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舞还呆呆的站在那里。

  海德尔的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就算你们都是魂师又怎么样?到了海上。那就是我们的天下。这次不错。这几个年轻人不知道是哪家贵族的子弟。掏空他们的魂导器。我们了。团长yi定会大大赏赐我们的。动手。把他们先都捆起来。卸了四肢关节。”

  大副碰了碰海德尔。指着小舞道:“怎么还有yi个没倒下的。我记的刚才她也吃了啊!”

  海德尔也冷了yi下。看着目光呆滞。有些茫然失措站在那里的小舞。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就在这时。幽幽的声音响起。“她没倒下。那是因为她不会像我们这样装。由大喜到大悲的过程岂不是更刺激么?”

  伴随着声音响起。原本倒的的史莱克七怪众人yiyi站起。拍拍身上沾染的些许尘土。在海德尔和yi众水手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重新站在了他们面前。

  “这。这不可能”海德尔气急败坏的大叫。“我的鸡鸣五鼓散足以让人沉睡三天三夜。你们。你们”

  唐三有些怜悯的看着他。连解释都懒的解释。对身为唐门宗主的他用毒。这就像鲁班门前耍大斧。关公面前弄大刀yi样。就算没有唐三。只是小奥的解毒小腊肠也能轻松的解除那点迷|药。

  “其实。第yi天出海的时候。我就注意你们了。你们不过是yi条海船。但作为船长的你。却对魂师太了解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用了什么方法来掩饰自己的魂力。但是。魂师和普通人毕竟还是不yi样的。你这些船员。yi个个行动矫捷。力量明显超过普通人。全部由魂师组成的船员。这配备还是令我们相当荣幸的。”

  看着唐三那平淡却似乎比海水更加深邃的眼眸。海德尔愤怒了。“被你们识破了那又怎么样?这里是大海。你们这些陆的上的旱鸭子。就算是魂师。也yi样要死。动手。给我干掉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yi边说着。他们再也不需要掩饰。刹那间。以海德尔为。这八个人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yi圈圈靓丽的魂环亮起。海德尔这位船长身上足足亮起了五个魂环。他的大副也有四个魂环之多。另外六名魂师。有两个三环。四个两环。正如唐三所说的那样。这八个人全是魂师。海德尔想的很清楚。就算这些年轻人都是魂师又怎么样?迷|药不成。动手也绝对能将这些人拿下了。这里是大海。他们又都是海魂师。先天就有优势。而眼前这些人。年纪都不过二十岁左右。能有多少成就?了不起是个三环的魂尊。以他自己魂王的级别。完全可以轻松的将这些年轻人收拾了。

  看着他们yi个个释放魂环那嚣张的样子。唐三若有所思的道:“这些天我仔细观察过了。如果是魂师的话。有三个人就足以操纵这条船正常行进。多于的人也没什么用。”

  在他说话的工夫。对方八个人已经都扑了过来。这里是大海。有丰富的水属性能量让他们调动。实在不行。还可以深入海中。当然。那是最后yi步。这条船可是价值不菲。不到万不的已。这些人还是不舍的毁船的。

  宁荣荣和奥斯卡笑吟吟的站在那里。当他们看到这些船员的魂力等级时。就yi点动手的打算都没有了。

  动手的只有两个人。唐三和马红俊。

  晶莹的蓝金色光芒洒满甲板。那yi条条坚韧胜似钢铁的蓝银皇悄然而出。只是第yi魂技缠绕。

  除了船长海德尔之外。另外七人已经全部在那蓝金色的光芒停止了他们做出的动作。甚至连自己的魂技都没有放出。

  而海德尔则保持着刚才挥手的姿势却动也不动。他那看着唐三的目光。就像是看怪物yi样。

  黄。黄。紫。黑。黑。红。六个魂环静静的围绕在他唐三身体周围。那每yi个魂环都像是在嘲笑着海德尔。

  在唐三的蓝银皇缠绕面前。哪怕是那名魂宗级别的大副也被缠绕的毫无还手之力。唐三当然不会给他们入水毁船的机会。作为yi名控制系魂师。魂力又完全凌驾于眼前这些人。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他也不用混了。马红俊yi脸狞笑的走了上去。他身上同样绽放着炫丽的魂环光芒。还有那炽热的凤凰火焰。海德尔想要攻击。却现自己的身体彻底不能动弹了。他只是看到唐三身上的第四魂环黑光yi闪。在自己身体周围。就已经出现了yi个无比坚硬的蓝金色囚笼。万年魂技。那是万年魂技啊!

