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yi个令人胆颤心惊的名字,——鬼见愁。

  从鬼见愁悬崖上扔出yi块石头,要足足数上十九下才会听到石落山底的回声,可见其高,也正是因为这十九秒,尚超过十八层地狱yi筹,故而得名。

  yi名身穿灰衣的青年正站在鬼见愁顶峰,凛冽的山风不能令他的身体有丝毫移动,从他胸口处那斗大的唐字就可以认出,他来自唐门,灰衣代表的,是唐门外门弟子。

  他今年二十九岁,因出生不久就进入唐门,在外门弟子的辈分中排名第三,因此外门弟子称他yi声三少。当然,到了内门弟子口中,就变成了唐三。

  唐门从建立时开始就分为内外两门,外门都是外姓或被授予唐姓的弟子,而内门,则是唐门直系所属,家族传承。

  此时,唐三脸上的表情很丰富,时而笑,时而哭,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掩盖他的那发自内心的兴奋。

  二十九年了,自从二十九年前他被外门长老唐蓝太爷在襁褓时就捡回唐门时开始,唐门就是他的家,而唐门的暗器就是他的yi切。

  突然,唐三脸色骤然yi变,但很快又释然了,有些苦涩的自言自语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十七道身影,十七道白色的身影,宛如星丸跳跃yi般从山腰处朝山顶方向而来,这十七道身影的主人,年纪最小的也超过了五旬,yi个个神色凝重,他们身穿的白袍代表的是内门,而胸前那金色的唐字则是唐门长老的象征。

  唐门内门长老堂包括掌门唐大先生在内,yi共有十七位长老,此时登山的,也正是十七位。就算是武林大会也不可能惊动唐门全部长老同时出动,要知道,这唐门长老之中,年纪最大的已经超过了两个甲子。

  这些唐门长老的修为,无yi不是已臻化境,只是转眼的工夫,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山顶。

  外门弟子见到内门长老,只有跪倒迎接的份,但此时,唐三却没有动,他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脸色凝重的长老来到自己面前,挡住了所有的去路,而在他背后,是鬼见愁。

  放下三朵佛怒唐莲,唐三投下最后那恋恋不舍的yi眼,嘴角处流露出yi丝欣慰的微笑,他毕竟成功了,努力了二十年,他终于完成了这唐家外门暗器的巅峰之作,那种满足的成就,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此时此刻,唐三觉得对自己来说,yi切都已经不重要了,违背门规也好,生死存亡也罢,似乎都随着眼前这三朵盛开的唐莲而告yi段落,佛怒唐莲,这世间最霸道的暗器诞生在自己手中,还有什么比令这浸滛在暗器上yi生的唐三更加兴奋的呢?

  “我知道,偷入内门,偷学本门绝学罪不可恕,门规所不容。但唐三可以对天发誓,绝未将偷学到的任何yi点本门绝学泄露与外界。我说这些,并不是希望得到长老们的宽容,只是想告诉长老们,唐三从未忘本。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唐三此时的情绪很冷静,或许,这是他yi生之中最冷静的时候。看着山腰处唐门那大片古香古色的院落,感受着这属于唐门的空气,唐三的眼睛湿润了。自从他懂事那天起,可以说,就是为了唐门而生,而此时,也该为了自己yi生中的追求再为唐门而去了。

  长老们都没有说话,他们此时还没能从佛怒唐莲的出现中清醒过来。两百年,整整两百年了,佛怒唐莲竟然在yi个外门弟子手中出现,这意味着什么?这霸绝天下,连唐门自己人也不可能抵挡的绝世暗器代表的绝对是唐门另yi个巅峰的来临。

  看着长老们低头不语,唐三粲然yi笑,“唐三的yi切都是唐门给的,不论是生命还是所拥有的能力,都是唐门所赋予,不论什么时候,唐三生是唐门的人,死是唐门的鬼,我知道,长老们是不会允许我yi个触犯门规的外门弟子尸体留在唐门的,既然如此,就让我骨化于这巴蜀自然之中吧。”

  唐三那平静甚至有些兴奋的声音终于将长老们惊醒,当长老们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只见yi层||乳|白色的气流瞬间从他身上蔓延开来。

  “玄天宝录,你竟然连玄天宝录中本门最高内功也学了?”唐大先生失声说道。

  轰的yi声炸鸣,当众位长老同时后退以防不测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却是全身的唐三。

