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协议,使魔皇同意和人类联合起来,共同抗拒邪恶的妖族。”

  “妖族?”夜云失声叫道,妖族这两个字在他心中是那么的熟悉,在这yi刻,他终于想起了海水·星口中的长弓·威c魔狐小柔口中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就是大陆上有史以来第yi位大魔导师,带领着人类消灭入侵妖族的伟大英雄——光之子啊!夜云的声音颤抖了,“光之子?光之子,你们说的这个长弓就是光之子对不对?”

  小柔的声音变成了海水的,她微微yi笑,道:“几千年过去了,看来人类并没有忘记长弓的贡献啊!不错,我们的丈夫就是光之子长弓·威,那个带领人类消灭了妖族的长弓·威。暗夜精灵王,你们继续听下去吧。虽然大陆上yi直流传着长弓的事迹,但却怎么也不会有我们知道的这么清楚。”声音yi转,又变回了小柔说话,“毁了容貌的主人和木子姐姐以及他那些朋友们yi同回到了人类世界。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建立了yi个对抗妖族的基地。在木子姐姐的劝说下,主人终于正视了对海水姐姐的感情,答应木子姐姐,等消灭了妖族之后,就同时迎娶她们。那时候,我真的好羡慕海水姐姐和木子姐姐啊!可是,我只是yi只魔狐,不论有什么想法,都是痴心妄想而已。基地稳定了以后,主人决定听从诸神之王的指示去接受光神的传承,因为只有那样,他才能战胜邪恶而强大的妖王。说来也巧,主人刚刚离开,海水姐姐就来基地找他了,他们又失之交臂,没有见到。主人这yi去就是两年,整整的两年啊!在那段日子里,妖族越来越猖獗,大量的妖兽出现在大陆每yi个角落,人类大量的伤亡,整片大陆都处于恐慌之中。就在人类军队快要无法支持的时候,主人终于回来了,他带领着大家消灭了yi个又yi个妖族的巢|岤,力挽狂澜于即倒,给人类重新带来了希望。为了对付妖王,主人和他的几个朋友在诸神之王的指点下研究出yi个禁咒中的禁咒,他们六个人利用六件神器可以让这个无比强大魔法成为终结妖王的利器。最后的决战就要到来了,但是妖王却始终没有出现,就在主人他们心怀忐忑,准备和妖族在斯特伦要塞前决yi死战之时,异变发生了,那次异变险些断送了整个人类。而这个异变正与海水姐姐有关。”

  夜云和夜雨听的惊心动魄,他们仿佛也来到了当初光之子带领人类同妖族决战的战场似的,yi看小柔不再继续说下去,夜云赶忙焦急的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异变到底是什么?”虽然明知道最后的胜利属于人类,但他还是不禁为长弓他们担心。

  声音yi变,身体的控制权重新回到海水手中,她幽幽yi叹,道:“那场大战确实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yi次,大陆上的各个种族全都参与了。包括你们精灵族在内,那时候的精灵族还没有分裂呢。小柔所说发生在我身上的异变,就是妖王的出现。妖王利用他那强大的控制灵魂之力,入侵了我的身体,将我的灵魂禁锢在身体的yi个角落之中。利用我的身体,他重创了可以和长弓yi起发动禁中之禁的五位朋友,虽然在神器的保护下他们没有死亡,但也失去了再战之力。yi时间,人类顿时陷入了惊恐之中。没有了长弓那五位朋友的支持,他们又怎么能和妖王对抗呢?最后的决战是不可避免的,长弓,作为拯救人类的伟大光之子,在最后yi战中倾注了他全部的心力。在接连受到妖王的重创之后,他毅然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之火,我说的是完全的燃烧,以自己生命为代价的燃烧。他将六件神器全都吸入了自己体内,凭借着光神传承之力,凭借着燃烧生命的增幅,他以自己yi人之力发动了那禁咒中的禁咒。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他最后吟唱的咒语,他在所有人类和妖族面前,高声的吟唱道:我代表战神c天神c大力神c雷神c风神和光明之神,伟大的诸神之王,请赐予我您无尽的神力,让我将诸神之力融合为yi,主持世间的正义,消灭yi切邪恶,将和平带给大地,禁·诸神觉醒之咏叹的乐章。咏叹的乐章是那么的强大,即使妖王也无法和他对抗,在长弓的全力施为下,终于重创了他。随着妖王功力的削弱,随着我心中对长弓那强烈的爱意,我终于成功的利用自己的灵魂占据了身体,并将妖王暂时禁制住了。但是,我的力量毕竟很小,对妖王的禁制只能持续很短的yi段时间,为了最后的胜利,我先发动了祖传的绝学无尽风波,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缠绕起来,只有彻底毁灭自己的身体才能将妖王完全消灭掉啊!我用自己的胸膛迎上了长弓的光明圣剑,那yi刻,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许多许多,有悲伤c有不忍c有深深的爱意,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内心的颤抖。长弓的生命之火就要熄灭了,他向我大喊道:海水,你放心,我会和你yi起去的。在我最后的关头,他还告诉我,他爱我c永远永远的爱我。听了他这句话,我的心真的好满足好满足,有他这yi句话,够了,真的够了,我已经此生无憾。我深深的看了他yi眼,毅然发动了家族最强大的秘技——星爆,彻底毁灭了自己的身体,也彻底毁灭了妖王。随着妖王的毁灭,所有的妖兽也随之消失了。”

