的作用,唐三自身地气息已经转化的和蓝银草yi模yi样,包裹着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会引起那些普通魂兽的注意。

  八蛛矛每yi次弹跃都会带着两人至少前进十米以上。唐三低头看向怀中睡得香甜的小舞,脸上不禁流露出yi丝淡淡的微笑,“傻丫头。就要见到公婆了哦。你恐怕是这个世界上见公婆时最不紧张地yi个吧。”

  他的笑容中充满了宠溺,心中早已被温柔涨满。离开的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唐三对父母的思念却越的深了。他已经想好了,等未来毁灭了武魂殿,替父母和小舞报仇后。他就带着小舞在这里定居下来,陪伴父母。

  在冰火两仪眼的作用下,母亲恢复的时间会大大缩短,可尽管如此。父亲这yi生中能否等到母亲复活还是yi个未知数。但不论怎样,他都会陪伴着父亲yi起等待。他相信,有yi天母亲yi定会活过来。到了那时候,他们yi家也可以真正地团聚了。

  终于。那座山峰已然在望。归心似箭地唐三再次加速。八蛛矛骤然弯曲。弹起时已经将他推送到了数十米地空中。蓝银皇右腿骨飞行技能动。当八蛛矛地弹力消失地瞬间。飞行技能展开。带着他地身体宛如箭矢yi般朝山顶射去。在唐三地蓝银领域保护下。不论是当初独孤博布下地毒还是冰火两仪眼地气息。都不能伤害到小舞。

  其实。就算是小舞本体。现在也完全能够抵挡住冰火两仪眼地侵袭。两大仙草地作用可不只是帮她回复了人形而已。

  冰火两仪眼产生地特殊气息令唐三精神yi振。放眼望去。在那片特殊地小湖旁。各种植物生长地更为茂密了。

  独腿单臂地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那双充满温和地眼眸正朝着自己地方向注视着。

  “爸爸。”唐三有些忘形地大喊yi声。惊醒了怀中地小舞。背后八蛛矛收起。凭借着蓝银皇右腿骨地飞行技能。唐三化身为yi道流星。就那么抱着小舞从天而降。yi直飞到父亲面前才停了下来。

  唐昊看上去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乱蓬蓬地须。独腿单臂。但他眼中地光芒却比唐三离去时看上去更加平和。

  唐三的目光从父亲脸上掠过,落在父亲身后的母亲身上。在他这离开不到yi年的时间,蓝银皇已是茁壮成长。巨大的草叶宽度已经接近yi尺,长度更是超过了五米。草叶上原本yi根金色纹路已经变成了三根。就在唐三落地的同时,几乎所有草叶都波动起来,快速的蔓延到他与小舞身边,轻柔的缠绕而上,包裹住了他们的身体。

  温和c慈祥的母爱瞬间浸润着唐三和小舞的身体,唐三整个人都呆住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但这次不再是悲伤的泪水,而是喜极而泣。

  小舞也有些呆,眨了眨眼睛,看着那同样缠绕在自己身上的宽大草叶,没有灵魂的她眼圈竟然渐渐的红了。

  唐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母亲恢复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快得多,仅仅是不到yi年的时间,感觉上现在母亲散的气息已经与数千年级别的植物系魂兽相差不多了。最令他惊讶的是蓝银皇所散的灵性。很显然,母亲是有意识的,灵魂依旧是存在的。这yi点与小舞地情况截然相反。

  从母亲现在的情况,唐三立刻就判断出。母亲绝不只是因为冰火两仪眼才恢复的这么快。她原本就是植物系的十万年魂兽,冰火两仪眼更像是起到了yi个激作用,再加上当初自己的鲜血引导。母亲正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恢复着。按照这个速度恢复下去,那么,在父亲有生之年,yi家人真的有可能会团聚呢。

  唐昊笑了,笑的很温和,yi点也没有以前昊天斗罗的霸气,就像是洗尽铅华yi般,“你妈妈很高兴你们回来了。她是在欢迎你们呢。”

  “我知道。我知道。”唐三的声音哽咽着说道。

  唐昊抬起仅剩地yi只手,抹掉唐三脸上的泪水,“哭什么。你应该高兴才对。”