  唐三笑了,他的笑容很灿烂,“而来,而去,佛怒唐莲算是唐三最后留给本门的礼物。现在,除了我这个人以外,我再没有带走唐门任何东西,秘籍都在我房间门内第yi块砖下。唐三现在就将yi切都还给唐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唐三仰天狂笑,猛地向后迈开脚步,此时此刻,众位唐门长老突然发现,竟然没有yi个人来得及阻止他,他那在白光笼罩中的身体,闪电般扑向前方的鬼见愁,高大昂扬的身躯腾空而起,朝那山间的云雾迈去。

  “等yi下。”唐大先生终于反应了过来,但是,此时他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云雾很浓,带着阵阵湿气,带走了阳光,也带走了那将yi生贡献给了唐门和暗器的唐三。

  时间似乎已停滞,唐大先生双手颤抖的捧起面前那三朵唐莲,他的眼睛湿润了,“唐三啊唐三,你这是何苦呢?你带给我们的惊讶实在太多太多”

  “大哥。”二长老上前yi步,“何必为这叛徒神伤?”

  唐大先生的目光瞬间变冷,全身寒气大盛,瞪视着二长老,“你说谁是叛徒?你见过yi个叛徒在得到本门最高秘籍之后会不逃?你见过yi个叛徒会以死明志?你见过yi个怀有足以毁灭唐门任何高手的绝世暗器却将他作为最后的礼物送给唐门?唐三不是叛徒,他是二百年来,本门最出色的天才。”

  二长老yi呆,“可是,他偷学了本门”

  唐大先生骤然打断,“如果你也能做出佛怒唐莲,你偷什么我也可以不管。你错了,我也错了,就在前yi刻,我们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唐门再次辉煌的机会从眼前溜走。”

  众位长老围了上来,他们的神色都很复杂,有困惑,有伤感,有叹息,更多的还是遗憾。

  “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传我令谕,命本门弟子全体出动,鬼见愁下寻觅唐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同时,从这yi刻开始,唐三晋升为本门内门弟子,如果他还活着,将是我这掌门之位唯yi的继承人选。”

  “是,掌门。”众长老同时躬身遵命。

  如果唐三此时还在这山崖之上,还能听到唐大先生的话,即使是死,他也yi定会很欣慰,他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可是,这yi切都来的太迟了yi些。

  鬼见愁,那扔下yi块石头也要数上十九秒,似乎超越十八层地狱的存在,又怎么可能允许yi个活人被云雾释放而归?唐三走了,他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的另yi次命运却刚刚开始。

  第yi集 斗罗世界 第yi章 斗罗大陆,异界唐三yi

  斗罗大陆,天斗帝国西南,法斯诺行省。

  圣魂村,如果只是听其名,那么,这绝对是个相当令人惊讶的名字,可实际上,这只不过是法斯诺行省诺丁城南yi个只有三百余户的小村而已。之所以名为圣魂,是因为传说中,在百年前这里曾经走出过yi位魂圣级别的魂师,从而得名。这也是圣魂村永远的骄傲。

  圣魂村外,尽是大片的农耕之地,这里出产的粮食和蔬菜,都要供给到诺丁城,诺丁城在法斯诺行省中虽然算不得大城市,但这里毕竟距离与另yi帝国接壤处很近,也自然是两大帝国商人交易的起始地之yi,诺丁城因此而繁荣,附带的,令城市周围这些村庄中的平民生活也比其他地方要好的多。

  天刚蒙蒙亮,远处东方升起yi抹淡淡的鱼肚白色,毗邻圣魂村的yi座只有百余米高的小山包上,却已经多了yi道瘦小的身影。

  那是个只有五c六岁的孩子,显然,他经常承受太阳的温暖,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黑色短发看上去很利落,yi身衣服虽然朴素,到也干净。

  对于他这么大的孩子来说,攀爬这百米高的山丘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但奇怪的是,当他来到山顶的制高点时却面不红c气不喘,yi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男孩儿在山顶上坐了下来,他的双眼死死的盯视着东方那抹渐渐明亮的鱼肚白色,鼻间缓缓吸气,再从口中徐徐吐出,吸气绵绵c呼气微微,竟是形成了yi个美妙的循环。

  正在这时,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远处天边那抹渐渐明亮的鱼肚白色中,仿佛闪过yi丝淡淡的紫气,如果不是有着惊人的目力和足够专注的话,是绝对无法发现它存在的。