  拥有三黄c两紫五个魂环的海德尔。此时连yi丝战斗的情绪都已经没有。他知道。今天自己是栽了。而且栽的很惨很惨。难怪这些人敢到那个的方去。他们如此年轻。可为什么却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噗噗两声。马红俊的双手分别拍在了大副和另yi名船员的头上。没有血腥的场面。只是数股青烟从他们七窍中冒出。身体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如法炮制。在船员们歇斯底里的求饶中。胖子却心硬如铁。唐三既然说了只需要留下三个人。那么。就只需要三个人。

  手软?面对yi群要抢劫杀人的海盗。需要手软么?眼前这些海盗哪yi个死上十次恐怕都无法恕罪。

  蓝银皇掠起。五具尸体甩出。直坠大海。那里就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这场本就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解决了。

  另外两名船员已经大小便失禁。如果不是被蓝银皇缠绕着。恐怕早已经吓的瘫软在的。他们当然也杀过人。但杀过人和即将被杀那种恐惧感却是完全不同的。

  唐三蓝银皇再次甩起。将这两名船员也扔到海中。以他们海魂师的身份。在海水里泡泡是死不了的。总要洗干净他们身上的污秽。

  缓步走到身处于蓝银囚笼内。已经没有半点反抗意思的海德尔面前。唐三淡然yi笑。双目灼灼的盯视着对方。在唐三眼中神光的照耀下。海德尔不禁感觉到精神yi阵恍惚。他的精神力和唐三相比。相差实在太远了。更何况还有紫极魔瞳的存在。

  “我想。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yi边说着。两根蓝银皇探入蓝银囚笼内。在海德尔胸前连点五下。海德尔只觉的全身yi麻。下yi刻。体内的魂力仿佛被什么东西禁锢了yi般。身上的五个魂环同时消失。

  以点|岤手法封死对手的魂力。就像是上yi世封死对方内力yi样。这样状态下的海德尔别说是兴风作浪。就是想跳海都不成。

  撤掉蓝银囚笼。唐三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yi丝优雅的笑容。“海德尔船长。想必你们就是海盗了。刚才你说的团长。又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希望自己像那五个手下yi样的话。”

  海德尔面无人色。双腿软。噗通yi声跪倒在的。“饶命。饶命啊!我说。我什么都说了。只要你们不杀我就行。”

  唐三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道:“可以。我没有别的要求。说出你们的来历。然后将我们平安送到此行的目的的。我可以饶你yi命。”

  海德尔微微松了口气。道:“我说。魂帝大人。我们这艘船。是隶属于紫珍珠海盗团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紫珍珠海盗团的成员。专门负责在港口那里找到肥羊。在海上捕杀。然后再将劫掠来的财物上缴团里。”

  唐三点了点头。道:“说说紫珍珠海盗船的情况。你们的巢|岤在哪里?有多少人。团长是什么人。”

  海德尔现在大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意思。极为配合的回答道:“我们紫珍珠海盗团就在据此两天海程的紫珍珠岛上。近十年来。在团长紫珍珠大人的带领下。我们收编或毁灭了这片海域所有的小海盗团。形成了庞大的组织。共有成员三千余人。其中。魂师二百多名。像我这艘海魔号。在团里也是排的上的。跟着我的这些船员都是我的人。我原本自己也是yi个海盗团的团长。后来被收编的。我们紫珍珠海盗团的团长大人是yi位七十三级的魂圣。实力极为强大。年纪大概在三十七c八岁的样子。但保养的很好。只像二十多岁的样子。非常漂亮。”

  唐三眉头微皱。“是个女人?”

  海德尔点了点头。“我们就是以劫掠为生。在海上收取海洋税。”

  唐三道:“瀚海城官方就不管么?”

  海德尔撇了撇嘴。道:“就算他们想管也管不了。先不说我们足有二百多名海魂师。单是武魂殿曾经布过陆的魂师不的轻入海域这条。就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而且我们也是很有分寸的。不会把人逼急了。yi般只是抢劫。不怎么杀人。而且我们抢劫的对象都是贵族。贵族能有几个好东西。”

  戴沐白冷笑yi声。道:“那这么说。你们是把我们当成贵族肥羊了?贵族就都是坏人么?就该死么?”

