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站在yi旁地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打破了这份尴尬。

  唐三这才醒悟过来,赶忙道:“正是如此。前辈您先起来。有什么事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谈。”

  泰坦有些警惕的看了旁边地宁风致yi眼。这才站起身。“少主请跟老奴到家中yi叙吧。”

  “这”唐三看看身边的史莱克七隆和宁风致。顿时为难起来。

  他虽然急于知道泰坦为什么会那样称呼自己,但宁风致刚刚帮了他,而且又是宁荣荣的父亲。此来似乎就是来找自己地。自己离开。明显于理不和。

  宁风致是什么人物,怎么会看不出唐三此时地尴尬,微微yi笑。到:“我看不如这样,既然已经来到史莱克学院。我们不如道学院中参观参观。大力神也应该是这里学员的家长,我们同入如何?”

  泰坦虽然心中不愿,但他也看得出此时唐三地为难,勉强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这学院谁负责?”他地后yi句话声音极大。震得在场学员们耳中嗡鸣。

  赵无极虽然不太愿意面对泰坦,但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快步上前,皮笑肉不笑的道:“泰坦老哥。好久不见。yi向可好?”

  看到赵无极,泰坦也瞎了yi下。眼中冷光yi闪。“原来是你小子。这么多年找不到你,竟然是躲在了这里,我们地帐回头再算。找间静室给我们。我要与少主详谈。”

  不论是泰坦还是宁风致,都不是赵无极惹得起的,此时弗兰德c大师c柳二龙三人,以及能够镇得住场子地毒斗罗都不在。他可不希望这里被眼前这位大力神给拆了,赶忙道:“各位远来是客。快里面请。所有学员都回去上课,谁让你们聚集在这里地?”

  学员们在众老师的维持下快速徐徐回校。赵无极亲自带着泰坦yi家c七宝琉璃宗地几位。以及唐三走入学院。

  赵无极向唐三使了个眼色,道:“小三,你先去收拾yi下,换身衣服。然后到四楼会议室来。”

  唐三此时身上除了汗水就是血迹,虽然身体已经在宁风致的七宝琉璃塔帮助下恢复了,但这个样子显然是太狼狈了些。答应yi声,和史莱克七隆众人yi起。朝着宿舍而去。

  “哥,你怎么样?”小舞挽住唐三的手臂,握住他的右手,将自己的魂力徐徐注入唐三体内。

  唐三赶忙拒绝了她地好意。“小舞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七十八章 唐三左手,昊天锤下

  宁荣荣在yi旁拍拍自己地胸脯。道:“小舞,你放心吧。我爸爸地七宝琉璃塔已经到了七宝如意的境界。不但能辅助。而且治疗能力也极强。先前又是七宝齐出,哪怕三哥有口气在,也能。l芡复过来,不会有事地,刚才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哥和那个老头子拼起来了。那个老家伙地实力可不弱啊,我骨头爷爷说,他有魂斗罗级别地实力呢。”

  不等小舞开口。奥斯卡已经在yi旁飞快的解释了yi遍。看到宁荣荣回来。本来他是大为欣喜地,可同时也看到了宁荣荣地父亲与那未知强横的‘骨头爷爷’。他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本来准备等宁荣荣yi回来就向她表白的心思不得不先收敛起来。

  听了奥斯卡地解释,宁荣荣不禁失笑道:“打了儿子。爸爸出来。打了爸爸,爷爷出来,他们这还有完没完?没事。三哥。下次他们再找麻烦。我们就yi起上。虽然戴老大不在。但我们加起来地战斗力也能抵挡yi会儿吧,要是我爸爸肯静fcyi。有他辅助。咱们都能顶得住。”

  唐三此时地心情很复杂。泰坦刚才地表现令他极为吃惊,隐约感觉到他所说的yi切应该与父亲的失踪有关,难道父亲并不是yi个酒鬼么?能让魂斗罗为奴的是什么人?再向上。恐怕也只有封号斗罗了。

  回到宿舍。唐三让包括小舞在内的其他人先都回去了。自己快速地洗了身上地污垢,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快速的跑到了教学楼四层。

  此时对他来说。宁风致的来意并不重要。泰坦地称呼才是他最想搞清楚地。

  来到四楼。唐三正好看到从会议室中走出来的赵无极。

  赵无极向唐三做出yi个噤声的手势。快速上前拉着他走到yi旁的角落。

  “小三,不论待会儿他们对你说什么。你都yi定要冷静。泰坦那老家伙和宁风致他们并不对盘。我把他们安排在了两个房间,先去见谁由你决定。不过,不论怎样都不要轻易做决定,实在不行。你就推说等大师和弗兰德他们回来再说。”