  紫气的出现,令男孩儿的精神完全集中起来,他甚至不再呼气,只是轻微而徐缓的吸气,同时双眼紧紧的盯视着那抹倏隐倏现的紫色。

  紫气出现的时间并不长,当东方那yi抹鱼肚白逐渐被升起的朝阳之色覆盖时,紫气已经完全消失了。

  男孩儿这才缓缓闭上双眼,同时长长的呼出yi口体内的浊气。yi道白色气流如同匹练般从他口中吐出,然后再徐徐散去。

  静坐半晌,男孩儿才再次睁眼,不知是否因为那天边紫气的沾染,他眼眸中竟然闪烁着yi层淡淡的紫意,尽管这紫色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悄然收敛,但当它存在的时候,却是那么清晰。

  颓然yi叹,男孩儿做出yi个绝不应该出现在他这个年龄的无奈表情,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还是不行,我的玄天功依旧无法冲破第yi重的瓶颈。这已经整整三个月了,究竟是为什么?哪怕是需要依靠紫气东来只能清晨修炼的紫极魔瞳yi直都在进步。玄天功不能突破瓶颈,我的玄玉手也无法再做提升。当初我修炼的时候,在第yi重到第二重之间,似乎并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玄天功yi共九重,怎么这第yi重就如此麻烦?难道,是因为这个世界与我那原本的世界不同么?”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多的时间了,眼前的这个孩子,正是当初在唐门跳崖明志的唐三。当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除了温暖的感觉什么也做不了。但意料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很快,他就通过yi个挤压的过程来到了这个世界。

  直到很长时间之后,唐三才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没有死,但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唐三。

  出生之后,唐三用了接近yi年的时间,才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他还记得,在自己出生的时候,虽然还无法睁眼观看,但却听到yi个浑厚的男音在撕心裂肺般的哭喊着。当他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凭借着过人的记忆回忆时,也只能记起,那个男人似乎在喊,三妹,不要抛下我,而那个男人,就是他的父亲唐昊。他在这个世界的母亲,那时候就已经死于难产之中。

  不知道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还是因缘巧合,为了纪念死去的妻子,唐昊给他取的名字竟然神奇还是叫唐三。

  村里同龄的孩子经常会以此来取笑他,可唐三心中却十分满意。这毕竟是他在另yi个世界使用了近三十年的名字。单是熟悉就已经令他早就喜欢上了这两个字。

  来到这个世界,经过开始的吃惊c恐惧,到后来的兴奋以及现在的平静,唐三已经完全接受了现实,在他看来,这是上天又给了他yi次机会。前世最大的心愿,或许能够在这yi世来实现吧。

  的来到这个世界,但唐三却有着最大的财富,那就是记忆。身为唐门外门最出色的天才,唐门各种机括类暗器的制造方法全部烙印在他脑海之中。而当初他偷去了唐门内门的秘籍之后,多年渴望得尝,在学习的过程中,内门最高的玄天宝录也同样被他记熟于心。唐三希望,能够在这个世界再现唐门的辉煌。

  “该回去了。”唐三看看天色,瘦小的身体腾身而起,朝着山下跑去。如果这时候有人看到他,yi定会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他每yi步跨出,竟然都能有接近yi丈,山间坑洼不平的地面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轻松的避让开,急速行进之间,比成|人还要快上许多。

  唐门的精髓是什么?暗器c毒药和轻功。唐门内门与外门最大的区别,就是暗器的使用方法。外门以机括类为主,而内门,则是真正的手法。毒药yi般是外门才用,内门嫡传弟子的暗器是很少用毒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

  第yi集 斗罗世界 第yi章 斗罗大陆,异界唐三二

  玄天宝录上记载的武功只有六种,分别是内功心法玄天功,练手之法玄玉手。练眼之法紫极魔瞳。擒拿之法控鹤擒龙,轻身之法鬼影迷踪,以及暗器使用之法,暗器百解。

  前五种是基础。没有坚实的基础。又怎么能发挥出唐门暗器的精髓呢?

  yi岁多开始修炼玄天功,现在地唐三已经快要六岁了。他依旧在打基础。

  唐三地家住在圣魂村西侧。在村头地位置,三间土坯房在整个村子里可以说是最简陋地了。正中大屋顶上,有yi个直径yi米左右地木牌,上面画着yi个简陋的锤子,锤子在这个世界最广泛的代表意义指的是铁匠。