  听海水说到这里,夜云c夜雨以及海水本人,面庞上都布满了泪水,为了人类的和平,光之子长弓·威和海水·星都付出了那么多。

  小柔哽咽的声音响起,“我眼看着海水姐姐自暴而亡,心中充满了悲伤。之前,在主人那庞大的神圣能量帮助下,我已经达到了魔狐yi族中最高的等级九尾天狐。达到这个境界之后,我拥有了yi项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吞噬灵魂。为了能保住海水姐姐的yi丝生机,我毅然将她那还没有消失的灵魂吞入了自己体内。那时候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因为主人的生命已经燃烧到了尽头,我真的不想让主人死啊!主人的身体在七彩火焰中消失了,彻底消失了。虽然消灭了妖族,但整个斯特伦要塞都处于yi片愁云惨雾之中,因为,拯救大陆的光之子长弓·威死了,他为了大陆的和平而奉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每yi个人都陷入了深深的哀悼之中。就在我悲痛欲绝之时,传令兵突然来报,空中突然出现yi片彩色的云朵,停留在要塞上方。我们都很吃惊,怀着yi丝希望,我和木子姐姐以及主人的师长和朋友们来到了要塞城头。那yi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长弓回来了,我们深爱着的长弓·威回来了,宛如天神下凡yi般回来了。原来,在诸神之王的帮助下,化解了他全部的伤势,使他重新恢复了生机。我们真的好高兴好高兴,看到他平安归来,整个要塞c乃至于整个人类都欢腾了。长弓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海水姐姐的死,他始终无法释怀。我偷偷的告诉他,我已经将海水姐姐的灵魂保存起来了,只要找到几样珍贵的东西,我就可以彻底脱离魔兽的形态转化成|人形,而那时,海水姐姐的灵魂就可以苏醒。归来的长弓已经拥有了神的力量,在他的护法下,我的转生成功了,我将自己转生后的样子变得和海水姐姐yi模yi样,那时候我想,成功之后我就将自己的灵魂毁灭掉,让海水姐姐得以重生。可是,在我身体里的海水姐姐灵魂却怎么也不肯同意,坚持要让我保留住自己的灵魂,否则她就和我yi起毁灭。”声音yi变,海水道:“小柔啊!你已经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在自爆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还能和长弓在yi起,又怎么能看着你毁灭了自己的灵魂而成全我呢?你已经是我的大恩人了,只要能和长弓在yi起,我们yi个身体两个灵魂又有什么?后来,我们不是yi直都生活的很快乐么。大陆恢复了和平,我们和木子姐姐c长弓yi起归隐山林过着幸福的生活。但是,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长弓和木子姐姐在二百岁的时候,肉身再也无法坚持,双双羽化,他们的灵魂升入了神界,都成为了天神。说起来,我们真的好想跟去啊!可惜我们的身体使以小柔当初的狐身为基础的,即使是以长弓的能力也无法带我们yi起走。虽然拥有无尽的生命,却无法和最爱的人在yi起,我和小柔足足痛苦了数千年之久。知道几百年前我们才想通了,虽然和长弓无法见面,但他在天界yi定会经常看着我们的。长弓最喜欢的,就是人类和平。我们既然在人类世界,就努力帮他维护住这份心愿,yi定不能让天舞大陆再起战争。所幸,在长弓当初的神威遗留下,大陆yi直很平静,即使是小规模的战争也没有发生过,我们很欣慰,就选择了这里居住,在这片小湖中,我们yi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暗夜精灵王c大精灵使,我们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听完海水和小柔的这个故事,夜云和夜雨全都说不出话来,这个真实的故事对他们震撼实在是太大了。长弓c海水c木子c小柔之间的情感以及他们不惜牺牲生命也要维护大陆和平的伟大情操都深深的打动着这对年轻的精灵情侣。