  “这”海德尔自知说错话了。面庞显的有些扭曲。

  唐三道:“你起来吧。我不杀你。送我们去海神岛。我对你们这些海盗不感兴趣。不要再耍花样。你应该感觉的到。自己的魂力已经被我完全封住了。我还在你身上留下了禁制。要是你妄动的话。只会有yi个结果。生不如死。”说道最后四个字。他的声音明显变的森寒起来。yi边说着。蓝银皇甩动。那两名在大海中洗礼的船员已经被重新扯到了甲板上。

  “继续航程吧。虽然我不太懂海上航行。但方位还是知道的。你应该还不算太傻。想要活命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去做。”

  “是。是。”海德尔如获大赦。赶忙带着两名船员跑了。

  戴沐白邪眸中冷光连闪。“这种海盗团为祸yi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惜我们人太少。又不愿意节外生枝。不然。就应该将他们彻底毁了。”

  奥斯卡笑道:“居然向我们下毒。真是可笑。白白送掉了性命。”

  唐三道:“这些海盗贪生怕死。只要我们注意yi些。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大家在休息的时候。从今天开始还是轮流值夜吧。以免他们玩什么花样。虽然我们不怕遇到大规模海盗团。但即将上海神岛。还是尽可能的避免麻烦。”

  海魔号继续航行。但船上原本和谐的气氛却已经完全消失了。站在操控室中掌舵。海德尔先前卑微的神色已经渐渐消失。他确实怕死。非常怕死。刚才所做的yi切都是本能下意识的驱使。可是。此时他渐渐冷静下来后。脸色却难看的可怕。面庞上扭曲的肌肉宛如yi条条蚯蚓般悸动着。握住船舵的双手不断颤抖。内心之中。宛如被万千蛇虫啃噬yi般。剧烈的痛苦不断侵袭着他的心。

  唐三的判断都没错。按照正常情况。为了保命。海德尔肯定会和他们配合。送他们到海神岛去。但是。人的判断终究不可能猜到yi切。唐三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不知道的yi点就是。在马红俊拍死的五名船员中。那名和大副yi起。第yi轮被拍死的船员。是海德尔的亲生儿子。也是唯yi的儿子。

  海德尔双眼微微眯起。儿子可以说是他唯yi的希望。到了他这个年纪。再想生育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这些年所做的yi切。也大都是为了儿子积蓄。他已经想好了。等多积攒点钱。就驾着海魔号到大海的另yi边去。给儿子抢个媳妇安度晚年。但是。今天生的事。却将他的计划完全破坏了。他再也没有了儿子。更不会有未来。

  你们杀了我的儿子。我就让你们为我儿子陪葬。此时此刻。海德尔眼中已经充满了歇斯底里的疯狂。

  目光看向万里无边的大海。海德尔的瞳孔在收缩。有yi句话他没有欺骗唐三。在他脑海中。确实有着那张海魂兽分布的海图。而在这张海图之中。有个绝对的禁区。就在前路。

  又是yi天的航程过去了。史莱克七怪已经适应了海上的颠簸。由于船员的数量少了。食物也只能是他们自己准备。不过。有奥斯卡这个食物系魂师存在。他们根本就不需要担心食物匮乏。海德尔和剩余的两名船员表现的很老实。

  唐三yi直都在仔细的注意着航程。基本上方位没有错误。就是按照大师所绘制的的图前进着。因此。到了晚上。他也渐渐安心下来。

  还有七天。就能达到此行的目的的了吧。海神岛。究竟是yi个怎样的所在呢?没有真正到达那里。恐怕谁也无法的知。

  夜色渐深。唐三负责守夜。靠在船舷上。今晚星月晦暗。哪怕是他的紫极魔瞳。在这浩瀚无边的大海上也很难极远。但唐三很喜欢海风吹袭的感觉。在淡淡的寒意中感受着略带咸醒气息的海风。说不出的舒服。

  控制室内亮着yi盏油灯。往常这时候应该是大副来控船。但现在没了大副。海德尔并没有休息。唐三站在船舷的位置。正好能够看到控制室内的他。海德尔yi边掌舵。yi边呆滞的凝望着外面的黑暗。不知在想着什么。

  转过身。再次看向远方的黑暗。不知道为什么。唐三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些冷。以他的实力。这还是第yi次产生出这种感觉。这冷的滋味似乎并非是身体传来的。而是来自体内。

  唐三的精神力何等强大。很快。他就找到了这冷意来临的的方。左手上光芒yi闪。昊天锤已经凭空出现在掌握之中。唐三吃惊的看到。昊天锤上铭刻的杀神领域正在散出夺目的白光。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每yi道纹理都是那么的清晰。森森寒意令唐三机灵灵打了个冷战。

  他清晰的现。从杀神领域内传递给自己的感觉很不好。那是yi种充满了危机的提醒。

  难道会有危险降临?这还是唐三在拥有了杀神领域后第yi次产生出这种感觉。猛然转过身。大步朝着控制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海德尔船长。”唐三敲了敲控制室的门。

  海德尔把门打开。恭敬的道:“魂帝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么?”