  唐三yi向沉稳。闻言点了点头,“赵老师,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赵无极心中苦笑,现在的他只是个陪衬,这就是实力地差距,不论黄金铁三角还是毒斗罗。只要有yi个在这里,现在学院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泰坦还好yi些,他地力之家族实力虽然不弱。但凭借史莱克学院那么多老师。现在赵无极也不怕他。

  但宁风致可不yi样,那是七大家族之yi的族长,单是那yi门双斗罗,就是足以令四海震颤地人物。

  在整个七大家族之中。七宝琉璃宗排名第二,属于上三门之yi。还在大师家地蓝电霸王龙家族之上。

  对于唐三,赵无极到并不怎么担心,他也有些庆幸刚才唐三露出了自己的锤子,虽然他吃惊于唐三的双生武魂,但现在来看。这双生武魂反而成为了令七宝琉璃宗也要顾忌的东西。

  赵无极指点了双方所在地房间。唐三毫不犹豫的先选择了泰坦yi家。推门而入。

  泰坦高居上首位,唐三进来时,他正沉思着,看到唐三。赶忙站起身迎了上来,没等唐三反应过来,这位大力神已经再次单膝跪倒在地。“老奴伤到少主。请少主责罚。”

  看着跟随泰坦yi同跪下的泰诺父子,唐三脸上流露出yi丝苦笑。“前辈,您先起来,我们好说话。我现在yi点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您是不是应该先向我解释yi下,恐怕你们认错人了吧。我并不是您所说地什么少主,只是yi个最普通不过的平民出身而已。”

  泰坦愣了yi下,站起身。上下打量着唐三,紧接着问道:“你的父亲是不是叫唐昊?”

  唐三点了点头。“我父亲名讳是唐吴没错。可并不是您所说地什么主人啊!”

  泰坦沉声道:“如果你父亲是唐吴。那就yi点错都没有了,少主,您这些年是怎么和主人度过地?您又怎么会使用那蓝银草武魂呢?”

  “等等。”唐三有些急切的止住泰坦说下去。“前辈。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您所说地我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您会称他为主人?”

  “你不知道?主人什么都没有告诉过你?”泰坦虎目中流露出思索地光芒。在房间内踱步起来。“少主,还是你先将你与主人这些年是怎么生活地告诉老朽,如果主人没说过。老朽也不敢多嘴。”

  唐三心中yi阵苦闷心中也不禁越来越迷惘了。“我和父亲从小生活在圣魂村。父亲是村子里唯yi地铁匠。每天除了工作之外。他只有yi个爱好,就是喝酒。”

  “铁匠?”泰坦瞪大了双眼,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yi时间须发皆颤,久久不能自已。“主人,您怎么能沦落到这种境地。当初,您可是”说到这里。泰坦老泪纵横。已是泣不成声。

  唐三有些糊涂了。自己已经说出了父亲在自己童年时地生活是多么困苦。怎么眼前这位强大地魂斗罗却还是认为父亲就是他所说的主人呢?

  “前辈。我想。您真的认错人了。我父亲只是yi个普通地铁匠而已。”唐三忍不住再次强调道。

  泰坦擦了擦眼泪,“少主,虽然我不知道主人为什么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你。但我可以肯定,我是不会认错人地。别的能错。但武魂会错么?我问你,你的蓝银草武魂是继承于何人地?”

  唐三道:“应该是我母亲传承下来地武魂。”

  泰坦追问道:“那你的另yi个武魂呢?在之前你左手中握着的那柄小锤子,又传承于何人?蓝银草属于你地母亲。那么。那锤子也就只有yi种可能,是属于你地父亲,别的我能认错,但如果连主人的吴天锤都认错了,那我也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吴天锤地纹理独yi无二。我当年yi直追随在主人身边。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呢?这是独门武魂啊!”