  没错,唐三的父亲唐昊,就是yi个铁匠。村子里唯yi地铁匠。

  在这个世界之中。铁匠可以说是最低贱的职业之yi。因为某种特殊地原因,这个世界的顶级武器都不是由铁匠锻造出来的。

  但是,作为这个村子里唯yi的铁匠,原本唐三家是不应该这样贫穷地,但是。那点微薄地收入却大都

  yi进家门。唐三就已经闻到了扑鼻的饭香,那并不是唐昊为他做的早点,而是他为唐昊做地。

  从四岁开始。唐三地身高还够不到灶台的时候,做饭地任务就已经是他每天必须地工作。哪怕是要踩着凳子才能够到灶台上面。

  并不是唐昊要求他这么做的,而是因为不这样。唐三几乎就没有能吃饱地时候。

  来到灶台前,熟练的踩上木凳。掀开大铁锅的锅盖。扑鼻地米香传来,锅里地粥早已煮地烂熟。

  每天上山之前。唐三都会将米下锅。弄好柴火。等他回来时,粥也煮好了。

  拿起灶台旁已经破损了十个以上缺口地两个碗,唐三小心翼翼的盛了两碗粥。放在身后地桌子上,粥里地米粒几乎yi眼就能数出来,对于正是长身体中地唐三,这点营养显然是不够地。这也是为什么他地身体如此纤瘦地原因。

  “爸爸。吃饭了。”唐三叫道。

  半晌后,里间地门帘掀起。yi个高大的身影迈着有些踉跄地步伐走了出来。

  那是yi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约有接近五十岁地样子。但身材却非常高大魁梧,只是他地打扮却令人不敢恭维。

  破损地袍子穿在身上,上面甚至连补丁都没有,露出下面古铜色地皮肤,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却蒙着yi层蜡黄|色,yi副睡眼朦胧地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yi般,yi脸地胡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整理过了,目光呆滞而昏黄,尽管已经过去了yi晚,但他身上那扑鼻地酒气还是令唐三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就是唐昊,唐三在这个世界地父亲。

  从小到大。唐三就不知道什么叫父爱。唐昊对他。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刚开始地时候,还会做点饭给他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唐三开始主动做饭之后,唐昊就更是什么都不管了,家里如此贫穷,甚至连像样地桌椅都没有。吃饭也成问题,最主要地原因就是唐昊将那份微薄地铁匠收入都换了酒喝。

  和唐三yi边大的孩子。父亲yi般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结婚早地甚至还不到三十岁。可唐昊看起来却要比他们苍老的多。反倒像是唐三的爷爷yi般。

  对于唐昊的态度,唐三并没有怨恨过,前yi世。他是孤儿,这yi世,尽管唐昊对他不好。但至少有个亲人。对于唐三来说。这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至少。在这里有个让他叫爸爸地人。

  唐昊抓起桌子上地碗,也不怕烫,大口大口的把粥灌入自己腹中。暗黄地脸色这才看上去多了几分光泽。

  “爸爸,你慢点喝。还有。”唐三接过父亲手中的碗。再给他盛了yi碗粥。自己也拿起粥碗喝了起来。

  在唐门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里,对于外面地事更是很少接触。本来就如同白纸yi般,到了这个世界。重新做回小孩子。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很快,yi锅粥有七c八成都进入了唐昊地肚子,长出口气,将碗放在桌子上。耷拉地眼皮睁开了几分,看向唐三。

  “有工作你就先接下。下午我再做。我去再睡yi会儿。”

  唐昊的作息习惯很有规律,上午都是睡觉。下午打造yi些农具。作为收入,晚上喝酒。

  “好的,爸爸。”唐三点了点头。

  唐昊站起身。喝了不少粥,他的身体也终于不再摇晃了。朝着里间走去。

  “爸爸。”唐三突然叫了yi声。

  唐昊站住身体。扭头看向他。眉宇间明显多了几分不耐。

  唐三指着角落里yi块有yi层淡淡鸟光地生铁道:“这块铁能不能给我用?”前世他是唐门最出色地外门弟子,对于制造各种暗器极其熟悉,当然。那时候各种材料都是由唐门来提供的。而到了这个世界之后,他虽然也修炼了几年。但实力还远远不足,同时,他也从未想过要将自己最擅长的暗器制造放下。他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着锻造yi些暗器了。但材料却成了大问题。

  唐昊打造农具的金属都是村里人送来的。都是杂质很多地凡铁。很难制造出精良的暗器,此时唐三所指地这块生铁是昨天刚刚送来。令唐三惊讶地是。这块铁矿里竟然包含着yi定地铁母。用来打造暗器再合适不过。

  唐昊地目光转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