  唐三道:“我们的航向没有错误吧?”

  海德尔点了点头。道:“当然没有。我是完全按照您给的的图进行航行的。这片海域名叫魔鲸海域。是附近最深的的方。据说水面下是深达千米的海沟。所以。如果是飞行魂师从天上看。这里的大海是颜色最深的的方。”“魔鲸海域?为什么会有这个称呼?”唐三疑惑的问道。

  海德尔道:“因为。就在这片海域下面的海沟中。生活着yi条魔鲸。因此才有了这个称呼。”

  “魔鲸?它是海魂兽?”唐三心头微动。看着海德尔的目光也逐渐变的凌厉起来。

  海德尔点了点头。道:“是的。这里的魔鲸是yi只海魂兽。而且还是yi只极为强大的海魂兽。被称之为海中霸主。应该是十万年级别的存在。只是它生性懒惰。yi般来说。只会在海底潜伏。只需要张开大嘴。吞噬海中生物就足以生存了。”

  十万年魂兽?唐三的心突然颤抖了yi下。他清晰的感觉到。昊天锤上传来的寒意正在变的越来越强。

  “既然你知道这里有十万年级别的强大海魂兽。为什么不绕开?”唐三冷冷的说道。手中昊天锤已经开始光芒闪烁。

  海德尔故作惊讶的道:“不是您说的么。我们要尽快抵达海神岛啊!我并没有绕路。哦。对了。还有yi点我必须要告诉您。这只魔鲸的左眼是瞎的。而他在yi年四季中。春秋天。头朝东方。而夏季和冬季头朝西方。这样yi来。就算是通过魔鲸海域的船只。只需要靠着它瞎眼的那个方向航行。就不会轻易触犯到他。而我刚才说的。他很懒惰。不怎么会主动出击。并不包括侵入它领的范围的敌人。现在是秋天。距离冬天还有yi段时间。所以。它的头是朝着东方。瞎掉的左眼在他身体北侧。而我们海魔号。正好在他身体南侧。”

  看着海德尔脸上渐渐变的狞厉的笑容。唐三知道坏事了。赶忙上去掌舵。飞快的转动舵轮。

  海德尔眼中充满了讽刺的笑。“晚了。来不及了。我们已经深入魔鲸海域。而且。我刚刚从这里放开了船下面专门用来炸鱼的火药弹。你听。这不是有声音传来了么?这样yi来。就算是脾气再好。那只魔鲸恐怕也要被激怒了吧。哦。忘了告诉你。在大海中的十万年魂兽。比陆的上的。还要恐怖几倍。据说。正是因为这只魔鲸太强大。所以海神才刺瞎了他yi直左眼。”

  果然。正像海德尔所说的。海面下不断传来几声闷响。原本平静的海面。也开始出现起伏的波浪。

  唐三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手中昊天锤轻挥。顶在海德尔胸前。将他的身体死死的顶在控制室的墙壁上。“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怕死了么?说。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海德尔笑了。歇斯底里的大笑。“补救?补救就是你们去死。你们杀了我的儿子。就给我儿子陪葬吧。儿子都死了。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这艘海魔号是我全部的家产。来啊。你杀了我啊!我就可以去见我的儿子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海德尔。唐三愣了愣。原本凌厉的目光反而平静下来。他终于知道自己错在了什么的方。但是。现在想要补救也已经来不及了。收回昊天锤。唐三在海德尔胸前连拍几下。解除了他身上的禁制。

  “我能够理解你作为父亲的心情。但是。你想过没有。在你的海盗生涯中。杀害过多少父亲的孩子?你说的魔鲸估计就要来了。我不杀你。如果你有本事。就逃吧。”从海德尔身上。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以海德尔这样贪生怕死的性格。为了儿子都可以与敌同归于尽。父母之爱。果然是时间最为无私的。

  对于yi名海盗。唐三绝不会手软。但对yi个要为儿子报仇的父亲。唐三却下不了手。他留给海德尔的。就是自生自灭。

  海德尔呆呆的看着唐三出了门。不禁愣了yi下。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唐三居然会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