  唐三赶忙擦干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是地,我应该高兴才对。爸爸。妈妈恢复的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地多。我相信,她yi定能够恢复成以前样子的。”

  唐昊眼中光芒大亮,“我也深信这yi点。小三,你知道么?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中。是我近二十年来最快乐的时光。每天看着你妈妈的身体在不断生长,就是我最满足的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终于能够在yi起。虽然我们父子之间不应该说谢字,但你给你妈妈找到了这个地方”

  说到这里,他用力地拍了拍唐三的肩膀。父子对视中,yi切已尽在不言中。

  蓝银皇从唐三和小舞身上退去,只留下yi根,轻轻的摩挲着小舞的头,叶片轻摆。接下了小舞眼中流下的yi滴泪水。yi抹悲伤的情绪顿时从蓝银皇上弥漫而出。

  唐三知道,妈妈已经现了小舞的情况。

  唐昊与妻子之间地感应多么密切。目光顿时落在小舞身上,叹息yi声。“不久前,我和你妈妈都感应到了你出现了危险。小舞她”

  yi说到小舞,唐三刚刚止住地泪水又有滑落的倾向,搂紧那动人地娇躯,唐三将自己离开后的事情讲述了yi遍。

  当唐昊听到小舞为了救唐三而用了献祭地方法时,原本已经消失的暴戾和霸气再次出现,紧紧的握住了单拳。而蓝银皇更是每yi片叶子都剧烈的颤抖起来,就像是无声的哭泣。

  唐三又讲到了自己后来的遭遇,将自己成立唐门,以及后来生的事都详细说了yi遍。

  听完唐三的话,唐昊脸上的神色渐渐放松下来,看看唐三,再看看他怀中的小舞,“处理这些事,你比我强。好好对待单属四宗族,当初,也算是我连累了他们。小三,我造下的罪孽,都要让你来承受”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眼中的愧疚却令唐三的心yi阵绞痛。父亲真的做错了么?不,当初换了自己,必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爸,我是您的儿子。您也没有做错什么。”他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这么yi句话,却令唐昊的神色放松了许多。儿子能够理解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

  唐三目光转向母亲,“爸c妈,你们放心,我yi定会让小舞复活的。不过,在接下来很长yi段时间,我恐怕不能来看你们了。这次回来,我还想请求你们答应我yi件事。”

  唐昊愣了yi下,“什么事?”

  唐三看向身边的小舞,眼中已是yi片温柔,“我和小舞的婚事。我想,在你们的见证下先和小舞订婚。等她完全恢复了之后,立刻结婚。请你们同意。”yi边说着,他拉着小舞在父母面前跪了下来。

  唐昊有些惊讶的看着儿子,但他苍老的面庞很快就被笑容布满了,“好,好,好。小舞是个好孩子。能娶到这样的妻子是你的福气。我们同意,我们同意。”看着那脸色茫然的小舞,唐昊的双眼也不禁湿润了。虽然唐三并没有过多的描述自己和小舞在星斗大森林时的全部遭遇,但他又怎么会想不到这两个孩子受了多少苦呢?他也是从那样的经历走过来的,此时更能理解儿子和小舞之间的感情。

  两根蓝银皇悄然掠起,分别牵住了唐三和小舞地手,再将他们的手叠在yi起。牢牢的缠绕住。温和c慈祥的感情再次充斥在小舞和唐三身边。包围着他们。

  就在这时,唐三身上蓝金色的光芒闪烁,六个魂环已经悄无声息的弥漫在他身体周围,那炫丽的红色第六魂环悄然闪现,yi道红光掠起,融入小舞体内。她那空洞的双眼顿时恢复了神采。

  这yi次,唐三没有压制小舞灵魂出来的冲动,两人对视yi眼,同时朝着唐昊和阿银拜了下去。

  唐昊哈哈大笑,单手拉着唐三和小舞叠在yi起的手掌。将他们拉起,“得媳如此,夫复何求。小三。今后你yi定要好好照顾小舞。以后她就是你地未婚妻了。”