  泰坦的话语终究流露出了破绽,听到吴天锤三个字。唐三全身剧烈地颤抖了yi下。大师教导了他这么多年。当然曾经告诉过他当世七大宗门都是什么人。七大宗门中,分为上三门和下四门。

  其中的上三门分别是吴天宗。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宗,他们之所以被称为上三门,那是因为这三大宗门之中都至少有yi位封号斗罗坐镇,而下四门地实力虽然也相当不俗,但还没有出现封号斗罗那样的强者。

  其中。昊天宗无疑是上三门中最强大的存在,在大师的评价中,吴天宗与七宝琉璃宗都是yi门双斗罗,七宝琉璃宗虽然有最强地辅助武魂辅助那两位封号斗罗。但如果对上的是吴天宗地yi门双斗罗。却并没有太大地胜机。

  因此,这吴天宗也可以说是七大宗门中排名第yi。整个斗罗大陆的第yi宗门。

  而吴天宗的传承武魂就是yi种器武魂,名日:吴天锤。

  对于吴天宗的具体情况大师并没有多讲。这些就是唐三知道的全部。此时听面前地大力神泰坦竟然说自己地那个锤子居然就是昊天锤。他心中又怎能不震撼呢?

  抬起左手。黑光闪动。吴天锤重新出现在唐三掌心之中,“这真地是昊天锤?”

  这次离得近了。泰坦更清晰地观察着唐三手中的黑色小锤。只是小锤才yi出现,他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只有直系血脉才有可能拥有,而宗门直系血脉中,惟有主人多年yi直不在,也只有主人名讳唐吴。不会错地。少主人。”

  虽然他并没有说的详细,但此时却已经相当于告诉了唐三,他是出身于昊天宗。

  “你是说。我地父亲是吴天宗的直系血脉,我也是?,不。这不可能。如果父亲是吴天宗地人,为什么。为什么会沦落到去做yi个铁匠。”

  吴天宗在整个魂师界是何等地位?那是连武魂殿也不敢轻易得罪地强大存在,论整体实力,能够与武魂殿分庭抗礼的。就只有七大宗门。

  尤其是上三门地五位封号斗罗。昊天宗在七大宗门中。是很神秘地yi宗,少有人知道其宗门所在之地。

  但吴天宗地尊严却是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触犯地,哪怕是当今武魂殿教皇,对其也是尊重有加。

  如果自己地父亲出身于昊天宗。又是直系血脉,那么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七十九章 身世之谜与昊天斗罗上

  想到这些,唐三突然想起了父亲在临走时给自己留下的那封信,右手从腰间二十四桥明月夜上抹过,将那封纸已泛黄的信取了出来。递到面前的泰坦手中,“前辈,这是您认识的字迹么?父亲在我六岁那年,留下了这封信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

  信笺展现在唐三与泰坦面前,唐三平时经常拿它出来看,这是父亲唯yi留下的痕迹,每当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就抑制不住心中对父亲的思念。

  “小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不要去找我,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

  你虽然还小,但有自理能力。

  雏鹰只有自己展翼才能更早的高飞。

  不用为我担心,你的性格中,继承了许多你妈妈的细腻。

  爸爸是yi个无用的人。

  你渐渐的大了,爸爸需要去拿回yi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总有yi天,我们父子二人会再相见的。

  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自己的路,你自己选择。

  如果有yi天你觉得魂师这个职业不好,那就回到圣魂村,像我yi样,做个铁匠吧。

  勿念。

  唐昊。”

  原本唐三yi直将这封信当成yi个回忆,当成对父亲思念的寄托,可此时再看这封信。结合泰坦透露出地隐约身份,信中的内容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另yi个含义。

  尤其是那句我希望你变得强大,但又不希望你变得强大,充分显现了唐昊在留下这封信时那极其矛盾的心情。爸爸说要拿回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那究竟会是什么呢?

  看了这封信,泰坦yi阵失神,忍不住自言自语地道:“主人啊主人,您怎么能说自己是yi个无用的人呢?在老奴心中,您永远都是家族中的顶梁柱。”

  低头看向面前的唐三。泰坦小心翼翼的将手中信笺递回,“少主,没错。这字迹就是主人地。”

  “我爸爸出身于昊天宗?前辈,我请求您,告诉我这yi切的真像。既然父亲出身于昊天宗,那他为什么又会和我生活在圣魂村呢?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请您告诉我。我yi定要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泰坦看着唐三,眼中不禁再次流淌出泪水,他完全能够想象,自幼没有母亲,六岁父亲又离开。这些年来唐三过地是怎样孤苦无依的生活。忍不住张开双臂,将唐三揽入怀中,“少主,我可怜的少主啊,这些年,你受苦了。”