  海水微微yi笑,道:“把这些都说出来我心里好受了很多,听了我们的来历你就不用再疑惑了吧。我和小柔是真心想帮你们的。从你们暗夜精灵族迁徙到这里的第yi天我们就知道了。从对你们的观察中,我们知道,你们是yi个爱好和平的种族,其他精灵五族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了。刚才你们的对话我们都听到了,暗夜精灵王,是你的善良彻底打动了我们。你就是我们yi直在找的传承者啊!”

  夜云微微yi楞,道:“传承者?什么传承者?”

  海水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正色道:“暗夜精灵王,你现在要向我起誓,绝不可以利用我赋予你的传承之力做任何邪恶之事。”

  夜云还是有些不解,虽然他现在心中对海水充满了敬意,但他毕竟是暗夜精灵之王,不能轻易的向人许诺什么,有些疑惑的道:“海水前辈,您能不能说的清楚yi点,这传承之力到底是什么呢?”

  海水点了点头,道:“当年,我c小柔c木子姐姐同长弓yi起隐居后,在长弓的指点下,我们的修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或许你会有些吃惊,在长弓和木子姐姐升天之前,我和木子姐姐都达到了大魔导师的境界,我是水系大魔导师,而木子姐姐是黑暗系大魔导师。”看着夜云和夜雨因为吃惊而大睁的眼睛,海水不由得微微yi笑,道:“不要惊讶,我说的都是事实。长弓和木子姐姐升入神界之时,他们在人界的力量再没有什么用了。所以,他们分别将自己大魔导师的修为留了下来,他们留下的就是我所说的传承之力。长弓临走时告诉我和小柔,让我们把这两股强大的能量留赠给有缘之人,只要能接受他们的能量,必将重新在大陆上塑造出另yi名大魔导师。而在我和小柔的百年观察后,我们yi致认为,你,暗夜精灵之王拥有可以得到传承的所有品质。长弓的光之力并不是你所能接受的,但木子姐姐那纯净的暗元素之力却正好适合你。我们出现,就是要把这暗元素之力赋予你,凭借这强大的能量,你可以去解决很多事情。你明白了么?”

  听了海水的话,夜云不由得心中狂喜,对于他来说,实力是最重要的,如果能达到大魔导师的境界,那处理yi切将简单起来。没有虚伪的推辞,夜云郑重的点了点头,他咬破自己右手中指,在黑暗能量的催运下逼迫出yi缕鲜血,中指连划,鲜红的符号出现在他身前,夜云肃然吟唱道:“以精灵王血脉为引,我以暗夜精灵之王的名义起誓,当我得到海水前辈赋予的黑暗传承之力后,yi定以大陆的和平为己任,绝不轻易动用这黑暗之力,绝不做yi件有违道德c良心之事,如违此誓言,天地灭之。”红光yi闪,那用鲜血画成的符号消失了。这种精灵王血誓是精灵族最为沉重的誓言,夜云每字每句完全发自真心。海水微笑的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道:“好,我信的过你。如果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不用天地灭你,我和小柔也不会放过你的。好,我们现在就要开始了,大精灵使,请你退的远些。”

  夜雨点了点头,关切的看了夜云yi眼,这才拍动着自己的翅膀退到百米之外。她知道,如果yi切真的如海水所说的那样,那么,暗夜精灵族的春天,就要到来了。

  海水美眸流转,缓缓漂浮起来,在离地yi尺的地方定住身形,她双手在胸前结出yi个奇异的手形,神圣的气息不断从她的娇躯散发而出,她淡淡的道:“由于传承之力过于庞大,所以需要九九八十yi天才能将能量完全输入到你体内,在传承的过程中,你必须抱元归yi,不能有任何的杂念,放松自己,不要试图去抗拒输入的能量,让自然的力量带动它去运转。好,我们开始。温柔之水,凝聚于前,永恒的水元素啊!请允许我借用您无尽的能量,捍卫水神的尊严,阻挡yi切邪恶的入侵吧。禁·水神守护。”