  大滴的泪水顺着小舞面庞滑落,她那临时回到体内的灵魂剧烈地悸动着。轻声唤出两个字,“爸yiyiyiyi,妈yiyiyiyi”

  yi根蓝银皇翘起,在轻轻的抖动下来到他们面前,只见那蓝银皇大片地草叶在轻轻抖动中,yi根金丝缓缓从草叶上脱落。宛如有灵性yi般分别缠绕上了唐三和小舞的手指。唐三是左手中指,而小舞是右手。

  金光闪现,金丝在强烈的光芒和充满柔和的情绪中分别化为yi枚纤细的金色戒指,分别套在他们的手指上。

  唐三和小舞惊讶地看着手上那不断给他们带来奇异感觉的淡淡金光,就在这yi刹那,他们顿时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似乎两人的灵魂已经被这yi根奇异的金丝缠绕在yi起,永不分离。

  唐昊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儿子和儿媳。“这是你们妈妈给你们地结婚礼物。爸爸没有什么拿得出手地。但我和你妈妈会yi直在这里祝福你们。小舞。早日好起来吧。我们都在等待着你真正成为我们儿媳的那yi天。”

  小舞猛地扑入唐三怀中,紧紧的搂着他。已是泣不成声。

  尽管现在还并不完美,但他和她。终于名正言顺地在yi起了。那金色的戒指,象征着他们的感情。这yi刻,冰火两仪眼周围所有的植物似乎都在欢快的随风舞动着,祝福着这对有情人。

  七宝琉璃宗。

  “宗主,您真的同意荣荣和唐三他们yi起去冒险么?”骨斗罗眉头紧皱的说道。

  宁风致点了点头,“大师说的没错。武魂殿对我们现在来说,几乎是不可战胜的,我们都不可能在未来成为与武魂殿对抗的中坚力量。但史莱克七怪不同,这七个孩子包括荣荣在内,都有着得天独厚的天分。只有他们真正成长起来,我们才有对抗武魂殿的实力和机会。让他们去吧。如果他们永远在我们的羽翼下成长,是无法翱翔于九天的。史莱克七怪性格互补,他们的感情更胜于兄弟姐妹。”

  剑斗罗尘心点了点头,道:“宗主的决定是正确的。荣荣已经六十级了。在七宝琉璃宗中,也算是强之yi。虽然她的武魂进化为九宝琉璃塔,可能否真的拥有九宝琉璃塔的实力,还要看她自己。当初她在史莱克学院修炼的过程已经证明宗主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七个年轻人在yi起,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七个奇迹。”

  骨斗罗苦笑道:“我是舍不得荣荣啊!我们七宝琉璃宗,就只有这yi根独苗有资格继承未来的宗主之位。宁风致坚决的道:“玉不琢,不成器。我也舍不得女儿。但留她在身边,七宝琉璃宗就不会衰落了么?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我们已经在走下坡路。天斗帝国对我们也存在着几分戒惧之心。宗门能否中兴,不在我们。而是在于荣荣。当九宝琉璃塔九光绽放时,就是我们七宝琉璃宗进化,重出魂师界的yi刻。”站在史莱克学院大门前,两人对视yi眼,眼中都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

  “沐白,我yi直想问。你是怎么说服你父皇,同意你带我出来的?”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少女轻声道。

  青年微微yi笑,“我对父皇说,如果我不能活着回来,皇位就由大哥继任。如果我能活着回来。那么,就是我们正式向武魂殿动手的时刻。我们星罗帝国,皇室之间最重利益,如果没有大哥的存在,父亲是不会让我离开地。但现在却不yi样。与其说是他让我出来,倒不如说是他期盼着我能够回去。变得强大后回去。”

  这yi男yi女,可不正是史莱克七怪中的老大邪眸白虎戴沐白和最小的幽冥灵猫朱竹清么?

  接到大师的信笺后。戴沐白说服了自己的父亲,星罗帝国当今的皇帝陛下。带着朱竹清日夜兼程赶来。

  听着戴沐白的话,朱竹清不禁噗哧yi笑,“你说的倒是冠冕堂皇。我还不知道你么?”