  唐三此时的心情激荡万分,可却又有些不知所措,突如其来的信息完全扰乱了他的思绪,昊天宗这三个字。带给了他太多的冲击。

  “少主,当年主人的事我不能告诉您。那是只属于主人yi个人地秘密。连我也不完全清楚是怎么回事。您只需要知道,主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横的存在,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他就已经足够了。我的力之yi族,原本就是属于昊天宗四大附属宗族之yi,正是因为主人。我才选择脱离了昊天。重新在天斗城自立。主人既然已经重现,那么。力之yi族毫无疑问,将归于主人麾下。现在主人虽然不在,但还有少主您。从现在开始,力之yi族就是您的附庸,本族yi共拥有青壮年魂师二百yi十七名,皆可为少主效死。”

  唐三的眼睛有些模糊了,父亲走了快八年的时间,音讯全无。

  如果说他没有yi丝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此时唐三却突然感觉到父亲地无奈,如果他真的出身于昊天宗,还是泰坦所说的主人,却在圣魂村沦落了六年,当了六年的铁匠和醉鬼。

  这是何等的无奈和悲伤?

  联想起自己转世出生时父亲那声凄厉的惨叫声,唐三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双手抓住泰坦坚实的双臂,“前辈,我现在地心很乱,我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想。”

  泰坦赶忙道:“少主千万别再用前辈二字相称,老奴泰坦。”

  唐三苦笑道:“您是泰隆地爷爷,我和他又是同学,年纪比他还要小。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就叫您yi声泰爷爷吧。”

  “可是”泰坦还有些犹豫。

  唐三道:“就算是父亲在这里,也yi定会同意我对您这样地称呼。泰爷爷,我必须要去见宁宗主,咱们就此别过。关于我身世的事还请您代为保密。我需要冷静的思考yi下。”

  泰坦沉凝道:“少主,您可yi定要小心宁风致。当初主人就曾经说过,七宝琉璃宗新任宗主宁风致是个有大才的人,七宝琉璃宗在他手中,必定会发扬光大。您是属于昊天宗的,不论如何也不能加入七宝琉璃宗。”

  唐三微微颔首,“泰爷爷,您放心吧。就算没有您今天说的话,我也没打算过要加入任何宗门。我不会为了权势而放弃自由。”

  听着唐三的话,泰坦不禁愣了yi下,眼前yi阵模糊,从唐三那平静淡定的话语中,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唐昊。

  走出泰坦祖孙三人所在的房间,唐三接连深吸两口气,抹掉眼中的湿润,这才平复下心态,走进了另yi间会议室。

  宁风致坐在会议室的上首位,正悠然自在的喝着茶,在他身边,骨斗罗古榕则坐在哪里闭目养神,直到唐三走进会议室,他的双眼才睁开,毫不掩饰的锋芒从唐三身上扫过,似乎要将唐三的身体透视yi变似的。

  宁荣荣乖巧的站在宁风致背后,向唐三吐了吐舌头。

  “您好,宁叔叔。让您久等了。”唐三微微向宁风致行礼。

  宁风致微微yi笑,道:“没什么。坐吧。小三,我可以这样称呼你么?”

  唐三点了点头,道:“您是荣荣的父亲,当然可以。”

  宁风致失笑道:“看来,我倒是沾了荣荣的光呢。我听荣荣说了你的事,再加上上次曾经见过你。以你现在的年纪所拥有的东西,我敢说,就算是你父亲当年也未曾达到。坦白说,我这次来是准备不惜yi切代价拉你入宗的。可惜,现在看来却事与愿违。没想到你竟是故人之子。”

  “宁叔叔认识我父亲?”唐三好不容易压抑下去的心跳再次变得激荡起来。

  宁风致点了点头,“自然是认识的。大陆最年轻的封号斗罗,恐怕在魂师界不知道的也没有多少。”

  尽管唐三已经猜到了父亲的实力,可当封号斗罗四个字从宁风致口中说出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强烈的震撼迎面扑来。

  流连于劣质麦酒之间,只靠打铁为生的父亲,竟然会是他们口中的封号斗罗么?

  当宁风致提起唐昊的时候,连坐在yi旁的骨斗罗脸上也不禁流露出钦佩之色。

  这yi切都没有瞒过唐三的眼睛,也是进yi步证实了宁风致所言非虚。

  宁风致继续道:“令尊失踪多年,不知现在何处?我们兄弟也已多年未见,如有机会,我定会亲去拜访。”

 

章节目录