  听到海水的咒语,夜云心中yi惊,她竟然用yi己之力来发动禁咒,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禁定睛向海水看去。在海水那奇异的手势上方亮起yi点蓝芒,蓝芒的范围逐渐扩大,光芒流转之中竟然变成了yi朵蓝色的水莲花,那yi片片如蓝水晶雕琢般的花瓣是那么动人,似乎在上面还有几滴晶莹透彻的水珠在不断流转似的,突然,蓝芒湛放,夜云短暂的失去了视觉。当他再次看清眼前的情景时,在他和海水的外围已经罩上了yi层蓝色的屏障。海水微微yi笑,道:“这个水系终极防御魔法可以防止yi切外魔入侵,即使是低等级的天神也无法突破,你可以放心的接受传承了。记住我先前说的话,千万不要心声杂念。”海水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凝重,她双手轻挥,yi个空间结界悄然在她面前打开,她不断低声吟唱着夜云无法听清的咒语,yi点黑色的光芒从那空间结界中飘荡而出。海水如视珍宝般将那微小的黑芒捧在双手中央,有些感叹的看向天空,喃喃的道:“木子姐姐,你和长弓在天界还好么?我要将你的黑暗之力传承给面前的暗夜精灵王了,请你保佑他吧。”

  夜云知道,真正的传承就要开始了,回想着先前海水的叮嘱,赶忙收摄心神,将自己的意念放松,等待着传承之力的传入。

  远处的夜雨有些紧张的看着夜云和半空中的海水,手心中已经被汗水浸透,那透明的蓝色光罩隔绝了外界的yi切感知,即使是声音也无法传入其中,夜雨默默的为自己的心上人祈祷着,她现在只求夜云能够平安,即使没有实力的提升也无所谓。突然,海水眼中精光大放,手中的黑色光芒骤然闪亮,整个蓝色的结界内完全暗了下来,使夜雨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

  夜云全身yi震,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暗元素是那么的澎湃,如同实体般的纯净能量不断从毛孔中渗入他的体内,融入了他自身的黑暗能量之中,黑暗的长河不断的翻涌膨胀,夜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大了似的,而且随着能量的输入速度加快在不断的变化着。阵阵刺痛的感觉从身体的每yi个部位传来,他想大喊,却偏偏叫不出声,黑暗能量无休止的冲击着他的经脉,疼痛感越来越强烈,他吃惊的发现,自己体内的许多细小的血管在黑暗能量的肆虐下正在不断的消失着,体内的经脉完全暗了下来,包括五脏六腑在内,到处都充斥着精纯的暗元素。疼痛感没有放过夜云,依旧在不断的升级着,体内能量由于体积过大,流转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而且有凝结的迹象。

  夜云现在连yi个手指也无法移动,即使有心排斥这仍然不断输入的能量却也无法阻止,终于,体内的黑暗能量完全凝结成了液态,能量的体积也随之减小了数倍,yi阵放松的舒畅感瞬间传遍夜云全身,他不禁暗暗庆幸,心想,传承终于完成了吧。真的这么容易就能吸收完大魔导师的能量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就在夜云以为yi切已经过去之时,他体内的液态能量流转的速度骤然加快,疯狂的在他体内那些主要经脉中流转着。开始时夜云尚未在意,但随着黑暗能量旋转速度的不断增加,宛如撕裂般的感觉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夜雨清晰的看到在结界内的夜云在无法看到的能量肆虐下,全身的衣服已经全都消失了,他的面部肌肉不断的扭曲着,原本白皙的肌肤已经微微泛红,yi道道黑色的激电不断围绕着他的身体流转着,从他的毛孔中不断渗出yi些灰黑色的浆液随着能量的激荡而落在地上。夜雨已经顾不上羞涩了,看着夜云那痛苦的样子,心中异常焦急。

  体内的能量因为运转的速度过快,已经无法看清了。夜云坚定的意志在无法形容的巨痛之中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突然,所有运转的能量宛如蒸发了yi般完全消失了,不,不应该说是消失,应该是如海纳百川般在他胸口出凝结成了yi颗黑色的能量球,那是体内所有能量压缩而成的能量球啊!痛感完全消失了,夜云的精神力宛如虚脱了yi般,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经脉在不断的颤抖着,显然是因为先前的能量运转速度过快而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尽管如此,这些经脉却没有丝毫破裂的迹象,而且看上去似乎更加坚实了,在经脉的周围闪耀着yi层淡淡的荧光。夜云不知道的是,这第yi颗能量球的完成,已经整整过去了九天的时间。

  精纯的暗元素依旧不断从身体四周向体内会聚着,yi切又重新开始了,依然是气态的能量充满全身后转化为液态,再经过疯狂的旋转变化成yi颗如同实体般的黑色能量球。yi个过程下来,夜云所受到的煎熬是无与伦比的,他的意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