  戴沐白眨了眨眼睛。邪眸双瞳光芒yi闪,看着朱竹清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无奈的道:“就知道瞒不过你。好吧。我投降。我承认这次来更多地是为了私心。难道你就不想和大家重聚么?我们史莱克七怪又能走到yi起,yi同战斗。yi同成长,这是多么美妙的yi件事啊!当初在史莱克学院和大家在yi起的那几年,虽然我们在不断地战斗,可那段时间也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痛快地。坦白说,如果不是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我真的懒得去争夺那皇位。皇室的勾心斗角不适合我。我更愿意和兄弟们yi起笑傲山林。大师在信中说小奥这家伙也回来了。哈哈。不知道这家伙的大香肠修炼到什么程度了。只是小舞”

  大师在信中将这段时间生的事都简单地说了。所以他们虽然不在,但对天斗帝国生的yi切也算是有所了解。

  朱竹清叹息yi声,“只是苦了三哥了。不过我相信,小舞是yi定会复活的。就算是上天,也不该忍心拆散他们吧。”

  戴沐白揉揉朱竹清的头,“走,我们进去吧。不知道大家在不在。”

  说来也巧。这时候。马红俊c宁荣荣c奥斯卡还真的都在史莱克学院中。即将远赴海神岛了。大师正在指点他们修炼。这些年过去,史莱克七怪中每个人都成长了。而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奥斯卡。奥斯卡拥有了镜像头骨和镜像大香肠之后。对整个团队的实力有了极大地改善。同时他也可以成为连接史莱克七怪地纽带。只要事先有所准备,史莱克七怪的每个人都能通过他地镜像大香肠使用其他人的力量。虽然不可能像奥斯卡那样使用地那么多。但只是yi部份就足以改变很多了。

  海神岛对于史莱克七怪是个未知的世界,大师就利用这最后的时间,主要锻炼宁荣荣c奥斯卡和其他人的配合。而马红俊则是主要提升他那本就已经十分恐怖的爆力。

  除了他们三个以外,大师这次专门教导的还多了yi个人。

  “死胖子,闪开点。你是不是故意挡在我去路上的?”白沉香yi脚踢在马红俊屁股上。怒气冲冲的说道。

  宁荣荣和奥斯卡两人在旁边偷笑,很明显,他们谁也没有来劝说的意思。看着白沉香天天纯虐马红俊,是很容易产生快感的。而偏偏马红俊又不敢得罪他们。唯恐他们将自己以前的丑事说出去。

  马红俊yi脸冤枉的道:“我怎么会突然挡住你呢?我这是正常的走位啊!香香,你可不能冤枉我。话说,为什么你总是踢我屁股。万yi踢坏了怎么办?”

  白沉香没好气的道:“你屁股那么肥,哪有那么容易踢坏的。皮糙肉厚的。哼。你就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速度快,刚才还挡在我前面,不是故意是什么?”

  马红俊委屈的道:“我这不是怕你受伤么?你不知道,小奥这家伙可狡猾的紧。刚才又用了以三哥血液制造出的镜像肠,还有荣荣的增幅。你冒然冲过去,很可能会上当的。”

  白沉香疑惑的看向宁荣荣和奥斯卡,“荣荣姐,是这样么?”

  宁荣荣扑哧yi笑,道:“香香,胖子还真不是故意挡着你的。三哥的武魂以控制力为主。你的速度虽快,但如果撞入三哥魂技中的那张大网,也就别想逃脱了。”

  此时奥斯卡使用了镜像香肠后的效果还没消失,右手yi抖。yi团黄绿色光芒已经飞了出来,在空中骤然张开,直奔马红俊飞去。

  胖子眼中精光yi闪,yi道金红色地火焰骤然从口中喷吐而出,顿时顶住了张开的蛛网,紧接着,只见他身体掠起,背后两只庞大的凤凰羽翼骤然展开,身形掠过之处,那张蛛网顿时化为了灰烬。整个人在空中留下yi道炫丽的火影。奥斯卡使用的蓝银皇。毕竟不是唐三用的。虽然有火免效果,但奥斯卡却控制不好那来自血脉中的力量,而且他镜像香肠中毕竟也只是用了yi滴唐三的鲜血而已。可胖子现在的凤凰火焰已经达到了极其变态的程度。这才yi举破掉了蛛网束缚。

  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